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六章 神話破滅(完)
一台台電視被打開,一個一個查克納民眾在電視面前停住了腳步.

辦公室的休息區里,剛剛給自己泡上一杯咖啡的職員只隨便掃了一眼電視,就再也移不開腳步,隨著看電視的職員越來越多,不多時,整個辦公區已經走得稀稀落落,所有人都擠進了休息室和由電視的大接過道上.

酒吧里,咖啡館和各色娛樂場所里,喧囂已經歸于平靜,隨著一聲聲"噓"的示意,玩鬧聊天的人們,都詫異地把目光投向了電視畫面,然後,視線就,再也不肯挪開.一顆顆移民星球的黑夜和白晝,晨曦和傍晚,人們駐足在廣場的巨型公共電視和商業街大樓的巨型廣告光幕下,抬頭仰望.人群越來越多,整個城市的生活節奏,都在這一刻慢了下來.

街道上,越來越多打開了自動駕駛和車載電視的飛行車,加入到了路邊的自動駕駛道整齊的飛行車長龍中,每一輛車擋風玻璃上的虛擬影像,都播放著相同的畫面二車內的乘客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任憑飛行車順著自動車道前行.國會已經暫時休會,州剛還在激烈事辯的議員們,表情嚴肅地看著寬敞明亮的休息大廳的巨型電視屏幕.軍隊基地的彙練場空空如也"練時的吶喊聲,腳步聲,午已經消失了.成千上萬的軍官和士兵,都聚集在了營區的電視前通過攝影師的鏡頭,這一刻,整個查克納的注意力,完全被漢京陸軍總醫院吸引了.

隨著老元帥李存信一拍手,一個大家都無比熟悉的人出現在迅速切換的電視畫面中.

費列克,這個頭發灰白的老男人,又和以前一樣,坐在了他的談話節目房間里.他穿西裝,里面是慣例不打領帶,不扣上領口的條紋襯衫.他比以前瘦了些,卻顯得更加的精神.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從戰火中歸來的硬朗.

看起來,他似乎已經等了很久了,人們難得地發現,一向從容淡定的他,此刻竟然有一種隱隱的激動.

"很高興和大家在這樣一個沒有相約的時間里見面"費列克注視著鏡頭,用他那富有磁性的聲音開門見山地道,"現在,我想帶著大家,通過我們的鏡頭,去認識一支部隊.去認識一個人."

鏡又切花,一片浩然星空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看著鏡頭中,無盡虛空漂浮的密密麻麻的戰艦和戰機殘骸,看著一片小行星帶中,翻滾的岩石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痕,電視前的民眾,不禁發出了一聲聲驚歎.

"這是薩勒加長弓星系,一個我們很熟悉的地方"畫面列,費列克的聲音不緊不慢,從容而溫和,"這個星系,與我們的雷斯克星系,一頭一尾,構成了東南星域最重要的一條巨型航道,東南主航道.

可以說,自太空探索時代以來,人類,就是經過這條航道,發現了整個東南星域."鏡頭,在虛空中游移,斷裂的艦艇殘骸,寂靜無聲地漂浮在小行星帶中.斷裂處不規則的接口,彎曲的能量副炮炮管,各種各樣的從覷艇內飄出來的生活物品,零件看起來,整個空域,隱若一片只有幽靈出沒的墳場.

"我們眼前看見的這一切,都來自于不久之前的一場戰斗.

在這場戰斗中,比納爾特帝國的兩支象級艦隊,在他們的指揮官漢弗雷的帶領下,試圖攻占長弓星系,打開向我雷斯克星系長驅直入的大門.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這一仗,漢慮雷艦隊這個稱呼,被從比納爾特艦隊編制上抹去.他們沒有打開通往雷斯克的大門,卻成為了我盟軍的俘虜."

鏡頭回到了費列克的身上.

