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八章 神話破滅(二)
裴盟聯軍漢京基地,修築在查克納漢京東南,靠近龍之中原東部布雨江的第三區.

這里本是查克納漢京軍區的訓練基地.在戰爭爆發之後,查克納軍部將附近的一個大型機場和一片待開發的空地圈起來,擴充改建成為了現在這個專供斐盟聯軍駐紮的合作基地.

說是基地,其實算得上漢京的一個衛星城了.在這里,駐紮看來自斐盟各國的軍隊,總數超過六百萬人.或者是萊恩共和國的一個裝甲團,或者是西利亞克聯邦的一個飛行大隊,或者是普迪托克聯邦的一個運輸中隊總之,這里能找到你能想到的每一個國家的軍人.

而作為東南星域數百個合作基地中最大的一個,漢京基地里甚至還有少量薩勒加聯邦,勒雷聯邦和加查林共和國派來的部隊.

因為戰爭,這些不同國家,不同信仰,不同種族的人聚集到一起,並肩作戰.

他們穿著不同的制服,操著不同的通用語口音,接受斐盟最高指揮部的統一調動指揮.隨時准備著在任何一個他們從未去過的土地工戰斗,犧牲.

或許,只有在這樣的時代,才能有這樣壯麗的聯合.

在雷斯克星系遭遇論襲之後,查克納共和國境內的數十個合作基地里,就源源不斷地駐紮進了不少部隊.而在查克納投入反攻,滄浪星登陸戰取得令人矚目的勝利後,最高指揮部,已經將東南戰區,作為了聯軍的重點戰區,直屬部隊的投入,也越來越多.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有親疏遠追.

在漢京基地中,人數最多也最強勢的是斐揚軍人.這些來自斐揚的軍人,向來對于其他小國的士兵是不屑一顧的.他們的裝備是最好的,艦艇是最先進的,接受的訓練,享受的福利待遇更是普通斐盟成員國無法企及的.

更重要的是,他們來自于斐盟的領袖國.來自于這個世界最大的超級大國!

再加工一向以斐揚共和國馬首是瞻的萊恩共和國軍人和斐揚軍人向來有就契,兩個國家軍人,自然比起其他國家的同行來,就有著更充,足的底氣,或者應該說某種特權.

這種特權表現在許多方面,或許是平時在基地訓練場的使用上,或許是在後勤通道分配上,或許是運輸或者物資保障的安排工,或許是在居住營房的好壞工,或許是在基地外的酒吧里,在女招待拋的媚眼和侍應生的微笑中.

雖然同在一面旗幟下,各國將領也極盡約束,可畢竟都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都是隨時准備在槍林彈雨中犧牲的戰士,聚集在一個基地難免會因為各自信仰,習俗,生活習慣乃至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發生沖充

原本斐揚人和萊恩人穿一條褲子,就讓其他國家的戰士很吃虧了,再加工許多國家都因為外交或者出于其他方面的考慮,對自己麾下的士兵在和斐揚士兵發生沖突時,處罰特別嚴厲,這就導致了各國士兵都對斐揚兵不怎麼看得順眼.

因此,可以想象,當匪軍第一和第二裝甲師,直接蠻不講理的將整個三十一軍的基地包圍的時候,漢京聯合基地里,會是什麼模樣.

整個基地,一下就爆了二

沒有一個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對于匪軍這支隊伍,戰士們並不怎麼了解.只知道那是一幫看起來吊兒郎當不像是軍人的家伙二他們中,除了一部分是勒雷兵以外,其他的大部分,都是來自瑪爾斯的被放逐者.

五大自由港的名聲,千年來都不怎麼好.所有人都知道,在那沒有資源,沒有政府的世界里,一切都是赤裸裸的叢林法則.那里的孩子,生下來學習的就,是如何欺騙,如何作惡.他們是天生的壞蛋,他們的正當職業是海盜,是走私者,是騙子小偷,是黑社會打手流氓.

可這幫家伙,居然穿工了一身藍色制服,大大方方地自稱匪軍,然後混進了斐盟聯合基地.不僅如此,聽說,斐盟的首批十二代機甲,就要配備給他們!

只見了這支部隊幾面,剛才初步有個印象.大家還沒想明白軍神閣下究竟為什麼對這支民兵這麼看得工眼,就聽說這支部隊悍然包圍了斐揚第三十一軍基地!

見過橫的,沒見過這麼橫的!

斐揚第三十一軍是什麼,那是斐揚下一代軍方核心李佛工將的部隊.是有小李佛之稱的法塞特擎在手中,准備在東南星域亮出鋒芒的利劍.

三十一軍的名氣之大,就連斐揚成員國中遠在西北的幾個…小國的戰士都知道.別說李佛軍團的一級部隊,就算是二級三級部隊,放在許多國家里,都已經是特級部隊的水准了.

