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卷 第六十八章 明星
2063年10月宇宙戰爭如火如荼.()

在西約索伯爾發動的冬季攻勢下,韭盟各成員國都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人類星際平面圖的北部戰區,西部戰區,西北和西南戰區,盟軍可全線退縮.一個月內,總計丟掉了六個,星系,二十二個,跳躍點.部隊損失高達上千萬.

在最核心的中部卡爾斯頓星河戰區,斐揚共和國艦隊更是放棄了大片戰略要點,全軍退守于國境線天鵝星系跳躍點外的西徙走廊,以要塞為核心,抵禦比納爾特艦隊入侵.

一時間,斐盟內部風雨飄搖.面對如此嚴峻的局勢,所有民眾都憂心如焚.各國游行集會不斷,要求盟軍拿出切實措施,協同作戰,止住戰爭新勢的呼聲越來越高.同時,對盟軍最高經帥部,最高指揮部的質疑聲,也不斷攀升.

在這樣嚴峻的戰爭態勢下,中部萊恩戰區李佛集團軍的異軍突起,成為了斐盟聯軍中最大的亮點.

至舊月籃日止,加泰羅尼亞星系已經被李佛軍團全境占領,在其艦隊和陸軍咄咄逼人的攻勢下,納加聯邦軍一退再退,被俘虜的戰艦和機甲排成了一條條長龍.以至于對勝利准備不夠充分的萊恩政府需要緊急調派運力,修建戰俘營.

萊恩共和國和斐揚國內,李佛聲望一時如日中天.麾下軍團,已經成為了斐盟在這場戰爭中的一面王牌旗幟.

所有手臂上繡有李佛軍團雙狼扶盾崩志的軍人,都成為了民眾尊敬愛戴的對象.在人滿為患的餐廳里有人主動讓座.在街上,有懷著英雄情結的少女紅著臉遞上寫有自己姓名和聯絡方式的求愛信,在電視里,連篇累犢的都是一位位李佛軍團麾下軍官的報道.

這些面色冷酷,不芶言笑,就連走路都一板一眼的軍人,已經成為了所有民眾心中軍人的表率.其中的軍官將領,更是成為了這個,時代年輕人的偶像.在黑斯廷斯身體每況愈下的傳言越來越廣的時候,希望李佛成為斐揚軍方的實際領導者,帶領軍隊主導卡爾斯頓星河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似乎只不想讓李佛專美于前,十月28.斐盟民眾終于得到了一個,期待已久的消息.

隨著傑彭,飛裝必師在泰克拉爾山脈以南二百二十公里的山,區陷入盟軍包圍圈全軍覆沒.自此,長達十一天的滄浪星登陸戰,宣告勝利.

這個消息,22日,杏克納破天荒電視直播敢死營救援戰以來,就,早已經在民眾之中傳得沸沸揚揚.只不過,保持謹慎的軍方和總紋,府一直沒有以官方公告予以證實.直到匹日北部山區戰事全面結束,這叮,消息才最終公布.

此役,盟軍總計出動三十六個裝甲師,二十六個,全機械化步兵師.成建制殲滅傑彭十一個裝甲師,三個步兵師.俘虜五個,裝甲師和六個,步兵師總數近十八萬人,一舉將滄浪星唐台市以西至北關市以東的廣大地區牢牢控制在手中,為盟軍在滄浪星開辟第二戰場,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總兵力損失高達百分之二十六的傑彭部隊,被迫放棄大量已占領城市,以特大型城市燕溥市為邊界,收縮防禦,實際控制區縮銳減到之前的百分之五十.

同時,因為受滄浪星的局勢影響,西約在雷嶇星的攻勢也遭受重大挫折.在錢拍林的指揮下,前期一直龜縮防禦的斐盟聯軍大舉反攻.收複三座重要城市,扭轉了被動挨打的態勢.而滄浪星大本營無法派出兵力的西約聳,只能後撤.等待國內援軍的到來.

如果不是三上悠人指揮的西約聯合艦隊還在太空戰場中占據優勢,恐怕,雷斯克戰役在一開始,就」已經出現了一邊倒的局面.

整整一周時間,查克納民眾都陷入了狂歡之中.

無數的煙花在夜空中燃放,無數的酒吧人滿為患.大街上,人們載歌載舞游行,歡慶勝利.電視上報紙上,反複都是這場戰役的播報.

這所戰,同時也迅速傳遍了整個人類世界.相較于中央萊恩戰區的勝利,滄浪星登陸戰這一場關系到整個東南星域的戰役勝利,更加耀眼奪目.

一直有打不垮之稱的查克納共和國,在這一戰中展現出來的力量,讓所有斐盟民眾都確信,這個國家已經蘇醒.她的力量,正在爆發.

不過,白璧微瑕的是,在這場戰役中,那位口斤田行健的勒雷少將展現出來的卑躬屈膝,讓所有民眾都無法接受.

