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八章 床上的戰爭(中)
看了一眼迅速陷入昏迷狀態的胖子,安蕾好笑地輕輕關上房門.

這是陸軍總醫院里最豪華的病房.整個房司,都老式宮廷風格裝修.胖子的房間外,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牆壁上鋪著深咖啡色的木質牆裙和守,黃色的壁紙.

長長的走廊每隔幾米,就是一盞銅制的宮廷壁燈.壁燈之間,懸掛著數十幅油畫人物肖像.這些身穿查克納制服,表情堅定,目光炯炯的人,都是查克納最著名的將軍.他們的功績,在杳克納已經是一種傳說.

走過這條寂靜的走廊,走過這一幅幅肖像,就仿佛走過這個國家的曆史.正是他們,在不司杳克納曆史上的不同時期,帶領這個國家的軍隊在戰場上前赴後繼,鑄刻了杳克納不可征服的神話.胖子能夠住進這個病房,本身就已經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學.

經過兩道被做成仿木外形的防塵自動門,寬敞而豪華的會客室,出現在安蕾眼前.

盡管對會客廳里的人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准備,不過,當安蕾看見滿屋的云集的查克納和盟軍高層,並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視時,依然感到了一絲拘謹.

看到從病房走出來的安蕾,客廳里所有人都只覺得眼前一亮.

眼前的女孩有著一頭波浪般的長發,她的皮膚白暫,柔軟的羊絨衫和緊身的筒裙,將她曼妙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她美麗,卻沒有絲毫的傲氣.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溫柔和安靜.只需要靜靜地站在那里,人們總是很難把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

六,兔崽子,桃花運不錯."老元帥李存信喝了.酒,嘖嘖贊歎道.眼光一轉,卻發現瑪格麗特沖自己瞟過來的不善眼神.

如果說安蕾是一爾潔白玉蘭,那眼前的瑪格麗特,就是一朵魅惑的郁金香,再想到那位清純的女研究員,李存信不禁歎了口氣道,"看來我說的不對,他的桃花運何止是不錯.我要是年輕上四五十歲,現在就跟他拼命去."

瑪格舶特臉上微微一紅,沖李存信輕輕啐了一口,轉身向安蕾走去.

幾乎是同時,所有人都移開了目光.

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就連軍神黑斯廷斯,也專注地看著容廳電視.不過,只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這些大人物全都如同小,孩一般,豎起了耳朵.

"我可以進去嗎?"瑪格麗特走到安蕾面前.那雙清澈迷人的幽綠眼睛,如司一只慵懶的貓.帶著遠古以來遺傳于基因中的神秘.

"當然"安蕾輕輕撫了撫耳邊的長發,微微一笑,側身讓開了門.

"有空的話,我想約你一起逛街."瑪格麗特拉住安蕾的手道.

"好."安蕾溫柔地答應道.

兩個女孩笑著拉拉手,又笑著分開.瑪格麗特纖手輕揚,如同小貓爪子一般五指輕收,做了個再見的手勢,轉身走進了自動防塵門,而安蕾則羞澀地沖在場的眾人微微點頭一笑,走出了病房大門.

客廳里,一幫老男人面面相覷.

李存信一口喝掉杯巾的酒,贊歎道.

"他媽的!

輕輕推開房門,瑪格施特看著病房里躺在床上的胖子.

里旬病房,並沒有外旬那樣繁複的裝修.相反,這里極盡簡單和現代.

白色的牆壁上,包裹著一層柔軟的合成皮.同樣潔白的天花板上,無影電子燈的燈光透過天花板,柔和地灑在房間里.

四周智能監護系紋,靜靜地顯示著圖形和數據,寬大柔軟的合金病床上,胖子安靜地躺著,呼吸均勻.

"你還沒醒麼?"瑪格麗特在房門口脫掉高跟鞋,穿著絲襪的亞,足輕輕踮著,輕盈地走到了床前.

胖子的耳朵豎了起來.

"你的人說你一直處于昏迷中,瑪格麗特一邊柔聲說著,一邊坐在了床邊.柔軟的床墊隨之微微下陷.胖子只覺得一雙溫軟的手輕輕在自己的胳膊上來回按摩著,聽瑪格麗特幽幽地道"可是我知道,其實你早就醒了."

他媽的,胖子閉著眼睛,老子沒醒.

"你要這樣,我也沒什麼辦法."瑪格麗特的聲音帶著一絲幽怨,可胖子忽然發現,原本在胳膊上來回揉捏按摩的手,移動到了自己的腿上,正一邊按著,一邊順著大腿內側向大腿根部移動.