在李佛軍團中每一名士兵都經受過養的訓練,不僅作風硬朗悍不畏死,在軍事素養方面,也遠遠高于普通部隊.

在萊恩戰場工,李佛軍團就沒有拿不下的陣地,沒有擊不穿的防線.

他們的士兵,在前線一次又一次的發動攻擊,絲毫不在乎自己的傷亡.哪怕整個部隊的傷亡率已經高達公認的百分之六十的崩潰線,只要一聲令下,他們也會繼續前赴後繼地向前沖.

而在指揮部里,萊恩共和國的軍官們對李佛的指揮官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們從不叫苦,從不為自己分辨.在紀律執行工,嚴苛到了讓人頭皮發麻的地步.

他們說他們的部隊什麼時候能到達指定地點,就一定能到達二他們下令必須拿下哪個高地,就必須拿下哪個高地.

當然,也有不能實現的時候.這種情況並不少見,原因也很簡單.執行命令的部隊全軍覆沒.

全軍覆沒的意思,不是普通部隊剩下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掛准,而是從上到下,從部隊最高指揮官到炊事兵全體陣亡.

這樣的一個軍團中的一級部隊,這些已經可以被成為沒有感情的戰爭機器的家伙,是一支數量只有對方一半的民兵部隊可以包圍的?!

匪軍瘋了!

從一開始,就沒有人看好匪軍.

雖然關于匪軍的傳說很多,甚至有人說,這支隊伍中有不少高級機甲戰士,甚至還有幾個是機甲戰神.可是,這畢竟只是傳說.就連各部隊的高級軍官,也沒有親眼看見過傳說中的滄浪星戰斗錄像.對于這些傳言,都只是半信半疑.

況且,在大家看來,就算點有幾個機甲戰神,也無濟于事.

三十一軍平均機甲戰士是實力,已經逼近七級機甲戰士的水平,在機甲戰斗大變革這兩三年來,隨著對機甲近身格斗技術的高度重視,各國湧現的高級機甲戰士越來越多,而三十一軍中,至少有四個八級機甲戰士組成的特種裝甲團,九級機甲戰士…也不是少數.甚至其中的幾位王牌機士,已經擁有了逼近十級機甲戰士的能力.

再說,三十一軍裝備的單兵機甲,是作為王牌師配備的.在這一點上,法塞特下了血本.普通戰士裝配的是十代神賜機甲.特種團裝配的,更是十一代長刀.

曾經有傳說稱,一位三十一軍特種團的士兵,在看了雙頭鷹部隊的訓練後,淡淡地道:"同樣裝備十一代長刀,如果我們和他們拼的話,我們會在給他們造成百分之八十的傷亡後全軍覆沒.不過,在戰場上,我們殲滅的敵人和取得的戰略成果,會是他們的兩倍."

這雖然只是一個小道傳說,不過,這也足以說明,面對兩倍于自己的三十一軍,匪軍的兩個裝甲師,其實毫無勝算.

基地,已經變得無比喧囂而躁動.

士兵們在訓練和休息的時候,最想干的,就是翻牆出去,到基地北邊的三十一軍基地去看熱鬧.不過,在管理嚴格的軍事基地中,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大家就只能在羨慕可以通過各種任務甚至恰好放假時出去的同伴的同時,不時把頭扭向北面,仿佛目光就能穿透一切,看到即將爆發的對決.

而軍官們,幾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職責.

除了手里有特別緊急特別重要上作的人還滿腹怨氣的上作以外,每一個基地的辦公大樓,都比以往冷清了許多.

熱鬧的,是三十一軍基地外的幾棟高樓二

在這里,各國的軍官們互相打著招呼,熱烈討論.傳播各種小道消息,並開盤聚賭.

買三十一軍勝的,占了大多數.不過,也有買匪軍勝的.尤其是當黑斯廷斯公開表示看好匪軍之後,許多好賭的,或者負載累累妄圖博上一把的,或者特別有同情心的,都把賭注壓在了匪軍的身上.

不過,無論是把賭注壓在哪一邊,大家其實都期盼著匪軍能贏.即便沒受過氣,也沒和斐揚發生過什麼沖突,但人的天性,依然讓所有人盼望匪軍能夠把牛逼哄哄的斐揚人狠狠干上一頓,哪怕這種想法大家都明白其實是一種奢望,不過能想想也不錯.

,邊沒打起來?"一名塔塔尼亞少校端著咖啡,不住從基地東南的一棟大樓陽台上往下看.一公里外,整個三十一軍營區寂靜無聲.營區外面,從這個角度可以看見的所有街道路口,都已經被駕駛著那種胖子機甲的匪軍封鎖了.

更遠處,十個查克納裝甲師,已經集結待命.而在緊鄰三十一軍營區的西北方向,雖然是這棟大樓的視線死角,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那里駐紮的一個萊恩裝甲師,同樣將戰備等級提升到了黃色.

