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四章 殺
"嘩嘩嘩 "

當喊殺聲在耳畔炸起的時候,所有傑彭機甲的機甲電腦同時發出了急促的警告聲.

在這催命一般的聲音中,通訊忽然中斷,指揮協調系統也隨即失靈.電腦屏幕在強烈的電子攻擊中瘋狂地扭曲,而機甲操控時的電腦輔助系統也出現了死機,程序錯誤,功率輸出忽大忽小乃至直接崩潰的情況.

"收縮陣型!"薩布林在第一時間就下達了命令.

他的命令,通過機甲擴音器以及四周護衛的機士的吶喊,在一片混亂中傳播開來.

四周混戰的刀鋒營機甲戰士,不約而同地開始了收縮.盡管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伏擊,不過,整個營並沒有陷入大的慌亂.陣型收縮動作有條不紊.就連巴茲率領一連拼了命試圖在這一關鍵時刻延遲他們的收縮也沒能奏效.

山坡上滾滾而下的紅色機甲,已經全部出現.

一百輛 兩百輛最多不超過二百四十輛!又等了片刻…,那光禿禿的山坡上再沒有紅色出現!薩布林已經提到了嗓子眼的心就總算落了下來.血液上湧心跳如雷中,腦子里翻來覆去只是僥幸兩個字.

這個時候逃是不能逃的,別說就在對方伏擊開始的同時,峽谷左側山頭已經被一支同時出現的杳克納裝甲部隊拖守,單是眼前犬牙交錯互相絞殺的局面就容不得自己犯下撤退的錯誤.在這樣的局面下,一退,就是潰逃.

薩布林環顧四周.在經曆最初的驚疑不定之後,這個第二師最精銳…

的裝甲營迅速恢複了冷靜.戰士們的動作依然流暢簡練,配合依然就契,陣型也依然完整.隨著陣型的收縮,一種從集體的鎮定從容上產生的信心和氣勢,正在蔓延.

這就之精銳和普通士兵的區別!這就是刀鋒營和普通戰斗單位的區別!

刀鋒營的精銳,不僅僅體現在單兵戰斗力上.這些戰士朝夕相處身經百戰.他們豐富的經驗,彼此的信賴,就契的配合,嚴明的紀律,聚合起來才是這個團體最根本的力量.

面對忽然出現的查克納裝甲部隊,整個刀鋒營只是沉就地戰斗.

在通訊被干擾的情況下,基層軍官的指令聲此起彼伏.簡潔而准確的指令迅速得到了不折不扣的執行,甚至不需要指令,刀鋒營的戰士們也知道他們這時候該做什麼,該怎麼做!

這樣的情形,他們經曆得太多了.無論是遭遇伏擊奉命斷後陣地攻堅還是干脆空投到敵人重兵之中,什麼樣的苦戰他們沒打過?特種營,生來就是肩負最艱巨任務的.

想要刀鋒營因為偷襲而崩潰,絕不是區區幾百輛機甲就能做到的事情!

"母狗,你們完蛋了!"毒舌巴茲嚎叫著,下手越來越狠,就這短短的十幾秒種時間,又有兩輛靈貓折在了他的手里.在步兵和蒙巴頓的配合下,三輛白色雷霆在傑彭機甲群中,掀起了漫天腥風血雨.只要被他們靠近,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

"完蛋了?"薩布林冷笑連連.從表面上看,刀鋒營前有伏兵後有堵截,中間有這一個連的死纏爛打.正是不折不扣的險境.可是,他絲毫都不擔心.要知道,在刀鋒營後面就是二團的兩個營.憑…止…

頭的那區區一個連,怎麼可能擋住兩個營的輪番攻擊,而眼前的所謂伏擊部隊,加到一起也不過和刀鋒營數量相當.想要殲滅刀鋒營,那是做夢!

如果杳克納人沒有更多的伏擊部隊,那他們將會為他們的魯莽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們會明白,這樣的伏擊對于刀鋒營來說是多麼的可蕪這是飛蛾撲火!自己不但要讓他們的所謂伏擊徹底破產,還要繳獲他們的機甲,徹底把他們殲滅.要把第二裝甲師和刀鋒營的威名打到所有杳克納人的心頭.讓他們每每想起,就魂飛魄散!同時,自己也要讓眼前這個口出不遜的家伙,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完蛋的是你們!這麼點實力,還想伏擊我們?"薩布林獰笑一聲,暴喝道:"全體聽著,此戰務必全殲敵軍.一連,攻擊陣型,給我迎上去!"

