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計劃和想法
輕型巡洋艦,自德西克雅典娜星系移民星帕拉斯那飄渺迷人的大氣層飛出,在進入太空之後,戰艦悄然無聲地橫移擺尾,調整艦首之後,推進器拖曳的藍色流光驟然一亮,加速向停泊于太空港旁邊的艦隊飛來.

看到天網屏幕上的飛船,塔塔尼亞上將龍嘯快步走出指揮室,在一眾軍官的簇擁下,走向母艦的接駁通道等候艙.

戰艦走廊上,身穿塔塔尼亞和普迪托克兩國制服的軍人往來不絕.雖然分屬不同國家,不過,相同的制服樣式和相近的股色,讓這些軍人幾乎一摸一樣.

見到龍嘯,每一名軍人都是立刻靠邊立正行禮.無論是哪一國的軍人,看向龍嘯的目光中,都由衷地充滿了敬意.

誰都知道,塔塔尼亞的龍嘯,普迪托克的大衛,傑迪納克,是這兩個比兄弟更親密的國家的中流砥柱,也是配合最默契的搭檔,雙劍合璧,所向披靡.

自戰爭爆發以來,正是在這兩位上將的帶領下,塔塔尼亞和普迪托克,才抵擋住了德西克帝國的猛攻,不但將悍然出兵的德西克人趕出了兩國國境,還將戰火燒到了德西克的本土.並在接連幾場戰役,大量殲滅德西克有生力量之後,奪取了帕拉斯移民星,將其變成了塔普兩**隊的前進基地.

能夠在這場席卷整個人類世界的戰爭中,居享甯靜和平,兩國民眾,對于這兩位上將的愛戴,已經到了近乎于偏執的程度.恐怕就連目前正在阿克薩要塞的塔塔尼亞上將哈里特.舒茨曼和普迪托克上將哈文,赫斯特,也沒有這兩位在塔普兩國民眾心日中的地位高.

不過,作為跟隨兩位上將作戰的軍人,無論是立正敬禮的參謀士兵,還是跟隨在龍嘯身後的軍官,都明白,最近一段時間,龍嘯和傑迪納克將軍的日子,並不好過,

塔塔尼亞和普迪托克,雖然算是中型國家,兩國兵力加起來,也能湊出上百支A級艦隊,上千個陸軍師.可是,在這東南亂戰之地,避些兵力,並不能保證國家的安全.尤其是在收到索伯爾揮師南下的沽息時,兩位將軍並兩國高層,都不免有些憂慮.

誰也沒想到,索伯爾此次南下,竟然如此堅決.

超過四百支A級艦隊的強大兵力,對于東南的斐盟各成員國來說,就像是一把懸在頭頂上的屠刀!雖然索伯爾的兵鋒是指向勒雷中央通道,可誰能保證這把屠刀就不會橫掃過來?況且唇亡齒寒,勒雷通道一旦被西約再度封閉,位于通道西面的塔普兩國的處境,將更加危險.

因此,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塔塔尼亞總長唐絡海,迅即召開了兩國統帥部和軍方的聯合會議,商討對策.

可是,兩國雖然經濟還不鋁,卻都不是傳統的軍事強國,無論是在士兵的訓練養成,軍官的梯隊培養,艦艇武器的科技和制造水平等方面,都比不上查克納或者萊恩這樣的國家,跟薩勒加聯邦相比,也要差上不少.

因此,雖然戰爭全面爆發到現在,已經接近兩年了,兩國能夠拿出來的軍事力量比之以前強了不少.可還遠遠沒有到可以跟索伯爾交鋒的程度.

不過,敵人既然已經來了,該欺妁准備還得做,該打的仗還得打.

這一次,兩國幾乎是咬緊了牙關,才為龍嘯和傑迪納克又增加了十二支級艦隊和二十個裝甲師,六十個全機械化步兵師.

加上龍嘯和傑迪納克手中本來擁有的兵力,塔普兩國在德西克雅典娜星系的兵力,已經完全壓倒了集結在另一個移民星金羊毛星的德西克軍.

作為盟軍的一員,塔普兩國聯軍,已經收到了盟軍指揮部關于配合勒雷軍對德作戰的的指令.

雖然指令並沒有強行要求塔普兩國聯軍需要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發動什麼規模以上的攻勢,不過,東南星域嚴峻的形勢,依然讓龍嘯和傑迪納克不敢有任何的掉以輕心.

兩人都明白,一旦勒雷中央通道在斐盟聯軍南下之前失守,整個東南局勢,都將迅速惡億.而首當其沖的,或許就是跟德西克毗鄰的塔普兩國!

對于那位西約軍的靈魂索伯爾,龍嘯和傑迪納克再自負,也沒有獨立阻擋其兵鋒的信心.

塔塔尼亞巡洋艦的伸縮通道,和母艦緩渡對接.

壓力測試之後,自動門打開,長著一頭褐色頭發,一雙深藍色如同寶石一般的眼睛,留著兩撇小胡子的普迪托克上將傑迪納克快步走了出來.

"情況如何?"傑迪納克和龍嘯擁抱過後,旋即迫不及待地問道.

龍嘯善攻,傑迪納克善守,一個戰略眼光過人,一個戰術變化多端,且兩人私交極好,多年配合早已是心意相通.

這次配合勒雷作戰,塔普聯軍的准備有些倉促.

原本兩人只需要將戰局維持在雅典娜星系的相持局面,而現在,要從側面牽制,就必須對德西克帝**實施足以驚動班甯的飽和攻擊.可是,這種攻擊,以他們手中的兵力和後勤補給能力來看,最多也不能超過一周時間.

