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二章 神話破滅(七)
黑色的豪華飛行車,在數十輛斐揚長刀機甲的護月下,沿著高速公路飛馳.天空中,三架戰機高高游七于云端,兩架支援型噴氣武裝直升機則緊緊護衛在車隊左右.

車廂里,瑪格麗特將修長的美腿蜷縮在皮質沙發上,一手撐著沙發,一手放在蜷曲的大腿上,手中的瑪特蘭威士忌,在冰塊和破璃酒杯中,輕輕蕩流出一個金色的漩渦.

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安妮合上手中的文件夾,抬起頭看著自己從小到大的朋友,也是自己發誓效忠的主人.對于剛剛自己的報告,瑪格麗特似乎沒有絲毫的表赤,她只靜靜地望著窗川,那張讓人顛倒眾生的美麗臉龐,妖惑而清冷.

"他醒來了麼?"瑪格麗特出神地看著窗外,眼神在這一刻變得溫柔.

"沒有."安妮在心底歎了口氣,這幾天,瑪格麗特除了處理繁雜的事條,大部分時間都呆在醫院里,她比誰都清楚那個人的狀況二這才剛剛回家休息了幾個小時,又趕往醫院.其他的事情都不管,只要一開口就是這同樣的問題二

看著瑪格麗特眼神中的落寞,安妮道:"剛剛醫生通知,他已經從監護室轉到了病房,從身體檢查來看,他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醫生現在也不清楚他為什麼一直昏睡不醒.你知道,這兩天醫院都被匪軍接管了,除了他們認識的人外,其他人根本進不去."

瑪格麗特回過頭來,注視著安妮道:"你.才說,三十一軍被匪軍擊垮了?"

"是的"安妮點了點頭,臉上難得地露出一絲動容"整個過程只持續了三個小時,一個裝甲師,徹底擊垮四個裝甲師.匪軍無一傷亡."

"嗯"瑪格麗特點了點頭,淡淡地道"境二果你跟我去過匪軍大本營,對這個結果,你不會感到驚訝.

安妮沉就了.如果說三月一軍被匪軍以零傷亡的戰績全殲讓她感受到無比震撼的話,那麼,此刻瑪格麗特淡淡的一句話,則讓她更加震驚.

這究竟是一支什麼樣的部隊,除了這兩個師,難道他們的大本營里,還有更多的相司部隊?

讓人難以置信!

"他們現在到陸公總醫院了沒有?"瑪掩麗特輕輕晃動著酒杯里金黃色的酒液.冰塊在和玻璃杯的撞擊中發出清脆地叮叮聲.

"應該快到了"安妮看了看表,肅然道"他們似乎完全不顧及後果."

"後果?"瑪格麗特冷笑道"這已經是他們最理智的報複行為了,如果胖子有什麼三長兩短,讓李佛等著給整個三十一軍收尸吧."

安妮張大了嘴,難以置信地看著瑪格麗特.

作為瑪格麗特的左膀右臂,安妮一直掌管著黑斯廷斯家族除黑斯廷斯的直屬部隊之外的所有核心力量.無論是多年前跟隨瑪格麗特第一次出征,還是在斐揚的政局斗爭中為黑斯廷斯家族掃清障礙,她都起著關鍵的作用.

論心地之堅,安妮少有人能比肩.論手段之狠,在整個斐揚高層,她也走出了名的.可此刻,跟那幫瘋子匪軍比起來,她發現自己簡直就像是一個正常的幼兒園小孩.就算黑斯廷斯遭受襲擊,恐怕也沒有人敢做出在盟軍地盤屠殺整個軍的事情吧?!

更重要的是,以她對瑪格麗特的熟悉,她知道,瑪格麗特絕對沒有絲毫的誇大其辭!

"既然他的部下想鬧,我就陪著鬧好了"瑪格麗特喝了——口酒,酒精,讓她白哲的臉上泛起一絲暈紅.她靜靜地看著窗川,自言自語般地道"節目都准備好了麼?"

輕輕甩了甩頭,將腦子里的驚駭拋開,安妮點頭道:"是的,華萊士對泄露你的行程一事供認不諱,整個審訊,軍部都已經派了人做全程記錄,另外,我已經通知了電視台趕往醫院二"

……………………………………………………………………………………………………………………………………………………………………,l"………………………………………………………………………………

"這幫混球"黑斯廷斯嘴角輕輕一勾,將一枚棋子放在棋盤上,看著李存信道"我真不知道,我的決定是對,還是錯."