"只要稍微有一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這一仗對我查克納來說,有著多麼重要的意義.如果東南星域主航道被西約占領,那麼,我們現在面對的就不僅僅是蘇斯和傑彭這兩個國家的軍隊,我們還將面臨比納爾特,納加聯邦和德西克帝國的部隊.他們會沿著主航道蜂擁而來,摧毀我們的城市,屠殺我們的民眾,在這個國家的身上,砍出累累傷痕!"費列克描述的恐怖景象,讓觀眾們不寒而栗.電視機前,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一片死寂.

查克納,是一個知恩圖報的民族.我們要感謝英勇戰斗的斐揚共和國第十九集團艦隊,感謝他們的指揮官道格拉斯中將,感謝在這一戰中英勇戰斗的每一名斐揚戰士.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除了斐揚第十九集團覷隊以外,還有一支覷隊,在這片空域浴血戰斗!而正是他們的存在,才讓漢撬雷艦隊,最終在這里折戟沉沙!"光幕中,費列克的身影漸漸淡去,一架戰機從模糊,變得清晰二機翼,一支展翅的雄鷹抓著一個盾形"匪"字的徽記,在放大的鏡頭中無比引人注目.

戰機如同閃電般,在虛空中掠過,鏡頭跟隨著它,隨著它的加速翻滾,一艘巨大的比納爾特太空母視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戰機飛快地靠近太空母艦,周圍的防空火陰迪越來越密集.戰機飛舞著,翻滾著.如同一只暴風雨陰孵海燕.

終于,隨著戰機機翼下兩道藍色的光芒噴出,兩枚導彈猛然射向了太空母艦.當導彈在母覷厚重的艦體上爆發出兩團火紅時,戰機已經迅速拉起機頭,掠向遠方.

鏡頭後退放大,激烈的戰斗全境,出現在人們面前.

虛空中懸浮的母覷,已經破損不堪,渾身的裂縫交錯縱橫"陀若外殼凝固的岩漿,泛出一絲絲鮮紅.無數匪軍戰機,在瘋狂地防空火力中翩翩飛舞.他們高速逼近,釋放導彈,翻滾著散開.在防空火力的追逐下,飛快地貼著母艦艦體,從這一頭飛到那一頭.

更遠處,幾艘有著古怪撞角的匪軍戰艦的主炮在齊射,無數比納爾特戰艦和戰機,在拼命向回趕.

人們如癡如醉地看著那激烈的戰斗畫面,一顆心,隨著戰局的變幻而忽上忽下.這場發生在長弓星系的戰役,盟軍在報道的時候,一直含糊不清.除了少數人知道匪軍的存在外,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匪軍在這場戰役中的作用.

也因此,在長弓星系一役被歸納于樂軍戰績的時候,許多人都持懷疑態度.

所有的懷疑,在這一刻煙消云散.人們舉呆地看著這支小小,的艦隊,在比納爾特覷隊的中央集群中戰斗…看著無數的導彈和能量炮,飛向比納爾特太空母艦,也看著那一架架匪軍戰機,在密如蛛網的防空火力中,化作星空中的一團火球.

連一支B級艦隊都算不上的匪軍艦隊,在遠比集團艦隊更強大的象級艦隊的主陣中發動致命襲擊,這一刻,帶給人們的震撼,不亞于他們看見自己那一百名杳克納子弟悍然沖向漫山遍野的傑彰第二裝甲師集群!

這是匪軍,這是那支吊兒郎當的部隊!

一團劇烈的光芒橫著諒過虛空,母艦,在人們緊張的期盼中,終于爆炸了二盡管早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不過,人們還是在母艦爆炸的一瞬間發出了壓抑不住的歡呼.

