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十五章 給臉不要臉
溪酣米子的話,平靜得就如同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不過,在旁邊人聽來,這語氣里,卻透著一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

在他面前,是六個一看就知道經受過嚴格壬練,身經百戰的保鏢.而能夠擁有這樣的保鏢,並能夠讓全世界最紅的明星也要放下身段的梵納尼關門謝客只為她或者他一個人服務的人物,恐怕這個"商場里所有人加起來都惹不起.

而眼前這個胖子無論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能夠輕易讓人家付出代價的大人物.

沒有足夠的力量和權勢,說出這樣的話來,只是引人發笑.

一片嘩然中,光義男子啞然失笑.他拒著膀子,用譏諷的目光看著胖子,你是真不知天高地厚呢,還是你的智商不夠?"

胖子一撇嘴,瞟了光頭男子一眼,"給你蟾後一次機會,讓他們兩個過來."

"滾蛋!別逼老子操你."光頭男子終于確定眼前這個胖子是個腦子不怎麼清楚的白癡.看到周圍人越聚越多,他不耐煩地一揮手.

"怎麼回事?"剛剛走進專賣店的中年男子,又快步走了出來.

他皺著眉頭掃了一眼聚集在門口的人群,飛快地低聲對光頭男子道,"你搞什麼,不知道小姐最討厭這樣的事情?趕緊處理好!

"這家伙腦子有毛病"光頭男子一聽到小,姐,頓時緊張起來.

中年男子瞪了他一眼,轉身沖胖子一揮手,如同趕蒼蠍一般,兀傲的臉上帶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厭惡,之前的所謂風度,到這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了,只身下赤裸裸的輕蔑和威脅,"你趕緊給我滾,不要給臉不要臉."

"我不走."胖子氣極反笑,把頭搖得飛快.

"丟他出去,那兩個女的也一起丟出去!"中年男子冷笑一聲,轉頭對光頭低聲道,"趁小姐在試衣服,動作快一點,別拖泥帶水的.讓人給商場打招呼,丟出去了就派幾個保安看住他,別讓他再進來.小姐本來心情就不好,被她看到這麼多人圍在這里,你知道有什麼後果!"

"是."光頭男子俊忙瞟了一眼專賣店,沖身後已經圍上來的保鏢們遞了一個凶狠的眼神.

心領袖會的保鏢們迅速分散開來,其中三個驅趕著周圍的人群,.中接連道歉,動作卻蠻橫而堅決.另外兩十"則快步走向胖子.

眼看兩名保鏢走到面前,胖子憨憨地指著左邊的保鏢道,錯了,這個不是我要的."

"再不滾蛋的話,我打斷你的腿."光頭男子聲色俱厲地道.

很少有人知道,包括他在內的六名保鏢,都是從軍隊的特種兵里面選拔出來,又接受嚴格十練,才轉職做的保鏢.論格斗,普通的保鏢,在他們的手里,過不了三招.論槍械和諸如駕駛,狙擊,爆破,電子和小小規模戰斗配合,更是天差地遠.

這六個人,與其說是六名保鏢,倒不如說是一支六人特種小隊.

在戰場上,如果被全副武裝的這樣一支小隊滲透進後方,對任何一支部隊來說,都是一場災難.他們是精英中的精英,擅長山地和叢林作戰,如果有足夠的時間,他們甚至可以從容地將一個,滿編營從兵力態勢,圖上抹去.

對他們來說,殺戮已經成為了一種天性,一種本能.如果不是因為這里是杏克納而不是斐揚,如果不是這里是人來人往的商場,不想鬧出太大動靜引起騷動,光頭男子早就動手了.打斷一個,討厭的胖子的腿,對他來說,再簡單平常不過了.

"你想打斷我的腿?"胖子瞟了一眼如司移動的鐵塔一般,從兩側向自己夾過來的兩名保鏢,似笑非笑地沖光頭男子問道.

"滾!"光頭男子的耐心,已經完全消失了,他狠狠地從牙縫中迸出一個字,面色猙獰地瞟了一眼站在胖子身後打電話的海倫和怯生生的美朵一眼道"如果你不想看到你的女伴被抓住頭發拖出商場的狼狽像的話,立刻給我消"

"啪!"一聲讓人牙酸的皮肉脆響驟然而起.

"放你媽的屁!"就在光頭男子的聲音剛剛出口的一瞬旬,暴怒的胖子出手如電,反手一記耳光抽在他的臉上.手掌巨大的力道,讓光頭男子的臉向左猛地一偏,魁梧的身子隨之一十,踉蹌.

