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 怎麼回來的
無邊無際的星空中,一艘艘戰艦的巨大身軀滑過,遮蔽了遠方恒星的光芒.

從下面看上去,滿布天空的戰艦就像是無數在碧海中游動的巨鯨.

它們成群結隊,噴射著高高的水柱,破開粼粼波光.

沿途經過的行星,小行星帶或由星塵,就像是被水面鯨群遮住了陽光的海底珊瑚礁一般黯淡下去.只有等到互相高速追逐的戰艦離開之後,才又重新黑色虛空的無形光線之中,熠熠生輝.

遮天蔽日的艦隊連綿出數萬公里.無論是前面邊打邊退的斐盟戰艦還是後方緊追不舍的西約戰艦,速度都提升到了頂點.

這些鋼鐵巨鯊在星塵中拉出一道道筆直的軌跡,在小行星帶中劈波斬浪,一邊高速追逐,一邊互相開火,打得難分難解.

一艘斐揚戰艦剛剛才遇險,圍攻它的兩艘西約巡洋艦就爆炸碎裂.

一支西約分艦隊剛剛被刻意落後的斐揚艦隊包圍,另一支西約艦隊就已經如發狂的犀牛群一般沖了過來.

成千上萬的太空戰機,如同受驚的蜂群,繚亂紛飛.

這些速度極快,目標極小的太空殺手們,忽而隨著艦隊簇擁著的太空母艦高速前進被釋放出來,沖入敵艦隊的陣型肆意開火,忽而又被天網召回,一架梏一架的消失在突進的航母邵明亮的能量護罩之下.

整個宇宙都被戰艦和戰艦之間宛若流星般的能量炮光照亮了.

那白色的,紅色的巨大光團,燃燒著,拖著長長的尾巴,在黑色的虛空中掠過.當它們命中戰艦的時候,更大更耀眼的光芒就會亮起來,伴隨著爆炸產生的殘骸碎片向四面八方擴散.

旗艦指揮室的舷窗外,又一道巨大的白光亮起,將大廳照得透亮.

班甯冷峻的臉龐在這驟然閃亮的光芒中半明半暗,看起喪,宛若在寂靜的深夜出現在絡人火堆邊的死神.

"將軍!"曼丹達從班甯桔揮席下方的控制台前站了起來,快步走到班甯身旁,遞上一份標記為絕密的文件:"這是剛剛統計出的傷亡報告."

班甯面無表情地打開文件.盡管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准備,在看見文件的時候,他的瞳孔還是禁不住一陣收縮.

報告顯示,從進攻墨提斯星系開始到現在不到十個小時的時間內,己方艦隊已經損失了超過十支A級艦隊!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經過跳躍點的停滯期內,被直撲進陣型的匪軍艦隊屠殺的.

在那段西約艦隊毫無還手之力的時間里,該死的斐盟聯軍占盡了便宜!

班甯深吸一口氣,試圖讓自己的憤怒平息下來.可是,吸入肺部的空氣卻像是遇見了火苗的純氧一般,騰地一下燃燒起來.他極力克制自己把文件夾在地上掉個粉碎的沖動,死死咬住了牙關!

看著班甯鐵因為緊咬牙關而棱角畢現的腮幫子,肅然而立的曼丹達心里一時間又是敬畏,又是感觸.

身為納加聯邦軍方的重點培養對象,曼丹達一直以自己卓異于同齡人的天賦和才能驕傲.在他看來,成為一代名將並不是需要二三十年努力才能得到的結果.或許就在這場戰爭中,自己就能以一次漂亮的戰役躋身名將之列!

可是,當他跟隨班甯走進這場戰役時,他才發現,無論是和拉塞爾還是和班甯,古德這樣的名將比起來,自己都還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鳥!

說實話,班甯在此之前打得並不好看,甚至有些窩囊.

抵達德西克之前,他的前鋒艦隊就因為德西克皇帝弗蘭克,比德魯的愚蠢而白白葬送了六支A級艦隊.同時,由于無法確定匪軍德形艦隊的位置,他不得不讓古德率領艦隊一次次地以添油戰術殺入墨提斯跳躍點,不惜以付出重大犧牲為代價,試圖將對手的隱藏艦隊逼出來!

