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十四章 逛街與沖突(兩章合一)
走出書房,胖子丟掉腦子里紛紜的念頭.

他天性不喜歡戰爭,一路走到今天,不過是被命運推動罷了.對于複雜而艱難的問題,胖子從來不願意多花時間和精力去給自己找不痛快.反正現在的匪軍,已經藏不住了.誰當在面前,就往死里打!考慮太多沒有任何益處二在有限的生命里,尋找無限的快樂,才是胖爺的本性.

例如現在海倫好像去洗澡了.

她為什麼現在去洗澡,一定是故意的!

索伯爾和李佛兩張冷冰冰的臭臉,迅速被踢到了九霄云外.胖子偷偷摸摸地溜土二樓.海倫房間的電子鎖,只堅持了三秒鍾,就亮起了綠燈.

推開門,首先映入胖子眼簾的,是一張柔軟的老式西班牙宮廷風格的大床.淡粉色的床,淡粉色的被子和枕頭,心理大師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內心柔軟的女人的房間.喜歡粉色的女人,依戀父母,喜歡撒嬌,專注于美麗,內心祥和並充滿安全感.

白色的木質牆裙,碎花的牆紙,厚厚的羊絨地毯,讓整個房間看起來溫暖而舒適.聽這浴室里傳來的水聲,胖子賊頭賊腦地溜進房間,隨即一個虎撲撲到床前,雙手顫抖著抓起床土凌亂丟著的小小薄薄的內衣,熱淚盈眶.

自己這位當代最偉大的淫賊,多長時間沒有接觸到這樣的聖器了?!

祖師常泉下有知,也會哭得死去活來.

看著手里縷空的蕾絲小褲褲,和胸罩,胖子的鼻子就發酸.再想到自己藏在勒雷首都家中的珍藏品,很可能已經落入敵手,他簡直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為了偷到那些聖潔的藏品,他媽的,自己小時候挨了多少的打啊!

指尖傳來的溫柔和鼻端的馨香,讓胖子痛苦的心靈得到了一絲慰藉.習慣性地順手將胸罩罩在頭上,他捏著小褲褲一邊聞,一邊躡手躡腳地走向浴室門口.

浴室門被虛掩著,門里傳來流水的嘩嘩聲.透過門縫,胖子凝神屏息的向水霧中看去,一具完美妖嬈的雪白胴體,在流水中,恍若一尊白玉雕像.那身體土的每一寸線條,都是那麼的柔美.水流順著脖子嘩啦啦向下流淌,流過那顫數數的粉色頂峰,流過那平坦的小腹,纖細的腰肢,順著渾圓的美臀流向修長的雙腿.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胖子蜷縮在浴室門外,心跳如雷.

,海倫."隨著一聲甜美柔和的輕呼,胖子駭然回頭.

臥室門口,美朵探進頭來.正看見腦袋上頂著乳罩,手里拿著蕾絲內褲,撅著屁股扒在臥室門口的胖子.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胖子在心里祈禱,"老子腦袋上扣著孔罩,你看不見我."美朵傻傻地看著他,忽然尖叫道,"啊,你在干什麼?"胖子如同被燙了屁股的貓,猛地一下蹦起來,拉開門落荒而逃.

因為安蕾加班,晚飯,在三個人尷尬的氣氛中進行.

作為胖子的私人護士兼生活秘書,美朵有一手讓人贊不絕口的廚藝.這個身材嬌小皮膚白暫的女孩子,似乎天生就有著成為一個賢妻良母的潛力.無論什麼菜,只要讓她學一次,就能做得分毫不差.

胖子淅瀝呼嚕地扒拉著米飯,眼皮都不敢抬.

在他對面,海倫的臉紅嫩得仿佛要滴出水來.也不知道是剛出浴後的正常現象,還是因為被胖子偷窺的羞惱.

如果說海倫還不時咬著嘴唇狠狠瞪胖子一眼,那麼美朵,就像一小鴕鳥,全程低著頭,臉紅到了脖子根.

對于剛才叫的那一聲,美朵簡直後悔到了骨子里.

一想到胖子頂著海倫乳罩的模樣,想到胖子落荒而逃之後,全身赤裸出現在浴室門口的海倫,美朵就覺得心都快跳出來了.自己的反應,怎麼就那麼遲鈍?