"是!"隨著一聲沖天而起的同聲應答,整個刀鋒營的攻勢變得更加犀利.所有戰士都不要命地往上撲.而隊伍左翼的刀鋒營一連,已經在同伴的掩護下擺脫了巴茲所部的糾纏,以厚實的防禦陣型,迎上了急撲而來的紅色機甲群.

"迎你媽個麻花!"眼見面對自己的沖鋒,傑彭機甲群防備森嚴有條不紊,胖子已經是三尸神暴跳,沖到近前又聽見那狗頭機甲大吼大叫,一時間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機甲猛然躍起,以泰山壓頂之勢掄起胳膊一拳轟然下砸.

只聽"轟"地一聲巨響,整個山谷,仿佛都在這驚天動地的一拳中顫栗.

所有人都看見,擋在胖子最前面的一輛傑彭機甲向上格擋的雙臂在這恐怖的一拳掄下時,如同一根被巨錘砸過的木頭,寸寸斷裂.手臂外殼,連接杆,關節引擎,骨架和剛強度仿肌肉金屬拉絲填充如同炸開的鞭炮一般四散激射.

漫天破碎零件帶起的鐵雨中,白色機甲掄圓了砸下來的拳頭破開雙臂,直接砸碎了靈貓的腦袋,砸進了靈貓的胸腔!

"去你媽的!"胖子一腳將眼前的廢鐵踢得倒慣出去,當先撞進了傑彭機甲群中,瘋吼道:"殺!"

"殺!"在胖子的往紮聲中,緊隨其後的兩個連,以凶狠地三角攻擊陣型,殺進了傑彭的機甲陣型之中.

四輛白色機甲一馬當先分波斬浪,紅色機甲群橫沖直撞.雙方就如同兩把梳子,互相交叉在一起.戰斗在碰撞的一瞬間就進入了白熱化.一輛又一輛紅黑兩色機甲捉對厮殺.機甲沉重堅固的金屬鐵拳碰撞在一起,就是如雷般的滾滾巨響.

在這種生死搏殺中,沒有任何人會留有半分實力.所有戰士都紅著眼睛使出了最狠的手段,每一輛機甲都已經將性能發揮到了極致.

空氣,仿佛在這一刻被弓爆了,整個交戰的空間已經容不下任何東西,席卷一切的,只有狂暴的搏殺.

一名查克納戰士接連揮拳,沉重的機甲鐵拳每一次揮擊都帶走眼前敵人的一塊機體.

當千瘡百孔的傑彭機甲化作一團火球的時候,另一輛傑彭機甲忽然穿過火焰濃煙,一腳踹上了那輛查克納機甲的小腹.受到重創的查克納機甲腳下踉蹌後退兩步,隨即強行蹬地騰空而起,一腳凶狠凌厲的側踢,踢在那輛試圖跟進的傑彭機甲頭上.

在這個小小的戰團旁邊,另一輛傑彭機甲如同狂獸一般不斷地向四周揮舞著拳頭,東面,西面,兩輛紅色查克納機甲,就如同兩只繞著錯物團團游走的餓狼.

忽然間,三輛機甲就猛地糾纏在了一起.

只聽見接連的暴擊聲和金屬扭曲的怪響,當另外兩輛傑彭機甲沖過來和兩輛紅色機甲分別打斗到一起的時候,場地中已經爆起一團火球.舔卷的烈焰中,被擊毀的傑彭機甲座艙口,試圖爬出來的傑彭機士慘叫著被燒成了焦炭.

慘烈的搏殺,爆發在峽谷的每一個角落.

從峽谷上往下看去,交戰雙方就如同被關在角斗場的角斗士.充斥眼球的,就只有無休無止至死方休的殺戮.黑色的傑彰機甲群收縮成圓形防禦陣型,拼命地抵抗.而山呼海嘯般沖鋒的紅色機甲群,則發瘋般地往黑色機甲的中心沖鋒.

