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十一章 風滿樓
11月15日在經過醫生再三確定胖子的身體壯得像…頭鄄弊匙後,胖子總于戀戀不舍地出了院.

襲擊給他留下的是數十道集中于背部大腿和手臂的傷痕,不過,在經過培養艙的皮膚修補之後,這些傷痕很快就會消失不見.

治療的時候,專家們都驚訝于胖子的身體指標,那種程度的爆炸,竟然沒有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無論是在肌肉還是骨骼的數接都顯示,胖子的身體強度是普通人的兩倍.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如果這胖子不是中將,專家們甚至有了拿他當小白鼠的念頭.

胖子很慶幸,靠臉吃飯的自己沒有破相.唯一讓他痛不欲生的,是腰部受傷之後,被撕掉一大塊肉.在進行修補的時候,醫生取用了周圍的組織並做了塑形,看起來比以前苗條了不少.雖然還是胖,不過精心養護多年的肉肉少了這麼多,依然讓他心疼得直哆嗦.

臨走之前,胖子衷心地感謝了集合了杳克納最頂級醫療專家的醫療組,並以加倍的熱情地擁抱了醫護組的每一名漂亮護士,淚水蔑蔑.

因為一旁的海倫虎視眈瞧,胖子遺憾地喪失了一頭紮進胸脯最高的那位女護士懷里,表達他的感激和景仰的機會.

上了飛行牟,海經穿著絲襪的修長的美腿交疊,轉頭看著窗外,氣鼓鼓的不理會胖子二在瑪爾斯自由港,胖子曾經在一枚老式火箭彈射入房旬的時候,將她撲在身下救了她.也是從那時候起,海倫就把自己的心都放在了胖子身上.

可沒想到,這胖子撲上癮了!

自己跟隨匪軍艦隊剛剛到查克納還沒來得及跟他見面,就聽說他在一輛遭受襲擊的飛行車上,撲到了另一個女人的身上.

海倫並不在乎胖子有多少女人.這本就…是個開放的時代,男歡女愛逢場作戲,對大多數人來說,都不會有什麼道德障礙.而即便是思想傳統的人,在這個今天不知道明天生死的戰爭年代,也不會在乎一切世俗的規則.

勒雷最新的男女比例是一比二點四.看起來不算高,可放到十八到三十五這個年齡階段的未婚青年身上,比例可就高的驚人了.三千萬勒雷青年戰死,上億民眾在戰火中喪生或逃亡他國二而仗還會繼續打下去,未來還會有多少青年倒在戰場上,誰也不知道二人類是適應力極強的動物,自然法則,總是會毫不留情的擊潰法律和制度.到了這個時候,誰還在乎一夫一妻的規定.只要男女當事人願意,誰也管不著.事實上,勒雷國內已經有人開始動議修改婚姻法,以適應現實的需要.

海經早就接受了這一輩子會和其他女人分享胖子的現實.親身見證了戰爭的殘酷後,這已經被她視作理所當然.她生氣,是源自一種原本屬于自己的,獨一無二的甜蜜經曆被人搶走的失落二盡管海倫自己也承認,這種失落對于一個生命來說,微不足道,不過,她還是失落.

這直接導致了她和瑪格麗特從第一次見面,就互相看不順眼.

對這個相貌和她不相上下,家世比她更好,同樣被胖子在生死關頭以身相護的女人,她本能的有一種戒備的心理.更重要的是,在私下的議論中,海倫知道,瑪格麗特很可能作為胖子的婚姻對象,名正言順地占據所有女人都避而不談的那個位置.原因是,黑斯廷斯家族和匪軍的聯合!

坐在車上,海倫莫名其妙地就感到一陣委屈.

死胖子,花心鬼!

胖子愜意地在皮質沙發上伸直了兩條腿.這種安逸平和的生活,距離他已經太遠了.此刻坐在回家的飛行牟而不是奔赴前線的機甲座艙里,讓他感覺就如同做夢一般.如果這是在勒雷,是在和平年代,那該有多麼美妙.

對于像自己這種心思細膩,多愁善感詩情畫意的大眾情人來說,香車美女吟詩作賦,才是生活.坐在機甲里,一身臭汗地跟一群糙老爺們兒一起玩命,實在太粗魯,太沒有格調了.

用手輕輕搭在海倫纖細的腰上,咦,扭了扭,沒反應.

小妞臉怎麼臭臭的?