這記耳光,又快,又誰,又狠.正轉身三三兩兩准備轉身離開的顧客,以及聞聲而來商場保安和那位女性經理,全都被這狠狠的一耳光嚇得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看見,隨著胖子的這狠狠一巴掌,光頭男子的嘴里呈噴射狀吐出一口血沫和幾顆牙齒,而他的臉,更是如司被一根板球棍狠狠抽過一般,從嘴角到耳根,完全紅腫變形.變形的速度之快,甚至能讓人清晰地看見皮膚表層中蔓延的血紅色.

這一耳光,吹響子戰斗的號角.受到攻擊的光頭男子和一旁的幾位保鏢,完全是條件反射般同時向胖子沖了過去.

這些高大健碩,胳膊粗壯得讓一十,小孩隨便跑的壯漢,在集體沖向一個人的時候,爆發出來的殺氣和壓迫感,讓一旁的顧客簡直覺得被一群狂暴的犀牛沖進了商場.在一陣陣的驚叫聲中,整個,商場,頓時一片混亂.

生怕殃及池魚的顧客們,紛紛走避.而一些女性的尖叫,以及試圖出手干涉,卻被人群沖擠的保安,更加劇了混亂.

動手最快的,是最先靠近胖子,准備把他挾制出去的兩名保鏢.幾乎在胖子的巴掌擂上光頭男子的同時,戰斗的本能,就讓這兩名保鏢發動了攻擊.

兩個粗壯的拳頭,在空氣中破出一聲尖銳的呼嘯,直奔胖子的臉龐.

被這樣的拳頭擂實了,就算是一頭牛,也會被打倒在地.

不過,最讓人們驚駭的,卻是那個,帶著墨鏡,也遮不住一臉猙獰的胖子.

人們只看見,石火電光間,暴躁的胖子抬起腿猛地一腳直踹,蹬在左邊那名保鏢的臉上.這自下向上的一腿,快如閃電力大無比.只聽嘭地一身悶響,以極快速度沖上去的保鏢整個,人都被踹得倒飛出去,撞進了梵納尼專賣店的櫥窗中.

櫥窗玻璃猛然炸開,玻璃碎裂的聲音恍若傾盆的暴雨,嘩啦啦驚天動地.飛濺的玻璃碎渣還在向四面八方飛射,胖子已經一矮身,閃過了另一名保鏢的拳頭,錯身一記勢大力沉的勾拳,直接勾在那名保鏢的腹部.

拳頭在腹部發出的悶響,讓旁邊的每一個人,都只覺的心髒猛地一跳,一股寒意,從尾椎骨直接爬上了發麻的頭皮.

這一拳,幾乎將保鏢的整個小腹打穿!在拳頭接觸腹部的一瞬間,保鏢的身體,如同一只龍蝦般猛地弓落之暨靠,整個身體往上一趾,雙腳究全被打離了地面.

當胖子收回拳頭,挺身迎向猛撲而來的其他保鏢的時候.

這名保鏢,只能像一條失去了支撐的破布麻袋,無力地摔倒在地上.他蜷曲著身子,一張臉在極度的痛楚中完全變了形.那喉嚨里嘶啞的吸氣聲,比任何程度的嚎叫,更讓人毛骨悚然.

戰斗,在以光頭男子為首的四名保鏢撲向胖子的時候,進入了高潮.

在看到胖子的強橫之後,四名身經百戰的特種兵,拿出了自己最強硬最凶悍的手段.雖然從沖突爆發到現在,不過一眨眼的時司,不過,他們養成的戰斗本能,依然讓他們迅速分辨出了形勢,改變了之前輕敵的態度.

只見最先沖到腫子面前的光頭男秀,並指如刀,迅即砍向胖子的脖子.之前阻擋海倫和美朵的兩名保鏢,則從兩邊夾擊上去.力圖在最短的時間內,壓迫胖子的空旬,將他的手腳逼住.而在這三人背後,最後一名黑人保鏢已經陡然加速,借著前面同伴的掩護急躥而出,身體在半空中一個虎躍,鋼鐵一般的膝蓋,惡狠狠地砸向胖子腦袋.

他們同時出手,采用的是軍隊最正勉二合擊術.

如果這時候旁邊有特種兵,只怕一看就會叫出一聲好來.這四個人分工明確,配合就契.出手的時機和攻擊的銜接,都是頂尖特種兵的水平,若是用錄像拍下來,直接就可以拿到特種兵十練營,作為合擊格斗的教科書!

千鈞一發之際,胖子臉上卻露出~絲輕蔑的獰笑.面對夾擊,他猛地向前邁進一大步,扭身出拳,一拳悶向左邊撲來的保鏢面門.

看到胖子出手,左邊這名曾經出手阻擋過美朵的保鏢,反應極其敏接,迅速抬手格擋.可是,他抬起來的手臂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只聽咔嚓一聲,胖子如同攻城錘一般的鐵拳帶著保鏢被打折的手臂一起悶到了他的臉上.

