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卷 第七十一章 港口
绔方納暈一號峰港四號碼頭,己經是人山人海.(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

因為斐揚盟軍第二輪增援部隊的到來,查克納軍方和政府出動了不少高官將領.新聞媒體的長槍短炮,在碼頭一側的采訪區內擠得密密麻麻,更州面,則是數不清的手捧著鮮花,高舉著歡迎橫幅的民眾.

一眼望去,只看見一片人頭攢動.

碼頭上已經清理一空,所有停靠在碼頭的其他戰艦,早在清晨六點就已經轉停到了其他泊位.為了迎接斐揚盟軍的到來,整十,一號空港都重新布置過.而在未來的幾天里,這里還將迎接來自西利亞克聯邦和駐紮在阿克薩的盟軍部隊.

據說,還有那支來自瑪爾斯的匪軍.

銀色流線型的港口大廳上方,巨大的虛擬屏幕上播放著緩緩入港的艦隊鏡頭.儀仗隊已經在筆直的泊位中央公路上排成了兩行長列,高大英俊的儀仗隊官兵穿著查克納特別的白色制服,靜靜地站在每一個泊位前,手扶長槍,目光平視,紋絲不動.

人們在焦急地期盼著.

戰爭進行到穆,在,各國都已經到了圖窮已見的時候.雷斯克戰役,關系到整個東南星域的歸屬,斐揚共和國的這一批增援部隊,可謂精銳盡出.

斐揚陸軍第三十一軍.

這個軍下轄三一零,三一一,三一二,三一三,共四個,裝甲師.這四個師,都是此時在斐盟民眾心中如日中天的李佛軍團的中堅力量.

也是"小李佛"法塞特的直屬部隊.

斐揚第六旦.

這個蘭下轄的三個師分別為斐揚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二裝甲師.這三個師,都是斐揚陸軍的王牌師,第六軍也是楚揚的老牌王牌軍.是曾經受黑斯廷斯直接領導的部隊.精銳程度,還在三十一軍之上.

斐揚雙頭鷹部隊二號師.

雖然只是一個次,可在場的民眾之中,卻有絕大部分人,都是沖著這支部隊來的.如果說索伯爾的夜軍是比納爾特帝國的鎮國武力,那麼,斐揚神秘的雙頭鷹部隊,就是這個國家的定海神針!

雙頭鷹部隊,獨立于斐盟陸軍和星際海軍系統之外,單獨成軍.

旗下擁有六個集團艦隊,十個特級裝甲師,二十個一級裝甲師.戰斗力極其強大.這個軍里的士兵都是自斐揚上億士兵中精選出來的精銳,配備的艦艇,機甲和武器,也都是遠遠領先于普通部隊斐揚最尖端產品.尤其是十個特級裝甲師,每年的軍費,甚至等同于一個小型國家的軍費總和.

自三十年前組建以來,雙頭鷹部隊出手次數寥寥無幾,可每一出手,必獲大勝.無論是攻堅還是固守,這支部隊都展現出了讓人瞪目結舌的能力.因為雙頭鷹部隊由黑斯廷斯親自組建,因此,這支部隊又被看做黑斯廷斯的核心嫡系.

這一次,來的雖然只是其中的一個裝甲師,可對無論是查克納軍方還是民眾來說,這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近距離接觸這支神秘部隊的機會.

除了以上部隊之外,這一次,還有六個斐揚裝甲師一同抵達.對于普通民眾來說,這六個裝甲師沒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可對于一些了解內情的人來說,這六個裝甲師的到來,顯然釋放了一十,不司尋常的信號.

斐揚共和國陸軍第八十六裝甲師,一零二裝甲師,一一七裝甲師,二一零裝甲師以及斐揚太空海軍陸戰隊第三十五王牌師,第六十六裝甲師.

這些原本分屬不司軍區的部隊,之所以被臨時抽調出來組成斐揚新編第三十九軍派遣到查克納,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六個,師,都是當初參加過加查林莫茲奇戰役的部隊.他們在進攻加錯的時候,身後掩護他們的,就是勒雷少將田行健率領的匪軍!

加查林戰役之後,這六個裝甲師隨同道格拉斯一同回國休整,直到今天,才再度踏上戰場.這其中的意味,實在深長的很.

碼頭上,人們不停的扭頭看向大屏幕.

在港口無處不在的攝像鏡頭中,斐揚太空海軍的巨型運輸艦,已經離開了港口外龐大的戰艦集群,緩緩進港.因為空港內的速度限制和調度,從港口到2號碼頭,大概還需要幾分鍾時間.

人群中,一些女孩子嘰嘰喳喳地議論著,不時紅著臉沖碼頭一旁的一小隊斐揚軍官指指點點.許多民眾,也不時把目光投向這些斐揚軍官.

只要是看過前不久電視台的斐揚名將專題介紹的人都知道,在這一小隊軍官的最前面,那個有著一頭飄逸的暗金色長發,身材高大修長清年男子,就是無數清年的偶像,有小李佛之稱的斐揚名將 丹尼爾法塞特中將!

法塞特靜靜地站在碼頭上.他的五官都比常人略大,組合起來顯得十分剛毅,只是下巴稍稍長了些方了此,配上他那冷冰冰的表情,顯得有些倔強而冷酷.

