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十九章 心悸
胖子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中漸漸渺杳.四周的喧囂聲.一下子就升騰起來.

無論是各國將領還是聯合研發團隊的各國科學家,都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惹事生非的胖子若無其事,眼光瞟向大廳一角.那里,米蘭站在微微皺眉的博斯威爾身後,牽著一臉天真的小屁孩,偷偷沖自己做了個鬼臉,臉上又是喜悅,又是得意.

聰慧如米蘭,又怎麼不知道胖子在借機為自己和博斯威爾在聯合研究團隊中受的委屈出氣.因為匪軍優先配備雷霆,這個團隊中,什麼樣的聲音都有.尤其是那些站在芭芭拉身旁的斐揚科學家,陰陽怪氣指桑罵槐.就好像,自己和老師偷了他們的東西一樣.

米蘭含情脈脈地看著胖子,她知道,蠻不講理護短成性的胖子,總不肯自己受委屈.誰要是招惹自己和老師,他能干出最出格的事情來.

恐怕,那些斐揚人不會想到,論機械師的造詣,胖子早已經超過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那不是在實驗室里關著門研究得來的,而是在無數次生死逃亡中.在無數次戰斗中得來的.況且,在他的手中,掌握著已經在近身戰斗方面遙遙領先的瑪爾斯科技和卡斯帕工作日志.

"先生們,機甲定型試驗會開始了,請大家入場."似乎是不想氣氛太過劍拔弩張,查克納上將馮智忽然用力拍了拍手,朗聲道.

馮智的話,恰到好處地堵住了已經按捺不住的幾名斐揚科學家,幾乎滾到喉嚨的質問聲.

斐揚科學家們面色鐵青地拿眼睛去看芭芭拉,那副氣惱之極地模樣,仿佛只要芭芭拉一點頭,他們就能沖上去,把這胖子生吞活剝.

這是他們的領地,是他們的盛會.

誰都知道,比納爾特的十二代機甲的出現,對于這場戰爭來說意味著什麼.也因此,十二代雷霆的成功研制,幾乎是這些科學家們人生的最高的成就.

這場機甲定型試驗會,與其說是試驗,倒不如說是展示.

春風得意的他們,正要憑借這次試驗會,震撼整個斐盟科學界.正要讓各國將領們明白,他們手中,究竟掌握著什麼樣的力量!

雖然機甲的研發,也離不開其他各國科學家的貢獻.不過,畢竟機甲最核心的幾個系統,都是出自他們的手.是在他們的領導下才研制成功的.他們本身的學識和他們背後的龐大企業的技術積累.讓他們個個心高氣傲.

可沒想到,就在他們意氣風發的時候,一個勒雷中將走進來,紅口白牙對著他們最得意的傑作大加撻伐.

引擎動力系統,傳動系統和操控系統,這不是專門挑他們的領域開罵麼.

如果是爭論別的,或許他們還會對這位中將有所顧忌,可在他們最熟悉的領域,任何質疑他們權威的挑釁,都將遭到他們毫不留情的回擊.

只要芭芭拉點點頭,他們就會讓這胖子明白,科學的領域,不是他這樣頭腦簡單的軍人能夠主宰的.他們會用自己的學識,將這個胖子羞辱得抬不起頭來!

芭芭拉微笑著看了馮智一眼,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現在,好戲才剛剛開場,她不想在這個時候,去跟東道主對著干.即將開始的機甲試驗會上,有的是機會.

"田將軍,一會兒,希望有機會領教一下將軍的學識!"幾名斐揚科學家終究還是忍不住心頭憤怒.冷哼一聲,撂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氣沖沖的斐揚科學家走向試驗大廳,笑盈盈四目相對的胖子和芭芭拉同時舉步,在場的其他人面面相覷,心頭都是一跳.

所有人都明白,接下來的機甲試驗會,恐怕會熱鬧的很.

——————————

一行人順著通道,走進了寬敞的試驗大廳.

試驗大廳呈六邊形,全金屬構造.牆壁上和地板上無處不在的六邊形鑲嵌,讓大廳看起來,宛若一個巨大的銀白色蜂巢.

數十名工作人員,早已經等候在了大廳下的數據中心.

上百名各國將軍和數百名各國科學家,順著透明的圓形通道,走到了試驗大廳正上方的圓形觀察室.

觀察室很大,中央的數據儀顯示屏已經打開,飛舞的光團,將在下面試驗大廳正中央停著的那輛白色機甲啟動的一瞬間,變幻為一組組數據.