"對錯有什麼關系?"李存信不以為然一瞪眼,惡狠狠地道"老子喜歡那小子,他要有什麼三長兩短,匪軍不動手我也要親自動手!"

說著,李存信在棋盤上啪地拍下一枚棋子道:"三個"小時,李佛吹上天的三十一軍,被匪軍一個師以零傷亡的代價全殲,他媽的,這胖子哪里來的這些部下.有這麼大的拳頭鎮場面,我敢打賭,現在已經有不少國家看李佛不順眼了."

"你也是吧?"黑斯廷斯似笑非笑地看著李存信.

"我早就看李佛不順眼了!"李存信哈哈大笑"況且,我老頭子的命是匪軍救的,整個十三裝甲師和五十一機步師的命,都是他們救的,只要我在一天,查克納就和匪軍穿一條褲子.那胖子就是我親孫子!誰想欺負他,過了我這關再說!"

"若是我想欺負他呢?"黑斯廷斯笑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伸手在棋盤最關鍵的部位,放下了一枚棋子.

"雖然咱們年齡差不多,不過,你可是坐在輪椅上."李存信眼皮也不抬"我能在一分鍾之內把你打哭二你信不信."

黑斯廷斯一臉苦笑,抬頭看了看時間,一揮手:"滾蛋."

李存信笑眯眯地撥亂棋盤,站起身來,大步向房門走去.

當感應自動門打開的時候,他轉頭沖若有所思的黑斯廷斯道:"你川孫女不錯,什麼時候跟我們家胖子把喜酒辦了?要什麼彩窄,我出"

"滾!"

笑聲遠去,自動門關閉二房間里,又恢複了沉寂.

黑斯廷斯靜靜地看著自己眼前已經亂作一團的棋盤,把頭靠在椅背上,m上了眼睛.

勒雷聯邦中將田行健遭受襲擊,生死未「的消息,在整個杳克納迅速傳開了.

大部分民眾,都只是認為這是西約間諜策劃的一期襲擊事件一對干那位投降的胖午是死是活,大家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此刹街頭巷尾熱議的,都是盟軍大規模到來的消息.

滄浪星登陸戰的勝利,各國盟軍部隊的到來,讓整個查克納,都顯得喜氣洋洋.街道已經被反複清掃乾淨,商店和路邊,都懸掛上了喜慶的裝飾,走在路上的行人,個個神清氣爽,仿佛覺得天也比以前藍了,空氣也比以前好了.渾身都有使不完的勁.

現在的電視節目和新聞報道,都是以戰爭為中心.當聯軍到來之後,人們最關注的,自然是來自斐揚的幾支部隊.

尤其是那支來自大名鼎鼎的李佛軍團的三十一軍,更是受到了所有人的矚目.

作為斐揚久負盛名的五虎上將之秀,李佛的名氣,並不比黑斯廷斯小多少.關于這位皮膚蒼白的垂揚名將,市井中流傳著許多傳說.據說,他十二歲就已經顯露出了他的軍事才華,十六歲就以第七名的成績考入軍校.

他是天生的軍人,在年齡比他大四五歲的同期學員中,他的軍事天賦最傑出,卻也最為自律.他從不和其他學員一起打架鬧事,從不出去花天酒地,他將一切都放在了學習上,無論是學習還是壬練,他都一絲不芶.

到軍校畢業的時候,八學前排在他前面的六名學員,已經被他遠遠的拉在了後面.

也因此,他獲得了軍校唯一的深造機會.

又一個三年苦行僧般的深造學習,加上兩年的實踐培養後,他正式加入軍隊,並在半年之後的一次行動中,帶領一個營擊潰敵人的兩個團,在整個戰役中,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也是在那個時候,斐揚軍方發現了這位年輕的軍事天才.從師到軍,再到集團軍,軍區,軍部,李佛踩著一路的戰績,平步青云二

只不過,當他遇見黑斯廷斯之後,事情卻沒有按照想象中那樣發展.

