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選擇
當匪軍及塔普聯軍進攻德西克首都宙斯星系的消息傳來的時候,索伯爾率領的西約聯軍艦隊剛剛進入納加聯邦南部的紅龍星系.紅龍星系的名字,來源于此刻年輕的少校參謀穆爾只需要抬起頭就能越過堆滿了各種各樣文件的辦公桌所看見的那片無邊無際的火紅星云.暴戾,龐大,刺眼,而又迷人.這是每一個第一次經過跳躍點進入紅龍星系的人們在看見近乎壓在頭頂的火紅星云時,都不禁會從心底里贊同的描述.數千年來,人們駕駛著各種各樣的飛船從這里經過,一次次地感慨自身的渺小.即便此刻經過這里的是一艘艘西約巨艦組成的龐大的集群,在這片星云下,也如同遠古巨龍腳下的螞蟻一般弱小而卑微.艦隊,已經在這片火紅星云下,停泊了超過十個小時了.就像是身在長途列車中的旅人,穆爾很難知道延綿了超過二十個航段的龐大艦隊在行進過程***現了什麼波折,是什麼原因導致艦隊停了下來.事實上,他也沒有時間去關注.現在的他,正在身旁的同僚們惱人的七嘴八舌議論紛紛中,跟阿利桑德羅交給他的工作拼命.穆爾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阿利桑德羅,或者干脆就不自知地得罪了索伯爾.阿利桑德羅交到他手上的工作,數量之多,難度之高,簡直讓他發瘋.分析,演算,推敲,修正整整三天時間,他都和他辦公桌上的電腦一樣,瘋狂地運轉著.一開始還算從容,而到現在,頭發亂的如同雞窩一般的他已經是在用本能完成剩下的工作了.作戰計劃推演,情報整理判定,後勤物資統計,運力調整,戰略部署這些東西,原本應該屬于數十個不同部門,即便是在索伯爾的參謀部大本營里,這些東西也絕對不可能被放在一起.可是,現在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文件,就堆在穆爾的辦工桌上.他必須一個人完成!對于阿利桑德羅在交代工作之後板著臉對整個第三作戰參謀組交代的命令,沒有一個人敢于違抗.事實上,當這個長著一張圓臉和兩條如同倒八字一般的小眼睛的少校參謀,從默默無聞到被索伯爾欽點而一飛沖天,沒有幾個不嫉妒的.即便是在他到來時顯得分外熱情的幾位參謀,目光中也未嘗沒有一點不自然.既然阿利桑德羅下了命令,自然沒有人違抗,不是不敢,更多的是不想.整個第三參謀組,都憋著看笑話的心思."匪軍這幫家伙究竟是怎麼冒出來的?"一名胖胖的參謀一走進辦公室,就摘下帽子放在辦公桌上,伸長了腦袋往人群里探:"他他媽邪門了.一群土包子,就弄得班甯上將灰頭土臉.""土包子?"另一名中校參謀斜眼睨了胖參謀一眼:"放半年前,可以說他們是土包子,不過現在還說這樣的話,被上面聽到了就等著個輕敵妄語的考評吧!"胖參謀腦袋一縮,訕訕地道:"我倒沒有輕敵的意思.不過就是覺得,一撥騙子小偷土匪流氓,怎麼就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打成了各國評定榜上都排特級的軍隊,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可別小看瑪爾斯那些家伙,"四十來歲的副組長,一名慈眉善目的上校道:"他們長期在海盜團,雇傭軍,商團護衛隊里混飯吃,哪一個不是心黑膽大?要說基本素質,比咱們那些過慣了好日子的貴族子弟和低等種族的懶鬼們可好太多了.""說殺人,人家殺人的時候我們的士兵還沒見過血.說戰斗經驗,人家駕駛掠奪船縱橫宇宙來去如風的時候,我們的船員還在學規矩擦甲板!"上校喝了口茶,身體隨著椅背微微後仰,慢悠悠地道:"一群心狠手辣的野獸算不上什麼威脅.不過,如果這幫野獸有了先進的戰艦機甲,

