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六章 歡騰
【郝摩德】號太空航母如同一支龐大的黑色鯊魚一般,靜靜懸浮于宇宙之中.

數十艘【救贖】級戰列艦如同一群小鯊般簇擁在母艦周圍.在戰列艦整齊的主陣外面,數以百計的【浩劫】級巡洋艦和【獵鷹】級驅逐艦組成的混合編隊,以及體型更小一些的護衛艦和高速魚雷艇載廣闊的空間四處游走,就像是石頭周圍灑落的細沙,被風一吹,密密麻麻地滾動.

艦艇艙室的燈光,融入了豫州牧不上的璀璨群星之中,遠遠望去,龐大的艦隊就如同一團旋轉的星河.讓人為之陶醉.

旗艦巨大的指揮大廳里,燈火通明.

一排排虛擬屏幕上,星級圖,戰機傳回的畫面,艦隊前線戰斗的場景以及戰報,艦艇個系統參數載飛快地翻卷變化.

斐楊和查克納兩國的參謀往來穿行.站在大廳的中向上看去,分割成五層的巨大空間里滿滿都是忙碌的人群.他們或匆忙奔走,或交頭接耳,或聚集討論,或高聲呼叫,或埋頭計算....

從知道老元帥李存信還活著開始到現在,這個大廳就一直以這呀去哪個的節奏在忙碌著.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已經把精力壓榨到極限,把時間利用到了極致.整個指揮系統就如同一輛油門踩到底的高速賽車,不斷地沿著賽道加速加速在加速.不是這些參謀們不知疲倦,而是這里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們耽擱不起哪怕一秒鍾時間!

就在距離這里幾百萬公里的地方,盟軍艦隊正在和以【雷霆】超級艦隊為首的西約艦隊苦戰.

就在那廣闊的地面上,十三裝甲師和五十一機步師正在那個叫雙溪橋的小鎮構築工事,准備迎接無數因為斷了後路兒破釜沉舟的傑彭不對亡命的沖擊!

這片星域已經成了一個旋轉的漩渦,傑彭人,蘇斯人,查克納人,斐楊人...四個國家總計上千萬的軍隊都在這旋渦中瘋狂的旋轉.

而這個漩渦的中心,就是那個小小的裝甲營!

直到計劃推進到現在這樣的程度,參謀們想起來還如同做夢一般.

當時,第二裝甲師已經出現在距離李存信所部只有四十公里的地方.誰都知道傑彭皇家第一衛隊陸軍的戰斗力,也知道一旦被這支部【隊咬上,關門打狗的計劃就會破產.

作戰部完全開動,所有的參謀都聚集在電子沙盤旁邊,一邊提出一個又一個方案,一邊做著推演,客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能夠讓主力趕到雙溪橋鎮又擺脫第二裝甲師糾纏的辦法.不是時間不夠,就是兵】力不足,再不然就是地點不對...

就在這個時候,李存信所部,提出了一個方案——以一個裝甲營偽裝成主力的斷後部】隊,北上對插,吸引第二裝甲師,去爭取這關鍵的幾個小時時間!

這個方案,迅速引發了指揮部的爭議.同時,在上報給盟軍最高指揮部之後,也同樣是一片七嘴八舌的爭吵...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的第二裝甲師和一支屬于查克納二流裝甲師的一個營,這種力量的對比,只能用天壤之別形容.

這是一次徹頭徹尾的冒險!

按理說,這個方案應該被毫不猶豫地否決.可是無論怎麼討論,也沒有人說出否決的話來...因為,與這次冒險相比,可能取得的首席太炫目了.

贏了這一仗,盟軍就能在蒼狼星站穩腳跟,就能開辟出第二戰場,為贏得東南星域戰局乃至為贏得整個戰爭打下堅實的基礎!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室老元帥李存信領著十三裝甲師和五十一機步師的弟兄們載近一個月的時間里頻出的機會.誰也不甘心輕易放棄.

雖然李鴻武上將在和地面召開了緊急會議之後決定了這個方案,可事實上大家都知道,上將已經做好了背負一切責任的准備.一旦那個裝甲營失利,盟軍十六個裝甲師身處險境甚至是全軍覆沒的結局,足以讓上將軍走上軍事法庭!

就在這種患得患失中,這個方案到了黑斯廷斯的手里.

"就這樣打,我來背黑鍋!"黑斯廷斯元帥的一句話,為事實上已經啟動的作戰計劃打上了一個堅固無比的保險!

現在,陸軍已經完成了登陸,就算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參謀們一邊忙著手里的工作,一邊焦急地等待著偶爾延伸交錯,都是焦急和擔憂.