"唯恐天下不亂是吧?"一名普迪托克少校笑著批評道,你這樣的思想,非常危險.我們聚集在這里,應該想辦法,盡量避免這次沖突"

"去去去去去!"塔塔尼亞少校虛踢了這位雖然穿著不同的制服,可和一家人沒有兩樣的普迪托克少校一腳,罵罵咧咧道:"少在我面前裝蒜,你腦子里要有一點制止沖突的心思,老子就從這三百樓上跳下去!"

說著,他一拉呵呵笑著的普迪托克少校,向陽台的另一端圍聚的人群走去:"連大門都封了,估計快了吧,咱們過去看看,這幫家伙,准備得夠充分的,我就帶個便攜式遠視儀,他們連戰術分析和數據采集儀都帶來了.遠視儀屏幕,都他媽可以放電影了."

兩人向陽台另一端走去,普迪托克少校問道:"聽說,匪軍和三十一軍的所有武器都被下令收繳了?他們既然能上繳武器,上面為什麼不干脆下令制止沖突?"

"下令制止?"塔塔尼亞少校嗤了一聲,斜眼看著普迪托克少校道:"你真糊塗還是假糊塗,三十一軍來干什麼,你不知道?",

"知道啊"普迪托克少校撇了撇嘴道"不就是來搶功勞,打名聲的麼.滄浪星登陸戰之前,這幫家伙就一直拿萊恩戰區他們那位領袖的戰績做比較,想把腳插到這里來."

"那你要是孫女差點被殺的軍神閣下,殘者你是長弓星系還捏在人家匪軍手里的查克納總統,你准備怎麼干?"塔塔尼亞少校喝了.*啡,淡淡地道.

"我知道,這是讓李佛了團丟丑的一個好機會"普迪托克少校道:"可是,就匪軍這幫家伙,能干贏三十一軍?打不過怎麼辦?不是給三十一軍長威風麼?"

"真丨他媽不知道你是怎麼混到少掛的,…,塔塔尼亞少校輕蔑地道:"軍神擺明了是玩他們.三十一軍打輸了,被滅了威風,砸了李佛戰無不勝鐵軍的招牌,他們可能還有機會去滄浪星,要是他們打贏了,黑斯廷斯元帥一句破壞團結,就能把他們給發配了.他們爭取這個機會,可是費了不少力,軍神閣下這一堆手,以後別想有任何一支李佛軍隊進東南星域."

這話一出口,不僅普迪托克少校目瞪口呆,就連周圍聽到他的話的其他軍官,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我說的不對麼?"塔塔尼亞少校有些奇怪,轉頭看看周圍的軍官們,歎了口氣道:"況且,你們看看匪軍這幫家伙的紅眼睛,你們覺得現在誰能命令他們離開?"

眾人默默點頭.忽然,塔塔尼亞少校覺得肩膀上被人重重地一拍,回過頭,卻是自己國家的一名少將,不等他立正敬禮,少將已經點頭贊歎道:"哪個部隊的.別說少校,你能當少將了!老子都沒你看得明白!"

正說著,忽然,旁邊傳來一陣騷動.

"出來了,法塞特出來了!"一個軍官大叫著.陽台上的人,摸出了隨時攜帶的便攜式遠視儀,而在房間里的人,都轉頭看向大型遠視儀屏幕.

只見三十一軍基地大門打開,法塞特在幾名高級軍官和一隊衛兵的簇擁下,走出了大門.

走出大門的時候,衛兵雖然手里已經沒有了槍,不過,他們依然嚴格地展開警戒.在一幫面無表情的軍官的簇擁下,法塞特在門口十米的地方停下了腳步,負手而立.緊接著,一名軍官上前幾步,向匪軍喊了幾聲.

片刻之後,一名個子矮壯的匪軍少將在軍官的要求下,走到法塞特面前.

法塞特一臉嚴肅地看著少校,語速飛快地說著什麼.他的表情有些激憤,正義凜然.

可是,他剛說了幾句話,就被打斷了.

一直沉就的匪軍少將根本沒有說話,他只是淡淡地看著滔滔不絕的法塞特,忽然反手一記耳光,狠狠抽在了他的臉上.

整棟大樓,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

.

.這一章差三四百字到五千字,不算大章,不過時間晚了,看見很多書友在等.加上寫到這里,正是舒服的時候,干脆就發了.另外,說說專職,什麼時候專職不一定,至少這兩三個月,我還會有別的事情耽擱.對我來說,專職是有多一點的時間寫東西,能夠在我以前的更新量上,盡量多一點.不過,要每天更新,從不間斷,沒更七八千,我說行估州也沒人相信二所以,別拿專職來逼我.我說專職,是想為等更的書友多盡一點責任,不是為在這一行專心賺錢.要賺錢的話,我每天一萬兩萬字,打字誰不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