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你想怎麼死?
在屋頂抽了支煙,胖子捏著煙頭兩指一彈.當火紅小點打著滾拉出一道弧線,准確地落入五米外的雨水管道直徑不過十厘米的洞中,發出哧地一聲輕響時.他一揮拳頭,得意得眉飛色舞.

就在他抬起頭,准備向平台上已經搶先撒起嘴的小屁孩鲼耀的時候,一個聲音,如同一盆冷水,當頭澆了下來.

"將薺!"

胖子耷拉著眼皮回過頭.只見身穿套裝,的海倫踩著高跟鞋,袒著小蠻腰,搖曳生姿地走向自己.跟在她身後的,是七八名滿頭大汗的機要秘書和參謀.

"田將軍,這些文件需要您簽字."海倫一副公事公辦模樣,面無表情地將一份文件塞到胖子懷里.身後的其他人,也呼啦一下圍了上來,手里都各自抱著一疊文件,眼巴巴地盯著胖子.

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又咂巴砸吧嘀,垂頭喪氣地接過海倫手里的電子筆.他一邊在文件上簽字,一邊小聲問道:"怎麼我躲到哪里你都能找到?"

"老娘把整棟大樓都找遍了!"海倫趁周圍的人不注意,沒好氣地白了胖子一眼《"下一次你准備偷懶的時候,是不是准備往外面跑了?"

胖子膊眉搭眼地抽抽嘴角,沒敢搭話.

海倫咬著嘴唇,氣鼓故地瞪了胖子一眼,抽回簽了字的文件「又將另一份文件塞到他的手里.

近乎機械地瀏覽和簽署著文件,胖子只覺得人生毫無樂趣.自從回到勒雷聯邦之後,這幾天來,弗拉維奧十有什麼事情就來跟他商量不說,就連米哈伊洛維奇也一副自己可以退休了的樣子,將原本屬于他的工作分了一大半給胖子.

不知不覺之間,胖子已經被架成了勒雷聯邦軍部日常工作主持人.每天的工作,要麼就是匆忙地奔波于各大軍區,安排和各大艦隊的軍事主官見面,要麼就是無休止的會議,處理文件,簽字.就連上個廁所身旁也有人跟著請示彙報.

如果不是安蕾,瑪格麗特和方香在這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和超凡的能力,能夠幫他抵擋一下,如果不是干機要秘書同樣出色的海倫每天安排他的工作日程,盡量一些不需要他親自處理的工作和行程都擋掉,胖子估計自己連一天都支持不下來.

也因此,在工作的時候偷偷開溜,栽個地方和小屁孩聊天打屁抽煙,已經成了胖子最近幾天幕最愉悅的休閑項目了.他本是狙擊手出身,又學了一身爛七八糟的絕技,擅長隱匿,即便每天海倫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只要一眨眼皮,他都能溜掉.

這一來,就害苦了海倫和下面的工作人員.為了找到這個完全沒有一點身為聯邦上將的自覺性的胖子,每天大樓里都要發動幾次全民動員.

以至于幾次大家有事要找他的時候,抓住人見面的第一句問話就是今天將軍沒躲起來吧?

督促著胖子簽完所有需要的文件.目送如釋重負的大伙兒離開「海倫斜睨著胖子道:"好了,土午的事情結束了.下午四點,瑪爾斯的第一批運輸艦隊就會抵達,在此之前,你有五六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自由支配."

她說完,昂起下巴,踮腳尖一旋身,擺動曼妙迷人的美臀向樓道走去:"這段時間隨便你干什麼,不過,死胖子你記清楚,要是你敢再關掉電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收拾我?有那個本事麼?"胖子撇著嘴一臉不屑地冷笑,嘀嘀咕

咕.

當海倫走進樓道前轉過頭來的時候,他迅速擺出一臉陽光燦爛的笑容,深情地揮手.

似嗔似喜的白眼消失于門邊後,胖子興奮地回頭叫道.

"屁屁,走!"

"去哪里?"一直鄙夷地看著胖子的小屁孩,那粉嫩的臉蛋變幻速度比胖子還快,一臉可愛笑容的跳下平台,似乎已經等待了很長時間了.

"去基地的機甲對戰室,"胖子張開十指,目光炯炯《"我-感覺,

我的手速又要突破了."

"哦."屁屁沒精打采跟在胖子屁股後面,乘電梯向地下停車場走去.心頭不住腹誹.死胖子打仗都已經打傻了,難得回來,一點生活樂趣都不懂享受!