是因為自己的手搭得不是地方,好吧,胖爺最懂女人心思,勉為其難順你的意,往下一點,渾圓而有彈性,手感十足二放在這地方夠欣慰了吧?!

死胖子"海倫臉一紅,飛快地瞟了一眼駕駛室里的匪軍戰士,轉頭瞪了正恬著臉在自己屁股上摸個沒完的胖子一眼"你干什麼?!"

呵呵呵呵二"胖子一臉憨笑.

海倫咬牙把這白癡的手從自己屁股上拿開,恨聲道,"去摸你的瑪格麗特去."

"瑪格麗特?"胖子心頭憂郁.那是個敲骨吸髓的小妖精,她不摸我就算好的了.

不然,胖爺何必又在醫院里多休養三天?!

我們現在去哪里?"胖子聽出海倫提起瑪格麗特時的味道不對,趕緊轉移了話題.

"回使館."海倫白眼道"態克納方面在第一軍事學院給你准備了一套公密,不過,貝爾納多特將軍的意思,是讓你住到使館.他給你在使館區准備了一棟三層小樓."

"我一個人住三層樓?"胖子臉色蒼白地拉著海倫的手"晚上有鬼怎麼辦?"

"只怕你巴不得有女鬼來找你呢"海倫玉牙緊咬道,不過勸你趁早絕了這念頭,安蕾,美朵和我都住在里面!"

"四飛!"胖子在心頭狂喜,關切地問道,"米蘭呢?"

"研究室工作很緊,米蘭最近都在實驗室里"海倫哪會不知道死胖子的心思,板著臉,恨不得用手掐掉死胖子臉上淫賤的笑容.

五飛要找機會了"胖子遺憾極了,心頭仿佛被堵上了什麼東西,酸酸的.

"說正事."海倫從胖子手里抽出手來,拿出一個文件夾,一本正經地翻開.原本是勒雷記者的她,在瑪爾斯基地生活學習了這麼長的時間,對匪軍的一切都了若指掌,天生的聰慧干練,讓她迅速成為了胖子機要秘書的不二人選.

聽到說正事,田中將正襟危坐,嚴肅地點了點頭,把手放在海倫的屁股上.

"別鬧"海倫使勁把田中將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搬開.田大將軍別的不會,騷擾女秘書倒先學了個十足,黑斯廷斯元帥指派給匪軍的部隊,將在五天之後到達.最高指揮部已經認可匪軍的獨立地位,確認了你的獨立指揮權.匪軍將作為斐盟的盟軍,參與戰斗.補給和後勤,由斐盟按照特級部隊的特准提供."

胖子砸吧砸吧嘴,"老頭動作挺快."星怎代機甲的研制T作己經講入尾聲,聯合研發團隊希望你毗哭能夠出席機甲測試會,他們需要你給出最後的數據,不過,需要提醒你的是,研發團隊里的科學家脾氣都很古怪,不少人對十二代機甲優先配備給匪軍很不滿意,現在,就連博斯威爾和米蘭在團隊中也不受待見."

,我倒想看看,他們會怎麼不待見我."胖子聽到老爺子和米蘭不受待見,頓時冷哼一聲.

在和黑斯廷斯打成協議之後,這幾天,關于匪軍的一切,已經在斐盟傳得沸沸揚揚.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匪軍痛揍三十一軍嚇不倒多少人,相反,隨著矛盾的公開,一些些原本和匪軍沒什麼關系的勢力,現在因為黑斯廷斯,已經公然跳了出來.瑪格麗特早就警告胖子,未來或許有不少人等著挨匪軍的揍二他們就想把事情鬧得再大一點.

除了這些人以外,在斐盟聯軍中,也有不少人對匪軍優先獲取十二代機甲,並擁有和斐盟平起平坐的獨立地位,還享受斐盟特別供應的特權,十分不滿.嫉妒是人類的天性,拍著隊等著沖匪軍下手的人並不少.

不過,有敵人就有朋友.

匪軍大鬧漢京,不但最終演變成了d部匪軍的宣傳片,為匪軍贏得了整個查克納的支持,同時還震懾了不少盟國.尤其是盟國中的許多小,國,原本就在聯盟中和勒雷聯邦走的近,最近幾天,高級將領們更是不斷地往貝爾納多特的辦公室和醫院跑二因為國力大小和在斐盟中的地位境遇差不多,因此,這些國家隊勒雷現在擁有的匪軍,除了羨慕以外,還有一種特別的認同.據說,這些小國軍方的將領們聚集在一起,每天聊天必然會提起匪軍痛揍三十一軍的事跡,那模樣,就如同干掉三十軍的是他們一樣.

