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五十二章 刀鋒
傑彭主力動了!

這個消息飛快地傳了回來.

兩百多輛機甲靜靜地列隊肅立于山谷之中.

山谷寂寥無聲.一條淺淺的小溪從山谷中流過.兩側山坡被高聳入云的林木遮蔽著,寂靜幽深.兩百多輛無聲的機甲將這小小的止谷填得滿滿當當.看起來,就像是古代的兵馬俑,在千年萬年的等待之後依然隨時准備著呼嘯而出,沖鋒陷陣.

在巴茲率領的一連抵達傑彭主力東面的一片小丘陵林區進行外圍清掃時,科茲莫率領的二連,也抵達了巴茲身後兩三公里的阻擊區.而胖子率領著剩下的兩個連,迅速移動到了科茲莫二連側後方的這個小x山谷里山谷東西延綿.

西面不遠,就是一連預定回撤的那條峽谷.

拖住這個裝甲師是一個並不複雜的任務,因此,胖子的計劃也很直接.

傑彭主力此刹並不知道杳克納主力的具體動向.沒有天網的他們,被籠罩于這片黑幕之中.他們唯一可以判斷出的,就是邏,師和乃l師已經凶多吉少.現在他們正趕往為林斯農業區.

胖子要做的,就是把他們的注意力牢牢地吸弓過來.

偽裝成擴展警戒部隊的巴茲,一頭撞上去.敵人必然會有反應.

如果不上當,那就騷擾到他們舉步維艱.而他們一旦被一連吸引住尾隨而來,科茲莫就迅速卡132山頭,自己帶領的兩個連,和回撤的巴茲,將如同兩把鉗子,猛然拔掉傑彭人齜出的這顆獠牙.

只要把對方拔疼了,拔出了血,對方指揮官,就會認真的評價這支他不知道數量不知道目標方向的部隊.

這一仗,不需要太多的算計計謀.讓對方指揮官做出錯誤判斷,就是唯一的算計.

而剩下的,只是一場苦戰 以一個裝甲營,偽裝成掩護主力北上北關市的斷後部隊,死死拖住敵人整整一個裝甲師的苦戰!

"呼 將軍"通訊頻道里,傳來巴茲的喘息聲和一陣電子干擾的嘈雜"這幫家伙 和我們之前遇見的不一樣 "

通訊斷掉了,耳邊只剩下一連串的雜音二一些戰士回過頭去.電子排就在隊伍的末尾.只不過,這支在那個天才小,男孩帶領下,一度在這個世界稱王稱霸的部隊此刹卻靜靜的沒有任何動作.所有電子機甲的攻擊難擾裝置,都沒有啟動.即便是前線的通訊已經被傑彭人明顯加強的電子攻擊切斷,他們也仿佛視而不見.

"轟,轟 "遠方,又傳來幾聲爆炸聲.爆炸聲消失之後,就只能聽見隱隱約約又連綿不絕的能量炮聲.

這里是丘陵地帶.炮聲傳到這幾公里之外,已經只是一片的嗡嗡聲.起伏的山丘,將這些在平原上原本可以穿出很遠很遠的聲響,變成了林間的回聲.盡管聲音細微,可所有人都知道,那個,方向,正爆發一場雖然小卻異常激烈的戰斗.

短短十分鍾時間,分成兩個部分交替掩護的一連已經和至少六個,傑武警戒小隊交火.除了一開始遇見的三個,警戒小隊被一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殺之外,剩下的傑彭外圍機甲,現在正不計傷亡地死死的咬著一連.

與此同時,周圍的其他傑彭警戒部隊,正在飛快地向交戰區域靠攏.而傑彭主力所在的位置,也有大量機甲運動的跡象.

正如巴茲所說,這是一支和之前遇見的所有傑彭部隊都不一樣的裝甲部隊二他們訓練有素,經驗豐富,機士的作戰能力也遠遠高于一般的傑彭裝甲部隊.

