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卷 第六十三章 崇山峻嶺(七)
三天兩夜,雙溪橋鎮周邊上百平方公甲,只是一派地獄般的景象數以千萬封的能量炮彈和導彈,在三天兩夜幾乎沒有停歇的戰斗中,把這片山區犁了個遍.()城鎮里原本整齊的房舍現在只是一堆高矮不一的碎石瓦礫.原本蒼郁的山林,現在只是一片片露著灰白石頭和褐黃色泥土的破爛山頭.

而最慘烈的,自然是小鎮以南的防禦陣地.

一眼望不到頭的陣地自西向東延綿而去,無數機甲殘骸和尸體,散布在戰地前的空地上.而陣地的壕溝中,更是尸橫遍野.無數的彈坑一個連著一個.熊熊的烈火和滾滾黑煙,籠罩了整個山地.

紅著眼睛往上沖的傑彭人退了下去,潮水一般的機甲,消失得無影無蹤.

忽然之間,一聲歡呼響徹天地.整個陣地一片沸騰.

衣衫襤褸傷痕累累的戰士們從戰壕中,從堡壘中,從機甲中跳了出來.毫無遮攔地沖到陣地前的空地上,山坡上,歡呼著,雀躍著.

數十架查克納戰機從空中掠過,地面上滿滿的都是歡呼的人潮.

無數已經被撕破的軍旗被用力揮舞著,無數人在跳著,叫著,擁抱著.

當十六個在北部山區中大范圍穿插的斐盟裝甲師將分散的傑彭部隊分割包圍時,當盟軍第二批登陸部隊成功登陸時,當後繼部隊源源不斷從查克納啟程時,當九個裝甲師無限逼近北關市迫使傑彰親王博貝特棄守大本營時這場戰役,終于進入了尾聲.

數不清的傑點士兵在北部山區廣闊的大地上向盟軍部隊高高舉起了雙手.數不清的城鎮,迎來了盟軍浩蕩的隊列.一個個高地,插上了盟軍的旗幟,一個個箭頭,自電子沙盤上無聲無息地向前延伸,勢如破竹摧枯拉朽.

從東到西,從唐台市到北關市,已經全部成為了斐盟聯軍的登陸地.

雙溪橋鎮阻擊戰結束了.四個傑彭裝甲師和一個步兵師的輪番攻擊,終究沒能突破雙溪橋陣地.當他們的身後,傳來了盟軍那讓每一名查克納戰士都魂牽夢縈的高亢軍號時,他們只能倉皇逃竄.這一仗,已經塵埃落定.

隱蔽指揮部沉重的艙門被打開,李存信,裴立同,巴爾就用和他們的身份年齡完全不相符的奔跑速度沖上了山巔,極目南望.看著遠方歡呼的陣地,看著那一片片從遠處山坡上奔騰而下的援軍,聽著那嘹亮的軍號聲,所有人都已不知今夕何夕.

這只是一場戰役,可這場戰役為即將到來的雷斯克大決戰開了一個好頭!

蘇菲和費列克扛著攝影機,不斷地拍攝著眼前的畫面,恨不得把已經分成十份的鏡頭再分上一百份,一千份,~萬份.記錄下每一名戰士在這勝利的一瞬間的樣子.記錄下這屬于斐盟,屬于查克納,也屬于個人的曆史.

這一刻,陽光明媚,天空一碧如洗.

"給我接前線指揮部."李存信猛地轉過頭對身旁的參謀道.

"是!"隨身攜帶通訊裝置的參謀立刻接通陣地指揮部,再由陣地指揮部向太空中的盟軍前線指揮部發送信號.

只用了幾分鍾時間,信號就已經接通.

歡呼聲停了下來,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李存信,他們知道,就在這片大地上,就在那山區的深處,還有一支為這場戰役做出了巨大貢獻和犧牲的部隊正被敵人追擊,正在生死線上苦苦掙紮.

"田少將那邊現在形勢怎麼樣?"通訊畫面上李鴻武上將n出現,老人就急切的問道.

"他們已經無路可走了."李鴻武上將沒有任何猶豫和隱瞞,他直直地看著自己的父親,目光沉著而冷靜:"我已經命令所有機群出動,先期空投物資並開辟空中通道.運輸艦也已經准備好了,不惜一切代價強行實施機甲空降.一定要把他們救出來!"機甲空降!一旁的軍官們被李鴻武上將的決定驚得目瞪口呆.

那是山區,是機甲的天然優勢地.有電子機甲的護衛,戰機幾乎不能發現叢林中的機甲,對于可以不斷在山陰山陽,在高地谷地奔走躲避的高速機甲,戰機沒有任何優勢.一個師的機甲,足以讓十個大隊的戰機鎩羽而歸.

戰機的作用,已經自大氣層提升到了太空.在一個山地憑借戰機去拼一個裝甲師,這在軍事指揮上是一個絕對的錯誤!戰機高昂的價格和與機甲對戰的劣勢,可以讓任何一個做出這樣決定的指揮官被送上軍事法庭!