軍神黑斯廷斯不知道處于什麼原因,直接將他壓制了下來.在軍部所有將領中,黑斯廷斯對他最為冷淡.

有人說,這是因為李佛曆年來的勝利,付出了太大的代價.

要知道,在他初露鋒芒的那一戰中,他雖然擊潰了對方的兩個團,可是,他帶領的那個營,損失卻高達百分之六十.

這種說法,引來了人們的譏笑.要知道,直到現在,那個營也是李佛的孩心營,所有人都為能夠跟隨李佛戰斗自豪.而軍神黑斯廷斯在三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中,犧牲掉的部隊,遠遠不是李佛可以比擬的.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這是軍神的名言!

不管李佛到底為什麼被軍神黑斯廷斯排斥,至少現在,他已經不負眾望地放射出了他的光芒.

加泰羅尼亞信息一戰,李佛軍團嚴明的紀律和強大的戰斗力,讓無數人為之側目.據說,在李佛軍團的面前,就連那支比納爾特的裁決者小隊,都不敢直接其鋒,而是在一場慘烈的戰斗後,選擇了退避.如果不是跑得快,這支比納爾特超級部隊,差點就被留在了常清藤星球.

李佛的威名,一時如日中天.

在滄浪星被三上悠人偷襲的時候,查克納民眾除了對自己的軍隊恨其不爭之外,在平日里交談聊天中,也頗有些期待李佛軍團能夠到杳克納來的言辭.

而媒體捕捉到這一信息之後,對萊恩戰區李佛軍團連篇累膀的報道,更加深了查克納民眾的李佛軍團情結.

現在,不僅斐揚來了包括神秘的雙頭鷹部隊在內的好幾個王牌師,竟然還有三十一軍.要知道,這可是李佛軍團中的一級部隊啊!

這個消息,頓時讓整個查克納都陷入了瘋狂.崇拜李佛,有著長時間李佛軍團情結的民眾,不斷地打探著三十一軍的消息.當他們看見電視上播放的歡迎儀式片段中,三十一軍那讓人目瞪口呆的嚴整軍容時,所有人都為之震撼,為之贊歎.

自然,三十一軍,也就成為了這段時間以來,所有人最關心的話題.

大家眾口一辭的認同,這樣的軍隊,是不可戰勝的.如果有一天,三十一軍全軍覆沒,那麼,原因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遭遇了十倍以上的敵人!

人們用各種方式,表達著自己對三十一軍的驚訝.

每每談論到這支軍隊的時候,通常都是一片的贊美,並引來同聲的附和.電視上,這支軍隊集合時的片段,被人們保存下來,反複觀看.並在每一次聊天的時候,拼命地搖著頭,發出驚歎.仿佛不搖頭,就不能表示自己內心的激動似的.

就在大家在平靜而喜樂的生活中,等待著聯軍和查克納第三批部隊啟程趕往雷斯克,並對雷斯克戰局充滿希望和憧憬的時候,這天,首都的人們忽然發現,一輛輛來自不同國家的高級軍方車隊,風馳電掣地趕往了陸軍總醫院.

數十個車隊同時出現,給查克納交通帶來的,是讓人無法忽略的影響.

在封閉的道路兩旁,人們呆呆地看著這些平時難得一見的車隊在機甲的護衛下匆匆而過.所有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隨即,一個消息傳開,匪軍兩個裝甲師,沿著第三公路,進入了查克納市區,並上了第一公路二現在正集體向陸軍總醫院前進.在這浩浩蕩蕩的隊伍中,數百輛運輸機甲,被護衛在中心,如同一條長長的巨龍.

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陸軍總醫院附近的人們向醫院所在地前面的廣場彙集時,查克納所有街道的所有電視屏幕,忽然在一陣劇烈的閃爍後,變成了一個相司的畫面.

新聞主持人拿著話筒,一邊回頭望著總醫院大樓,一邊飛快地道:"現在播放緊急新聞,各大電視台剛剛接到消息,因為勒雷中將田行健遇刺一案,其麾下匪軍與斐揚三十一軍,發生激烈沖突.在三個小時的沖突中,三十一軍全體被俘,現在,匪軍正押解三十一軍前往陸軍總醫院."

人們呆呆地看著電視屏幕,片剩的寂靜後,整個,查克納都被引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