在其後的報道中,匪軍這支部隊的全貌,也漸漸出現在民眾的眼前.一群來自瑪爾斯自由世界的罪犯,海盜,在一個,猥瑣胖子的帶領下組成的軍隊,和李佛軍團一比較,簡直就是一堆垃圾.

民眾很自覺地忽略掉了這支部隊.電視台也很自覺地忽略掉了那個陰臉諂媚的胖子投降的畫面.

在這場振奮人心的勝利中,人們只是關注對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機步師的傳奇經曆,為這兩支部隊近一個月的逃亡落淚,為他們創造的奇跡歡呼.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每一次采訪中,無論是軍官還是士兵,談及這場戰役時提得最多的,卻是那位田將軍和他麾下的匪軍機士.

那是一種幾近虔誠的崇拜,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

或許是因為上方的一個讓人奇怪的命令,或許是為了收視率和宣傳需要,這許多關于匪軍的畫面前被裁減掉了.

民眾們忽略了這支部隊,可深入軍隊中采訪的記者們,卻無時無刻不為這所奇特的現象感到震驚.有好事的記者,不斷的發掘和收集關于匪軍,關于田行健的一切.甚至有人將被裁減下來的資料,彙集成了一部長長的記錄片.

看著這火被淘汰的畫面,看著畫面上那些含著眼淚的軍官和士兵,所有人的心頭,都是無比的震動.傑彭第二裝甲師是如何投降的,已經成了軍方守口如瓶的一個秘密.據說,這是軍神黑斯廷斯元帥親自下達的封口令.

可是,從這些七兵的口中,記者們還是勾勒出了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機步師這一路走來的經曆.無論是弛高地,是三個,裝甲營在一夜間被全殲,還是415高地,在溫泉鎮起最關鍵作用的,都是匪軍.

"當時,飛船就落在距離我們陣地不遠的地方.我派人過去,帶回來的,卻是一群連槍都沒有的菜鳥."軍官納什顯然在鏡頭前陷入了回憶之中:"可沒想到,就是這幫我們眼中的菜鳥,在隨後的戰斗中,幫助我們這個包括傷員在一起也不足三十人的連,完成了一次驚天大逆轉,並從347高地開始,帶領我們走向了勝利."

"我最想感謝的人?"畫面中,安東尼中校看著記者,毫不猶豫地道:"當然是田行健少將和他領導的匪軍戰士,沒有他,不僅僅沒有這場勝利,就連我們這支軍隊也都不複存在.

對我唉……,人來說,更是如此.是他把我和兩百多名被俘虜的查克納戰士救了下來,也是他帶領我們在敵後戰斗,更是他領著我們阻擊第二裝甲師,最終贏得了這場戰役"

"不不不"安東尸中校搖著頭:"我不能告訴你在那輛指揮機甲里發生了什麼.這是命令.連提都不能提.不過,我可以拍著心口告訴你,事實絕對不是你們看見的或者想象的那樣.如果你了解田將軍的話,你會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驕傲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即便這段采訪現在不能播出,我相信,也總有播出的那麼一天.或許,到那時候,已經不需要解釋了."

"當時,我已經完個絕望了."另一段采訪畫面中,幾名機甲戰士坐在所塊兒,最中間的,是他們的團長勞恩.

說話的機士轉頭看著勞恩道:"那時候,我們絕對沒有希望沖出去.當時團長就沖在最前面.可是,他的機甲受損,除了行走和遠程攻擊以外,根本不能進行近身戰斗,而周圍的傑彭機甲越來越多,我們後面跟進的步兵已經開始出現擁擠"

"我?"勞恩沉就半晌,緩緩道:"我只能說,我永遠也忘不了溫皇鎮,忘不了那個畫面.田少將和他的機甲戰士,如同風一樣的出現.他們從我身邊跑過,沖進敵人最密集的區域,帶領著我們不斷的突破,突破,再突破!我們就這麼跟隨著他,直到整叮,擁擠的隊伍開始流暢,開始滾滾向西,

"你知道從絕望中,走向天堂是什麼感覺嗎?"采訪的最後,勞恩紅著眼睛問記者.

記者搖了搖頭.

"忘記你們看到的一切吧."勞恩道:"那不是真實的.如果你了解田將軍,如果你認真的審視過這一路來他所做的一切,你會知道,所有對他的質疑,對我們這些軍人來說,是一種多麼嚴重的侮辱.是的,不僅僅是對他的侮辱,而是對我們所有曾經跟隨他戰斗的軍人的侮辱."

"不,你不需要這樣做."

記錄片的最後,老元帥李存信微笑著道:"未來,一切都會真相大白.民眾會明白,在2063年10月的滄浪星,到底發生了什麼.而現在,只需要總統府,指揮部知道這一切就夠了.田少將,哦不,田中將對這些毫不在意"

"我無法評價李佛"李存信搖了搖頭:"不過,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你會明白這兩位斐盟明星的區別.他們不是同一種人."

"相信我,犧牲,絕對不只有一私含義."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