無論是之前遭遇的那個前鋒營的偵查小隊,還是此刹巴茲的一連襲擊的偵查小隊,在受到襲擊的時候,都體現出了他們的精悍

即便眼睜睜看著他們的同伴被幾名機甲戰神砍瓜切菜般擊殺,他們也保持著他們的陣型.機甲的捧控和戰術動作絲毫沒有表現出慌亂和膽怯.而他們的主力調動,周圍其他警戒小隊快速支援和迂回包抄,也是有條不紊.

打仗,最怕遇見的就是這樣身經百戰從容不迫的老兵!

炮聲隱隱傳來.胖子的機甲電腦上,播放著的一小段之前傳回來的戰場記錄儀錄像.

畫面中,一輛被攻擊的傑薊機甲盡管已經完全被擊穿了小腹,機甲的傳動部分和電子集成部分已經完全損毀,可是,他依然利用弓擎和還能運動的左側機械臂,橫著打了一拳.

這一拳,雖然展現出了這名機甲戰士高超的操控技巧,卻完全不能給攻擊他的蒙巴頓造成任何傷害,相反,因為這一拳阻攔了蒙巴頓的高速突進,蒙巴頓下意識地反手一腳直接將這輛機甲給踢爆.

如果不配合畫面中其他幾輛傑彭機甲的運動軌跡和動作,沒有人能看出這一拳有什麼奧妙.可胖子知道,正是這輛機甲的這一拳,讓蒙巴頓的突進速度降了一個等級,同時,另外三輛傑彭機甲就契而凶狠的攻擊,也恰好將蒙巴頓圍在了中央.

或許這不是那名傑彭展示深思熟慮的動作,可是,這種戰斗的本能其實更加讓人心驚在那一刻,這名傑彭戰士原本可以倒下去,原本可以靜靜地躺在一旁,等待己方勝利後去獲取那死里逃生的機會.可他沒有,他只是毫不猶豫地操控幾乎已經無法操控的機甲擊出那一拳.

而他的同伴,應該在撲上來之前就已經知道,面對巴茲這樣的對手,他們其實沒有多少取勝的機會.可他們就這樣做了一次凶狠的配合,流暢,就契,沒有絲毫猶豫.直到這幾輛機甲被蒙巴頓和從旁邊插上來的步兵擊殺時,這些機士,都一直在一種,堅決到機械般的狀態下戰斗,沒有逃跑的念頭.

盡管早就,知道第二裝甲師的名頭,胖子還是不禁因為這短短的畫面感到心下一沉.和這樣的一整個裝甲師交手,自己身後的這些戰十,需要付出多大的犧牲.未來如同地獄一般的幾個小時之後,自己,能帶多少人回去?!

而這些,還不是最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傑葛主力動了.

在巴茲發動攻擊不到一分鍾,屁屁就已經監測到了這支部隊出現的反應.

可是,他們不但派出了兩個連迅速向東面的交戰區域運動,司時,包括前鋒那個營在內的一個團,竟然在這個時候開始轉向了西面!

胖子在這一刻,對對方指揮官產生了極度的警惕.

這或許只是對方指揮官的一個談探.可這樣的試探需要的是准確的判斷和異常強烈的信心.

他捫並不知道東面發生戰斗的,是不是查克納的主力,如果是的話,這時候抽調一個團轉向西面的雙溪橋,無疑是用兵大忌.

可傑彭指揮官就這樣做了.在巴茲發動攻擊的時候.

胖子抬頭看著天邊的朝霞,那一抹長長的紅云掛在天邊,紅得有些刺眼.這個早晨,就仿佛被血色塗抹過一般.

"巴茲退回來了."通訊頻道里,響起了小屁孩的聲音.一向吊兒郎當的它,這時候的語氣也是說不出來的嚴肅.

"調了多大的魚?"胖子努力想讓自己輕松一點.

