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六章 崇山峻嶺(十)
小王八蛋你跑出來干什麼?"一胖子急的跳腳,壓低了嗓子道:"聽話,趕緊回去,爸爸和叔叔們鬧著玩,沒事兒,一會兒就來找你.手機快速閱讀:wap.κx s. 文字版首發n"爸爸嗚爸爸!"小屁孩死死摟著胖子的大腿.

"走啊,走啊."胖子壓低的聲音無比淒然.

"我不走",小屁孩嚎啕大哭.

"呵呵 "胖子感受到弗戈饒有興致的目光,抬起頭來,露出一個諂媚討好的笑容:"將軍,咱們說咱們的,這孩子的爸是我朋友,早死,了."

弗戈面無表情的忽然一伸手,抓住小屁孩的衣領,把他給提了起來.

胖子臉色一變,急道:不要 "聲音剛剛出口,就硬生生停住了.只是目光複雜地看著弗戈.

"挺漂亮的小男孩"弗戈拎著小屁孩,讓他面對著自己,看了一眼笑道.

"放我下來,嗚,放我下來"小屁孩拼命掙紮著,身子只往下墜,髒兮兮的小臉看起來,就如同一只可憐的小花貓.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就放你下來."弗戈轉過目光,看著胖子,頭也不回地道.

"放我下來"小屁孩拼命掙紮著,哭鬧著,一臉的倔強任性,一點也不搭理弗戈的問題.

"你說他不是你的兒子"弗戈顯然沒有興趣和一個完全不懂事的小孩糾纏,他向胖子挑了挑眉毛,面帶微笑.只不過,這笑容顯得異常冰冷.

"將將軍 "胖子掙紮著,眼神閃爍不定,臉上的肉直抽抽.

弗戈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冷,他伸出了手,一旁的士兵從腰間抽出一支能量手槍,掉轉槍柄就准備交給他.

一看見槍,胖子的臉色完全變了.猶豫和掙紮,在一瞬間變成了驚恐和哀求,驚叫道"是,他是我兒子,他是我兒子!"

弗戈手里的小屁孩掙紮得更凶了,…小短手和小短腿拼命揮舞著,哭叫道:"放開我爸爸,放開我爸爸"

弗戈接過了槍,出人意料地同意了小屁孩的請求,沖胖子身旁的傑澎士兵一努嘴:"放開他."

士兵們小心翼翼地放開了胖子,不過,槍口卻一直緊緊地對著胖子,只要他稍有異動,他們立刻就會開槍…就算不打要害,也會先廢了他的手腳.

被放開手的胖子呆呆地看著弗戈,想要上前,卻又硬生生地站住了.

"弗戈將軍 "胖子終于崩潰了,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小屁孩,滿眼心疼的淚水,語無倫次地哀求道:"這是我們大人的事情,和孩子無關.求求你,放過他吧.你讓我干什麼我就干什麼,只求你放過我兒子,他只是一個孩子."

說到最後,胖子的情緒已經完全失控了,眼淚鼻涕一齊往下掉.

"求求你,求求你!!!"

弗戈手一松,…小屁孩一下子摔倒在地.

胖子不顧身旁士兵的槍,猛地撲上去一把抱住小屁孩."小屁孩也死死摟住胖子的脖子,哭著往上爬"",小寶"

爸爸…"

大小兩胖子深情對視,抱頭痛哭.

電視機前,一片寂靜.觀眾們無聲地靜立著,許多人扭開了頭,不忍再看下去.

誰也沒想到,這場營救最終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紅色裝甲部隊已經被包圍了.那個一身白肉的胖子,竟然毫無血性地選擇了投降.

一想到這家伙投降時那張討好獻媚的臉,那副貪生怕死的模樣,所有人都恨不得在那張胖臉上狠狠來上一拳.

可是,即便他們再痛恨這胖子剛才投降的嘴臉,也不得不同情這對父子的遭遇.

那個小男孩,才不過三四歲的年齡啊!

而一些女性,則早在小男孩出現的~瞬旬,就已經把心完全系在了這個可愛的小男孩身上.她們捂著嘴,淚水大顆大顆地往外湧,眼睛卻睜得大大的,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如同小花貓般的男孩.恨不得沖進電視去把男孩抱出來摟進懷里.

"小寶 "

"爸爸…"

胖子流著淚放開懷里的小屁孩,撫摸著它的頭發,擦著它的眼淚.

爺兒倆又深情對視一眼,再一次緊緊抱住,仿佛抱著世界上最珍貴的寶貝,一分一秒也舍不得放開.

前線指揮部里,剛剛被運輸艦接上赫摩德號航母的李存信等人,面沉如水地看著屏幕.一時間,誰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n個什麼滋味.

費列克顧然坐在椅子上,用手捂住臉.蘇菲則早已經哭得淚如雨下.

那個小男孩,曾經就被自己摟在懷里.可現在,他卻在戰場上,和所有敢死營戰士們一同陷入了絕境.