除非,能夠一舉打掉金羊毛星的德西克艦隊,投入陸軍進行陸地戰役,否則,僅靠太空艦隊,無法支撐這麼大強度的牽制任務.

在收到指令之後,傑迪納克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睡好覺了.

龍嘯知道,他常常要在戰術推演室里思考到深夜兩三點鍾,即便是睡著了,也常常因為一個念頭而忽然跳起來看著電子沙盤發呆.

這一仗,

塔普兩國聯軍,已經是整個東南戰局中的一部分.身在其中,背後就是兩國國境線和數十億民眾.背水一戰的壓力,實在不輕.

不過,除了壓力之外,兩人其實也有一絲絲的興奮.身為軍人,能夠生逢這大時代,已經是一種幸運.而能夠親自領兵參與這場或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的戰役,更是一名指揮官夢寐以求的機會.大丈夫名揚天下,正當其時!

"這是拉塞爾將軍發來的作戰計劃…"龍嘯將一份絕密的電子文

件,遞給傑迪納克,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看到龍嘯閃亮的目光,傑迪納克立刻意識到手中的作戰計劃的不一

他飛快地啟動文件夾,輸入權限,仔細地看了起來.

跟隨的軍官和參謀,都遠遠地散開.整個圓形等候艙的中央,就只有看著文件的傑迪納克和看務傑迪納克的龍嘯兩人.

靜靜地看完手中的作戰計劃,傑迪納克關上文件夾."怎麼樣?"龍嘯問道.傑迪納克沒有回答,而是背著手,在原地轉著囹,腳步極快.

"當初匪軍南下的時候,咱們沒想到他們能夠干掉謝爾頓艦隊,三天內光複勒雷所有空域吧?"傑迪納克停下腳步,看著龍嘯,目光中如同跳動著兩團幽幽的火焰.

龍嘯點頭,回答道:"沒有!當時收到消息的時候,我以為是在跟我開玩芙!"

"那我們得到索伯爾南下的消息時,我們也沒有想到匪軍會悍然北上,搶先動手,襲擊西約先遣艦隊,殺進墨提斯星系吧?"傑迪納克咬著牙,問道.

龍嘯搖頭道:"沒有!""那我們還有猶豫什麼?"傑迪納克壓低了聲音,激動地道.龍嘯笑了起來:"我就知道這份計劃合你的冒口."傑迪納克斜魄了龍嘯一眼,冷笑道:"難道就不合你的冒口?""這個計劃,我看了不下十次,不知道是哪一個瘋子想出來的龍嘯摘下帽子,撓了撓頭發:"這栗買賣,咱們干了?傑迪納克攥緊了拳頭,咬牙道:"干!"

加里帕蘭的春風,總是帶著一種迷人的味道.

站在日漸溫暖明媚的陽光下,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仿佛都在陽光中歡呼.

胖子半眯著眼,趴在樓頂平台欄杆上.看著眼前高樓聳立橋梁飛架的城市,在陽光下,散發著它的勃勃生機.

小屁孩盤著腿,坐在胖子身邊的平台上,用手杵著下巴.

陽光,將一大一小兩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在清晨中,顯得格外安甯.

"胖子,仗打完了,你准備干什麼?"

"養幾個兒子,然後去旅游,再然後就混吃等死.

"就這麼過一輩子?"

"不然還怎麼過?"

"那我呢?你混啊混個幾十年,也就翹了,老子一個人過日子,不是很孤單?"

"過有我兒子呢.我兒子也得有兒子."

"放你的屁,少來,老子可不是什麼忠仆!"

"要不,你跟我一塊兒死?"

"不行,老子最怕死了."

"小王八蛋,這不行那不行,怎麼才行?"

"我也不知道.

"屁屁.

"嗯?"

"你能干得過那小女孩麼,看起來,她很陰險的樣子.

"小瞧你家屁爺?"

"再跟老子冒充爺,老子把你從這里丟下去."

"胖子,你說除了她以外,這個世界,跡會不會有我的同類?"

"會吧,就算現在不會,等你抓她,就一定會."

"哦,真的?"

"真的!你不是傳說中一槍必中神勇無敵小**嗎?

"那倒是."

"對了,胖手-,剛剛老爺子從實驗窒給我發消息,說勒雷的主神系統已經修複了,准備和盟軍天網系統接駁."

"就以前給你弄來整合勒雷資源的那中央電腦?"

"就那玩意兒,不過老爺子說,這次要高級的多.性功能強大.跟盟軍天網接駁之後,包括查克納漢京和斐揚海德菲爾德的中央系統,阿克薩指揮部的主系統都歸我管.

"那叫性能.""性能不是性功能嗎?""好像不是吧?""掃興."

"嗯,這件事情是老黑親自抓的.從知道有你的那天起就在准備了.接駁成功之後,你給他們露兩手,要不然,這幫烏龜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完成准備南下.中間還橫著個三上悠人呢."

"沒問題,發飆耍帥的事情,屁爺一向不含糊!想當年在戰火漫天那游戲里,屁爺多威風.誒,瑪格麗特到現在都不知道那Ll314本來是你吧?"

"不知道,那女人瘋的,別跟她說.""哦.""胖子…qu;qu;""打完這場戰役,咱們真的要去找索伯爾?,嗯D""為什麼?""因為,"胖子凝視著遠方:"有一個想法,我想去試試!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