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十三章 握手
哂馬頭大斤的虛擬屏慕,環在f線垂幻中反複播放著剛術之砰一軍集合時的畫面.

集合方陣從一個邊角開始,仿佛被人在地面上展開了一張黑色的桌布,兩萬多名身穿黑色制服的斐揚機甲戰士的動作是那麼的整齊,那麼的乾淨利落,就如同同一個人一般.

片刹之後,整個方陣就已經成型.

這個畫面,無論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看來,都讓人無比震撼回味無窮.可是現在,在這鴉雀無聲的港口中,已經沒人有心思再回頭去看上一眼了.

站在胖子面前的五位杏克納將軍和六位斐揚將軍,身軀比儀仗隊那些每天操練軍姿隊列的士兵還要挺拔.他們中間,最大的已經五十多歲,最小的也是年近四十.大多成名已久.尤其是其中的馮智上將,更是杳克納軍方的三號人物.

杳克納的名將不少,在整個人類世界,查克納的整體軍事素養,也位居前列.而在這些名將之中,在陳鳳西和李鴻武之後,就是這位馮智上將.

他的長相氣質溫文爾雅,可誰都知道,這是一位以善打硬仗狠仗出名的將軍,就連老元帥李存信也曾經說過,在他的學生里,馮智是最像他的一個,比他兒子李鴻武都像!

方論從哪方面來說,這貯將軍,都不應該同時出現在胖子面前向他敬市們站在他們面前的胖子,不但年齡比他們小許多,就連名氣,也不如他們.

如果非要說這胖子有點名氣的話,或許就是他投降的名氣了.

在整個斐盟,這胖子都巳經臭名昭著.

可是,這些將軍們偏偏就不約而同地走出了隊歹"不僅僅是杳克納人,還有原本應該接受歡迎儀式的斐揚將領.他們對胖子說的每一個字,人們都聽得一清二楚.

沒有人質疑.因為所有人都明白,這十一位將軍中間,無略哪一個,都是說一不二的漢子.他們的身份,他們的地位,他們的赫赫威名,不是當做垃圾在這樣的場合隨便丟的.

他們願意在數萬民眾的面前走出來,以一名軍人的禮節向胖子致敬.那就說明,在他們的心目中,這個勒雷胖子中將值得他們發自內心的欽佩和尊敬.

十二集團艦隊,長弓星系,滄浪星,加查林胖子履曆上的赫赫戰功,一直是人們嘲笑的對象.誰也不會認為這是真的.在看了胖子投降的嘴臉之後,這些所謂的戰功,就顯得分外可笑.平日里聊天,甚系也會有人拍著胸脯說自己曾經在加查林抓過皇帝,干掉過斯蒂芬,又在那里那里怎麼樣怎麼樣,從而引來一陣哄笑.

以前的奚落,猶在耳邊,可現在,當再度聽到這些熟悉的字眼時,誰也笑不出聲來.這不是玩笑,這些將軍們才是親身經曆者,他們才最有資格,站在這里,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他們知道的一切擲地有聲地告訴在場的每一個人,將這位胖子將軍的赫赫戰功,大聲頌揚!

瑪格麗特和米蘭已經在不知什麼時候退到了胖子身後,看著胖子跟將軍們擁抱握手,聊著別後以來的經曆,都不禁一陣心情激蕩.

"怎麼來這麼一出"胖子對馮智道"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將軍們轟然大笑,這胖子紅光滿面,哪里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樣子.了解這家伙的人都知道,這家伙臉皮之厚,遠遠超過他的能力戰績,敢在數十億觀眾面前哭得稀里嘩啦投降的家伙,這輩子哪里還會有不好意思這樣的習慣?

而這,恰恰就是大家欽佩他的地方.

回顧整個淪浪星戰役,將軍們光從戰報上或能夠看出其中的驚心動魄來.

如果不是胖子接連襲擊三個裝甲營,固守則5高地,為部隊向溫泉鎮隱蔽運動爭取了時間;如果不是他在溫泉鎮戰役最關鍵的時刹趕到,鑿穿了敵人的封鎖線.別說李存信元帥,就連整個部隊都早已經全軍覆沒.其後的滄浪星登陸戰和北部山區大捷,更是沒影子的事兒穴能干到那種地步,就已經是奇跡了,更別提他隨後帶領隊伍和敵人對插,殲滅兩個傑彰裝甲師,威脅北關市,最後又以一十敢死營引開第二裝甲師.在山窮水盡的時候,還悍然率領一百多名敢死營戰士向整個師發動沖鋒這是何等的波懈壯闊,這是何等的蕩氣回腸!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是一個痛哭流涕投降的小人?!

在場的都是打老了仗的軍人,只要認真看一眼當時的情報,就知道胖子是在為運輸艦降落爭取時間.

為了自己身後那一百多名戰士的生存,他可以冒著生命危險發動那最後的雷霆一擊,可以舍棄臉面虛名假裝投降.這樣人不值得欽佩,誰還值得欽佩!

大家怎麼願意讓這樣一個家伙受委層.哪怕明知道這家伙其實是和李佛的三十一軍別苗頭,在場的人也要助紂為虐.

都是行走在生死線上,槍林彈雨里風進火出的軍人,沒那麼多顧慮.

看得順眼的是朋友,看不順眼的滾蛋.

就這麼簡單.

完全無視于閱兵台上,已經一臉鐵青的馬卓文和半眯著眼目光陰郁卻似乎置身事外的法塞特.

