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九章 崇山峻嶺(三)
"傑彭人追得挺快n一,安東尼探頭看了看山下,嘖嘖道:"將軍,咱們剛才是不是干得太狠了,瞧這幫孫子這副要死要活的模樣!"欲求不滿啊 "胖子歎息道",老子算是體會男人的痛苦了,他媽的,雙飛三飛還行,這太多人一起玩,總有心有余力不足的時候."通訊頻道里,一陣意會地低笑聲.,小屁孩清脆地童音在其中顯得尤其猥瑣.

胖子看了看四周環境.這是進入山區的第一座山,山勢並不算高,不過相當陡峪.站在這山脊上,左邊就是懸崖,右邊山壁轉過去斜著走兩百米,就是一道略微平緩的山腰,從山腰叢林里轉過去,就」

可以到另一座山頭.再往前是一條河谷.

傑彰人追得很緊.如果就這麼跑的話,過了山頭下河谷的時候,很容易暴露在傑彭人的炮口下.必須在這里拖延一下敵人的腳步.而這個山頭,正好可以作為一個臨時狙擊陣地."中校,你帶大家先走."胖子把指關節捏得嘎嘣響.

論山地作戰,那是胖爺的強項.要想活著出去,這山區里一切能利用的,就得利用個夠.哪怕這是個絕境,哪怕說不定就得把命丟在這里,胖爺也要拿出在漫天戰火里練出的一身本事來,把後面這幫傑彰人玩個欲仙欲死魂飛魄散!

"是,將軍."絲毫沒有推讓拖拉,安東尼招呼上戰士們就走.

這個山頭並不高,傑彭人如果遭遇攻擊,可以從其他兩面圍上來,在這里只能是打打就走,絕對不能固守.因此,普通的戰士留在這里,是給少將他們添亂.

對于田少將,所有戰士心頭早已是敬若神明般的拜服.對他的命令,就只有服從.

誰也不知道生命的倒計時還剩多長時間,可是,只要能跟在胖子將軍身後,只要能再多干掉幾個故人,多跟身邊的伙計說上一會兒話,多開幾句玩笑多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一串笑聲,就已經足夠了!

隊伍順著山股剛剛鑽進叢林,身後已經傳來轟地一聲巨響.隨即,劇烈的炮聲和爆炸聲,就覆蓋了整個,山頭.看了一眼硝煙彌漫飛沙走石的山頭,走在最後的安東尼轉頭對下意識停下了腳步的戰士們狠狠一揮手,嘶聲道"走!",四團,派兩個連從左邊上去,右邊去一個,連,從山谷繞過去,動作快."弗戈的手指,輕輕地敲著座椅扶手,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睛冷冷地看著密密麻麻往上沖的傑彰機甲和炮火和硝煙中那幾道縱躍騰挪地白色身影.

"是!"還有些干擾的通訊器里,傳來了四團長的命令聲.

漫山遍野的機甲群一陣騷動.幾支機甲隊伍奔出隊列,順著指揮集群所在的小山丘滾滾而下,繞過如同潮水一般向前湧的攻擊部隊,向對面山頭左右奔騰而去.

山頭上,沖到最前面的傑薊機甲,已經開始和山頭的白色機甲貼身搏殺.一片片晃動的,盡是機甲的身體,盡是讓人眼花繚亂的拳腳刀光.

不斷有機甲在山巔化作一團火球,也不斷有機甲從山頭滾下采,撞例身後的同伴.更倒黴的,則直接被踢飛下山,落在地上,在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後四分五裂.戰斗,從一開始就無比的殘酷.數以百計的傑彭機甲猬集在一處,拼命向山頭進攻.在那十輛白色機甲的面前,他們就如同一波又一波被礁石粉碎的浪花.

"多美麗的煙花."弗戈看著山頭的烈火,輕輕敲著座椅扶手.

這或許,是自己最後一次指揮這個傑彰帝國最精銳的裝甲師作戰.在此之後,自己就會如同山頭那燦爛的光芒一般,轉瞬即逝.當自己被扯去肩章,送上軍事法庭的時候,自己連這支隊伍最低級的士兵都不如.

"加大攻擊力度!"他拿起通訊器,用手把玩著,淡淡地道:"需要我教你怎麼做麼?"

"是,將軍!"通訊器里傳來了二團長有些焦急有些惶恐的聲音:

"不用,將軍!"

頻道還沒有切換,弗戈就聽見了二團長氣急敗壞的吼叫聲.山下擁擠的機甲集群中,又有數十輛機甲奔出,沿著中央攻擊集群兩側幾乎是七十度的陡坡向上攀爬.

弗戈又看了一會兒,就沒了興趣.他俯下身,仔細地研究著這片山區的地形圖.

這是自己的最後一次指揮,憤怒也好,絕望也罷.一切都不應該干擾自己.自己需要用冷靜,周密和殘酷,完成這一場複仇之戰.

"他媽的!"

胖子氣急敗壞地一腳將一輛傑彭靈貓踢下了山"居然敢在我面前用猴子偷桃!"

"哈哈哈哈."通訊頻道里,傳來一陣嘻哈笑聲.

一向以猥瑣打法著稱的采花門門主,剛剛居然差點被一輛試圖偷襲的傑彭機甲猥褻了,可是采花門的第一大新聞,難怪胖子暴跳如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戰斗激烈,不要命往上沖的傑彰機甲一波又一波,無窮無盡.

每一個人,都要面對至少七八個傑彭機士的同時攻擊.