而匪軍艦隊進攻德西克首都的消息,讓整個西約前鋒艦隊處于一種極度怨憤產生的混亂之中.

那些從一開始就反對添油戰術的西約艦隊官兵們在艦隊的自由頻道里群情激憤.吵吵嚷嚷的話里話外,無非是他們有多麼英明,雨小心翼翼用添油戰術進攻跳躍點的納加上持有多麼愚蠢!

曼丹達覺得,如果換成是自己,恐怕早就已經喪失理智了.可是,這些閑言碎語卻並沒有對班甯產生任何的影響.

這位力壓利布高特的納加第一名將,只是冷靜到近乎冷酷地壓制著艦隊里的進攻呼聲.直到後方傳來了進攻德西克首都的匪軍艦隊的確切規模數量情報之後,他才終于做出導放棄救援德西克,全力進攻墨提斯星系的決定.

戰斗,從古德的前鋒艦隊沖出跳躍點的第一時間就進入了白熱化.

似乎是早已經知道對方會全力進攻一般,在之前的幾次戰斗中都采取遠距離防禦的匪軍艦隊,這一次竟然采用了近身的壓迫式進攻.

兩支查克納集團艦隊,一支斐揚集團艦隊,從三個方向殺入了處于'跳躍停滯期的西約艦隊群中,肆意開火.而正面的拉塞爾率領的本陣,也逼近到跳躍結束區不到一千公里的位置發動進攻.

在這種距離上,艦隊的導彈和戰機的作用,發揮了十足.他們甚至不用搶占攻擊位置,調整艦首和陣型,只需要不斷的開火就行了.自然

「有一支又一支西約艦隊在跳躍的白光過後,浮現在他們的炮口面前!

那個時候,曼丹達覺得自己後背上的冷汗連衣服都浸透了.

班甯沒有展現出他的風采,對方的拉塞爾卻給他上了第一堂課!

要知道,斐揚艦隊這種近距離的壓迫式進攻的攻擊力雖然強大,卻因為距離過近而將防禦方自身處于一種危險的境地當中.除非是判斷出進攻方艦隊的跳躍是集中跳躍,可以取得更大的戰果,否則,沒有人願意沖上來打!

他根本無法想象拉塞爾是怎麼知道西約艦隊會發動全面進攻並改變戰術采用集中跳躍的.他只知道,拉塞爾的指揮,讓斐盟艦隊的壓迫式打法發揮出了百分之兩百的威力.

他們的每一次齊射,每一次戰機釋放和回收節奏,每一支艦隊的游走路線,都像是汽油一般在助長著他們的屠殺火力.如果帶領艦隊的是自己的話,或許已經在拉塞爾那如同刀子一般鋒利的進攻下一敗塗地了.

而班甯,卻自始旬終在冷靜地發布命令,一點點的扭轉戰局.最終,西約艦隊挺過了跳躍停滯期,並突破了跳躍點.

而讓曼丹達也禁不住憤怒的是,當一艘艘西約戰艦點亮自己的能量護罩時,原本如同惡狗一般撲咬的斐盟戰艦卻一艘接一艘的遠離戰區.那個一向用兵都用得極狠且極其注重名譽的拉塞爾,居然跑了!

從場面看,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守住墨提斯星系.之前的一切,都不過是他利用西約的小心謹慎而設下的陷阱,為的就是趁機占便宜,多折損一點西約有生力量罷了!

想到當時的場面,想到艦隊頓道里那些聯軍官兵的各種聲音「別說班甯,就是站在旁邊的曼丹達至今依然怒火中燒.

那種被人摁在地上打了個鼻青臉腫,眼看就要爬起來反擊導對手卻拔腿就跑所帶來的憋屈實在讓人難以保持理智.

唯一值得慶幸的,或許就是率先結束跳躍的古德所部在斐盟主力眼看就要逃脫前的那一次凶狠的前插了.

那是在這場戰役中曼丹達學到的第二課.老師是古德.

當時,拉塞爾的指揮集群,距離跳躍點空域不過一干公里.古德艦隊在挺過停滯時間之後立刻毫不遲疑也毫不講理地以一個凶狠而快速的穿插,直接插入了拉塞爾的指揮集群和查克納第十三集團艦隊之間.