"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才能讓你醒過來"瑪格麗特的聲音軟軟的,透著一絲小女人的慵懶和嬌憨,"人家真的很為難呢."

胖子身子一顫,牙關緊咬.

房間里寂靜無聲,片刹之後,瑪格麗特看著薄被上凸起的一個帳篷,發出吃吃地輕笑.

胖子田著眼睛,老臉通紅地繼續挺尸.

"胖子,你兄弟可比你老實多了."瑪格麗特的氣息,直往胖子的耳朵里灌.吃吃的笑聲中,有一種勾魂奪魄般,讓人心癢難耐的魔力.

"就不睜眼."胖子發狠,眼睛閉得太過用力,眼皮都皺到了一起.心里面"斥老."他媽的,人家在大腿根騷擾了一下就沉不住氣了,愣頭愣腦地立起來觀察敵情.

惹火了老子,五個打一個!"

干了半天,卻見小弟弟依舊得意洋洋地搖頭晃腦,一時間只覺得分外挫敗.一只手悄悄探下去,摁倒了帳篷.

房旬里,又靜了下來.只聽到瑪格破特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笑個屁"胖子憤憤.忽然,他覺得身上的被子被掀動了一下.一個溫熱滑膩的胴體,無聲無息地滑了進來.

肘子駭然睜開眼睛,枕邊,眼前,是漫漫灑開"隱若透過紗窗照進晨曦書房的陽光一般如夢如幻的淡淡金色長發.

長發如絲,隨著瑪格麗特緩緩向下最終緊緊貼在自己胸口的臉,滑滑地流過臉頰,流到頸脖邊.,隴若一個靜止的漩渦.

溫軟柔滑的四敷,如司絲帶般緊緊纏繞在身上.腰側,那彈力十足的玉乳,就如同沾過水的香皂.輕輕的觸碰間,便讓肌膚如饑似渴地調動十.萬倍的感知,去感受那滾珠一般的圓潤溫滑.

放在旁邊的手臂,被拉了起來,覆蓋在光滑如玉的背上.

胖子轉過頭,白色無影燈下,柔軟的病床邊,幾件帶著溫香的衣服散落著.而衣服的主人,就蜷縮在自己的懷中小如同一只讓人憐惜的小貓.

"死胖子,瑪格麗特緊緊摟著胖子,喃喃道,你為什麼會撲到我身上,你知不知道,你差一點就沒命了!"

胖子一怔,陡然想起當時自己如司野獸般撲到瑪格麗特身上,准備占人生最後一次便宜的嘴臉.一時間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早知道死不了,自己就不那麼禽獸了.現在被人家當事人用如此體貼的語氣哪輸奚落,真是情何以堪!

看不到胖子臉上的尷尬,瑪格麗特的臉,在胖子胸口輕輕蹭了蹭,幽幽地道,把老娘感動的稀里嘩啦,究竟對你有什麼好處?"

感動?!

胖子翻著白眼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這小魔女被吃了豆腐感動什麼.難道是自己當時那一招餓虎撲食不夠狠?

沒聽到胖子的回答,瑪格麗特忽然抬起頭來.胖子來不及閉眼,只能傻傻地看著她.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剛才在門口遇見了安蕾,她很漂亮,漂亮得讓人嫉妒."對視良久,瑪格麗特幽幽地道"你會娶她,是麼?"

胖子看著瑪格麗特的眼睛,忽然發現這雙幽綠的眼睛中,升騰起了一層薄薄的霧氣.

心里湧起一絲歉意,胖子艱難地點了點頭.

"好吧,我輸了."瑪格麗特的下巴輕輕放在胖子的胸口上"在來這里之前,我就想明白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要敲外公竹扛,大不了我幫你敲好了,你想贏,我就先把我輸給你這樣,你就不用為難了.你的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

"忘了我們之前的無數次交易"瑪格麗特把臉貼在胖子胸.上,緊緊摟著他,"你不是貫會把生米做成熟飯麼,現在,你有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陽光般的金發,絲絲垂下.瑪格麗特的臉,羞澀中帶著一絲挑釁.胖子忽然感到,瑪格麗特赤裸的胴體不知在什麼時候變得滾燙.

"不過,能贏多少,得看看你的本事."

瑪格麗特直起了腰,薄薄的白色被子,滑到她的纖腰下.

她媚眼如絲地看著胖子的眼睛,分開雙腿,柔若無骨的手輕輕探下去,握住那一處火熱.渾圓潔白的美臀微微抬起,忽然輕輕往下一坐.

長發飛散,星眸迷離,瑪格麗特痛楚地咬著嘴唇,喉嚨里翻滾出長長一聲動人心魄地呻吟,低低地顫抖著聲音道,"這是一場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