那個裝甲營到了哪里,戰斗會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開始,敵人會不會上當,那位名叫田行健的勒雷少將究竟能不能完成這一次足以載入史冊的誘敵...

所有的問題都還沒有答案.

前線的戰機集群直到現在也沒有收到那個裝甲營的約定信號,更沒有傳回來任何畫面和消息.

一波又一波戰機進入大氣層,在空中盤旋等待,在消耗完能量之後,又被另一波戰機所取代.

那個裝甲營,只有在完成了吸引任務讓第二裝甲師全員跟進之後才會發出信號.只有收到他們的信號,機群才能出現並向第二裝甲師發動進攻.否則,過早出現的機群會對敵人判斷裝甲營的實力和意圖產生干擾.

焦急的等待,無疑是人世間最難忍受的煎熬.

氣氛,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緊張!所有人再經過中控台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地扭頭看向中控台左側的那數十個虛擬屏幕.那些屏幕上,是前線戰機傳回來的實時畫面.

白云在機頭兩側如同一縷縷棉絲般飛快地滑過機身機翼向後飄去.

"前面已經是警戒線了,看來,我們也白等了,走吧,換下一波來."通訊頻道里,傳來了僚機的聲音.

陳濤轉過頭,透過頭盔上的電子護目鏡,看向一旁的僚機:"減速,再等待......"

"再等上十幾秒鍾?..."僚機的透明座艙里,多年的搭檔謝剛搖晃著頭盔,黑色的護目鏡反射著陽光.

陳濤看了看戰機控制台的儀表,距離警戒線已經很近了.在收到信號之前,警戒線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越過的.他看了看雷達,身後,整整六個中隊的其余五十八架戰機,正排成一個整齊的大三角形緊緊地跟隨著自己.

"好吧..."陳濤惋惜地歎了口氣,伸手去撥集體返航的信號鈕.

就在他的指尖已經接觸到信號鈕的一瞬間,忽然間,儀表台上的特別信號器亮起了一盞紅燈.緊接著,又是一盞.接連三盞紅燈亮起之後同時轉成了綠燈!

"你們看見了麼?"通訊頻道里的鴉雀無聲,讓陳濤覺得有些不真實.

"看見了!"隨著謝剛的一聲大叫,整個通.電腦看小說訪問.1б.訊頻道里,爆發出一陣響徹云霄的歡呼聲.

三盞紅燈轉綠燈,任務成功,無限制攻擊!

一陣讓人酥麻的電流瞬間席卷了陳濤的全身,他迅速鎖定了信號方位,用手緊緊握住戰機的操控杆,猛地向前一推,大吼道:"跟上我!"

"明白!"整齊的回答聲中,六十架空基戰機的尾部推進器同時閃亮,機群如同一波離弦之箭,穿過云層,向著弗林斯農業區北部呼嘯而去.

山川河流在機腹下飛快地掠過,幾秒鍾之後,機群已經突破了警戒線.越靠近戰區,飛行員們就越覺得熱血沸騰.戰機特俗信號器上的三盞綠燈,讓他們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數十條縱橫交錯的壕溝掠過,那是傑彭裝甲師駐紮時臨時挖掘的半成品...一片叢林掠過,倒臥的樹木和數十輛機甲殘骸如同一條延綿幾公里的線...一個小小的高地和一條峽谷掠過,數不清的機甲殘骸層層疊疊,宛如機甲的墳墓...

雷達的警報驟然響起,數十枚導彈從遠處的山區中騰上了太空.

"自由規避,無限制攻擊!"陳濤下達命令後,駕駛戰機猛地向上拉升,在拋出兩枚誘導彈,又憑借嫻熟的飛行技巧翻滾著避開導彈後,他透過座艙看見,下面那個翻滾的地面上,數以千計的傑彭機甲集群宛若遷徙的獸群,向前飛奔.

在機甲群遮天蔽日的滾滾塵埃前面,兩百多輛紅色機甲正穿過叢林躍過小溪翻越山丘,一路狂奔!

而在傑彭機甲和紅色機甲之間,十輛白色機甲正一邊跑,一邊間或停下來反身殺進傑彭裝甲師突前的機甲群.每每引發一片混亂.

"一個團...兩個團...三個團..."通訊頻道里,傳來謝剛激動地聲音:"西面還有一個團在向這邊靠攏.整個師,他們整個師都在這里!"

"查克納萬歲!"查克納戰機如同數十只翱翔云霄的海燕,在空中交錯著飛快地一個轉折,向地面俯沖.

大地,在巨大的中控台主屏幕上急速放大,當一枚枚空地導彈和機載能量炮在傑彭裝甲集群中掀起一朵朵蘑菇云時,旗艦赫摩德號的指揮大廳里,已經是一片歡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