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五章 覆滅
弗戈的命令下,整個第二裝甲師迅速行動了起來丘陵叢林一片喧囂沸騰.正在挖掘的陣地壕溝停了下來,剛剛鋪裝上的組合式金屬防彈牆又被上程機甲一塊塊地拆下來了運輸機甲在集結,各團各營的指揮機甲也飛快地收攏艙板,放下機械腿.數不清的士兵往來奔走,集合的哨聲此起彼伏:

警衛連在弗戈的帶領下飛快地從漫山遍野的傑彭機甲和士兵中穿過,向著東面急馳而去.在警衛連出的司時,護衛在指揮集群側翼的第四團兩個營也緊急出動.近千輛機甲如同兩群遷徙的羚羊,不聲不響地奔行在弗戈所在的警衛連左右兩翼.

自從整個裝甲師的電子系統被干擾後,所有人都知道事情有蹊蹺.東面傳來的爆炸聲,雖然隔著近十公里的山地叢林,卻依然隱約可聞.

第二裝甲師都是從傑彰軍中精選出來的老兵,只要聽聽聲音,就能分辨戰斗規模大小.之前刀鋒營追擊那個撞上來的查克納裝甲連時的聲音,絕對沒有這麼密集宏大.就算是查克納人被追上了回身拼命,戰斗時間也不可能持續這麼長.

而當消息傳回來說二團的兩營在132高地被敵人堵住,誰還不明白此刻刀鋒營的處境.說不定,刀鋒營面對的就是整整一個裝甲團,甚至是那支查克納部隊能夠拿出來的所有裝甲力量.

這幫查克納人,真是瘋了.在一口吃掉221和231之後,他們並沒有往雙溪橋方向去,而是悍然北上,兵鋒直指北關市!

一定是這樣的.

一定是在殲滅231之後,他們發現了第二裝甲師的存在,才做出這樣瘋狂的計劃.

反正到雙溪橋鎮也守不下來,不燦趁這個機會以一次對插甩開第二裝甲師,直逼北關市.無論是攻擊傑彭大本營還是在外圍轉向西面撫守北關市南郊,都比他們在第二裝甲師的炮口下向雙溪橋走要強!

這樣的事情,這支查克納部隊已經不是第一次干了.正是他們之前的一次出人意外的對插讓他們跳出了二十多個師的包圍圈,形成了現在的局面.

這是一個瘋狂而天才的計劃.第二裝甲師的出現,讓他們敏銳地嗅到了北關市此刻的空虛.如果不是第二裝甲師兩翼的偵杏向來擴展得很開,如果不是前鋒的一個偵察小隊發現了他們,或許他們就成功了!

在擊殺偵察小隊之後,杳克納人情知行蹤已露,干脆故布疑陣,用一個連故意撞上來.在第二裝甲師把目光集中在雙溪橋鎮的時候,他們這一招瞞天過海的確是使得出神八化.在那個時候,弗戈少將也幾乎確定了這邊只是一支故意打草驚蛇的誘敵部隊.

可查克納人想不到的是,不管他們撥弄什麼玄虛,一向謹慎的弗戈少將直接就派出了最精銳的刀鋒營!

如果只是疑兵,刀鋒營會讓他們玩火自焚.如果哪里確實存在主力,那麼,刀鋒營會讓他們徹底暴露出來!

現在已經可以確鑿無疑,他們的主力,就在這里!

前面的槍炮聲和爆炸聲,越來越震耳.警衛連和三團兩個營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了終于,在翻過一個小山頭後132高地,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和身後高大的山脈比起來132陣地就如司大人身前的一個小孩.

可是,正是這個小孩,擋住丁通往峽谷的路.滿布青苔的巨大岩石,已經在爆炸中露出種根草莖的上坡,還有原本蔥郁茂密,現在已經疏疏落落的坡上樹林 這個陣地,將身後的峽谷擋了個嚴嚴實實!

滿止遍野的傑彭機甲,正在向上湧動.

正面,側死,不斷瘋狂上攻的一輛輛機甲,如同攀附在巨型蟻巢上的螞蟻.

戰斗異常的激烈,二團的兩個營,幾哥將這個小山頭擠了斤4水泄不通.占據地形優勢的查克納人拼命的用火力壓制著山下,每當有傑彭機甲靠近陣地,就有十余輛杏克納機甲在三輛白色機甲的率領下拼命沖殺,將已經沖到陣地前的傑彭機甲硬生生地殺退.

黑色的潮水湧上去,撞在那白色礁石上粉騁,退下來.

盡管那是自己的敵人,傑彭機士們依舊是看的心動神搖.三輛白色機甲在山坡上縱躍騰挪,無論湧上去的有多少敵人,他們就只是沖鋒,砍殺.那機甲,仿佛已經被賦予了生命.機械的動作比人體還連貫,還流暢,還柔軟.

在起伏不平的山坡上,在遍地的機甲殘骸和彈坑之間,他們依然如履平地縱躍如飛.

三級的上步沖拳,四級的左旋步側踢,五級的反向跳躍穿行,六級的半圓弧步,七級的五拳連打接縱躍鷹擊,還有傳說中的八級小,盤回旋 這些大家認得的,已經讓人目瞪口呆,還有更多的精妙技法,別說認,大家就連看都沒看過.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那其中一輛白色機甲,就在機甲群中拉出了十數道幻影!幻影所過之處,只是一片人仰馬翻的景象!