從勒雷到加查林,從瑪爾斯到這里,這一路走來,自己已經經曆了多少尸山血海?!

自己已經不是那個在半年內逃亡二十多次的機修兵,也不是在莫茲奇拼著本能領導隊伍,因為指揮上解決不了問題而孤注一擲,深入千里刺殺斯蒂芬的特種兵.

現在的自己,是一名指揮官 肩負著整個戰局成敗,也肩負著身後這些戰士生命的指揮官!

"一斤!"l小屁孩道.

一個營.胖子洲在心里松了口氣"」,屁孩後面的話,就讓他的心猛地提了起來,"不過這一個是人家最精華的一斤.他們動用了他們的抖種營!"

"刀鋒!"

………………………………,………………………………………………………………………………………………

第二裝甲師,隨著指揮集群的停止前進,而開始收縮.

從空中看下去,密密麻麻散布在丘陵和谷地中的傑彭裝甲部隊,就如同一堆遇見了障礙物的螞蟻二很短的時間內,延綿十余公里的部隊,就緊緊收縮在了一起二中央集群靜止不動,後衛部隊迅速靠攏並構築簡易防線,兩翼部隊一部分構築上事,另一部分則開始擴散口數十個機甲小隊,如同噴灑的毒汁,向遠處濺射.其中一部分互相呼應,穩步推進.另外一部分則向更遠處進行大范圍高速迂回.

構築上事的,絲毫沒有因為這很可能是白用功而有任何懈怠.穩步推進的,並不因為前方越來越激烈的戰斗而有任何匆忙.向更遠處大范圍迂回的,則一路風馳電掣,絲毫不顧在他們經過的這些區域很可能出現的危險.

所有人的目標都很明確,分上也很明確.他們只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他們的眼睛,只盯著自己應該達成的目標,而其他的事情,自己的側翼後方,則交給了他們的司伴.這是一種源于戰斗經曆的信任.

整個第二裝甲師,就像是一蓬在雨水中猛然張開的沙蔓藤,帶著它們的毒刺,扭曲著它們如習美杜莎頭上千萬毒蛇般的藤蔓,向四周擴散.

這種產自傑彭主星的獨特植物,正是第二裝甲師的標記.

弗戈靜靜地坐在指揮機甲里.看著敞開的艙門外,機械師正在檢查他那輛傑戴最新研制的"阿努比斯人型機甲.

阿努比斯,是傳說中的冥界和死亡之神.不過,弗戈更喜歡阿努比斯在古代地球埃及早期曆史中的稱呼 死神.

這輛阿努比斯,完全襲用古代地球阿努比斯胡狼頭人身的形象.

寬大的條紋狀裝飾如習阿努比斯的頭巾從臉側垂到胸口.如同赤裸的男性身體一般的機身呈古銅色,虎背熊腰,孔武有力,腰間的外殼,也有如同圍布一般的褶皺裝飾.

這種機甲,並沒有在傑彭大整裝備,目前帝國正在大量制浩十代【烏云】機甲,這種造價極其昂貴,無法大量制造的機甲,只有皇家第一衛隊二十個師的連以上軍官才有配備.而弗戈的這一輛,因為他要求的一些增加速度的改裝,造價"更昂貴許多.

雖然因為傑彭的科技積累比不上兩大超級大國,阿努比斯機甲從性能上來說還沒有完全達到十一代機甲的標准,不過在弗戈看來,相差的只是一些極其微小的差距二這一點差距,只需要進行最後的完善就可以了,而從平台技術上,阿努比斯就,是十一代機甲!

在蘇斯帝國的十代機甲還處于末期研究的時候,阿努比斯的出現,是傑薊帝國的驕傲.

要知道,斐揚共和國的十一代機甲,也是兩年前才研發成功.除了兩大超級大國之外,真正擁有十一代機甲的,現在就只有傑彭.就算是查克納,納加聯邦和萊恩共和國,在十一代機甲的研制上,也只處于樣機試驗階段.