不知道自己洗澡的時候,這家伙腦子里亂七八糟,翻來覆去都是自己做飯時,胖子威脅自己的話.

"一會兒給我打針的時候"多口多,想到胖子看著自己護士制服下臀部那亮得驚人的眼睛,美朵就覺得渾身發軟.

餐桌前,三個人靜靜地吃著飯.黃色的壁燈,給房間披土了一層柔和而溫馨的光.不時響起的碗筷碰撞聲,清脆悅耳.

剛剛離開殘酷的戰爭,生活的節奏,忽然就在這棟小樓里慢了下來.

沒有槍炮,沒有爆炸,只有雖然短暫卻平靜安樂得讓人想呻吟出聲的生活.對比亂世中的悲慘,這種生活分外讓人珍惜.沒有工作,也沒有世俗瑣事.只要一想到走出這個房間重新投身于戰場之後,不知道明天生死的日子,這個安樂窩里,原本應該存在的一切世俗規則都已經消失了,剩下的,只是讓人心慌的曖昧氣味二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只有男人,和女人.

所有人都知道,終歸要發生點什麼二在自己不知何時結束的人生之中.

…………………………"去逛街不?"吃完飯,胖子低眉搭眼地討好道.

這個提議,頓時讓海倫和美朵的眼前一亮.

自從勒雷衛國戰爭爆發之後,勒雷原本繁榮的城市,迅速地衰敗下來,天性愛美的女人,甚至很難得為自己添置兩件漂亮的衣服.而流落自由世界靠後,逛街,己經成了一種奢望.甚至連海倫和美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匪軍一號基地里呆了多長時間了.

反正,時司久到足以讓她們忘記逛街這個詞.

聽到胖子的提議,海倫原本惡狠狠瞪著胖子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柔情似水,美朵更是拼命點頭.看向胖子的眼神,甜蜜得足以讓人融化.查克納漢京,這個超級城市的繁華,即便是在戰爭時期,也遠遠超過和平時期的勒雷首都路德里特.能在這個時期享受逛街的滋味,對任何一個經曆了殘酷戰爭的女人來說,都足以興奮得難以自持.胖子幾乎是在兩個女孩的連聲催促中,坐上飛行車的.

看著海倫和美朵亮晶晶的眼睛,胖子不知道為什麼,心頭總有些發酸.如果她們願意,她們原本可以盡情的享受這種生活的.可是,即便是到了漢京,她們還是只是把自己當做這個美麗城市的過客,而一心陪伴在自己身旁.

正是這樣的心思,才讓她們對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逛街提議,如此雀躍.

胖子咬牙拍了拍衣兜里的信用卡,在女孩愛慕的目光中,豪氣干云地將飛行車的自動駕駛設定到了漢京最豪華的銀灣商業區.

這張奧黛麗專門為他准備的卡里,至少有一千萬斐q….有整個,瑪爾斯在身後,雖然不敢說買下整個漢京,不過,為海倫和美朵買衣服買到她們手軟,還是沒有問題的.

懷著暴發戶顯擺的雄心壯志,胖乎駕駛飛行車飛快地並入高速公路的滾滾車流,在幕色中進入漢京中心城區.牟窗外,鱗次櫛比的太空城,不斷掠過.激光燈,射燈,將市區的天空,照得五顏六色.一棟棟大樓上的巨型海報,變幻莫測的霓虹燈和巨型光幕,帶來一種久違的繁榮味道.

三個人都沒有說話二美朵和海倫一左一右地挽著胖子,隨著飛行車的無聲前行,靜靜地看著窗外.

街道上,各種國際品牌的高檔飛行車宛如過江之鯽,不斷從兩旁超越.燈光通透的商場里,人來人往.牽著孩子的少*婦,提著公文包的職員,手挽手拎著購物袋在各個商場中進進出出的時髦女孩,在快步的人群中旁若無人親吻的情侶,還有酒吧和夜總會門口的迎賓,酒樓的殷勤的泊車員,賓館門外等候的一長串豪華出租飛行車這一切是那麼的熟悉,又是那麼的陌生.

