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十章 崇山峻嶺(四)
槍炮聲,如同滾滾驚雷,無休無止.天空仿佛都被硝煙給遮蔽了.站在掩體的觀察哨看出去,只能看見灰褐色的天空中一片連著一片的閃光.大地在永不停歇地劇烈顫抖著,防爆棚交接的縫隙中,泥沙唰唰直落.

"你膽小他嗎?"蘇菲專注地看著眼前的女孩.

女孩穿著一件連體的作戰服,優美的身段被緊身的彈力衣料包裹著,外面罩著已經白色研究服.她就靜靜地坐在自己面前,用手托著腮,震耳欲聾的巨響似乎一點也影響不了她.那張漂亮的臉蛋就連蘇菲也感到有些嫉妒.那是她十年前才能擁有的清純無暇.

米蘭,一個很好聽很好聽的名字.

她也同樣來自勒雷,而且是那位率領敢死營引開敵人的勒雷少將的女友.

聽說,米蘭到這里來是在田少將之前.因為工作,她一直在查克納首都漢京的軍事學院里做研究.沒想到為了做一項測試來到滄浪星,卻正好遭遇三上悠人的偷襲.

跟隨第十三裝甲師一路逃亡到卡拉奇河畔的山區里,原本已經是山窮水盡.誰知道那位田少將的到來,卻讓整個部隊絕處逢生,自然,米蘭也獲救了.

這是一個美麗的故事.相隔萬里的一對戀人,因為不同的使命彙集到了一個星球.在公主落難的時候,王子從天而降,拯救了公主……雖然有些老套,卻很感人.呃,只不過那位田少將,好像是乘坐一艘武裝商船摔下來的.

掩體里,基本都是非戰斗人員.穿著研究服的科研人員們還在繼續忙碌著,不時回過頭,擔憂地看著靜靜丨坐在空彈丨藥箱上發呆的米蘭.費列克拿著攝像機,在觀察孔拍攝著外面的畫面.等到敵人的炮聲結束,他還會到前線去,去拍更真實更近距離的戰斗.這個老男人,已經被這支部隊和這場戰爭給同化了.很難想象,當他回到他的錄播室的時候,他還能不能恢複以前的冷靜.

蘇菲仔細地看著米蘭的眼睛.那是一雙漂亮的眼睛,只不過現在看起來,有些空洞無神.

"如果去執行任務的是自己的戀人,或許我也會像她這樣吧……"蘇菲很想體會米蘭的感覺,以至于她忽然想談一場戀愛,找一個可以讓自己牽掛的人.在這場殘酷的戰爭中,這才是最美麗的事.

"他會回來的."

蘇菲用手握住米蘭冰冷的手,有些心酸.她原本想制作一期節目,記錄下這對戀人在這場戰爭中最真是的生活和情感,可是,她現在覺得,開動攝影機會是一個多名殘忍的舉動.如果那位田少將回不來了……

"我知道."

蘇菲的耳邊響起了米蘭清脆的聲音.

"什麼……"完全沒指望米蘭會開口的蘇菲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我知道!"米蘭的聲音很清晰,她看著蘇菲,堅定地道:"我知道他會回來!"

看著眼前的女孩,蘇菲有些發呆.

作為軍部宣傳處的頭號大將,她和無數的人打過交道,早已經練就了一身察言觀色的本事.很少有人能在她面前說謊而騙過她,也很少有人在底氣不足的時候硬充到底還不讓她挖到對方的底線.

只要看著米蘭的眼睛,她就知道女孩說的是真的.

蘇菲沒有問為什麼,她立刻就相信了女孩.盡管她知道那一場戰斗,將會比在這個小鎮發生的戰斗更慘烈十倍,盡管她知道那一支只有五百多輛機甲的裝甲營,將會面臨一整個師的攻擊.可是,她就是那麼莫名其妙地在心底有了信心.

那支隊伍,能夠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完成任務,讓主力在這里不受干擾地構建起這個龐大的陣地,那麼,他們就一定會回來!

這是一對來自勒雷聯邦的戀人.

從2059年到現在,他們已經打了整整四年.面對加查林,面對德西克,面對蘇斯和傑彭……這個國家的人們一直在戰斗者,從未放棄,也從未被征服.

蘇菲拿起了攝影機:"可以嗎?"

米蘭點了點頭,她喜歡這個成熟漂亮而又善解人意的戰地記著:"當然可以."

"他會回來的!"一直站在觀察孔邊上的費列克冷不丁在這時候冒出了一句來.他的聲音,被記錄在了剛剛出現的畫面中.

兩個女孩相視一笑,外面的炮聲,似乎也不那麼震耳了.

***************************************

毫無疑問,2063年10月下旬,整個世界的目光,都投注在了雷斯克星系.

在雷鋒星,錢柏林指揮的東部戰區陸軍一改之前的龜縮防禦戰術,全面出擊,與蘇傑聯軍大打出手.在天空,錢柏林艦隊,李鴻武艦隊,雖然還不能和三上悠人全面抗衡,可是,也擁有了在雷鋒星和滄浪星同時于三上悠人周旋的實力.