淚水模糊了雙眼,不忍心再看下去的蘇菲轉過頭身後,米蘭和博斯威爾迎著她的眼神,痛苦地捂著額頭,臉上沒有絲毫的悲慟,反倒是一昏頭疼欲裂尷尬無比,…………""""""""又好笑又好氣的模樣. 盟軍指揮部,將軍們顧然看著虛擬屏幕.

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他們原本以為,要麼,這會是一曲悲壯的挽歌,要麼,這會是一場讓人環形鼓舞的勝利大逃亡.可是現在黑斯廷斯目瞪口呆地看著屏幕上的小屁孩,低聲問道:"瑪姬它就是那個"

瑪接麗特點了點頭,死死咬著嘴唇,把一張憋得通紅地俏臉埋進了胳膊.

房旬的角落里,貝爾納多特躲在所有人目光之外,一臉鐵青 自己這輩子干的最錯誤的事情,就是把這該死的胖子塑造成聯邦英雄!

這張老臉,都他媽被這胖子給丟盡了!

屏幕上,兩個胖子還在抱頭痛哭,拼命演繹父子情深.

"弗戈將軍"胖子放開已經哭得肝腸寸斷,眼看就要翻著白眼暈過去的小屁孩,沖弗戈哀求道:"能不能讓我兒子 "你聽話,他就會沒事."弗戈靜靜地看著胖子,打斷了他的話.

眼前的這一幕,是弗戈沒有想到文字的.不過,不管這胖子和他的兒子再父子情深,也和他沒有絲毫的關系.

三天前,就是這個胖子帶領眼前這支部隊殲滅了自己整整月個特種營,讓自己做出了錯誤的判斷.這三天里,只要一想到當初在命運十字路口的錯誤轉向,一想到這胖子所做的一切,自己每天都如同生活在地獄中一般.

這種痛苦,沒有經曆過的人永遠也不會明白.

無法挽回的懊悔,是人生最痛苦的情緒.

此刻,看著眼前這對父子,看著周圍已經降落,卻只能圍在外面,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的斐盟裝甲部隊和天空中盤旋飛舞的戰機,營戈感受到的,只有勝利的喜悅和痛快.

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

只要看這胖子和他兒子之旬的感情就知道,他願意為小男孩做任何事情.這比光抓他一個,更美妙.

不需要繩索,不需要多費口舌,只要用槍在那小男孩的腦袋上一頂,這個胖子,就能毫不猶豫地付出任何代價.

弗戈看了看時司,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田少將"弗戈彬彬有理地道:"或許,你需要和你們的指揮部聯系一下"

胖子一愣,隨即拼金點頭,討好道:"我馬上聯系,馬上聯系我會讓他們走,讓他們都離開.他們會聽我的,他們一定會聽我的."

弗戈點點頭,看了一眼包圍圈中依日和周圍傑彭機甲劍拔弩張的紅色機甲群,眼睛微眯道:"不過我想,在此之前,你應該讓你手下的這些戰士解除戰斗模式,出來投降."

"好好"胖子忙不迭地點著頭,隨即轉頭大叫道:"都熄滅弓擎,解除戰斗模式.投降,我們投降."

可是,胖子的叫聲並沒有得到紅色機甲群的回應.

不禁如此,因為幾輛紅色機甲在聽到胖子的叫聲後不安的異動,差點弓發周邊傑彭機甲的攻擊,雙方劍拔弩張的氛圍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更加濃烈.而外圍的查克納機甲集群,也在中央的一陣騷動後,下意識地擺出了攻擊態勢.

整個戰場,如司被一顆石子打出漣漪的池塘,隨著騷動弓發的連鎖反應,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這意想不到的一幕,頓時驚出了弗戈一身冷汗.

"將軍"胖子顯然也嚇了一跳,趕緊摟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屁孩退了兩步,一臉惶恐地對弗戈道:"這些戰士都是查克納人,我只是臨時領導他們.強行命令他們投降,他們是不會接受的,我需要先跟指揮部聯系一下才行"說著,胖子畏畏縮縮地看了看周圍虎視眈眈地傑彭士兵,猶豫地指了指不遠處的指揮機甲道:"我能不能用~下指揮機甲的電子通訊系先六弗戈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一揮手,命令指揮機甲艙門打開.幾名持槍的戰士在他的示意下,當先進入機甲戒備.

看著胖子抱著已經哭得奄奄一息的小男孩走向指揮機甲,弗戈大步跟了上去.

他不會允許胖子動其他的機甲,可是,無法一個人裸控的指揮機甲,他並不擔心.在指揮機甲寬敞的座艙里,面對五六把能量槍的槍口,就算是神仙也不敢輕舉妄動.況且,胖子手中的小孩,就是他的一道枷鎖!

走進機甲,弗戈忽然看見趴在胖子肩頭的小男孩,沖自己詭異地眨了眨眼睛.

"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