看得出來,為了這次展示,聯合研究團隊,做了精心的准備.

一看見試驗大廳中央靜靜站立的白色機甲,緩步而行的人流,頓時加快了步伐.

一個個老成持重的將軍們,不顧風度地趴在觀察室玻璃上,目光炯炯地盯著機甲,不時發出幾聲嘖嘖贊歎.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真正看見這種屬于斐盟的最頂尖陸軍力量.

不是錄像,不是照片...........這輛漂亮的機甲,就如同一道被凝固于虛空中的閃電.靜靜地站在自己面前.它是那麼的優美,那麼地富有攻擊性.如果能夠擁有一個由這種機甲組成的裝甲師.........

贊歎聲中,不少將軍們都回頭看向胖子和他身旁的匪軍軍官.

整整十個裝甲師的雷霆配備.......一想到匪軍即將擁有的力量,所有人心頭的嫉妒之火,就猛然間升騰起來.

看到眾人驚歎的表情,幾名斐揚科學家,都是相視一笑.這輛機甲如果沒有他們和他們身後的超級企業的技術積累作為基礎,絕對不可能完成.雖然周圍的其他國家的科學家,也為之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在機甲設計的許多關鍵地方,都提供了有價值的幫助,可這輛機甲,還是一輛不折不扣的斐揚機甲.

也就是說,如果離開了斐揚的這些軍火企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完成制造生產和後期升級!

"大家可以看到,"一位名叫帕森的斐揚機械師,站在觀察室中央的數據台前,面帶微笑地介紹道,"站在試驗大廳中央的,就是我們這次機甲試驗會的主角,斐揚十二代雷霆機甲.一架幾近完美的傑作."

一時間,掌聲雷動.

所有人的情緒.都被帕森的這句話,給完全調動了起來.

現代戰爭,決定勝利的,不僅僅是戰略戰術,還有經濟和科技.當比納爾特帝國的十二代機甲全面出擊,在宇宙各國戰場上打得斐揚苦無對策的時候,雷霆的出現,對斐盟各國來說無疑是一劑強心針.這意味著斐揚終于擁有了在戰略上制衡對手的手段.

對于一場戰役,一個國家,以及數以千萬的生命來說,十二代雷霆的意義.都極其重大.

不少人都情不自禁地轉頭去看胖子身後的那些匪軍機士.滄浪星戰役中,匪軍駕駛著十輛雷霆在千萬敵軍中縱橫馳騁所向披靡的畫面,仿佛就在眼前.

"耗資數百億斐元,八百多名來自不同國家的頂尖科學家參與研發,曆經近一年時間,"帕森點開數據台屏幕,出神地看著緩緩呈現在觀察室中央的白色雷霆的立體全景圖像,帶著一絲癡迷喃喃道:"我們終于擁有了她,我相信,她將為斐盟帶來的,不止是勝利!"

片刻的沉寂後,帕森的手指,在中央數據台虛擬鍵盤上,輕輕地敲了敲.向試驗大廳的數據中心發送了指令.

"機甲試驗開始."

————————————

白色機甲,在一名九級機士的操控下,開始了一系列近乎嚴苛的測試.

遠距離攻擊,啟動速度,瞬間加速,極限速度,能量防護罩強度,裝甲強度,金屬結構最大負荷,引擎功率極限輸出,操控反應速度,機甲電腦抗干擾測試,電子系統綜合測試........隨著一項項數據,在中央數據台的屏幕上定格,在場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張大了嘴.

尤其是各國第一次見到雷霆的將軍們,一雙眼睛瞪得都快要掉出來了.

最直觀的,是一張數據對比圖表.

八代,九代,十代,和十一代機甲的數值,組成幾條不同顏色的波浪線,排列在圖表的下方.而十二代雷霆的每一項數據,都以一條醒目的紅線,高高凌駕于最上方.

到最後.每當一項匪夷所思的數據出現的時候,觀察室里,都會情不自禁地響起陣陣掌聲.對于這些將全部生命都奉獻給了這場戰爭的軍人來說,雷霆帶來的興奮,完全無法抑制.

當最後一項測試停下,滿大廳飛舞的數據收集儀返回,數據中心的中央電腦開始按照預定程序進行綜合作戰能力計算的時候,觀察室里,已經是一片興奮和激動.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著最後數據的出現.其實已經用不著了.只要看看那條醒目得刺眼的紅線,大家就能知道,雷霆,已經對十一代長刀,出現了壓倒性的優勢.完全符合十二代機甲的標准!

