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六章 神話破滅(一)
匪軍包圍三十一軍基地.

這個消息,如同一顆核彈,將整個斐盟軍方炸了個暈頭轉向.

最高指揮部和斐揚軍部,在第一時間聯系了貝爾納多特上將,希望能夠制止事態擴大.查克納總統希爾和斐揚總統弗朗西斯,也緊急召見勒雷大使及軍方聯絡官,請求勒雷總統弗拉維奧動用權限,制止匪軍第一裝甲師和第二裝甲師的一切魯莽行為.

而面對請求,勒雷軍部第一上將貝爾納多特,勒雷總統弗拉維奧,只淡淡地表示,首先,匪軍並沒有與第三十一軍開戰的舉動,他們只是在進行演習,且大部分士兵處于休假狀態.

其次,匪軍並非直接隸屬勒雷聯邦,而是聯邦中將田行健的部隊.這是田行健將軍,在獲取瑪爾斯流派互助同盜友誼之後,得到的私人部隊.更重要的是,早在漢密爾頓總統在位期間,國會已經通過決議,授權田行健將軍獨立指揮權.

別說這支部隊並未在勒雷軍部作戰序列之內,就算在也沒用.勒雷政丨府和軍方在戰爭結束前,沒有指揮權.這支部隊的唯一指揮官,只是田行健將軍.如果要制止隊伍的一切行動,要麼,殲滅他們,要麼,等田行健將軍醒來下令.

兩條路,隨便選,勒雷聯邦絕不過問.

這匪夷所思的強硬回答,頓時讓整個斐盟一片嘩然.而與此同時,黑斯廷斯元帥關于這件事情的表態,更加讓人驚愕.

"讓他們較量一下吧,相較于三十一軍,我更看好匪軍."

就在人們還在仔細回味黑斯廷斯這短短一句話的時候,接下來的事,讓他們明白,疾風驟雨並非將至,而是已經來臨.

11月2日,斐揚共和國忽然爆出間諜大案.一名名叫傑米福克斯的斐揚某軍區政治部主任,因為一件泄密案而接受調查.隨即發現,此人為潛伏于共和國內部的西約間諜,多年來,其布置下的間諜網,遍布整個斐揚軍部.

在案件爆發的第一時間,麥金利上將忽然下令傳喚三百多名中級軍官,接受無限期調查,同時,任命另外相同數量的軍官暫時接任被調查軍官職位,保持軍隊穩定.

這一拳,打得極狠,極不講理.

明眼人都能看出,這是赤裸裸針對李佛軍團的報複.

三百多名中級軍官,全是李佛軍團的中堅力量,無論其是否有罪,一紙傳喚將其調離,李佛一方的勢力將受到沉重打擊.即便李佛隨即發動,指責麥金利蓄意制造恐慌,要求立刻釋放受調查軍官,保持軍隊穩定,也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原本在李佛軍團贏得加泰羅尼亞戰役之後,一直對李佛軍團客客氣氣的軍部隨即下達書面明令,嚴厲斥責李佛的言論,要求李佛將精力都集中到茱恩戰事上,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軍部的內部審查工作,自然有軍部的計劃.李佛作為方面軍指揮官,無權過問.

李佛的聲音消失了,不過,國會隨即有議員提出間諜案質疑,要求麥金利上將,就拘捕三百多名中級軍官做出說明.可是,上午提出的議案尚未進行討論,下午,這些議員就被反貪局逮捕,以涉嫌貪汙受賄,接受調查.

六名議員,加上在拘捕行動中,因為"拒捕"而被擊斃的二十多名中級軍官,軍神揚手就給了羽翼遠未豐滿到可以制定游戲規則的李佛一記耳光.這一下,幾乎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因為許多人都知道,事實上,軍神黑斯廷斯還沒有出手,出手的,只是他的外孫女,黑斯廷斯系未來的繼承人,瑪格麗特.

這種仗勢欺人的打法,簡單,有效.

在瑪格麗特遭遇致命襲擊死里逃生之後,一些處于中立的勢力就一直保持沉默.游戲規則就是這樣,既然你沒能將對方置之死地,那麼,就要承擔隨之而來的後果.如果瑪格麗特死亡,就算黑斯廷斯在位,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態,也有大部分勢力會選擇倒向李佛.

可是,幾乎萬無一失的襲擊行動失敗,帶給其他人的,就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信號.誰都知道雙方已經亮劍,誰都不願意在決斗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壓下賭注.

再看好李佛的人,也會因為這次失敗,感受到一個極其危險的先兆.

至少現在黑斯廷斯系還非常強大,至少瑪格麗特的這一記耳光,告訴了所有人,她和她的外公的不同之處.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她用這種方式告訴所有人,她能干出什麼事來.

這次行動,不僅僅顯示了瑪格麗特的狠辣,也顯示了她的周密.別的不說,這三百多名中級軍官名單,就足以讓人心驚膽戰.誰知道在這個魔女手中,是不是還有另外幾份名單.

這次報複的警告意味極其強烈.三百多名軍官,全部是中層軍官.上下兩頭她一點也沒動.那被擊斃的二十多名軍官,更是眾所周知的李佛的狂熱信徒.多年來,他們一直為李佛賣命.不遺余力.而現在,在這場戰爭剛剛拉開序幕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了祭品.

