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五章 理由,演習
一艘小型醫療飛船,在幾分鍾內,趕到了事發的a19高速公路.

飛船反引力引擎巨大的的轟鳴聲中,緊急出動的專家組順著已經被堵得死死的公路上數以千計的飛行車,終于看到了遭遇襲擊的車隊.

滿滿的車流盡頭,數十輛飛行車橫七豎八地倒在公路上,其中兩輛,還在劇烈地燃燒著,冒出滾滾濃煙.公路兩側高高的護欄,已經被撞得變了形,一條觸目驚心的彈痕,橫著切過公路.幾輛裝甲車的中央,數十名士兵已經將幾乎炸成廢鐵的飛行車破開一個大洞.一個女孩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胖子,哭叫著沖醫療飛船拼命揮手.

飛船緩緩降落到與公路齊平的位置,渾身是血的傷員一被抬上來,醫療專家們就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爆炸,幾乎把這個滿頭滿臉都是血汙,看不清面目的男子炸得皮開肉綻,一只手和一只腳奇怪的扭曲著,在他的腰部,一大塊肉都被撕去了.那是戰機三十毫米口徑機關炮造成的,如果機關炮再打偏一點,在他的小腹,就是一個大洞.

早已經得到了上方指示要全力搶救的醫療專家們立刻將傷者送進了醫療艙,輸血,納米機器人止血,修複神經,注射同時,醫療飛船立刻起飛,向醫院飛去.

看著胖子被送進醫療艙,瑪格麗特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都流失得一干二淨.她呆呆地跌坐在醫護飛船的甲板上,任由身旁的醫護人員為她檢查身體.

不用檢杏,瑪格麗特也知道自己除了在爆炸中有點輕微的灼傷剌,渾身上下都完好無損.因為,在遭遇襲擊的那一刻,那個色迷迷的色胖子毫不猶豫地用他的身體為自己阻擋了一切.

是誰干的?看著在醫療艙的維生濤中,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的胖子,瑪格麗特緩緩彎下腰,蜷曲著身體,極力抑制身體的顫抖.

飛船,在幾分鍾後降落在查克納陸軍總醫院的停機坪,數十名早已經等候在停機坪的醫療人員,迅速將胖子送進了醫院大樓.

瑪格麗特拒絕了兩位護士的攙扶,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走下醫療飛船的時候,已經有兩名穿著紫色制服的女軍官,站在了瑪格麗特的面前.

瑪格麗特輕輕將耳畔帶血的頭發撫到耳後,向前走去.兩名女軍官,捧著一套乾淨的制服,緊緊跟在瑪格麗特身後.

在走上自己的飛行車之前,瑪格麗特拿過衣服,淡淡地道:"查!"

一名女軍官立正敬禮,轉身鑽進另一輛飛行車.飛行車原地盤旋而起,掉頭向遠處飛馳,高速啟動時舌起的風,吹得路旁的大樹枝葉猛地偏向一個方向.

走進寬大豪華的飛行車,瑪格麗特拒絕了跟隨在身旁的另一位女軍官上前幫忙的舉動,自己脫下已經被浸透的鮮血粘在身上的制服和筒裙,褪下絲襪,脫掉內衣.

她的動作很慢,仿佛在做著一件很精細的工作.

"衣服別扔,就放這里."

瑪格麗特淡淡地說著,輕盈地走到水汽彌漫的車載浴室的鏡子面前,偏偏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鏡子里,是一具完美無瑕的胴體,每一寸曲線,都散發著勾魂態魄的魅力.已經變得暗紅的鮮血,附著在白暫而光滑的肌膚上,在少女的聖潔中,塗抹上一絲魔鬼般的邪惡.

瑪格麗特柔若無骨的手,從腿部,向上游走,滑過渾圓挺翹的臀,滑過纖細的腰,撫上飽滿而挺翹的雙乳.在乳尖停留了幾秒後,她的眼睛里,浮現一絲冷酷的迷離.雙手繼續向上,手指上的血跡,被輕輕抹上了嘴唇.

將披肩的長發挽起.瑪格麗特無聲無息地轉過身,走進了浴室.

"安妮,按照日級名單,點名.一個都別放過."

