正文 第十卷 第四十四章 猜心游戲
舷窗的擋板裝甲緩緩開啟.

窗外,不是璀璨的星空,也不是耀眼的恒星和迷人的星云.只是一片扭曲的光.如同水面漂浮的油跡,又如同孩子玩耍的靜電感應球,如絲如縷的光絲貼著舷窗扭動,游走,色彩迷離.

空曠明亮的辦公室,因為全金屬材質的擺設顯得冷冰冰的.

同樣冷冰冰的,還有負手立于舷窗前的拉塞爾和靜靜蜷縮在沙發上那個迷人的小女孩的臉色.辦公室口岸巨大的虛擬屏幕懸浮在半空.數十個畫面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球,如同時空的裂縫將遙遠的星空發生的一切投射出來,並以數據,圖形和每一名軍人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推演程序一遍遍的分析著推導著.

"如果這是拉塞爾一個人的計劃,那麼,他的排名不應該排只在三十多位."索伯爾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里回蕩著,像是在給小女孩說,也像是自言自語.

"一切為奪取勝利而設計的戰略戰術,最終的本質都是人類大腦的較量,是陰謀!苦心孤詣秘而不宣是為陰,中國進出口銀行算計奇招毒手是為謀,人類的陰謀,在在于大腦這不足1500克的器官之中,存在于人心中.其隱秘和奇妙,甚至超過宇宙黑洞."

索伯爾目光冰冷,修長的手指輕輕地觸摸著冰冷光滑的舷窗玻璃,順著貼在窗上的光絲滑動:"班甯輸得不冤枉,無論是艦隊的戰斗力,艦艇的科技水平,提前的布置謀劃還是交鋒時的人心算計,拉塞爾都把他算死了."

"在他抵達德西克之前,匪軍就已經布置好了戰場,選定了迂回的路線等待他走進這個圈套.如果拉塞爾不是西約人,對西約的軍隊和國情了解不那麼深刻.又如果班甯選擇回兵救援他不那麼喜歡的愚蠢的德西克,或許,這場戰役會是另外一個結局."

索伯爾回過頭來,凝視著雪白透亮的房間中央的虛擬屏幕:"這是存在人心的陰謀的交鋒結局,班甯算了拉塞爾的兵,算了他的棋,卻沒算自己的心.他的心,被拉塞爾計算了!憑此一戰,拉塞爾可進前十!"

"那麼,你的心呢?"坐在沙發上的小女孩,轉過頭.那雙夢幻般的眼睛,靜靜地注視著索伯爾:"除了分兵進攻萊恩之外,還藏著多少秘密?"

"這麼多年,你終于變得有些人性化了,"索伯爾笑了起來,踱步到沙發邊,低頭看著這個天使般純淨美麗的小女孩,"我一直在想,在什麼情況下,你會脫離你程序一般的聲音和語氣.如果不能歸功于這具集中了西約最頂技術的仿真軀殼的話,那麼就是你為我的隱瞞而生氣."

"想讓我生氣是你隱瞞我分兵計劃的理由嗎?"小女孩的眼睛依舊清澈,如同豔陽下的淺海.

"我剛剛說過,這是人心."索伯爾在沙發上會下來,雙手合十身體前傾,扭頭看著小女孩:"所有的理由,都存在于我的腦海中,或許只有這一個,或許有很多.不過,相較于討論我的心,我更有興趣知道你的心."

"我沒有心."小女孩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身體,柔順如絲的秀發垂下來,遮掩住秀氣的耳垂,"這里面是一個微型引擎."

"任何一種生命都有心,"索伯爾微微一笑,"我們說的心,不是心髒.而是思想,性格和意識.也是你在思考時遵循的規則."

"人類的規則是什麼?"小女孩抬起頭,長長地睫毛在燈光下微微上翹:"道德,本能,利益?"

"這得看每一個人的不同選擇,也得看某一時刻的側重."索伯爾笑了起來,"我回答了你,你也該回答我,你的心里有什麼.你會遵循什麼樣的規則?"

"我不知道."小女孩干脆得有些無賴.

"哦?"索伯爾目光深深地看著小女孩,良久,灑然一笑道:"我們來玩一個游戲好嗎?"

"什麼游戲?"小女孩低頭看著自己的小紅皮靴,悄默無聲間,眼睛很人性化地微微一眯.

"猜心!"索伯爾淡淡地道.

小女孩沉默著.戰艦結束了跳躍,沙發後的落地舷窗外扭曲的光絲消散,璀璨的群星再呀浮現.身旁簇擁的艦群,在星輝下宛若鋪上了銀白的霜雪.

"這個游戲有什麼意義嗎?"小女孩看著地面,問道.

"你剛才不是在猜測我的心里除了隱瞞著分兵之外,還隱瞞著什麼嗎?"索伯爾笑道:"而我,同樣對你的秘密感興趣.游戲其實已經開始了,未來,這就是我們之間的一種新的交流和合作模式."

他說著,扭過頭,注視著小女孩看向自己的眼睛:"直到你挖出我的秘密,或者我挖出你的秘密."

說完,索伯爾站起身來,向辦公桌走去:"對東南戰局,你怎麼看?"

"班甯損失了超過其總兵力百分之五十五的艦隊,按照你們的標准在短期內已經失去了作戰能力.同時,塔塔尼亞和普迪托克聯軍已經擊敗了德西克的跳躍點駐守艦隊,正避開德西克回援艦隊的阻截,襲擊德西克首都."小女孩文靜地看著窗外的星星,口中毫無感情地道,"由于以上原因,從數據上看,作為前進基地的赫拉星系和普羅米修斯星系都不能處于匪軍的打擊范圍之內."

"而我們抵達德西克,還需要整整五十六個小時."索伯爾接過了小女孩的話頭,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書桌上的一分文件.

"五十六個小時,已經足夠匪軍完成襲擊了."小女孩依舊目不轉睛,"按照推演程序計算,我們搶在斐盟聯軍之前攻陷勒雷跳躍點的把握,會因此下降百分之二十五."

"那麼,"索伯爾翻開文件,一般查閱著,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你認為我們拿下特里弗蘭星系的可能性,會有多少?"

小女孩望向窗外的目光微微一閃,淡淡地道:"沒有足夠的兵力,資源和情報數據,我無法做出判斷."

"可是,你可以判斷我,"索伯爾抬起頭來,細長的眼睛在明亮的燈光下有一道詭異的光滑過,"猜心游戲已經開始了,不是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