二十多次擊殺,無一失敗,毫無漏洞.六名議員的貪汙受賄的罪名,證據確鑿.

如果沒有相當充分的准備,瑪格麗特這一耳光打不出來.而她不僅打出來了,還打得旁人都為之心驚膽戰.

這一耳光,已經提醒了所有人,重新審慎自己的決定.

和三十一軍即將爆發的沖突,更讓人為之關注.作為傳聞中關系曖昧的朋友,作為連黑斯廷斯都特意批准配備第一批十二代機甲的部隊,匪軍,究竟想為他們的首領,實施怎樣的報複?!

一時間,所有人都凝神屏息.

…………………………………………………………

加泰羅尼亞,常青藤星系.

斐揚軍事基地里,士兵們,機甲,軍用卡車來回穿行,訓練場上,不時傳來嚴厲的喝斥聲,整齊的腳步聲,震耳欲聾轉載的麼小JJ的吼叫聲和機甲對戰時的轟鳴聲.

剛剛結束了加泰羅尼亞戰斗的李佛軍團士兵,旋即投入了更加嚴格的訓練之中.未來,還有更艱苦的戰斗在等待著他們.

基地大樓陽台上,一個身影如同雕塑一般,負手而立.每每看到這個身影,戰士們的士氣,就愈加高昂.

那是他們怕偶像,是他們的精神信仰.

李佛靜靜地看著樓下的訓練場山呼海嘯般的士兵.白得近乎病態的臉上,眉頭深鎖.

漢京和國內發生的一切,已經讓他嗅到了一種危險的味道.

多年來,他一直試圖挑戰黑斯廷斯.在他看來,黑斯廷斯早已經喪失了一個軍人領袖的資格.這個老人,一直在靠著他三十年前的戰績生活,而斐揚軍,在他的領導下,已經越來越變得像一支庸俗的部隊.士兵們盲目地崇拜這位所謂的軍神,軍隊中充斥著大量能力低下的軍官.

整個斐揚共和國,都安于現狀.除了依靠超級大國的地位在地區沖突中撈些好處外,完全沒有進取精神,以至于被比納爾特帝國以超人的速度追上.

李佛一直認為,如果三十年前那場天戰之後,領導者不是黑斯廷斯,現在的斐揚共和國將是另外一種局面.不會有這場戰爭,因為沒有可以挑釁斐揚的對手.

一支勝利的軍隊,必須依靠不斷的勝利保持血液的沸騰,而黑斯廷斯,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失去了勝利的欲望.

不過,李佛並沒有打算在這個時候動手.

在他看來,已經病入膏肓的黑斯廷斯,已經失去了時間的眷顧.當任何一個人無法在時間上占據優勢的時候,他的敵人搶先動手,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至少,在沒有等到足以發動致命一擊的情況下,李佛不打算動手o

發生在查克納首都的一切,並不出于他的授意.這是一股自發而洶湧的浪潮,出自想讓查克納置身事外的查克納副總統和國家安全顧問們,出自和他們一起反對總統和軍部硬拼政粟的反對黨,出自下層激進的青年軍官,出自斐揚國內已經迫不及待想要進入黑斯廷斯之後時代,重新劃分勢力的大佬們.

他們的意願,一旦彙集到了同一個尊上,必然會出現如同核聚變一般的反應.

李佛不會冒著讓自己受傷的轉載的麼小JJ危險去控制這種反應.他只是靜靜地看著.站在萊恩共和國和納加聯邦之間的這個戰場中央,掌控著一支屬于自己的軍隊,他不在乎在其他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

只是沒想到,匪軍的那個胖子,也在那輛車上.也沒想到,瑪格麗特居然躲過了這場劫難,並迅速出手還擊.

國內被逮捕的三百多名軍官,李佛並不在乎.至少現在,黑斯廷斯就算親自出手,也不可能把手插到萊恩共和國來.

他在乎的,是匪軍和三十一軍!

匪軍發出的信號很簡單,他們不需要戰爭,他們只要在屬于李佛軍團一級部隊的三十一軍身上,將李佛軍團戰無不勝的皮血淋淋地扒下來!他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拆掉讓這支鐵軍的骨頭,把他們打成一只癩皮狗!

而這,恰恰是李佛最在意的.

這不僅僅關系到所謂的榮譽1名聲這還關系到維系整個李佛軍團的信仰!

想到自己得到的情報中,那十輛匪軍機甲在滄浪星的戰斗錄像,李佛的目光,愈加深沉.

"告訴法塞特",李佛頭也不回的話,讓身後一直保持著高度專注的參謀迅速拿出了記錄本,記錄李佛的指令,"沖突不可避免!集中力量,力圖一擊而勝,不能給對方任何糾纏的機會.拒絕小規模的較量,如有必要,可搶先開火.既然他們找上門來,不妨鬧大一點."

……………………………………………………………

書房里,看著自己面前一臉苦笑的希爾總統和馮智上將,黑斯廷斯和剛剛趕回漢京的李存信對視一眼,不禁笑了起來.

"傳我命令,立刻收繳匪軍第一第二裝甲師所有武器,同時,收繳第三十一軍所有武器.雙方可保留拆卸掉武器的機甲."

黑斯廷斯在棋盤上放下一顆棋子笑道:"然後,你們也別管了,讓他們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