馮智笑著道:"聽說,第二裝甲師被俘虜,傑皇尼古拉斯五世把自己最喜愛的弓樓瓶都砸T.民用網嗯干,刻段錄像,辦丸經被西約匙解腫鎖."一對?不是說十對麼?"一名杳克納中將詫異地道.

"十對?"斐揚的一名少將罵罵呼咧:"我怎麼聽說是把整個書房上百件古董都砸了?"

一干人面面相覷.正圈惑間,卻聽查克納中將拉克利大遲疑道:

"都不對吧,我聽說那白癡把他自己的兔崽子給宰了十幾個."

隨著瑪格麗特和米蘭噗嗤一聲,眾人轟然大笑.

笑聲中,胖子斜眼向閱兵台看去,目光,正碰上法塞特刀子一般的眼睛.

面對情敵從來不容氣的胖子嘴角挑掛一絲笑容,半邊眉毛調戲般地一挑,隨即哈哈大笑著對將軍們道"好了,歡迎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就不耽誤你們了.我先去我老大哪里報到,抽空出來咱們喝個一醉方休."

說到酒,當兵的沒幾個不喜歡的.將軍們頓時大喜,口喜嘻哈哈和胖子握手告別.一群人向閱兵台走了幾步,查克納將軍們收起笑臉,在馬卓文的冷冷目光中,淡淡地走到了儀仗隊旁邊的歡迎隊列中.而幾位斐揚師長,則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部隊中.

胖子走到閱兵台前,笑盈盈地一一和閱兵台上眾人握手.斐揚第六軍軍長彭峰上將,第三十九軍軍長本傑明喜爾頓中將,以及雙頭鷹二號師師長凱文雷恩中將,在和胖子握手的時候,都不禁用抬眼看看胖子身後的瑪格麗特,給胖子遞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而杳克納副總統馬卓文,則是一臉喜悅地拉著胖子的手寒暄了半天.

最終,胖子走到法塞特面前,兩人相視一笑,敬禮握手.

法塞特的手掌雄厚寬大,有些發涼.胖子關心地道:"法塞特將軍,等久了吧.我看你臉都僵了.這里風涼,你該多加一件衣服.~"多謝田將軍關心"法家特淡淡地一笑,目光如刀"生病沒什麼,就怕出師未捷身先死,勒雷現在已經四分五裂,所有人都指望田將軍,你要多保重."

兩人靜靜地握著手,看著對方的眼睛.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握手,可兩人都知道,自己和對方,永遠也不可能成為朋友.

權利的斗爭,有時候比兩國之旬的戰爭更殘酷.信仰不司,理念不司,卻要擠上司一條路,注定會有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

對胖子來說,他的一切理想,就是一個和平富足的勒雷聯邦,他喜歡的是民主和自由.在這場戰爭中,他考慮的最多的,只是讓盡量多的人生存下去,用勝利去贏得和平.

而對法塞特來說,李佛就是他的信仰.這屬于軍人的時代.大丈夫建功立業名震天下,當在此時.只有用犧牲,用一切手段軍人去贏得勝利,直到這個世界只有一個聲音,這個世界才能得到救贖.

他從沒想過要回頭.從追隨李佛的第一天開始,他就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條和所有人都不同的路.如果有人擋在這條路上,他不介意用任何一種方式,將對方抹殺.

兩人的聲音很小"目光的碰撞,也不過是短短的一瞬間.可是,雙方都明白,對手的厲害程度,可能遠遠超過自己的想象.

法塞特能從胖子的目光中,看到的,是一種堅定.

一種挑戰.未來的雷斯克戰場,也司樣是兩人的戰場.在東南星域,匪軍絕對不會舞許三十一軍插足!

胖子在法塞特眼睛里看到的是 他媽的,什麼也沒看出來.

胖子郁悶地轉過身,對于法塞特那句出師未捷身先死,頗有點忌諱.剛來查克納,就遇見這麼一個人,顯然不怎麼符合安全第一的信條.也不知道這家伙領會自己目光中隨時可以投誠的意思沒有.

胖子轉過身,向碼頭出口走去.

身後,斯圖爾特,拉希德等一干匪軍官兵,無聲無息地跟上.

這"次,這些匪軍士兵,沒有嘻哈打鬧.他們的隊歹」雖然依然散亂,可是,當這支部隊沉就前行的時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們身上那種精悍的味道.

法塞特眯起了眼睛,從眼前這些士兵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種只有在槍林靜雨中,才能養成的肅殺和淡漠,那不是靠"練出來的,那是百戰余生的自然氣勢.

二十多輛以胖子為原型的機甲護衛在沉就前行的隊列左右,前面的幾輛飛快的奔跑著,步伐中,帶著一種獨特的韻律.

這種韻律,如同一道強光,刺疼了法塞特的眼睛.

他知道,如果是在戰場上,這些機甲無論是遭遇遠程攻擊還是近身格殺,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反應.

而這種反應,絕對是凶狠無比的致命一擊.

遠處的人群中,隨著一個孤單的掌聲響起,片刻之後,掌聲已經延綿成了一片海洋.

那是,送給匪軍的!

這兩天沒看排行榜,剛剛發現居然被白鵝超過去了.三月已經到了月底,所有人都開始發力.七十二在這里請求大家月票支援.三月,四月,五月無論如何,我都要,堅持像這個月一樣戰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