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十一章 神話破滅(六)
戰斗,己經進入了尾聲

當四股匪軍機甲合流之後,整個基地已經是一片狼藉.無數個清色的鋼鐵胖子,在基地中橫沖直撞.他們分工明確,下手狠辣.前方戰斗機甲砍殺,後面工程機甲破開座艙,一群群的士兵隨即跟上,將斐揚機士捆綁起來,這種有組織行凶,遠比狹路相逢的遭遇戰更讓人頭皮發麻.

三十一軍的機士,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崩潰的這麼快,這麼干脆.他們是李佛軍團的一級部隊,是自詡唯一能夠拯救這個世界的部隊.從新兵入營開始,他們就接受最嚴格的訓練,就執行最嚴苛的紀律,並被要求養成最堅定的信仰.

他們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失敗.在他們的字典里,只有死亡和勝利.他們狂熱的信奉軍官們灌輸的理念,隨時准備著踏上戰場,去犧牲.

當匪軍兩個裝甲師包圍基地的時候,他們唯一的感覺就是可笑.

別說基地里駐紮的,是整整一個軍四個裝甲師,恐怕只需要兩個團,就能把匪軍那群民兵揍得找不著方向.

當他們心目中僅次于李佛地位的軍長法塞特中將走出基地大門,斥責包圍基地的匪軍時,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匪軍會如此干脆地一耳光抽在法塞特臉上,並肆無忌憚地發動攻擊.

直到基地警報淒厲地響起,直到他們跳上機甲啟動引擎的時候,他們才真正相信,那幫民兵已經悍然動手了.

不知死活!

法塞特以及三十一軍高級軍官被毆打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基地.每一位跳上機甲,系好安全帶,握住沉甸甸冷冰冰的萬能操控杆的三十一軍機士,心頭湧起的,都是一股發誓將整個匪軍徹底擊潰並將所有敢于挑釁三十一軍尊嚴的白癡送進地獄的怒火.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讓他們完全懵了.

他們看見,基地的東南西北四個大門轟然洞開,無數外形和他們的胖子將軍一摸一樣的青色機甲,沖進基地.將自己前面的司伴一個個砍瓜切菜般地打翻.

都是身經百戰的機甲戰士,三十一軍的機士們很容易就憑借自己的經驗看出了自己的敵人究竟是一幫什麼人.

他們不是那種紀律渙散,沒有接受過正規軍事記練的民兵,他們是一群在戰場上,在槍林彈雨中摸爬滾打,下手極其凶橫的老兵.更重要的是,他們駕駛的機甲性能,完全不弱于斐揚的十代神賜,而他們的操控技巧幾近于傳說!

部隊,在迅速的崩潰.心比天高命比紙薄.這句話用在三十一軍的身上,再恰當不過了.

原本所有人都想著在瞬間擊潰對方,以最小的代價,最快的速度獲取勝利.可從交戰第一秒開始,事情的發展卻完全向著他們的預計相反的方向前進.對手的第一波沖鋒,就干掉了裝甲集群最前面的數十輛機甲,第二波沖鋒,整個隊伍都已經被扯亂.

隨著前面的青色機甲如同快刀捅豆腐一般狂飆突進,隨著後面壓上來的清色機甲越來趟多,三十一軍機士們看見的,只是自己身旁的同伴一個接一個無助地倒下.

沒有人敢相信這是真的,可事實,就發生在眼前.他們引以為豪的手速,他們引以為豪的戰斗精神,他們引以為豪的擦空和戰斗技巧,在如狼似虎的匪軍機士面前,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這一仗,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失敗了.

這種心里打擊,是致命的.

三十一軍的機士到最後,只是麻木地抵抗,麻木地沖鋒,可無論他們怎麼做,無論他們再瘋狂,也感覺自己和自己身旁的同伴像是一顆顆的雞蛋,正在往堅硬的石頭上撞.這種心理落差,讓每一名三十一軍機士都如同丟了魂一般.

戰無不勝,這四個字聽起來,是多麼的諷刺!

一片狼藉的基地中,匪軍已經開始了最後的清掃.頑固抵抗,並拼命試圖搶回自己被掛在旗杆上的長官的特種團,在匪軍高級機士以近乎調戲的手法乾淨利落地放到在地.兩個裝甲團,到現在已經只剩下了不到五百輛機甲,而他們的數量,還在不斷地減少.

一旁的萊恩裝甲師,終究沒有動作,外面的查克納部隊,在戰斗開始的時候有幾位軍官在匪軍士兵前進行交涉,終究也只是無功而返.

駐紮著整個斐盟聯軍的漢京基地,就只有這幫紅著眼睛的匪軍士兵橫行肆虐.