"真是讓人驚歎,"芭芭拉微笑對胖子道,"田將軍,你剛才說的垃圾,不會是這輛機甲吧?"

芭芭拉的聲音,如同一把長刀,劈裂了觀察室里歡欣的氣氛.

議論紛紛的人們如同被凝固的時間封印了一般,都呆呆地看著芭芭拉和胖子.他們這時候才忽然想起,這場試驗會真正的主題.

"不是這輛機甲,"胖子憨笑著迎上芭芭拉的目光,"我說的,是這輛機甲的引擎動力系統,操控系統和傳動系統.現在,我還是同樣的觀點,這些系統,簡直是垃圾."

胖子特地的重複,如同在沸騰的油鍋里潑上了一瓢冷水.一時間,被激怒的斐揚科學家們群情洶湧.

芭芭拉低垂眼瞼,雙手在小腹前交握,輕輕玩弄著尾指的一顆黑色戒指.

胖子的反擊,在她的意料之中.如果黑斯廷斯和匪軍沒有底牌,那才讓她覺得奇怪.這麼多年來,她一直試圖弄清楚黑斯廷斯最隱秘的底細,現在,或許就是一個機會.

芭芭拉的嘴角,露出一絲輕笑.十幾個小時之前的不期而遇,讓這場戰爭,無聲無息的開始了.

一次看起來似乎有些丟面子的沖突對她來說算不上什麼嚴重的挫折.就算商場里那些顧客的目光足以讓人羞憤得鑽進地洞,她也毫不介意.那不是漫隨天外云卷云舒的淡定,也不是包裹上一層堅硬的外殼刀槍不入.純粹是因為那些目光中,沒有一道是值得她介意的.

螞蟻的目光再譏諷,也不過是一群螞蟻而已.若是有人因為一群螞蟻的奚落而羞憤欲死,那他就可以真正去死了.

不過,芭芭拉也承認,在這場遭遇戰中,她是完敗.讓她介意的不是管家愛德華和數十名保鏢被匪軍連鍋端掉,而是她在事先,沒有看出這個站在商店門口,大吵大鬧的胖子的底細.

在斐揚見慣了勾心斗角,明槍暗箭,斗爭在她的生命里早已經成為了一種本能.無數次面臨陷阱和危機,無數次化解並一路走到現在的地步,她靠的,就是她對危險天生的嗅覺.

而在商場門口,她的嗅覺,完全失靈了.那個執拗的胖子,活脫脫就是一個憤怒的小市民.倚仗自己的一身格斗本領,在漂亮的女伴面前,不肯丟了面子.

當一場戰爭在已經結束的時候才發現對手的虛實.這種挫敗感,遠比明明白白輸在對方手下更讓人難以接受.

芭芭拉在離開商場的時候,就已經將這個胖子的危險等級,調到了最高.

她相信,愛德華等人既然落在對方手中,不可能不透**什麼.人性的弱點,沒有比她知道的更清楚的了.再忠誠再堅貞,也有被撬開嘴的時候.

不過,她向來拿得起放得下.沒有一點找上門去把人要回來的意思.別說普通的保鏢,就算是愛德華,也不可能知道她的核心秘密.匪軍能夠得到的,不過是她到了查克納,究竟去過什麼地方,見過什麼人而已.這個消息透露出去,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擔憂的.

戰爭總是在不停的想前發展,她從來不在一道已經失守的戰壕里浪費兵力.

她需要做的,只不過是在浴室里和兩個喘氣籲籲的雙胞胎溫存了一下,然後又在床頭花一個小時重新評估了匪軍的科技實力,打了幾個電話而已.

收集的情報顯示,匪軍在科技方面,的確有著自己的優勢.

至少,在長弓星系戰役中,忽然出現在漢弗雷艦隊指揮集群中央的匪軍戰艦,還有他們自己生產的胖子機甲,已經足夠讓人刮目相看.

不過,也正因為做了細致的了解,芭芭拉才不認為匪軍會在這方面有什麼威脅.

拋開他們的戰艦不說,根據評估,匪軍那種被稱為游俠的胖子機甲,或許在某些方面高于十代神賜,不過,數據絕對沒有超過十一代長刀,更遑論十二代雷霆了!