又被人用正規軍事系統捏合到一起,那就可怕了.況且,那位勒雷的胖子將軍,還是一只連黑斯廷斯都看得上眼的小狐狸!""那胖子也真是個異數."剛剛說話的中校接口道:"聽說,他連一天軍校都沒上過.勒加戰爭爆發的時候還只是個機修兵下士.那時候勒雷聯邦打一仗敗一仗,可這家伙參加了幾乎所有的戰斗居然就活了下來,跑到了米洛克,還成了英雄.""聽說後來,"中校掏出煙來叼一棵點上,感慨道:"米洛克反擊戰之後他就成了拉塞爾的學生,被派到加查林營救詹姆斯的政敵,結果連詹姆士也俘虜了,好家伙,這下就收拾不住了,一飛沖天.""田行健的履曆,我也看過,那人家還算是真本事.漢弗雷,奧布恩,謝爾頓,都敗在他手上."胖參謀插話進來,一張冬瓜臉擠眉弄眼:"總比什麼功也沒立下,就一步登天的人好吧."人群頓時發出一陣輕蔑地嗤笑."要說一步登天,"中校不屑地瞟了埋頭工作的穆爾一眼:"那也沒看見組建特別作戰部的時候,阿利桑德羅少將把他也抽調過去?""好了,別扯遠了.還是說這頭吧."上校擺了擺手,站起身來,眉頭微皺:"今天上面把德西克的戰報放下來,讓我們幾個參謀組拿出分析報告.大家怎麼看?""我們分析過了,"中校和身旁的同伴交換了一個眼神,彙報道:"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匪軍兵力來看,拉塞爾的目的是為斐盟聯軍南下爭取時間,因此,從進攻墨提斯星系開始,他們的主要目標,就是我盟軍的後勤.""嗯,"上校點點頭道:"繼續說.""是,"中校一挺胸:"因此,我們認為,匪軍意圖以此吸引班甯將軍的注意力,利用塔普兩國聯軍的配合,將戰局維持在德西克星域一線.這是對兵力不足的他們最有利的選擇.而一旦退出德西克戰區,雙方將失去互相呼應的條件.因此,我們認為,我軍最佳選擇,是集中全力,敗其一路!""哪一路?"上校追問道."墨提斯星系跳躍點的斐盟艦隊!"中校毫不猶豫地回答."那是個陷阱!"中校的話剛剛落地,一旁響起了穆爾不冷不淡的聲音."陷阱?"中校和身旁共同做出了相同判斷的參謀們,同時向穆爾怒目而視!從得到情報到現在,穆爾一直埋頭于他手頭的工作,連戰報都沒有看過.此刻,卻在這里信口開河.一些脾氣暴躁的已經忍不住大聲呵斥."住口!"上校沉著臉,瞪了參謀們一眼,對穆爾道:"穆爾少校,你這樣說,有什麼依據嗎?""直覺."穆爾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手里拿著一份關于後勤補給的文件,呆呆地看著,忽而掉頭看向窗外,眼睛發直."直覺?"這一次,不僅旁邊的參謀們怒容滿面,就連上校有些惱怒."原來"穆爾沒有理會參謀們殺人的目光,他看著窗外,口中無聲地喃喃自語,"這就是艦隊停留在這里的原因!""少校,"上校不知道穆爾的嘴唇蠕動著,究竟是在說些什麼.他強忍著心頭的怒氣,問道:"你的直覺,總該有一些憑據"上校的話沒能說完.他瞠目結舌地看著穆爾面無表情地抱起一大堆文件,向辦公室大門走去."站住!"上校終于爆發了:"穆爾少校,你太放肆了!"穆爾走到門口,回過頭來,臉上露出一絲譏諷地笑容:"既然看不起我,又何必聽我的意見.是因為想勝過其他幾個參謀組嗎?"

上校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身旁的參謀們,也是勃然色變."放屁!""穆爾,你太狂妄了!""狂妄?"穆爾冷笑一聲,"以為憑借班甯艦隊的兵力,就能夠殲滅一支逼迫索伯爾將軍臨時停下來調整兵力的艦隊,那才是狂妄!"停下來,調整兵力?參謀們面面相覷,不知道穆爾在說什麼.只有身為副組長,有資格接觸一些更高級別機密的上校,目光一下子變得銳利起來.一片死寂中,穆爾的目光從在場的所有人臉上掃過,最後對上校道:"等著新的戰報吧.如果這個時候班甯上將選擇繼續原來的戰術,分兵或者進攻墨提斯星系,那麼,等待他的都是失敗."他轉身出門."不過我想,即便是失敗,班甯也沒有選擇.""班甯上將!"古德肅然凝視著站在指揮台上,久久不語的班甯.班甯注視著指揮台的戰術電腦,沉默良久,終于抬起頭來."進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