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九章 考核
阿克薩要塞,依舊是一派繁忙景象.

身穿不同國家制服的軍官士兵穿梭往來;雄壯的戰艦,在港口一艘接一艘緩緩移動.

恒星的光芒,灑在要塞身上,,如同一道金色霞衣.要塞外軌道上飛速行進的太空列車玻璃,反射著那一團火紅,一晃而過.

一切,都和往日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要塞中的人們在碼頭,在要塞走廊,在休閑區相遇的時候,互相問候致意,眼睛里都比平常多了幾分/期待.

軍神黑斯廷斯,將親自駕臨阿克薩要塞.盟軍指揮部,將迎來她的最高指揮官.

對于阿克薩要塞駐紮的聯軍來說,這個消息讓人異常興奮.

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有著共同的身份)——軍人.因為這場戰爭,他們彙集到這里,試圖集丨合所有的力量,去為 自己的國家,贏得最後的勝利.

而將他們緊緊扭成一股繩的,手指所向,讓他們義無反顧的,就是不久之後,他們將親眼看見的這個時代所有軍人的偶像——一代軍神黑斯廷斯!

戰爭局勢,已經進入了最緊張的時期.

索伯爾在卡爾斯頓星河步步逼近,萊恩共和國和納加聯邦的戰爭,因為李佛的強勢出擊而進入白熱化,西部各國絞殺成一片,北方星域,東北星域,西南星域也是戰火棉結,各國都拿出了最強的力量在戰斗,在爭奪.

而這些日子以來,局勢最是波詭云譎的東南星域,則上演了一連串的好戲.

道格拉斯奇襲藍石星,漢弗雷艦隊如幽靈般穿越勒雷中央通道,旋即又在長弓星系折戟沉沙,讓人跌破眼睛.傑彭名將,東南戰區首席指揮官三上悠人狡猾如弧,利用漢弗雷艦隊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聲東擊西,奇襲雷斯克.

這一切風云變幻,快得讓人幾乎來不及眨眼,來不及喘氣!

而任憑局勢如何動蕩變幻,任憑斐盟在各條戰線是勝是敗,作為盟軍主帥的黑斯廷斯,卻反常的沒有絲毫動作.沒有指令,沒有指導分析,不參與指揮部的任何事務……仿佛這場戰爭,在進入最關鍵最激烈的時刻,卻已經與他無關了一般.

誰也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各種各樣的留言,傳得沸沸揚揚.

有說黑斯廷斯病入膏肓的,有說黑斯廷斯已經退位讓賢的,還有說黑斯廷斯沉寂聚力,准備對索伯爾致命一擊的……

對于一切流言,黑斯廷斯都保持著沉默.

甚至就連一些質疑他的聲音開始甚囂塵上,就連有人在李佛強攻加泰羅尼亞星系後推波助瀾,鼓動民眾要求他下台,要求他為現在斐盟的劣勢負責的聲音,他都沒有絲毫的動靜.

誰也沒想到,就在比納爾特艦隊,接連在卡爾斯頓戰局,而到達了現在將所有精力和目光,都投注到東南戰局的盟軍指揮部.

他的出現,並不只是他個人到這里來這麼簡單,在他的這一舉動上,有著更深層次的,值得人反複思考咀嚼的意義.

港口空間罩,緩緩開啟.數十艘雄壯的斐揚戰艦,排列著整齊的陣型穿過兩側密密麻麻停泊的各國戰艦,駛向要塞一號碼頭.

要塞中的人們,停下了手頭的一切,聚集在舷窗邊,看著這些斐揚最新型的戰艦緩緩從自己眼前經過.那漂亮而堅固的艦體,那威武的艦首,那雄壯霸道的主炮,那有些誇張,卻讓人嘖嘖贊歎的造型……

黑斯廷斯,終于來了!

**********************************

房間,布置得樸素而溫馨.

大量木制裝飾和包裹在牆壁上的軟皮,讓人無法相信這會是一艘航母上的艙室.

書桌前,黑斯廷斯坐在輪椅上,靜靜地看著手中的情報.

瑪格麗特站在他的身旁,一只手輕輕扶著輪椅高高的椅背.

港口中停泊的一艘艘戰艦,無聲無息地從舷窗外滑過,恒星的光芒,越過要塞巨大的原形水管一般的身軀,灑了一絲進房間.

黑斯廷斯緩緩放下手中的電子文件夾,長長地歎了口氣,合上了眼睛.

瑪格麗特心疼地為他按摩著肩膀.

病痛的折磨,已經讓這位偉大的軍神,瘦得不成*人形.醫療艙,已經對他完全不起作用了.就連由斐揚最傑出的醫療專家組成的醫護小組,也不能斷定這位軍神會在什麼時候離開這個世界.如果非要說一個時間的話,那就是——隨時隨地.

不過,雖然遭遇常人難以忍受的病痛折磨,可黑斯廷斯的精神,卻依然健碩.他從來沒有失敗過,即使是面對病痛,在他的臉上,也看不見痛楚和憔悴.