胖子是個暴發戶,天幟又護短,睚眦必報.對于周邊關于不利于匪軍的傳言,除了興奮,就再沒有別的了.

他就唯恐天下不亂!

"斐盟聯合議會上院,已經接連舉行會議"海倫憤憤地道,"不少議員都提議問責黑斯廷斯元帥,他們認為現在的聯合指揮部的做法,損害了斐盟的根本利益.根據可靠消息,議會已經准備向盟軍倒…

帥部施壓,如果他們的問題得不到回答和解決,他們將發動彈劾."

車內,一下子靜了下來.

斐盟內部的政治制度,足民主共和的變形.聯合議會,就相當于國會.其下院和上院,相當于國會參眾兩院二不同是是,參眾兩院分別代表的是州權和民權,而聯合議會中的下院,則代表加盟成員國的權利,上院代表各國民眾的權利.

現在的最高統帥部,是前聯盟執行理事會的變身,地位相當于總統…

內閣.議會對最高統帥部,有監督權和彈劾權.

議會會有所行動,這一點早在之前,胖子就已經預計到了.

這些高高在上,享受著和平和富足,享受著權力的議員,是不會知道戰爭前線的情形的.他們的眼中,就只有政治,政治斗爭,就是他們的生命和本能二原本,在斐盟之中,黑斯廷斯的聲望崇高到需要仰視,民眾對黑斯廷斯,近乎無條件的崇拜.

不過,當戰爭進行到現在當李佛終于走到台前的時候,針對黑斯廷斯的指責聲,已經越來越大.尤其是在斐揚共和國國內,過早的參戰,讓民眾對黑斯廷斯的決定大加質疑二許多人認為,黑斯廷斯出賣了斐揚共和國的利益.

如果說,聯合議會在戰爭爆發之初,根本沒有發言權的話,那麼現在,當李佛成為他們可以用來和黑斯廷斯分庭抗禮的新的民眾偶像,當黑斯廷斯斷然下達對匪軍近乎毫無道理的偏愛命令時,他們就有了一個爭每發言權的機會.

那些上院代表"民眾"的議員們,會本能的推動並利用民意,他們已經樹立起了一個靶子,只要擊倒這個靶子,權利就會掌控在他們的手中.

這個靶子,就是匪軍!

一支大部分成員都來自瑪爾斯自由世界的罪犯組成的軍隊,一個曾經當眾投降的胖子,一個匪夷所思的獨立指揮權,一次針對盟軍的惡意攻擊還有比這更好的題材麼?

欺騙,煽動,本來就是政客的拿手本事.就著這些題材,可以衍生出一萬個謊言.

民意總是容易受到煽動和引導,對匪軍這種雜牌軍本能的陌生感奉不認習感,足以讓針對匪軍的謊言大行其道.

就連查克納,都還有人認為匪軍是黑斯廷斯以及盟軍指揮部高層聯合制造出來的一個怪物,其目的是滿足黑斯廷斯家族的私欲.更別提其他國家的民眾了.

可以想象,一旦聯合議會抓住黑斯廷斯的痛腳,抓住匪軍的身份窮追猛打,整個斐盟會掀起一股什麼樣的風波.

而一旦統帥部向聯合議會屈服,甚至統帥部被改選,那麼,受統帥部管轄的聯合指揮部,又會變成誰的天下二要知道,在那些被金錢和權力控制的上院所謂代表民權的獨立議員中,李佛和他身後龐大利益集團的控制力,顯然要大的多.

"彈劾?"胖子抱著手臂,枕在腦後,冷冷地一笑道,這幫孫子,最愛用的就是這一招了.不過,他們不明白,現在不是什麼民主時期了,老子有槍有炮有人,惹火了老子,老子把他們的民意都塞到他們的屁眼里去!"

,玩弄民意,也得看誰的力氣大"胖子看著窗外,自言自語般嘿嘿一笑"咱們這邊,有的是玩弄民意的高手.大家走著瞧!"

海倫忽然覺得身上一冷.

未來的人們或許會明白,黑斯廷斯和胖子的合作,將是戰場戰爭的一個關鍵里程碑.不過在現在,這個剛剛誕生的聯合,卻要在刀山火海中,先闖出一條路來.在這封閑的車廂里,已經擺到眼前的未來,顯出了猙獰.

山雨欲來,風滿樓.

.

..

.呵呵,這是昨天的.今天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