浴室里傳出的聲音,讓靜立一旁的女軍官安妮那張美麗卻仿佛從來沒有表情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

作為黑斯廷斯家族最核心力量的代表,作為和瑪格麗特從小一起長大,情同一人的姐妹,安妮知道,浴室里那個如司天使一般的女孩,已經在這場襲擊中,變回了多年前那位不折手段的魔女.時間總是能讓人的記憶不再深刻.

可是,只有真正了解當年發生過的事情,知道瑪格麗特手段的人才知道,當她的仇人,會有多麼淒慘.

安妮拿起專用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雖然襲擊者並不能確定是誰,不過,這並不影響什麼.對瑪格麗特來說,她不需要證據,甚至不需要確定和理由,只需要知道,現在誰應該來承受怒火就行了.隨著這個電話,斐揚,將掀起一場讓人難以想象的腥風血雨.勒雷聯邦田行健中將和斐揚軍神黑斯廷斯的外孫女瑪格麗特上校遇刺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查克納和整個斐盟聯軍高層.

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盛怒的查克納總統希爾接連下令.查克納國家安全局,軍事情報局,軍事調查局,軍部政治部,軍部監察部,幾乎傾巢而出,瘋狂地尋找那架發動襲擊的戰機.

數百人被停職,接受調查.數千人被傳訊談話.從各大陸基空軍基地到民用空間飛行管理部門,每一絲可疑細節,都被反複排查.

而在更為震怒的查克納軍部,更是掀起了一場調查風暴.在那一天升空的戰機,每一架都需要接受調查,調查的范圍不僅僅是飛行員,還包括地面維修部門,機場管理部門,空軍參謀部,乃至雷達引導等部門.

調查的結果,很快出來了.無論是發動襲擊的戰機,還是飛行員,都找到了.

可結果,更加讓人震驚.

戰機是一架正在蜚揚還空空蕩蕩的基地里准備進行聯合演習的查克納雷鳴"陸基高速殲擊機,而無論是飛行員,還是當時負責調度的基地人員,雷達員,戰機後勤小組,乃至上級軍官以及兩位斐揚三十一軍協調官,都在同一天死亡.

不但如此,關于這架戰機升空時的一切資料,一切雷達記錄和補給記錄,都已經被抹去.調查員甚至不知道戰機的導彈是從哪里來的,不知道戰機的能量補充編號和升空序列.

唯一有進展的,只有斐揚內部關于瑪格麗特乘坐的軍用車定位信息的透露線索.

根據當時的天網參謀稱,他接到上級指令,需要與瑪格麗特緊急聯絡,因此,他立刻撥通了車載電話,不過,電話顯然出了問題,于是,上級在命令他用權限啟動並調出瑪格麗特坐車的定位數據後,匆匆忙忙地走了.

自此,這位參謀就再也沒看見過他的上級.

那個人仿佛從空氣中消失了一般,人間著發.

這場襲擊,是誰策劃的,幾乎每一個知道內情的人,都已經有了答祟.可是,因為對方的手腳實在太乾淨,所以,所有人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調查陷入僵局.

在襲擊發生的五個小時之後,遠在第恩的李佛,率先發表聲明,譴責西約的恐怖襲擊行為.隨後,三十一軍軍長法塞特高調前往醫院看望尚在昏迷中的勒雷中將田行健,並現場發表聲明,表示將與勒雷盟友同仇敵愾,並對任何試圖嫁禍三十一軍,挑起內斗的行為,表示譴責.

同日,杏克納哥總統馬卓文在國防部安全會議上的一次講話中表示,此次襲擊,斷然是西約間諜所為.支持三十一軍法塞特中將的聲明,重申斐揚李佛上將是查克納的忠實朋友,雙方將繼續加強合作,並妾婉地對目前希爾總統領導下查克納的局勢表示擔憂. 查克納總統府,坐落于漢京龍城大道最頂端的勝利廣場西側,這是一組高大華美的建築,有十二根巨型立枉的宮殿型正樓,正是杳克納總統府的標志.每一位到漢京旅游的游客,都會在正樓前劃定的區域拍照留念.

雖然是戰爭時期,天色也不怎麼好,不過,查克納總統府前,依然是游人如織.