如果能夠贏得雷斯克戰役,如果帝國能夠獲取更多的資源,能夠有更多的時間,未來,就是越來越多像自己這樣的戰士和阿努比斯的天下.

弗戈不喜歡坐在指揮機甲里指揮戰斗,每當戰斗爆發的時候,他總是喜歡駕駛他的阿努比斯站到高高的地方,俯視戰場.在最關鍵的時刻,親自駕駛機甲帶領隊伍給敵人最致命的一擊,讓敵人在他們永遠世無法企及的高度下絕望,這中感覺,真的很美妙.

看著眼前的機甲,弗戈想到了之前看剩的錄像中,那幾輛縱橫于凹師機甲群中的白色機甲.血液,在漸漸沸騰,嘴角,卻是冰冷的微笑.

不知道,現在這十輛白色機甲,會在哪里.如果敵人想在第二裝甲師中也這樣干的話,他們會明白,他們犯下了一個,多麼嚴重的錯誤!

"師長"一名參謀報告道"寄師長薩布林少將,已經率領刀鋒營咬住了敵人.敵人大約有一個連,戰斗力很強,我二團二營在外圍警戒線損失超過十支警戒小隊.

"哦?!"弗戈有些詫異地接過了參謀手中的損失報告.

十支警戒小隊,就是五十輛機甲.這短短的十幾分鍾時間,一個連的敵人能夠殲滅接近兩個排的第二師精銳機甲戰士,這讓他有些難以置信.自己麾下的戰士的水平,他比誰都清楚!

"師長,我們在敵人中,發現了三輛白色機甲."參謀將一份剛剛提取的戰場記錄儀錄像播放了出來,現看見這三輛白色機甲,弗戈的臉色一下就凝重了起來.

他們怎麼會在這里.難道,出現在自己東面的,真的是查克納的主力?!可是,如果是查克納的主力,為什麼在第一次前鋒部隊的偵杳小隊發生接觸後,他們不趕緊銷聲匿跡,反而在這里攻擊自己中路隊伍的側翼戶這是想把自己的目光從西面引誘到東面,還是他們的主力本來就在這里,因為第一次忽然的接觸而將錯就錯,故弄玄虛,讓自己做出錯誤判斷?

"刀鋒營現在到哪里了?"佛戈急促地問道.他從不輕敵,派出這支裝甲師最強的部隊,就是想留下東面的這些傑彰人.

可是現在,他忽然發現自己似乎還是做的不夠.

如果那一個連有三輛白色機甲的話,那麼,在他們身後,究竟有多少查克納部隊?!其他的七輛白色機甲,又在哪里?

"這里"參謀的手指,指到了電子地圖的一個標高為132山頭旁的峽谷.

…………,………………………………………………………………………………………………,…………………………………………………………………………………………,兩支部隊,一追一逃.

黑色的傑彭機甲,如習潮水一般向前湧動.兩翼,兩輛【阿努比斯】帶領著數十輛機甲,飛快地向前穿插,試圖迂回到前面,將瘋狂逃竄的紅色機甲給攔截下來.

紅色機甲群的尾陣,不昧和緊隨其後的黑色機甲群的前鋒進行激烈搏殺.一輛又一輛的紅色和黑色機甲在快速移動中倒下.機甲群中,三輛白色雷霆左沖右殺,不斷地拼命遏制黑色機甲群的追擊步伐.

能量炮光,在來回穿梭,爆炸騰起的泥土,鋪天蓋地地打下來.

科茲莫,隱藏在山坡後,緊緊地盯著讓下湧動的金屬狂潮.

而胖子,則在幾公里外的山谷中,咬著牙,神情變幻不定.

"刀鋒!"

一個特種營的戰斗力,在特殊情況下可以相當于五個營.而在正面戰斗中,也相當于三個營二這是第二裝甲師,最強大的力量.

一見面,就是一場可以預見的慘烈戰斗.

到底,打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