到了停車場,胖子板著韶喇止了企圖跟隨護衛的警衛隊,選了一輛風格粗獷的N21型軍用越野車,一撥操控杆,風馳電地沖了出去.在加里帕蘭的高速路上飛馳,打開車窗,任春天的風在陽光下撲面而來,當真有一種心情放飛的舒暢.

小屁孩踩在座椅上,把頭伸出車窗,迎著風,吹亂一頭卷卷的金色頭發.那張丘比特一般可愛的天使臉蛋,不時引來周邊車里女人的尖叫.以至于在進入城區停車等紅燈的時候,胖子一臉溺愛地摸摸小屁孩的腦袋,向旁邊開敞篷車的美女淡淡一笑:"我兒子."

"胖子,你是黑頭發!"美女顯然沒能認出這位聯邦英雄,不屑地

撇了撇嘴,沖小屁孩一個飛吻,飛行車轟鳴著揚長而去.

"我老婆里面好幾個金發的!"胖子不忿地把頭探出車窗大叫.這一次,旁邊的行人中終于有人認出了他.大家伙兒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聯邦最著名的胖子,看他在時間仿佛停頓凝固的街頭,一臉訕訕地東瞧瞧西看看,縮回腦袋,發動越野車,一溜煙落荒而去.

呼啦一聲,胖子停車的路口,所有車輛都仿佛活了過來,集體向著同一個方向狂追.

好不容易擺脫了狂熱的崇拜者們,胖子駕駛越野車,小心翼翼地鑽出了一條小巷.巷口,堆滿了清理的碎磚爛瓦和廢棄的飛行車.旁邊的大樓上,滿是彈孔的廣告牌搖搖欲墜,牆壁上,不知道是被便攜式能量炮還是導彈炸出了一個窟窿.

加里帕蘭是沒有勒雷聯邦僅有的幾個沒有遭受戰火入侵的城市.即便是在加查林帝國登陸米洛克星的時候,這座城市也保持著完好,除了部分地方被戰機轟炸過幾次外,加查林的陸軍,自始至終都被堵在卡托市以西,沒能靠近這個米洛克星的首府.

不過,在布羅迪發動政變的時候,還是有部分漢斯福德的追隨者試圖起兵響應.盡管這些少量的部隊沒能在加里帕蘭掀起什麼風浪,不過,在那一夜的沖突中,還是有不少的平民死于流彈.城區的許多建築,也受到了波及.

緩緩向巷口行駛的越野車兩邊建築身上的痕跡,就是當時留下來

的.

若是和平年代,這樣的傷痕恐怕要不了三天就能被工作效率驚人的工程機甲修複.可在遭受西約人不斷進攻的牛頓星系,艱難的處境,讓人們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回去讓老頭把

你的頭發給改了!"胖子一邊開著車,在廢棄物之間狹窄的通道顛簸著,一般狠狠地瞪著小屁孩,氣急敗壞《"什麼審美觀,黑頭發不好看嗎,弄一頭金毛,跟金毛狗似的."

小屁孩耷拉著眼皮,不動聲色地斜著眼睛,淡淡地道《"這是博斯威爾教授設計的.另外,瑪格麗特和海倫,也是金頭發.要不,讓她們也換換?"

&nbot;"

&nbo屁孩忽然叫道,眼睛猛地向巷口的一個廢棄物堆里看

去.

"怎麼回事?"胖子猛地停下車.他知道,小屁孩集成了遠視儀和全視角掃描的眼睛,可跟自己的眼睛不一樣.在視線沒有阻擋的情況下,他不但能看到數百公里遠的一只螞蟻,還具有一定博透視功能.可以隔著牆壁,看到牆後躲藏的生物.

再加上他通過一件物體的邊角,迅即推斷物體本身體積質量的能力,用一部人型雷達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有人!"小屁孩的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屁話!"胖子瞟了瞟被一輛廢棄的八座飛行車擋住了一大半的廢棄物堆,"這是市中心,哪里沒有人?"

"可是,這些人中間有一個家伙的身體數據,特別有意思."小屁孩陰險地笑了起來,扭頭看著胖子道《"和漢斯福德一模一樣!"

胖子定定地看著小屁孩,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

"真的?"

小屁孩輕輕挑了挑眉毛,終于慧住了屁爺的自稱,只是一聲冷笑.

胖子的手緊緊地攥著飛行車的操控杆,青筋畢露.

漢斯福德,這位勒雷軍的前上將,自由星系軍區司令,勒雷五分之一軍隊的控制者,或許是胖子回到勒雷聯邦以來,最想找到的人了.

半年之前,正是這個人和布羅迪的狼狽為奸,讓勒雷聯邦在一夜之間天翻地覆.並在政變當夜和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內,發動了殘酷的清洗.