閃光燈中,誰也不知道,幾輛黑色飛行車如飛一般駛入了總統府西側的林蔭道順著厚重的灰色石牆和兩側的梧桐樹,拐進了總僥府正樓後的一個小園區,在一棟白色小樓前停了下來.

在四周警衛嚴密的護衛下,車門打開,三位上將表情嚴肅地快步進了小樓.

總僥辦公室里,爸克納總統希爾面沉如鐵地站在辦公桌後,雙手狠狠地撐在辦公桌上,一雙藍色的眼睛仿佛冒著火花,狠狠地盯著眼前的四位國家安全顧問.

隨著總僥秘書的通報,三位上將快步走進了辦公室,正聽見希爾的怒吼:"沒有授權升空,整整三十分鍾竟然沒人知道,聯合演習在六天後開始,是誰下令提前這麼長時間將7…口戰機中隊調入基地?為什麼調令在發出八個小時之後,才知會軍部?!"

四位國家安全顧問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聽到辦公室門口的腳步聲,他們和魚貫而入的將軍們目光一撞,迅速收了回來.

其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安全顧問淡淡地道:"總統先生,請您注意您的言辭.在沒有證據證明是我們下令調動戰機中隊之前,我們並不是罪犯.您的審問語氣,非常失禮."

說著,他看了看表,側頭和身旁的另一位顧問竊竊私語幾句,對希爾道:"我們知道的,都已經寫在調杳報告上了.對于這件事情的發生,我們也非常震驚.不過,那是希爾總統您的責任.作為國家安全顧問,我們的工作,是為保護這個國家盡我們的一切能力,向您提供建議.當然,我們的建議現在似乎已經對您沒什麼作用了,因此,我們申請集體辭職.辭職信,我們會按程序提交.就這樣吧.如果有證據證明我們參與了這起事件,您盡可以拘捕我們.隨時恭候"

說著,四人向已經一臉鐵青的希爾點頭告辭,轉身向辦公室門外走去.

房間里靜悄悄的,總統希爾和三位震驚的軍部上將沉就地看著四人帶著溫和的微笑,走出門.在最後一位顧問走出門之前,他忽然回過頭來,對希爾道"對了,總統先生,我忘了提醒您,黨內即將提起對您的不信任案,或許,你應該先預先准備一下."

他看了一眼軍部的幾位將軍,淡淡地道:"或許,我為你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話題."

辦公室門,緩緩關上了.

"很顯然,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攤牌了."希爾看著以馮智上將為首的三位將軍,忽然間怒氣勃發,猛地一拍桌子,大聲道"肆秀忌憚!"

說著,希爾轉身踱到落地窗前,沉就良久,問道:"調查怎麼樣了?"

"僵局."馮智上將回答道.

希爾看著窗川,挺拔的背影,仿佛在一瞬間蒼老了十歲一般.

"總統閣下"身後,傳來了馮智上將的聲音:"天欲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不過,他們再狂,也想不到,他們招惹了誰.或許,我們不需要再做什麼調查了"

希爾猛地轉過身,驚訝地看著馮智.

馮智淡淡一笑道:"斐揚軍部忽然爆發旬諜案,總計三百一十二名中級軍官被隔離審查,另有二十三人因為拘捕而被擊斃."

"他出手了?"希爾駭然道.

"沒有"馮智搖頭道:"出手的是麥金利上將.另外,今天來,是有一個麻煩需要我們立刻解決"

"什麼麻煩?"希爾問道.

"我剛剛得到通知,匪軍第一和第二裝甲師,已經集體放假"馮智等笑一聲:"放假的士兵,被允許在斐揚三十一軍基地附近活動.另外,有兩個裝甲團,已經封鎖了三十一軍基地附近所有的道路,理由是演習."

希爾目瞪口呆

.

.

.

.今天兩更,晚上還有一更.另外,感謝大家的鼎力支持.不到二十四小時,上漲一千六七百票,你們真是太強大,太萬惡了.只有拼命更新回報.三月,拿不到第三,也無怨無悔了.我的生活不會因為專職寫作受到影響.說實話,正是因為兩頭跑,只能每天寫到兩三點,實在傷身體,才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喜歡寫,你們喜歡看.是你們給了我信心.鞠躬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