在他身後,十余名斐揚軍官站得如司標槍一般.這小小的人群,安靜地站在空曠地碼頭上,與喧囂的人群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自然而然地散發著一種屬于軍人的冷冽.他們的軍容軍姿無可挑剔,就連那些查克納儀仗隊跟他們比起來,似乎也相形見拙.

耳畔傳來般略紗女的驚呼聲和民眾的嘖嘖贊歎聲n法案特冷漠的臉凰弓函冰冷.一雙精光四射的眸子,完全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

少女的傾慕和民眾的贊歎,並不能讓他產生絲毫虛榮感.對他來說,這些民眾不過是一群無聊的旁觀者而已.

看了看時間,法塞特深深吸了口氣,讓自己漸漸有些加速的心跳平緩下來.

拋開民眾如同蒼蠅一般討厭的嘴嗡聲,法塞特發現,自己的心境似乎有了些波動.站在這個碼頭,無數的念頭,竟是不可抑止地紛至遝來.

現在,李佛上將已經打得納加聯邦節節敗退.李佛軍團的威名已經從加泰羅尼亞星球傳遍了整個宇宙.而自己,也終于要帶領屬于自己的隊伍,踏上屬于自己的功名之路.

三十一寫,必將在雷斯克打出赫赫威名.

無論對手是訊,無論那位軍神就許李佛上將爭取三十一軍加入雷斯克戰役究竟有什麼打算,無論身後這些完全可以不用理會的民眾怎麼評價,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和自己嚴格"練的部隊,終于有了展翅高飛的機會!

法塞特的余光,輕輕瞟了不遠處,與杳克納軍方高層站在一起的瑪格麗特一眼.

這一次,不些瑪格麗特到了杏克納,就連黑斯廷斯也來了.據說,他們的到來是為了那支自稱匪軍的部隊.

匪軍 法塞特的嘴角,露出一絲冷酷的笑容.

自己倒真想看看,這支由瑪爾斯的罪犯組成的軍隊,究竟是一支什麼樣的軍隊,能夠讓黑斯廷斯做出將剛剛研發完成十二代機甲配備給他們的決定.

這件事,已經引發了國內輿論的口誅筆伐.也不知道是誰翻出來消息說,瑪格麗特和那位勒雷少將,有著某種曖昧的關系.黑斯廷斯此恭,是在為黑斯廷斯家族的未來謀取私利.

目光中,站在一群高官中的瑪格麗特,巧笑嫣然,明豔動人.

法案特嘴角輕輕往外下一拉,冷哼一聲.

對于這位黑斯廷斯一系的未來接班人,他打心眼里沒有當回事.

在他看來,女人應該做的,是呆在家里相夫教子.戰爭是男人的世界.女性的心理特質,注定了她們不可能成為一名偉大的軍事家或一名可以讓無數戰士義無反顧踏追隨的領導者.

黑斯廷斯之後的時代,已經注定是李佛上將的時代.注定是包括自己在內的這些用全身心投入這場戰爭的軍人的時代.戰爭中,不應該有女人,也不應該再有什麼所謂的民主.軍人們需要的,只是一十,聲音.

一個帶領他們贏得勝利的聲音.

李佛的聲音!

未來的雷斯克戰場,就讓自己和自己的三十一軍,告訴所有人,什麼是真正軍人,什麼是真正的戰爭!

耳畔,忽然爆發出一陣劇烈的歡呼聲.

法塞特定睛看去,不禁眉頭一皺.寬闊無狠的航道巾央,八艘斐揚巨型運輸艦正緩緩駛來.奇怪的是,在這些巨型運輸艦中間,四艘大型運輸艦正如司大人中間的孩子一般,擠擠攘攘.而在艦隊的最後面,一艘查克納巡洋艦,慢悠悠地吊著.

似乎是察覺到了不對,民眾的歡呼聲一下子低了下來,變成了一陣交頭接耳的議論聲.

在專門為歡迎斐揚共和國援軍的儀式上,竟然出現了另外的艦艇搶道的情形.傳出去,絕對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這樣的事情,別說是在迎接斐揚共和國這樣的超級大國的歡迎儀式上,就算普通小國的儀式上也從來沒有發生過.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嚴重川交事故.

歡迎的隊列中,幾位查克納軍方和放府高層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周圍負責警戒的部隊,也傳來了急促的口令聲.航道外,幾艘警衛艦如飛一般地駛來.站在一旁的一號空港主官,更是滿頭大汗地拿著電話不停地低聲怒吼著.

隨著戰艦拐過航道駛向泊位 夾在中央上串下跳的四艘大型運輸艦的艦首標志,也從巨型運輸艦的遮擋中露了出來.

人們傻傻地看著這個大家從未見過的標志.標志最上面,是一只展翅俯沖的鷹,中旬是一個盾形的,匪,字,左右兩側,是兩輛扶盾的機甲,而在最下方則是一個讓人啞然的海盜通用骷髏頭標志!

匪軍?!

鴉雀無聲中,四艘大型運輸艦,蠻不講理地在碼頭外停了下來,將身後的巨型運輸艦牢牢擋住.片剩之後,一直吊在後面的杳克納巡洋艦,緩緩經過大型運輸艦中間咧意擠開的狹窄通道,在碼頭泊位上停了下來.

艙門打開,一個胖子笑眯眯地蹦出了機艙.

"哇,這麼多人歡迎我."

四周目瞪口呆的人群面前,這胖子一臉的羞澀:"這怎麼好意思,讓人怪難為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