而在各自國內,蘇斯帝國和傑彭帝國的軍隊已經啟動,向雷斯克星系集結.源源不斷的陸軍,通過一支支龐大的艦隊輸送到跳躍點邊界,在三上悠人艦隊的接應下,分批投入雷斯克戰場.

在查克納,總統希爾發表了電視講話,號召全國所有民眾團結起來,不惜一切代價,打贏這場戰爭.總統的演講,從頭至尾只透露了一個信息——查克納不會再有退縮和猶豫,一切的一切,都將為贏得這場戰役讓路.軍部,將得到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支持!

總統的講話,讓整個查克納一片昂揚.

這個僅次于兩大超級大國的國度,一旦全力開動,爆發的力量是驚人的.無數的部隊在集結,無數的物資在彙集.查克納民眾能夠異常清晰的感受到,這個國度在以雷斯克戰役為中心,瘋狂的運轉.

民眾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雷斯克.

除了各種各樣的政丨府公告,小道消息,新聞之外,大家最為期盼的,就是費列克從前線傳回來的戰地報道了.

那是最真實的 前線.

或許是受第一期的報道影響太深,或許是老元帥李存信還活著,並帶領著兩個師一直在與傑彭人戰斗並在關鍵時刻發揮巨大作用的事實太過于傳奇,所有人都在不自覺之中,將這支部隊當做了整個雷斯克戰役的主角.

人們迫切的期望著有關于這支部隊的一切消息.

10月22日,前線已經傳來了第二批登陸部隊成功登陸的消息.這個消息讓人們感到喜悅.這意味著第一階段登陸是成功的.並且,有消息靈通的人士還打聽到盟軍在雷斯克即將取得一場重大勝利.據說這場勝利會是戰爭一開始就出現的一個重大的轉折點,會縮短整個戰爭的進程,也會讓許許多多的查克納戰士,避免不必要的犧牲.

讓人振奮的消息,總是比噩耗傳得更快.人們在焦急中等待著晚上八點,費列克戰地報道節目的開播.或許,能夠從費列克的前線報道中,得到更多的消息.

晚上八點,所有人守在電視前時,他們看到的第一個畫面,是已經變得消瘦,下巴上長滿了胡須卻比以前更顯得精明干練的費列克.

他站在的第一句話是,"我或許要失信了."

愕然中,觀眾們靜靜地看著這位他們最信賴的真實記錄者表情嚴肅地緩緩道:"我曾經答應,這個節目的所有畫面,都是出自我的攝影機.可是,在這幾天里,我經曆的事情讓我不得不違背我的諾言——我必須調用軍方的記錄畫面,因為,我必須去關注一場我時刻都在關注,卻無法去親自記錄的戰斗,並把它奉獻給你們."

"這是一場偉大的戰役,"費列克微微抬起下巴,這是他的習慣性動作,每當他需要用最堅定的語氣表達一個毫無疑問的事實時,他就是這樣.

"這場戰役,直到現在還在進行中.它的最終結局,讓我們每一個人都為之揪心.我的報道,或許會比現在發生的一切落後那麼幾個或者一二十個小時,也會動用我不願意動用的軍方記錄.不過我相信,這會是我做過的最好的一期節目,讓我們首先記住這些名字……埃弗里,詹金斯,江浩,韓國新,李衛國……"

名單很長,費列克莊重地一個一個地念著,似乎一點也不知道他在做一期讓人心急如焚的節目.

不過,盡管這與他平時的風格大相徑庭,可觀眾們卻沒有一個人為此感到不耐煩.他們靜靜地聽著費列克的聲音,看著屏幕上一個個出現的名字,其中有許多,已經被加了黑色的邊框.大家都知道,這個邊框,代表著死亡.

名單雖然長,可終究有念完的時候.費列克放下手中的文件夾,目視著屏幕,緩緩道:"現在,讓我們回到我們的這些戰士出場的一刻吧."

畫面開始變化.

黎明的陽光,灑落在丘陵山地.老元帥李存信的聲音,出現在所有人的耳邊.

"……查克納沒有孬種,願意跟隨田少將去的,出列!"

觀眾們呆呆地看著山丘上,樹林邊的一排排隊列,整齊地向前邁了一步.那不是隊列行走,那是每一個人毫不猶豫邁出一步出現的同步.他們的步伐大小不一,一步邁出之後,整個隊列顯得有些歪斜.可是,這時候的這些戰士們看起來,卻有一種讓人仰望的偉岸.

屏幕上,是李存信元帥顫抖而驕傲的聲音,他說那是他的兵,他為他們感到驕傲.

接下來,就是點名.

一份,和費列克之前念到的,一模一樣的名單.

整個世界都沉寂了,看著那一個個走出隊列的身影,回想著之前名單上黑色的邊框,所有觀眾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跟著我的鏡頭吧,"費列克最後道:"讓我們去追隨他們.追隨我們的英雄.並且,讓每一位觀看這個節目的觀眾,為此刻依然生死未卜的戰士們……祈禱!"

.

.這一章非常不好寫,我考慮了很久,反複在紙上穿插描寫角度.考慮的時間是寫的時間的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