在這場政變中,為了找到已經被漢密爾頓和拉塞爾提前送是的勒雷高層,漢斯福德不惜對完全無辜的人下屠刀.除了數以千計的勒雷中級軍官和政府官員被殺害之外,同時遇害的,還有成千上萬反對其統治的平民百姓.

那是一段腥風血雨般的日子.勒雷中央星域和百慕大星域的監獄里,滿滿地關押著勒雷的精英.

幾乎每一天,都有人被帶走,然後消失.自殺的漢密爾頓不說,單說勒雷軍方和政府的精英,就不知道損失了多少.對于這個在戰爭中已經極度衰弱的國度,深知勒雷內部底細的漢斯福德的破壞力,甚至比西約更大!

以前的胖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坐在辦公室,埋頭于無休止地處理文件,簽字,召開連續不的的會議這樣的工作.

也正是因為這種工作的痛苦,更讓他深刻地感受到,勒雷失去了漢密爾頓,失去了那些思考著,並領導著這個國家的人們,是一個多麼大的損失.對于一個國家來說,這些人中的每一個,都遠比一個沖鋒陷陣的胖子更加重要.

對漢斯福德和布羅迪格搜捕,一刻不停的在進行著.

可胖子沒想到,當搜捕人員將目光放向太空,投注在勒雷中央星域的幾個移民星,並反複審訊被抓獲的漢斯福德的手下,試圖在被擊毀的戰艦名單中尋找,懷疑他已經喪生的時候,這個人,卻趁著混亂,溜道了加里帕蘭.

胖子打開軍用飛行車的武器後備箱,拿出了一把匕首.嘴角勾起

一絲冷笑.

在這條偏僻無人的小巷子里,躲在廢棄物的後面,卻被屁屁看見,這是否就應了那句老話一一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兒個人?"胖子看著小屁孩.

"十三個."小屁孩掃視著四周,說道:"左邊的廢棄倉庫里有五個,三個已經移動到了門邊,兩個上了二樓,正向窗戶跑.右後方的那堆建築垃圾後面有兩個,漢斯福德身邊有五個.都有槍."

"挺謹慎,"胖子冷笑《"典型的戒備陣型."

"戒備個屁,"小屁孩冷笑道《"老子一個就能把他們都日翻!"

"小小年紀,不許講粗話!"胖子一板臉,呵斥道《"小王八蛋,

你都日翻了,老子干點什麼好?摸咪咪?"

"要不,把漢斯福德給你留著?"小屁孩討好地道.

胖子斜眼睨著小屁孩,冷笑一聲《"敢情屁爺一開始連最有情趣的那個都沒想著給我留?"

"哪能呢."小屁孩一臉憨笑.

"走吧,咱們會會他."胖子拉開了車門,跳下車.小屁孩也趕緊跳下來,屁顛屁顛地跟在胖子身旁向漢斯福德藏身的地方走去.

兩人低著頭,踩著巷道的積水,緩緩走著.

或許是沒看見胖子的臉,或許是害怕槍聲暴露自己,又或許對這一大一小兩個白乎乎的胖子實在提不起什麼警惕心,周圍隱藏的人,一直都保持著沉默.

胖子知道,自己的腦袋,起碼被三把槍同時指著.不過,他一點都不擔心.有小屁孩在身旁,只要槍手手指有扣動扳機的意思,屁屁就會以身休阻擋子彈的同時,爆掉對手的腦袋.

有時候,人多並不意味著厲害.這個道理,漢斯福德恐怕還不明

白.

"是你?"

當胖子和小屁孩轉過堆放的廢棄物時,六個人,出現在眼前.

面色陰沉的漢斯福德,就占在牆壁和廢棄物之間.

他穿著一身髒兮兮的夾克,看起來就和一位普通工人一樣.只有當他抬起頭,用眼白占了大部分的眼睛看著慢悠悠轉過廢棄物出現在眼前的胖子,露出惡狠狠的光芒時候,他才像那個身居高位十幾年的前聯邦上將!

就在他叫出聲來的同時,身旁的人,也迅即舉起了槍,瞄准胖子.

"是我."胖子憨憨地一笑,亮出手里的匕首《"說吧,雜種,

你想怎麼死?"

,無恥的不給張小花的《史上第一混接》章推.那小子居然把黑山老妖寫成豐乳肥臀柳腰的妖嬈美女,還熟女的身材蘿莉的思維.勾得心癢癢卻怎麼都沒有代入感,想到那名字,就覺得關鍵時刻畫面沒法綺麗,只有淒厲.『\〗

還是比較喜歡來自女兒國,把和男人睡覺當占便宜的女劍神.求

侵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