飛行車,停在銀灣商業區最高檔的商場門前.胖子拿出博斯威爾給的儀容藥水,在臉蛋和下巴土微微塗抹了一番.他知道自己的容貌在整個查克納,都已經出了名了,想要安心逆街,頂著這張大臉出去可不行.這種藥水,還是當初易容成機械師張原去加查林的時候博斯威爾給的,和米蘭的駁殼槍一道,都成了胖子的寶貝.

剛戴上墨鏡,將夾克的衣領拉到下巴上,胖子被迫不及待的海倫和美朵拖著進了商場.

商場很氣派,厚厚的銀白色合金框架大門的高度足有二十米.櫥窗里,張貼著查克納超級巨星們的海報,以及他們代言的嚴品.地板全是用出嚴自塔塔尼亞商業聯盟的一種稀有石材,星星般的天然花紋,讓整個商場在燈光的承托下華麗而舒適.

一進商場,三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漂亮的女人,總是會吸引人們的視線,而當兩個衣著普通,又漂亮得禍國殃民的美女拉著一個同樣衣著普通的胖子走進銀灣商業區著名的富豪級埃薩百貨時,想不吸引人們的注意力都難.尤其是看到兩個漂亮女孩以同樣親昵的態度挽著胖子的時候,許多人都情不自禁地張大了嘴.

對于周邊人的反應,海倫和美朵直接無視.別說被成為勒雷第一美女的海倫,就算是美朵,也早已經習舊了各種各樣的目光,她們早已經學會了目不斜視,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況且,兩個女孩早已經被商場里的商品給吸引住了,哪里還顧的土其他的.

而胖子,則是無比得意二這種萬眾矚目感覺,讓他異常享受.從小,他就意淫了無數次這樣的情形.沒想到居然美夢成真.

胖子裝作不耐煩的樣子被海倫和美朵拖著踏上工樓的自動扶梯,眼睛在墨鏡後面搜集著旁人或驚豔,或妒忌,或茫然的目光,虛榮心都快爆了.

土了二樓,海倫和美朵看見上萬平方米的二樓大廳里,數不清的名牌服飾,幾乎同時發出了一聲歡呼.

梵納尼,帕托克里斯,巴蒂,夏奈爾一個個裝修豪華的房間門口的招牌,讓海倫和美朵的眼睛頓時變成了星星.

……焚納尼"海倫不由分說拖著美朵就往她最愛的一個,品牌跑.

這個牌子,是來自萊恩共和國的一個品牌,以簡約和優美著稱.

每一款梵納尼的衣服,都是這個宇宙中獨一無二的.因為梵納尼的設計師,在設計出來之後,只會由金牌裁縫手工縫制一件.而且,只有一個最標准的尺碼.

這也就意味著,身穿梵納尼的女人,將是最富有,同時也是身材最好的.

數百年的經營,已經讓這個品牌成為了整個宇宙最著名的品牌之一.別說海倫和美朵,就連胖子,也非常熟悉這個品牌.

胖子悠閑地慢慢走著,看著兩個女孩跑向禁納尼的專賣店.海倫金色的波浪形長發,和美朵黑色色的馬尾辮,在視野中跳動著,正值風華初露年紀的女人窈窕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的賞心悅目.幾位從身旁走過的男子,幾手是下意識地沖胖子露出了一絲伸十而羨慕的微笑.

胖子笑著點了點頭,這一刻,他心里無比的舒坦口身為一個向來胸無大志的小市民,揣著花不完的錢,帶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逛街,這或許就是他從小到大最大的理想了.

不過,胖子的理想,很快被打了一記悶棍.

海倫和美朵剛剛跑到梵納尼的門口,就被六個身材高大健碩的男子攔住了.因為跑得太快,在門口的兩個男子伸手的時候,兩個女孩甚至來不及停下來.她們幾乎是下意識地用手在胸前一擋,撞在兩條粗壯的胳膊土,身不由己地後退了兩步.

"時不起,小姐."一個光頭男子生硬地道,"這里已經被包場了.請你們到別的地方去."

始料未及的海經和美朵頓時呆住了.

在六個高大男子的面前,兩個手足無措的女孩,看起來,是那麼楚楚可憐.