他們的操控技巧,才是讓機甲提升一個等級戰斗力的主要因素.

芭芭拉不相信一個從四分五裂,連戰艦都沒有幾艘的勒雷聯邦出來的中將,能夠憑借瑪爾斯自由世界和掌控著斐揚經濟命脈和無限資源的斐揚財閥斗法.這些財閥,任何一個拿出來,都能讓一個小國元首點頭哈腰.匪軍再厲害,也是一群身負絕學的鄉巴佬.胖子敢說這樣的話,無非就是憑借黑斯廷斯在背後撐腰罷了.

黑斯廷斯,又給了匪軍什麼呢?芭芭拉輕飄飄地看了一眼自己身旁幾名怒火中燒的科學家.

得到芭芭拉的暗示,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終于按捺不住,冷哼一聲,飛快地對胖子道:"田將軍,你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對我們的侮辱?!"

說話的這名中年人,長著一張長臉,雙眉靠的很近,深深的眼凹和高挺的鼻梁,再配上傲慢而凸出的下巴,讓他整張臉看起來就像是動畫片里人性化的月亮.他的身材很高,比身高一米七八的胖子高了整整一個頭.以至于當他微微抬起下巴的時候,胖子禁不住後退一步,免得他鼻孔里噴出的粗氣噴到自己或者下巴戳到自己.

胖子看著中年人下巴時驚恐的目光,引來了一旁各國科學家們低低的笑聲.

"你是誰?"胖子一臉呆滯地看著中年男子那刀把一般的下巴.

捉狹鬼,海倫在心頭暗笑.這麼一張有特色的臉,對于早已經將資料背了個滾瓜爛熟的胖子來說,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家伙是明知故問.

"鮑比.克頓,"對自己的下巴極其敏感的中年男子雙眼噴火,咬著牙一字一頓地道,"斐揚共和國沃恩公司機甲部首席技術顧問!"

"你負責研究什麼?"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好奇地道.

"引擎!"克頓傲然道,"四回路極限A21引擎.目前全宇宙最先進的引擎!"

"這種破爛也配叫引擎?"胖子嗤笑出聲,"如果你認為是對你的侮辱的話,那就算是吧.反正我不想侮辱我的智商!"

周圍的喧囂聲,猛然變大,聲浪仿佛要沖破試驗大廳的屋頂.

所有人都知道,鮑比.克頓是斐揚共和國沃恩公司的機甲部的首席技術顧問.這一次,雷霆所用的引擎,就來自世界第二大軍火商沃恩公司的極限A-21型四回路動力引擎.這種引擎技術,同樣使用在長刀機甲上,不過,長刀使用的是極限A-15型,在數據方面,比A-21型要底不少.

因為沃恩公司已經擁有足夠的技術儲備,又派出了一個人數多達二十人的科研團隊,再加上聯合研究團隊中,彙集了不少各國在引擎方面有獨到見解的科學家,所以,A-21型引擎,是整個雷霆機甲系統中最早完成的.也因此,克頓有足夠的時間讓他的傲慢和小心眼在團隊中名聲遠揚.

說實話,鮑比.克頓第一個跳出來,一點也不出乎大家的意料.以他平時的性格,以及今天他跟在芭芭拉旁邊那副傾慕的模樣,他不第一個跳出來發難才怪了呢.

誰也不喜歡這個長著一張彎月臉,說話刻薄,喜歡指手畫腳的家伙.更加厭惡他將一切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的行為.不過,即便是那些在引擎研發上起了相當關鍵作用的各國引擎專家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在引擎方面的造詣加上財大氣粗實力雄厚的沃恩公司的技術積累,足以讓他面對任何一個引擎專家時,肆無忌憚地展示他的傲慢.

而現在,胖子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當著那數據中心屏幕上鮮紅是數據,指著克頓的鼻子,聲稱他領導研發的全宇宙最先進的引擎,是一個破爛玩意!

這對一名自負得近乎傲慢的科學家來說,的確是不折不扣的羞辱.

沖突的加劇,讓氣氛陡然緊張起來.將軍們互視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見了一絲無奈和震驚.

機甲試驗剛剛結束,芭芭拉就再度挑釁,而胖子,竟然也是毫不客氣地回應.雙方似乎都沒有以一種比較溫和的方式進行爭斗的打算,而是在這大廳中,肆無忌憚地互相攻擊.