正如你們看到的,這一天,這支軍隊真正的出現在我們面前"費列克的聲音,與劇烈的爆炸光芒同時響起"也正是這一天,查克納人,欠下了這支軍隊一個恩情.當知道長弓星系被守住的時候,西蒙拉賓斯基上將緊緊地擁抱勒雷貝爾納多特上將,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感謝.而我,在經曆了慘烈的滄浪星戰斗後,我對西蒙上將當時的心情,感司身受."民眾們都沉就了,剛剛還喊著讓匪軍滾出查克納的一些人只覺得羞愧難當.不用太深奧的軍事知識,他們也能明白,長弓星系對于這個國家來說意味著什麼.

即便只是面對三上悠人率領的三支超級艦隊和蘇斯的八支a級艦隊,雷斯克都打得如此慘烈,若是再加上漢弗雷的兩支象級艦隊以及此刻被阻擋在長弓星系之外的德西克第五集團艦隊,恐怕此刻飽經戰火摧殘的,就不僅僅是雷斯克了.

民眾期盼勝利,可沒人喜歡戰爭.

只要一想到那鋪天蓋地的鋼鐵巨艦降臨,一想到哪,隱若地獄火光般的爆炸,想到那惡魔般的鋼鐵機甲,所有人都是一身冷汗.

是匪軍,為查克納擋住了這次災難?!

"長弓星系,以匪軍艦隊突襲漢弗雷艦隊中央集群,俘虜漢惶雷,並迫使整支艦隊投降而告終二現在,匪軍艦隊正鎮守長弓星系,不久之前,就雷拉塞爾上將指揮部隊襲擊了勒雷百慕大星系的西約駐軍,並迫使西約軍回收于勒雷中央星系."而就在長弓星系戰役結束的那一天".費列克重新出現在屏幕上,他手中拿著一份資料,站在演播室巨大的虛擬屏幕旁邊"田行健將軍,應盟軍最高指揮部的和拉賓斯基上將的請求,率領一支小小的部隊,前往滄浪星,營救我杏克納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步兵師,以及,我們的元帥,李存信."說著,費列克在虛擬屏幕土輕輕一點,一副畫面現了出來.

槍炮聲,在畫面出現的第一時間,就猛烈地在觀眾們耳畔爆發.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被炮火覆蓋的陣地,查克納戰士和沖進陣地的傑澎士兵,已經完全絞殺在了一起.雙方士兵互相射擊,子彈炮彈橫飛,爆炸此起彼伏.

傑彭人已經沖進了陣地,他們占據著絕對的數量優勢,雙方已經開始了肉搏.

就在生死存亡的時候,一群穿著藍色制服的士兵,在幾名查克納士兵的帶領下,沖進了陣地二沖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個揮舞著一支古怪手槍的胖子.

勒雷中將,田行健.

傑薊人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陣地守住了,可觀眾們的心,卻隨著鏡頭的最後一個畫面,被提了起來.

這個畫面,來自陣地前沿一名士兵的戰場記錄儀.

從陣地往下看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傑彭士兵,而陣地上,加土新來的匪軍戰士,也不超過七十人二畫面外響起了費列克的解說聲,"大家想必已經看見了.事實猛紋個編異為嘣的高地,在當時只經是我們在卡拉並河畔陣地巾的最後一個.他們如司被一艘渣船拖在後面的浮標,孤獨地陷入狂鯊圍攻之中.幾個小時之後,他們全殲山頭下的傑彭步兵營,並從這個,高地開始,跟隨田行健將軍,踏上了一條勝利之路."

炮火,硝煙,戰斗.

一輛拼裝起來的機甲,一個在戰壕中不住露頭攻擊的胖胖的身影.

當瘋狂向陣地發動沖鋒的傑彭士兵在紛紛跳出戰壕,迎上去的查克納戰士面前潰退時,一股熱血,一下子塞滿了所有觀眾的胸膛.

隨即,畫面飛快地變成了一片叢林.

叢林星光如水,葉片反射著幽冷的光芒.戰士們站在叢林中那位來自勒雷的田行健將軍,就站在他們面前.