"那是山區!是機甲的天堂."李存信緊緊地看著李鴻武上將的眼睛:"你知道你這樣的決定,會出現什麼後果麼?!""我知道"李鴻武毫不猶豫地道:"可我更知道,我們絕對不能看著敢死營陷入絕境而置之不理.對我來說,這或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可我相信,對整個查克納來說,這會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我們的飛行員已經做好准備了,他們同樣支持我的決定." "運輸艦呢?"李存信看著李鴻武,目光閃動:"在山區上空,行動緩慢的運輸艦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靶子.只要它一出現,敵人的防空火力可以在瞬間把它變成一個火球.運輸艦上的所有戰士都會死!一百多名戰士,值得你這麼做麼?!"李鴻武笑了笑,點點頭道:"在山區敵人的防空火力下空降,的確是一個很危險的行為.不過,我這次出動的,是三十艘中型運輸艦.

其中一半是空艦.這是我現在能夠集中的最大運力.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說著,李鴻武指著他身後的一份空降示意圖道:"這是我們的空降示意圖.戰機已經大致摸清了敵人的兵丨力部署情況,我們會在這六個坐標卜進行同時空投,其中三個是真正的空降點.經過測算運輸艦的能量罩強度和敵人的防空火力,我們推算,運輸艦從進入防空區到實施空降,需要十五分鍾時間,能量罩在戰機全力護衛下能夠腹上十分鍾,剩下的五分鍾需要 犧牲,和一點運氣.如果成功的話,我們能有六架運輸艦完成空降.""如果失敗呢?!"李存信依舊緊緊地看著李鴻武的眼睛.

"我沒想過."李鴻武坦然道.

"未慮勝先慮敗,是你在八歲的時候就應該明白的道理."李存信面無表情地道.

"其他的戰役我會去想."哼鴻武從容道:"這一仗,我沒有想過.從我做出決定開始,我就沒考慮過失敗的後果.有些仗,是我們必須去打的.""不錯."李存信的臉上,露出了一境欣慰.他看著李鴻武,猶豫半天,總于在轉身離開前硬邦邦地丟下一句話.

"好兒子!"……,………………………………………………………………………………………………,…………………………………………"……………………………………忙碰的赫摩境"航母指揮大廳里,喧囂的聲浪一下子小了許多.

參謀們的腳步蘆,說話聲,都在不知不覺中放低了.他們不想再這一刻,去驚擾指揮台上,那個眼眶中泛著晶瑩的光亮,身軀卻顯得更加挺直的中年男人.

"上將閣下,部隊已經集結完畢,等待命令."參謀長站在李鴻武身後,報告道:"我們已經和田少將取得了聯系,他說 "李鴻武轉過身來,聽參謀長接著道"那五分鍾,他來想辦,法!另外,所有戰士的遺言錄像已經傳了過來,總統府和聯軍指揮部希望能夠對這一仗,進行現場直播.""現場直播?"李鴻武皺了皺眉頭.現在的傑彭第二裝甲師只是一支孤軍,電子優勢再盟軍這邊,倒不怕會出現什麼情報泄露的問題.可是,這次營救一旦失敗,會對整個查克納民眾的心理,造成一次重大的打擊.

總統府和聯軍指揮部,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這是黑斯廷斯元帥的提議.

"似乎是知道李鴻武在想些什麼,參謀長解釋道:"斐揚共和國已經通過了再次增兵雷斯克的決議,不過還沒有公布.如果這一仗我們贏了,對整個盟軍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鼓舞,如果輸了,我們會立刻發布增兵複仇的消息.凝聚所有民眾,同仇敵愾!""明白了."李鴻武點點頭道"和節目組聯系吧,直播在運輸艦進入防空區的時候開始."說完,李鴻武走到指揮台前,拿起了通訊器,沉就半響,手指輕輕一摁.

"行動開始 代號,永不放棄!"代號,永不放棄.

這句話,迅速通過通訊系統,傳遍了整個艦隊,傳遍了進入大氣層的龐大機群,傳遍了所有地面部隊,也傳遍了整個查克納.

看著緊急出現的畫面上,這六個大字,所有民眾,全都在電視機前,停下了腳步.

.

.他們都去玩去了.蒼天白鵝居然打電話叫我去喝酒 賤丨人,他連明天的都寫了不少了,只有我這種碼字慢,人又笨,還沒有存稿的廢材繼續在賓館里碼字.另外,或許有書友對大戰的來臨已經迫不及待了,認為我拖戲,寫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可我認為,這是一部小說,不是一部小說提綱.直接痛快要有,這種鋪墊到高潮也需要.仔細看看,我的鋪墊字數並不多,已經盡量在很少的字數里提升情緒並交代劇情了.只不過我不像其他作者一天就可以弄出一兩萬字,感覺很拖.拖的是時間,和情節無關.

,.

為了即將到來的高潮,大家把月票投起來吧.讓七十二在年會里腰板也直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