從戰局態勢來看,古德的穿插,讓他的暴熊艦隊處于孤軍突進的危險之中,並不明智.可事實上,正是這一次近乎于瘋狂的切入,迫使原本向中央集群靠攏的查克納第十三集團艦隊轉向,延遲了撤退時間.

就是這幾分鍾的時間,讓西約艦隊在其後的追逐中得以緩緩接近拉塞爾艦隊,並將其死死咬住!

跳躍空間的戰斗,拉塞爾和古德給曼丹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在隨後的戰斗中,大放異彩的卻是班甯.不僅他對班甯的敬畏更加深了一層,就連那些就算那些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西約成員國艦隊軍官們,都漸漸的閉上了嘴,並在後面的戰斗中唯命是從.

他們首先在與拉塞爾手中唯一的那支匪軍A級艦隊交手之後承認,在不知道匪軍主力去向的情況下,添油戰術是正確的.

因為通過交手,他們才知道,那是一群駕駛著何等先進的戰艦的何等凶惡的對手!

匪軍戰艦似乎擁有一種極其先進的引擎,能夠提供他們的能量護罩超過目前西約最先進戰艦兩倍的能量中和單位.即便是以比納爾特戰列艦主炮攻擊,也需要四艘戰艦齊射且同時命中才讓其能量護罩崩潰.

如果是一炮一炮的這麼打的話,以匪軍戰艦能量護罩的恢複速度,只要能量沒有耗盡,轟上一夭也轟不爛. 而其能量護罩崩潰之後,並不意味著就能將其擊毀.雖然他們的戰艦裝甲采用的金屬材料和厚度並不比斐盟的其他戰艦強多少,可是,他們的分體式結構,卻為戰艦帶來了更大的生存能力.

通常戰艦被擊穿中部或者尾部推進器之後,要麼會喪失戰斗力,要麼就會喪失動力.可匪軍戰艦卻不一樣.當西約戰艦好不容易打掉他們的能量護罩之後,梏蹼而至的攻擊雖然能夠轟開裝甲外殼,卻無法讓其喪失動力.

那是他們獨特的分體式結構帶來的防護力.他們的引擎系統似乎並不在一個位置,而是由多個引擎系統串接而成.

這也就讓他們的戰艦擁有了另外一種生存能力,即外殼裝甲和尾部推進器被擊毀之後,他們依然能夠通過分體拋掉枚擊毀的部分逃生,甚至還能反擊.

面對匪軍戰艦,所有人的感覺就像是用報紙打蟀螂,打一下蟀螂還在跑,打兩下蟀螂還在跑,三下,四下,五下一"如果沒人氣得一腳踩上去的話,那小強還他媽在跑!

見識了匪軍凶狠的撞擊,精准快速的炮擊和那艘巨型太空母艦一次釋放超過三千架的戰機之後,西約官兵們都無法想象,如果匪軍主力依靠他們的隱身技術在跳躍點空域或航段的某處設伏,不采用添油戰術進攻的西約艦隊會有多麼的悲慘.

而這一路追擊的過程中,班甯的指揮技巧,也讓每一名西約官兵心悅誠服.

從跳躍點

開始!拉塞爾所部先是沿著通往墨提斯主星的航道撤退,試圖退往a8星系.不過由于其艦隊主力無法擺脫西約艦隊的追擊,因此他不得不利用航道的兒個障礙區進行阻擊,試圖擊退追兵之後從容離開.

不過,這幾次交手,班甯都占了上風.拉塞爾無論是正面交鋒,詐敗,設伏,引誘,還是虛晃一槍,都瞞不過班甯的眼睛.幾次依靠障礙區的阻擊,不但沒能拉開距離,反而讓西約艦隊咬得更緊,並將其逼出了航道!

這是曼丹達學到的第三課.

在如此激烈的戰斗中做出准確的判斷並下達正確的命令這方面,他和班甯相比,還差得很遠!

雙方的戰斗中每一個戰術變化,乃至每一支艦隊的航行路線,齊射和戰機出動的時機和節奏掌握,都堪稱藝術.

而現在,隨著雙方艦隊的距離越來越近,也隨著被逼出航道的拉塞爾艦隊遭遇越來越多的來自太空中的危險,戰斗,已經進入了尾聲.