觀眾們靜靜的聽這個胖子大聲道,"殘來這里的目的,很簡單!指揮部請求我,來一趟滄浪星!說實話,老子本來不想搭理他們的.這種情況下,讓老子來執行任務,不是送死是什麼?可是,我聽說李存信元帥在這里,我沒有選擇!所以,我來了!""現在,我們要干的,是襲擊五公里外的一個傑彭裝甲營!"他的手往山坳西北一指,"翻過這個山頭,我們就能看見他們的營地!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用雞蛋碰石頭!可是老子告訴你們,老子沒這麼傻!"他猛地一揮手,"科茲蔥,告訴他們,你的手速."每秒六十二動!"哈格羅夫."每秒七十一動!"瓦格斯塔夫."每秒七十動."蒙遜."

每秒七十三動!""巴茲."

步兵."

隨著一名名匪軍戰士走出隊列,熟眾們的心里,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這一刻爆炸了.

山谷中,他們熟悉的英雄上校安東尼在匪軍機士即將出擊的時候,叫住了勒雷的那位田將軍.

"將軍""沫有問題?"胖子的臉,在鏡頭前分為清晰.

安東尼敬禮道,"祝您好運!"在他身後,兩百多名杳克納戰士同時舉手敬禮.

民眾,已經無法壓抑自己心頭沸騰的熱血,他們目不轉睛地看著屏幕,看著這支隊伍走上山谷,看著他們以幾輛機甲悍然向傑澎裝甲營的駐地發動進攻.

當那劇烈的爆炸在山腰響起,當山谷中,幾位匪軍戰士以他們那讓人發狂的操控技術縱橫馳騁所向披靡時,所有人都攥緊了拳頭,咬緊了牙關.

戰神,他們終于親眼見到了傳說中的機甲戰神!

傑薊士兵的慘叫聲不絕于耳,一輛輛傑彭機甲在匪軍摧枯拉朽的攻擊下化為火球.

"這是田將軍領著我們的部隊走出弛陣地的第一戰."費列克的解說簡潔到了極點,"讓我們接著看下去."畫面在變幻,一個個片段如同走馬幻一般出現在大家眼前.

鳥槍換炮的隊伍一路急行,襲擊第一個裝甲營.

緊接著,又是第二個裝甲營,隨後,這支部隊穿越群山,營救戰俘,帶領戰俘回到啤占高地,再後來,是山5高地的保衛戰,是溫泉鎮已經到了最後關頭的突圍戰,是和敵人對插…突入到弗林斯農業區的兩次殲滅戰,是敢死營在山谷中的拼死搏殺當最後,胖子那張投降時惶恐的臉,出現在定格的畫面中時,所有觀眾都沉就了.

人們靜靜地看著這張臉,心情複雜.

他們已經無論如何,也不相信這樣一個人,會投降.

"我知道,許多人對田將軍的印象,就是他在滄浪星最後一戰的最後時刻.我也知道,你們現在和我一樣,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並迫切的想要知道事實的真相."費列克出現在鏡頭中,伸出了一只手"那麼,讓我們用我們所有的期待,用我們的心靈,去看最後一幅畫面."畫面是凝固的,無數軍帽飛舞在空中,無數查克納軍官狂喜地定格在半空中,他們在擁抱,在流淚,在擊掌相慶,在忘形的歡呼.

而在他們正面巨大的虛擬屏幕上,是兩張害羞的笑臉.

笑臉後面,是一片狼藉的指揮機甲,是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傑彭士兵,是被捆起來的第二裝甲師師長.

"剛才,李存信元帥問,誰有資格在這片土地上撒野."費列克的聲音,在畫外響起,"現在,我想請你們,告訴我答案."陸軍總醫院外,一片死寂二人們呆呆地站在原地,聽到一股巨大的聲浪,猛然旬從四面八方彙集起來,如同滾滾驚雷,響徹整個杏克納的上空.

"匪軍!"匪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