如果識大部分杳克納戰士和傑彰戰士在這亡命的搏殺中,還看不出多大的差距的話,那麼,七輛白色雷霆,則像是闖進了狼群的獅子!

正是在他們的帶動下,原本戰斗力遜色傑彭許多的杳克納戰士,占據了攻勢主動.他們不需要動腦筋,不需要去犯愁如何撕開那些精銳傑彭機士的防線,他們只需要跟在七輛白色機甲的身後,不斷往前突進,不斷的斬殺.

"圍住他們,圍住他們!"眼看七輛白色機甲所向披靡,薩布林大聲下令.四周的刀鋒營戰士如同疊人堆一般不要命地往上撲.每一個人都察覺到了這七輛白色機甲的危險,如果不遏制他們,整個裝甲營都會被他們沖散.

遏制住他們,把他們拖在這里,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傑彭人的人海戰術,立刻讓胖子和幾位匪軍戰神感受到了壓力.

突進的腳步緩了下來.原本只是同時面對四五輛傑彭機甲,到這個時候,竟然要同時面對七八輛!打爆一輛又來一輛,四周不斷擠壓的傑彭機甲,就像是潮水一般無休無止.

胖子左手操控杆接連兩個半角變向,右手在虛擬鍵盤上彈出一記雨指接一記輪指.機甲踩著一種所有傑彭機士都沒有見過的詭異步伐,以極其精確的角度和速度從兩輛機甲之間穿過,隨即出手如電,左手一拳搗碎了一輛靈貓的髓部,右手一橫,手中離子光刀如同魔術般從虛空中浮現,一倒將另一輛靈貓攔腰切成兩段.

兩輛機甲一倒,胖子的身旁頓時出現了一個空擋.就在他猛地一推操控杆,機甲剛剛加速時,另外三輛機甲,已經直端端地撞了上來.

其中一輛傑彭機甲悍不畏死地直接向胖子右手撞去,對他手上的離子光刀竟是視而不見.

"媽的!"胖子被迫減速,一腳將一輛傑彰機甲蹬開,閃過另外一輛,光刀直劈,成全了撞上來的那一輛.還沒等收刀,又是四五輛傑彭機甲蜂擁而至.

耳畔,是無盡的爆炸聲,炮聲和格斗聲,眼前,是無盡的硝煙和刺目的閃光.一個個瘋狂的身影,就在眼前不斷的晃動.這些身影,就像是圍在身邊的妖魔鬼怪,遮擋了一切.只有透過他們之間一閃即逝的空隙,才能看到那一輛輛奮勇厮殺的紅色機甲.

"胖子,這樣不行!損失太大了!你們要沖起來,身處戰場之外的小屁孩在通訊頻道里急促地叫著"敵人的援兵快到了,…必須盡快解決戰斗."

從它收集的數據來看,杳克納機士們的損失非常嚴重.在傑彭刀鋒營不惜一切代價困住幾輛白色機甲這短短的一兩分鍾時間里,他們強大的戰斗力迅速爆發了出來.如果不是查克納戰士們悍不畏死招招拼命,損失還會更大.

"你他媽來沖沖看!"胖子一邊咬牙應付著身邊十余輛傑彭機甲的瘋狂進攻,一邊低頭看了一眼屁屁傳來的實施戰況.到現在為止,傑彭刀鋒營至少有一百五十輛機甲被摧毀,可是,自己這一邊也有七八十名機士戰死.傑彭刀鋒營的強悍和亡命,一展無遺.

如果這樣打下去,不說能不能在敵人的援軍趕到之前將其殲滅,就算殲滅了,又拿什麼去拖住一整個裝甲師?!

身邊的查克納戰士們,已經拼了命在戰斗.

面對實力遠遠超過他們的傑彭精銳,他們沒有任何的盤縮.整個峽谷里,到處都是和敵人同歸于盡的查克納戰士,只要機甲還有一個關節能動,他們就絕對不倒下.甚至有一輛機甲上身已經被腹部燃起的火焰團團包圍了,那位英勇的戰士還摟住了一個敵人.

可即便這樣,傑彭人也沒有被擊潰的跡象.

他們的陣型雖然已經被分割開,可他們的小范圍配合依然凶悍就契.整個隊伍,也還保持著旺盛的戰斗欲望.

胖子的目光,落在了被重兵保護的狗頭機甲的身上.