短短十幾分鍾的戰斗,在這山頭山腰上,已經不知道散落了多少機甲殘骸.

"將軍,看看我的步法用得怎麼樣?

巴滋游走于山巔.

機甲以極快的速度在不斷沖上山頭的傑彰機甲群中來回穿行拳打腳踢.在他身後幾米處,就是一道長著淺草和稀疏灌木的懸崖穴如此恐怖的速度在這方寸之地閃轉騰挪,即便是身為敵人的傑彰機士看了,也覺得心驚肉跳.

不過,巴茲的表演並沒有得到意想中胖子的回答.

"喂,將軍 "

只聽耳畔"轟!"一聲巨響.巴茲扭頭看去.正看見胖子縱身而起,機甲在空中橫身接連打了幾個滾,兩條機械腿就如同失控從天空墜落的古代直升飛機一般,絞進了機甲群,兩輛傑彰機甲在這恐怖的一記之下,被掃得支離破碎.

整個山頭都是勝子咆哮著怒吼"居然在我面靠用猴子偷桃!",巴茲閉上了嘴.

山頭的傑彭機甲群猛熊分開,一輛阿努比斯機甲和兩輛肩膀上有著金色圖案的靈貓瞬間圍上了胖子.

三輛機甲配合十分就契,一出現,就是閃電般地殺招.阿努比斯正面直進,凌空一腳踢向胖子的座艙,兩輛靈貓一左一右.左邊那輛雙臂如絞,顯然是准備擒拿胖子的右臂,而右邊那一輛,則在高速突進中矮身出腿,掃向胖子機甲的腿部.

山頭上,九輛白色機甲的擴音器里,同時發出了一聲悠長的歎息.

顯然,這三輛燙藏在機甲群中的高級機甲戰士,一直在等待機會.

可是,在胖子長官暴怒的時候,怎麼可以送上門去呢?!

這時候的胖子,很殘暴的!果然,只聽胖子嘿嘿一聲獰笑,機甲閃電般地一腳將正面的阿努比斯蹬得如同出膛炮彈般直飛出去,撞進身後的機甲群中,一陣人仰馬翻.

隨後,白色機甲撐地腿猛地一蹬,整個,機甲做出一個,在空中翻轉的托馬斯全旋,在雙手將左側試圖擒拿的傑彰靈貓踢倒在地的同時,雙手已經抓住了右側使掃堂腿那一招的靈貓肩膀借力,團身,翻滾,落地 在機甲落在靈貓身後的一瞬間,依然抓著肩膀的雙臂猛然一甩.數十噸重的鋼鐵機甲被從頭頂掄了個風車,狠狠地砸在正面的傑彰機甲群中.兩輛躲閃不及的傑彰機甲,直接被砸成了廢鐵.

而巨響聲乍起的時候,胖子已經沖進了人仰馬翻的機甲群,快如閃電地一拳揍在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阿努比斯臉上.

阿努比斯的胡狼頭猛然炸開.還沒等它再度倒地,白色的機甲已經如同一陣旋風般從它身旁舌過,撞進了後面更密集的機甲群中.

一拳,兩拳,三拳 胖子在機甲群中橫沖直撞.每秒七十三動的手速已經發揮到了極致,機甲武學的所有技巧,都已經全部融入了這簡單的突進和出拳中.他沒有使用隱藏在手臂中的離子光刀,就這麼一拳又一拳狠狠地揮擊.每一拳都有一輛傑彰機甲被打飛,被摧毀.

胖子瘋狂的突進,激起了匪軍戰神們的血氣.

向來沉就的冷面人韋瑟里爾率先加入了戰團,隨後是其他的戰神們.十輛機甲如同十把鋼刀,在機甲群中絞殺起漫天腥風血雨.沒有人能擋住這些互相交錯配合的白色機甲,他們的突進是那麼快,那麼迅猛,轉眼之間,十輛機甲已經殺透了山頭,殺下了山腰.

無戴的機甲在這十道絞殺的白光中化作火團,陡峭的山坡上,到處是向下飛墜的傑彭機甲,到處是在爆炸中射向四面八方的機甲殘片.

此起彼伏的慘叫聲中,無論是機甲性能還是機甲操控技術都差了不止一個等級傑彰機甲,在踉蹌後退.

山下,一片寂然.

漫山遍野的傑彰機甲戰士看著山頭那十輛瘋狂的白色機甲,眼睛發直,眼神中盡是無法置信和驚恐,當山腰上方最密集的一個機甲群被強行殺得倉皇後退時,所有人都只覺得一股寒意從背心直竄頭鋇.

弗戈死死地看著山頭,輕輕在扶手上彈動的手指早已經停了下來,手指只死命攥著扶手,指骨發白.

"下來啊,下來啊!"他面色猙獰"再下來一點!"

兩側,四團的包抄部隊,已經從那座山的另外兩個方向上了山粱,正在向中間合圍.

"走!"

一聲大叫傳來,十輛白色機甲忽然間反身上沖,眨眼間,就已經上了山頭.而山腰下,踉蹌著止不住腳的傑彭機甲群,還在雪崩一般往下垮.

"啊!!!"弗戈一聲狂怒地暴喝,猛地站了起來!

山卜,白色機甲已經翻過山頭,消失不見.

弗戈看著那空空如也的山頭,看著那山頭後的藍天白云,看著山梁上隱約可見的傑彰機甲還懵然不知的向中間狂奔,雙目如赤.

忽然,弗戈的眼睛定住了.他看見,山頭上一個,白色的身影再度出現.

胖子嘿嘿笑著,沖山下甩出一個中指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