"古德,暴熊第一艦隊向左偏轉1500刻,全速前景.三分鍾內,抵達R2S空域,坐標233934.425563.34552.7.

"比納爾特第六十三集團艦隊,沿外回旋線搶占攻擊位置,六十四集團艦隊掩護.你們的任務是攔截對手."

指捍台上,放下文件的班甯,冷酷地發布著一條條的命令.

舷窗外的虛空中,無數戰艦在風馳電掣,無數的能量炮光拖著長長的尾巴往來交錯.前方的斐盟艦隊,順著一片小行星帶的邊緣狂奔"而後方的西約艦隊已經在班甯的指揮下,兩翼擴張開來,如同一張大魚網般,想敵人罩去.

曼丹達的目光,不經意地掠過星際圖.

被逼出了航道的拉塞爾,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逃亡之後,在宇宙中畫了一個大圖,又被逼到了距離墨提斯星系跳躍點不遠的空域.

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再也不能像之前防禦那樣占盡便宜了.這塊距離跳躍點空域直線距離不過三百萬公里的地方,就是斐盟艦隊的墳墓!

"將軍!"

中央控制台前,一名參謀忽然站了起來,高聲大叫道.

班甯和曼丹達皺起了眉頭,凝目看去.那是雷達的控制區,通常有狀況參謀都會報告給值班的情報聯絡官,少有直接站起來沖著中央指揮台喊叫的.

視野中,那位參謀的臉色,如同見了鬼一般的蒼白.他的手指,指著雷達屏幕,一雙不大的眼睛死命睜開,透著一種極度恐懼和絕望的眼神.

雷達屏幕上,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只是在艦隊的四周,忽然出現了一個個稀稀落落的小點.

綠色的小光點越來越密,頃刻間就已經布滿了整個屏幕!

"轟"地一聲巨響,旗艦劇烈地搖晃起來!隨即,數十道爆炸的白光同時從戰艦的舷窗外亮起.耀眼奪目中,帶著一種絕望的冰冷!

"敵襲!"淒厲的叫聲,同時在艦隊頻道中響起.

叫聲中,曼丹達手腳冰涼地看向遠視儀.身前,身後,左邊,右邊,上面,下面,無盡的虛空中,到處都是一艘艘從虛空中緩緩現出身形的匪軍戰艦,到處都是如同沉重的積雨云一般撲來的匪軍戰機.

九支A級艦隊,九艘巨型太空母艦!

在這些戰艦和戰機的攻擊下,整個西約艦隊,已經亂作一團.無數的戰艦被從身後,從側面打得粉身碎骨!

"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回來的,怎麼可能出現在這里?!"曼丹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得知匪軍主力進攻德西克首都的消息之後,班甯親自率領參謀部對匪軍回援的可能性經過了反複的排除確認,才下令發動進攻.

而且,從進攻跳躍點開始到現在總共也不到十五個小時的時間,拉塞爾一路逃亡經過的地方,也絕對沒有任何一個通往瑪爾斯自由航道的跳躍點.這些匪軍戰艦,是怎麼出現在這里的?!

他猛地回頭,看向班甯.

卻見納加名將緩緩坐倒在椅子上,臉上的血色,和那位發現匪軍的參謀一樣,在刹那間就褪得一干二淨.

"上將!"曼丹達嘎聲道.

"我一直有一種被牽著鼻子打的感覺,"班甯的聲音,仿佛在指揮大廳的上空飄蕩,"我也一直在告訴自己,匪軍回援的時間不夠只要拉塞爾不把我們往通往-瑪爾斯航道的跳躍點引,我們就沒危險.

可是,我忘記了一件事……""

在曼丹達的注視下,他的左手緩緩順著宙斯,赫拉的主航道,指向西約艦隊原來停留的跳躍點,然後穿過跳躍點,直接拉到現在這個空域.而他的右手,則隨著拉塞爾艦隊的逃亡路線,繞了一個大圍,也回到了現在的空域.

"簡單而天才的時間差陷阱!"戰艦劇烈的震動中,班甯沉重地

道:"這幫瘋子,直接從赫拉星系主航道,一路殺回來的!

,以後再也不跳這種大戰役的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