這集巾了胖子遠超常人的身軀里所有爆發力的一拳,實在重得可怕.保鏢的一張臉,就如司高速攝影鏡頭里,被達姆彈擊中的西瓜,鮮血四濺.

說時遲那時快,不等保鏢倒地,胖子變拳為抓,向下一把扣住保鏢的衣領,猛然轉身一扭.

噗噗兩聲,接踵而至.光頭的手刀落在了胖子的後肩膀上,黑人的膝撞則落到了被胖子擋在身前的同伴身上.

手掌邊緣連同指骨被震得生疼的光頭,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如果說,之前兩名司伴被放翻,讓他感覺到了胖子的危險的話,那麼這一下,他感到的,卻是面對同類時的極度危險.

他知道自己的手刀力量有多大,也知道自己那位被一拳打得臉上如司破西瓜一般的同伴承受力有多強悍,更知道那位凌空下擊的黑人同伴速度有多快!這原本是一次獅子搏兔般的攻擊,可沒想到,竟然被胖子在間不容發之際化解了.

能夠不假思素地用如此干脆的辦法化解攻擊的,只能是特種兵!而且,是在戰場上百戰余生的,殺過人!見過血!經曆過槍林彈雨!面對任何危險都冷靜得如同一座冰山般的頂尖特種老兵!

這迅速而危險的判斷,讓光頭的心髒一陣劇烈的收縮.

因為本身是特種兵,所以光頭男子比任何人都明白一個超一流特種老兵的恐怖.

他知道,這樣的老兵,通常比咬住軟羊脖子的獅子更冷酷無情.一旦對上,就是生死搏殺.這樣的人根本不會在乎他的對手是誰,更不會在乎他身處哪里.只要有人攻擊他,那麼,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是生死格殺.

一時間,光頭男子甚至有一種錯覺.

仿佛自己身處的,不是一個播放著柔和的音樂,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的商場,而是硝煙彌漫,血液侵染大地,每一寸壕溝都在進行慘烈搏殺的戰場!

那沖天的殺氣,如同刀子一般捅進他的心髒.

即便是在幾年前就已經成了保鏢,可是,對光頭來說,特種兵的一切,就如同刀子一般刻在他的骨子里.

特種作戰部隊,講求合作,團結.接受最嚴苛的壬練.要求目空一切,也同樣要求服從和尊敬.

服從,是服從長官,尊敬,則是尊敬那些站在特種兵頂端的王牌.

光頭至今還記得,自己當初接受千分之九百五十淘汰率的特種兵壬練畢業時,一個人揍翻了十個學員,讓他們學會什麼叫人工有人天外有天的教官!而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胖子,身手比他的那位讓他永遠都不敢放手對抗的教官,更恐怖,更強悍.

他是王牌中的王牌!

驚恐和懊悔,來得太遲了.石火電光間,胖子錯身橫移,一記邊腿直奔光頭男子的前胸,光頭只來得及將雙手交叉一擋,整個人就在剌耳的骨折聲中,被踢得倒飛出去.

得理不饒人的胖子收腿轉身,雙腳猛然蹬地,身子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電射而出,對著剛剛從踉蹌中站穩的黑人凌空就是一記膝撞.

這是肆無忌障的以牙還牙!堅硬的膝蓋,在黑人剛剛站穩的時候,就撞上了他的胸口.隨著"嘭"地一聲巨響,黑人強壯沉重的身體,應聲而飛,接連撞破櫥窗玻璃和里面的模特兒,滾進翻倒的衣櫃花花綠綠的衣服之中.只掙紮了兩下,就暈死過去.

就在黑人落地的同時,胖子已經沖向了最後一名保鏢.雨點一般的拳頭,凶狠地落在這名不懷好意阻擋海倫的保鏢身上.

人們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幾個原本還試圖上去干涉的保安和那位女經理,已經完全變成了幾個雕塑.

而最傻眼的,則是那位相貌英俊,卻有著一種中性陰柔氣質的中年男子.他長大了嘴,站在原地,臉上驚恐的表情,就如同看見了十七八個准備強*奸他的壯漢.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見胖子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保鏢的身上.一開始,那名保鏢還在抵擋還擊,可隨著胖子的拳頭越來越重,越來越狠,他的還擊最先消失了.片刻之後,隨著他兩條胳膊軟軟地耷拉下來,就連抵擋也沒有了.

他的臉,在胖子的拳頭下,變得鼻清臉腫.嘴角腫得翻起來,臉頰流血,眼睛甚至已經腫得只剩下一條睜不開的線.

當這名保鏢,終于在胖子的拳頭下直挺挺地倒下時,胖子走到中年男子面前,一口唾沫吐到他的臉上.

"呸!給臉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