雖然從盟軍的角度來說,這樣的場面讓人有些尷尬,可是,在場這些行走于生死線上,隨時都會在戰場上被,顆流彈集中頭部的軍人,沒有人認為匪軍的行為有什麼錯.

護短,本來就是軍隊的天性.一支內部不團結的部隊,絕對不會成長為一支王牌部隊.

所有人都理解匪軍戰士們的憤怒,他們的最高指揮官,在抵達查克納的第一天,就遭遇一架戰機的蓄意襲擊,到現在還生死未,.

根據大家得到的消息說,那輛受襲的防彈軍車,幾乎已經變成了廢鐵,能在這種程度的攻擊下不被當場擊斃,已經算是命大了!如果不是車廂內當時關掉了和駕駛室的隔板,形成了一個封閉的防彈空間抵禦了導靜的大部分攻擊,如果不是那一路穿甲機關炮只撕掉了田行健中將腰部的一塊肉,如果不是後面的裝甲車衛兵及時反應,用防空導彈鎖定戰機,迫使戰機無法實施第二次攻擊或許現在,整個三十一軍基地,已經血流成河了.

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指控法塞特,不過,事情已經是明擺著的了.法塞特既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就必須承擔這樣的後果.

或許,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他的三十一軍,會潰敗得這麼慘,這麼干脆.

可是,誰又能想到呢?在場的各國軍官,在此之前,都不過把匪軍看做一幫由勒雷人和瑪爾斯的罪犯組合起來的民兵,即便知道這些家伙中有些機甲戰神,自由港的格斗技巧也領先于各國軍方,可從一支軍隊的角度來看,誰也沒把這幫土匪真正的放在眼里.

屏幕上,一輛清色機甲擋開面前長刀的拳頭,機械手靈巧地一翻,已經將長刀的小臂抓在手中.順勢一拉,手肘猛然向前擊出,撞碎了長刀的頭部.

乾淨,利落,凶狠.機甲的動作透著習分的輕巧.仿佛這不是戰斗,而是一次格斗教學.

一腳踹倒已經失去戰是力的機甲,匪軍機士如司鬼魅一般飄到了另一輛長刀的身後,機械腿屈膝前撞,直接磕在長刀的後腰,沒等審視面前的戰果,這輛匪軍機甲轉身就是一拳,掄在一輛撲來的長刀頭部,砸得碎片四射.

周圍,已經躺下了三輛長刀.空出一塊空地.

清色機甲,靜靜子二站在原地,身上的外掛裝甲,在陽光下流動著冰冷的寒光.關節部位隱約可見的傳動杆和齒輪,飛速運動著,讓這輛靜靜的機甲看起來就像一支已經搭在滿張的長弓上的箭,仿佛隨時都會激射而出.

這是一位手速高達七十動的戰神.

各國軍官們,已經親眼看見他擊殺了超過二十輛長刀.

雖然此刻他就靜靜的站在那里,可是,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就如司一尊威風凜凜的戰神.讓人連拼命的念頭都興不起來.

而這樣的戰神,在這大門口,有上百個!

成千上萬的九級十級機甲戰士,成百的機甲戰神,這樣一支隊伍,何其恐怖.只要想到這支隊伍將駕駛十二代機甲投入到滄浪星,所有人都興奮得渾身發抖.

匪軍,這個名字,將在今天之後,傳遍天下.

這是他們在斐盟聯軍中的首次亮相,李佛,法塞特,三十一軍,將成為他們無上威名的墊腳石!

軍官們靜靜地看著基地被匪軍清掃一空,所有斐揚機甲都被擊毀,所有三十一軍官兵都被捆綁起來,丟上運輸機甲.

他們同時知道,在自己打過電話之後,此刹正有無數國家的無數將領,驅車趕往查克納陸軍總醫院.從這一刹起,那個曾經被譏諷為冒牌英雄的田行健中將,只需要靜靜地躺在哪里,接受無數敬畏的目光.而勒雷這個國家,將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上升到甚至與斐揚共和國等同的地位.

要知道,在長弓星系,還有一支匪軍艦隊,在瑪爾斯的匪軍大本營,還有不知多少機甲戰士.

清掃工作進行的很快.

片刹之後,一支浩浩蕩蕩的車隊,在兩個裝甲師的護衛下,開始向位于查克納市中心的查克納陸軍總醫院前進.

外圍的查克納軍官,只猶豫了兩秒鍾,就讓開了道路.

整個基地"恍若一個巨大的廢鐵回收場.

塔塔尼亞少校看了看表,環顧身旁早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的軍官們,歎了口氣道:"李佛,現在不知道有多後悔.

半個小時之後,整個斐盟,都會被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