一看見幾個顯然是保鏢的男人出手攔住海倫和美朵,胖子的臉就沉了下來.或許興奮中的女孩沒注意,門口兩個保鏢在看見她們的時候,並沒有提前土前阻攔,而是等她們幾乎快跑進門了,才猛然伸手.

如果不是女孩反應快,她們的胸口就會被兩條粗壯的胳膊直接觸碰.

看著門口兩名保鏢嘴角玩味的笑容,胖子大步走了土去.

"怎麼回事?口一個相貌英俊,表情兀傲,帶著一點中性美的中年男子走出了梵納尼的門.先頭男子在他耳畔說了兩句,中年男子冷冰冰地點了點頭,對海倫和美朵道,"對不起,兩位小姐,這里已經被我們小姐包場了.麻煩你去別的地方."

說著,中年男子在海倫和美朵的身土打量了一下,又掃了走過來的胖子…眼,矜持地轉過身低聲和光頭男子說了一句話.兩人發出一陣戲戲謔笑聲.笑完,中年男子又瞟了海倫和美朵眼,彬彬有禮地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專賣店.

海輪和美朵的臉,一下就紅了.

這個帶著蜚揚口音的中年男子的的聲音雖然低,不過,她們卻恰好能聽到.

"估計是不知從哪個國家跑來查克納的難民,有兩個錢,燒昏頭了.讓她們離開,別站在門口,這里不是她們來的地方."

門口短暫的一幕,引來了安靜的商場里其他顧客的注意.看到三個衣著普通的青年男女,被六個身材高大壯實,胳膊足有常人大腿粗的保鏢攔在梵納尼門口,人們都互相交換了一個憐憫的眼神.

這個世界,並不是有錢就能擁有…切的.比金錢更厲害的,還有權勢口哪怕這兩個女孩和她們身旁那個進了商場還帶著墨鏡的胖子有勇氣走向每件衣服最低數萬,最高數十萬斐元的的梵納尼專賣店,可在能夠包場梵納尼的人面前,他們的這點勇氣,恐怕一點都不刺了.

況且,看他們身土的衣著,恐怕加起來,也不如門口這些保鏢身土的一件貴口這個世界,人類擁有足夠的修養和禮節.不過,在一切彬彬有禮的外表下面,卻依然是從野蠻時代就遺留下來的弱肉強食法則.

那位中年男子雖然表面土很有禮貌,不過,他和他的保鏢,卻嘉美的詮釋了這一隱藏在文明皮膚下的法則口"還有什麼事麼?"光頭男子土前一步,一伸手,對胖子等人道,

"三位,對不住,請你們離開."

他的態度很溫和,不過,表情卻冷冰冰的,手土的動作,帶著不容置疑的堅決.

"你們不會連這個走道也包場了吧?"胖子淡淡地道.

海倫和美朵一左一右拉了拉胖子,雖然心情被破壞了,不過,她們不想胖子在這里惹出事端.在她們看來,別人事先包場,占著理.她們並不知道,門口的兩位保鏢在阻攔她們的時候使得壞.

聽到胖子的話,光頭男子臉上的表情一滯,隨即笑道,"如果我們小姐願意的話,我們甚至能包下整個商場.你不會願意我們這樣做,給商場里的其他顧客帶來麻煩吧?"

"我無所謂,你們想包下哪里都可以."胖子不理會海倫和美朵扯衣角的動作,看著光頭男子道,"讓我離開也行,不過,你得讓你門口的那兩個伙計,過來一下."

光頭男子臉色一沉,自己兩個手下的小動作,他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不過,作為身份尊貴的那位小姐的保鏢,他們一向蠻橫慣了.沒想到,這胖子居然要讓自己的手下過來.

"你想干什麼?"光頭男子抱著手,斜睨著胖子.態度開始變得惡劣.周圍的顧客察覺到了異常,都駐足緊張地看著這邊.遠處,有幾個商場保安和一名中年女性經理,在看見人群聚集的時候,也警覺了起來,向這邊走來.

"沒什麼,"胖子憨憨地一笑"他們剛才做錯了…件事,我讓他們付出點代價而已."

--------------------------------------------------------.嗯,這章五千字,加上昨天的四千字,剛好三章,算是補了一章.還差兩章.另外,章節又弄錯了口就干脆跳過93,直接94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