隨著雙方的尖銳對立,轉圜的余地,已經變得越來越小.當某一時刻到了的時候,在場的將軍們,或許就必須要作出自己的選擇了.要知道,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中央,是不允許站人的.

喧囂聲和眼神交換中,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了胖子的身上.如果說極限A21引擎是個破爛玩意兒,那麼........

胖子有更先進的引擎!

這個念頭一出現,就讓在場的每一個人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就連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笑容的芭芭拉,臉色也為之一變.

如果說,匪軍能夠在機甲的其他方面有獨到之處甚至能夠超越十二代機甲的水平,芭芭拉都不覺得奇怪的話,那麼,胖子在引擎技術上直接開火,就出乎她的意料了.

雖然不說斐揚的所有尖端科技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可芭芭拉不相信,還有更先進的技術在自己的情報范圍之外.沃恩公司在引擎上處于領先的地位,幾乎是不可動搖的.而他們的機甲部,也正是憑借引擎的先進,讓沃恩公司牢牢把握第二大軍火商的位置.

怎麼可能有比沃恩公司更先進的引擎技術?芭芭拉的目光在胖子臉上搜尋,試圖找出一點端倪來.....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麼,黑斯廷斯就太可怕了.

她不相信這是匪軍的技術,在她看來,這只可能是黑斯廷斯的秘密底牌.

引擎技術,在任何國家任何地方,都是極其關鍵的核心技術.對于那些將技術視為生命的企業來說,絕對是一個擋不住的誘惑!

古往今來,有多少企業是在一項技術上飛黃騰達,又有多少企業在被對手的先進技術擊垮?!

如果胖子手里真的有更先進的引擎技術,這對沃恩公司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一旦技術被其他公司得到,沃恩公司,將立刻喪失其優勢.

被第一名的馬丁公司得到,那麼,沃恩公司將被遠遠甩開.被第三名的流星公司得到,那麼,沃恩公司將被超越.

芭芭拉眼光一掃,身旁眾多來自不同公司的科學家和高官們,已經是臉色各異.

"哦?!"克頓忍俊不禁,多年來沃恩公司領先的技術和在引擎方面第一人的自負,讓他本能地將胖子的言外之音當做危言聳聽.他譏諷地道:"看來,田將軍是有比極限A21更好的引擎了?"

胖子認真地點了點頭:"那是當然."

克頓忍不住爆發出一陣大笑.身為沃恩公司的首席技術顧問,他實在無法想象,這個世界還有比沃恩公司更先進的引擎.這對他來說,就和一個暴發戶跑到國家中央儲備銀行說我比你更有錢一樣好笑.

他環顧四周,笑著道:"不知道,我們有沒有榮幸見識一下?不過,我有點想不明白,既然勒雷擁有這樣的技術,為什麼被西約打得落花流水,死了那麼多人?"

得意洋洋的克頓,並沒有等來想象中的附和地嘲諷笑聲.

不僅是各國將領,就連芭芭拉和她身旁的另外幾名斐揚科學家,都不禁面色一沉.無論怎麼說,西約總歸是敵人.拿敵人來羞辱自己的盟友,這是大忌.況且,勒雷聯邦四年衛國戰爭,三千萬前赴後繼戰死沙場的將士,已經贏得了斐盟大多數人的尊重.

一個中小型國家,獨立對抗西約幾個大國輪番攻擊長達四年,這無論如何,也不是恥辱.

胖子臉上,依舊是那副憨笑的表情,不過,熟悉他的海倫和米蘭等人都知道,他嘴角的那一條弧線,已經漸漸變得堅硬而冰冷.千不該萬不該,克頓不該揭起他心頭的傷疤,汙染那一塊聖地.那不是他個人毫不在乎的名譽和自尊,那是他鐵了心要在戰爭中用敵人的鮮血和勒雷的強盛去祭奠的三千萬英靈.

四周靜下來的一瞬間,人們看見,胖子緩緩地伸出手,一把攥住克頓的衣領.將那張驚恐的臉,拉到自己面前.

他的動作並不快,可偏偏,克頓就沒能躲開.

"你算個什麼東西!"

呸!胖子一口唾沫啐在近在咫尺的克頓臉上.唾沫,如同雨花一般在克頓眉心濺開.

芭芭拉別開了眼睛,不去看胖子那張猙獰的臉.

她曾經被槍指著頭,也曾經被刀子,刺穿了小腹.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死亡從來沒有害怕過的她,忽然間從心底深處,對這個動輒吐人口水的胖子,感到一陣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