這是何等震撼的機甲技術,這是何等強橫的實力?!

一些人,只轉頭看向警衛機甲連中的那輛,阿努比斯,身為手速每秒超過六十動的十級機甲戰士,佛戈是第二裝甲師所有人的偶像.他駕駛的這輛機甲,曾經無數次如同今天一般遠遠地站在山頭,如同一只雄鷹,俯視著戰場.

無數次在戰局最關鍵的時刹,這輛機甲縱身而下,帶領著第二裝甲師呼嘯沖鋒,以絕對強大的實力一舉擊碎敵人的防線,擊殺敵人最強大的機士,直接摧毀對手的勇氣信心,讓最頑強最強悍的敵人潰散,悲號,俯首稱臣!

可是今天,當他站在這里,面對那三輛縱橫無敵的白色機甲時,他還能如同以前一樣麼?!

這個問題幾乎在湧現于腦海的同時,就已經有了答案.

即便是帝國宣稱已經躋身十一代機甲行歹,的,阿努比斯"即便是十級機甲戰士餿戈,也不是那些白色機甲的對手!

在場的都是六級七級的機甲戰士,譽衛連中還有幾位九級機甲戰士.以他們的眼光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這些白色機甲的恐怖!

那不是一級兩級的差距,那完全是一和璋界的差距!

在場沒有一個人能有信心在白色機甲展現出來的殺戮手段下抵擋三招.這種感覺,就如同一個小學生面對一個孔武有力的拳擊手!出了恐懼,戰栗和絕望之外,腦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看著靜靜屹立于山頭,卻遲遲沒有動作的阿努比斯,所有人都能明白弗戈此刺的心情.

那是一種山中的王者卻發現自己原來只是一只猴子,是擁有整個天空的青蛛卻發現自己原來只呆在一個井底的屈辱和憤怒!

二團削攻擊,又一次被挫敗了.潮水般的傑彭機甲退了下來,只留下熊熊燃燒的機甲殘骸,鋪滿了整個山坡.

看著退下來的二目,看著那濃煙滾滾的山頭,所有人都是n陣沉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忽然間,弗戈大吼一聲,阿努比斯猛地沖下了江頭.

在弗戈的怒吼聲中,鋪天蓋地的傑彭機甲向,蟹陣地湧去.

似乎是察覺到了不對勁,退下來的二團兩個營,又在軍官們的催促下亂糟糟地轉過身,推推攘攘跌跌撞撞地向丑高地沖過去.

這一次,沒有任何的阻力,沒有抵抗黑壓壓的傑彭機甲,湧上了山頭.

站在已經空空如也的簡易陣地上,最前排的傑彭機甲,就如同被施了定身魔法一般停住了腳步:任憑身後湧上來的同伴掀攘推擠,只是傻傻地不挪窩.

弗戈緩緩從分開的機甲群中走上了陣地.空氣中彌漫的硝煙遮擋了周圍的視線,山坡上,隨處可見燃燒的機甲殘骸和機士的尸體.有黑色的,有紅色的,而其中大部分,都是黑色的.二團在這個高地上,折損了至少一個連的兵力!

一輛輛靈貓,一輛輛富山和渾身傷痕的中型,重型機甲讓開了道路.看著他捫的師長走上陣地站上132陣地的最高處.

從陣地往後看,左右兩側,一面是高高隆起的山脈,另一面,則是矮小一些,卻陡峭的山丘.

一個並不寬闊,也算不上險要的峽谷,出現在視野中.

或許,那不應該稱之為一個峽谷,而應該稱之為 一個,地獄!

數不清的機甲橫撫豎八地躺在峽谷中,從峽谷這頭,一直滿滿地鋪到了峽谷微微翹起的那一頭,直到被拐彎的山壁和倒臥的大樹樹冠遮住,看不清楚.

一輛靈貓機甲斷成兩段,倒在地上,它的上身軀體在熊熊燃燒著,冒出滾滾濃煙,而它的下半截軀體則殘缺不堪,甚至難以分清機械腿的模樣,能看見的,只是堆扭曲的零件.在這輛機甲的旁邊,是另外三輛司樣的靈貓機甲,它們有的頭向南,有的頭向北,機體的一部分交疊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高達五六米的廢鐵堆.

以這一堆廢鐵為中心,四周擴散開去,都是司樣的機甲殘骸.有黑色的傑彭機甲,也有紅色香克納機甲.沒有生命的跡象,有的只是烈火,只是黑煙,只是不時出現的殉爆以及兩邊樹叢已經快要斷裂的樹干在風中吱吱呀呀的聲音.

殘骸最密集的是在峽谷中央.而在靠近丑陣地這邊也有不少殘骸.

殘骸中,幾輛古銅色的阿努比斯分夕,紮眼.這些機甲幾乎都是背部朝上,受到致命攻擊的方位,也打多在側面和背上,很顯然,這些機甲都是最後逃亡的時候被擊殺的.

一陣風吹過,即便在密不透風的機甲座艙里,所有人都還能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

皇家第一衛隊第二裝甲營中,最強橫,最精銳的刀鋒特種營全軍覆沒!

第一更.哇哈哈哈哈,爆白鵝的菊花了.可是咱的菊花好像暴露了.所謂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世事原不能盡如人意.前面痛快了,後面就得小心.大家幫個忙,拉開點差距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