擒賊先擒王,要打,就要把他們徹底打爆!

這一仗,所有人都已經沒有了退路.那些跟隨自己的查克納戰士,正在用他們的犧牲,去換取這場關鍵戰役的勝利.

能不能打到敵人的指揮官做出錯誤羊斷,能不能為主力爭取到扼守雙浮橋構築防禦體系的幾個小時時間,能不能在這北部山區中將傑彭這二十多個師一閃打盡,為這個星域的這場關鍵戰局取得一個夢幻般的開局,就在此一戰!

"安東尼!"

"到,將軍!"

"帶領三連,頂到我們前面去!"胖子咬牙道.

"是!"雖然不明白原因,不過安東尼j是飛快的執行了命令.

一直跟在胖子等人身後的查克納戰士拼命向前移動.因為圍在胖子等人身邊的傑彭機甲太多了,這一下混戰,三連的每一步前進,都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一輛輛紅色機甲在前進中倒下.前面的倒下了,後面的又義無反顧頂上去.

當整整一個連投入到向前的擠壓時,傑彭人對七輛白色機甲的壓力終于減小了.而雙方不斷的碰撞,讓雙方的陣型如同烈日下的冰雪,般消融.

看著身邊一個又一個查克納戰士倒下,胖子的嘴唇,在微微顫抖著.他只能用力咬住,鐵了心去忍耐,去等待.終于,鮮血和烈火中,一個短暫的空間形成了.

"瓦格斯塔夫,蒙遜,哈格羅夫,巴茲,步兵,蒙巴頓!"胖子的手猛地指向了黑色機甲群最深處的幾輛拘頭機甲,狂吼道:"殺了他們."

"殺!"混亂的機甲群中,幾輛白色機甲陡然騰空而起!

機甲群中,薩布林和幾名刀鋒營軍官忽然看見了騰上半空的白色機甲,迎著這些機甲背後陽光散射出的萬道金光,所有人的眼睛猛地眯成了一條線.

""………………………………………………………………………………………………"……,…………………………………………………………………………………

"怎麼回事?!"

面前的局部天閃系僥…屏幕已經黑成了一片.

弗戈面沉如水地看著滿頭大汗的電子營營長,對于忽然出現的強大電子攻擊,以至于整個電子營的電子系統全線崩潰,讓他本能地感到了一種危險.

"不 不知道 "電子營營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敢在弗戈面前說出這樣的答案,不過他還是說了出來.忽然遭遇的攻擊,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經驗.他不敢在弗戈面前有任何隱瞞,更不敢硬挺著表態.

"這是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攻擊"電子營在努力在腦子里組織著語言,試圖讓報告簡單明了,敵人對我們的電子系統了若指掌,他們利用了黑風電子機甲的程序漏洞,在我們進行大規模電子覆蓋的時候他們一直潛伏著,剛剛才忽然發動,這是潛伏攻擊,我們沒辦法防禦 "

"夠了,給你半個小時時間,奪回電子控制權 ,弗戈微眯著眼睛,目光如刀"半全小時之後,如果不能恢複通訊和指揮系統,我要你的命!"

說到最後一句話,弗戈已經是聲色俱厲.這一瞬間,這位年輕的少將,就如同一只准備著擇人而噬的猛獸.

"明白!"電子營營長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刷白.

"二團兩個營到哪里了?"弗戈轉頭沖身旁的作戰參謀問道.

"距離刀鋒營信號消失的位置還有三公里,幾分鍾內就能到達."參謀飛快地報告道.

看著電子地圖上,刀鋒營信號消失的那條峽谷,聽著東面隱約傳來的密集炮火聲,弗戈心頭的不安越來越濃重.

他猛地轉過身走出了指揮機甲.站在指揮機甲所在的小山坡上,望著東方,他臉上的神情陰晴不定.

忽然,他的目光,一下子凝固了.

不遠處,一輛通訊機甲正在飛奔而來.那是二團三營的機甲.

"師長,我二團二營三營在,陣地遭遇敵人阻擊"陣地後面的峽谷里有激烈戰斗的跡象.初步旱斷,我刀鋒營遭遇伏擊!"

"全師向東 "弗戈猛地躥上了自己的機甲:"警衛連,跟我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