桌上放著的,是最新的查克納雷斯克戰報.李鴻武順利抵達滄浪星,並拖住了護衛滄浪星的傑彭雷霆超級艦隊,取得了滄浪星的制空權.現在,盟軍艦隊的四艘太空母艦正懸浮于滄浪星上空,數不清的空基戰機正脫離母艦組成編隊,一波波突入大氣層.

登陸在即.而整個登陸的計劃,也擺在了黑斯廷斯的面前.

老朋友李存信還活在,這個消息,即使是心如止水的黑斯廷斯,也不禁為之感到喜悅.而造成這一局面的,卻是小瑪格麗特的那位小朋友……

長弓星系給了所有人一個驚喜之後,他再度給了斐盟一個驚喜.

查克納國內的形勢,他再了解不過了.

查克納總統希爾,一直在猶豫,而這一次,他必然會全力以赴!這是查克納人的民族性格所決定的.當這個國家全力投入到戰爭中時整個宇宙,都為之顫栗.

想到回到自己身邊的瑪格麗特總計三百六十七次提起那個叫田行健的小家伙,黑斯廷斯的嘴角,就不禁露出一絲笑意.

只怕那個胖子不會想到,為了他,自己竟然會到阿克薩來.來這里,為將來,在東南星域種下一顆種子!

"瑪姬……"黑斯廷斯輕輕拍了拍瑪格麗特放在肩膀上的手,示意她停下來,問道:"你怎麼看?"

"雷斯克的局勢?"瑪格麗特繞到黑斯廷斯面前蹲下,仰臉看著自己的外公.

"我是問那個叫田行健的小胖子……" 黑斯廷斯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我算了一下,這些天,你在我面前一共提起他三百多次,反正一會兒要扯到他身上,我干脆先問你好了."

"外公!"瑪格麗特一張臉頓時緋紅.

黑斯廷斯笑容中,滿是寵溺,伸手撫摸著瑪格麗特宛若陽光般的金發,笑道:"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的眼光不錯,我的眼光也不錯.這個世界上,能被我們倆爺孫同時看上的小少將,能有幾個?!"

"那家伙是個怪物!"瑪格麗特板著臉,眼睛中卻滿是羞澀和笑意.

"那我黑斯廷斯未來的外曾孫,不就是一個小怪物?"黑斯廷斯眼睛有些發直.

"外公!"瑪格麗特咬著嘴唇,狠狠地瞪著黑斯廷斯,直到黑斯廷斯笑著舉起了雙手.能讓軍神黑斯廷斯舉手投降的人,這世界也只有瑪格麗特一人而已.

房間另一端,幾位軍官相視一笑.

雖然聽不見這爺孫倆說些什麼,不過,向來嚴肅的軍神黑斯廷斯能有這樣的童趣之心,讓外人看見,只怕會讓很多人都下巴脫臼.這時候的黑斯廷斯,就像是一個小孩.

戰艦緩緩靠上了泊位.數十根直徑三十米的巨型的牽引器,從泊位上伸出,牢牢地扣在戰艦側舷的卡槽里.當黑斯廷斯被瑪格麗特推著輪椅,出現在對接通道口時,以麥金利上將為首的指揮部將軍們,早已經等候在了艙門口.

看到出現在眼前的黑斯廷斯,神情各異的將軍們紛紛迎了上去,舉手敬禮.

"元帥閣下."

傳言顯然是真的,眼前的黑斯廷斯比起以往來,已經完全瘦了一個模樣.

許多人互相對視一眼,都是面有憂色.

他們不敢想像,如果失去黑斯廷斯,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只要黑斯廷斯活著,哪怕他不發布一個命令都好!他是斐盟民眾心頭的擎天之柱,失去了他,誰來頂起這一片天空.

斐盟,還沒有這樣的曠世英雄!

除卻擔憂之外,更讓大家好奇的是,黑斯廷斯對節節敗退的卡爾斯頓星河不聞不問,卻在這個時候到盟軍指揮部來,究竟是出于什麼目的,他的這次行程,發出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信號?!

現在的盟軍指揮部,最重要的戰事就只有兩個方面.

一方面是李佛集團軍所在的萊恩戰場,而另一方面,自然是現在最為緊急的查克納戰場.據聞,李佛在上次戰役大勝之後,聲名已是如日中天,隱隱有壓倒黑斯廷斯的架勢.在斐揚國內,甚至有人已經開始為他成為軍方第一人造勢.

斐盟國內,黑斯廷斯家族執掌軍界已近百年,黑斯廷斯更在三十年前一戰封神.可是,隨著黑斯廷斯的老去,隨著他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黑斯廷斯家族似乎沒有人能夠擔起大旗.瑪格麗特的天賦雖然極高,可和李佛這樣的名將比起來,她還欠缺了七分老辣.

一旦黑斯廷斯逝世,斐揚內部的權利斗爭,是不是就會風云突變.對于出籠的李佛,黑斯廷斯又有什麼樣的打算,對于這場戰爭,他又埋伏下了什麼樣的棋子?!

所有的疑問,在將軍們的心頭糾纏著.他們複雜的目光,隨著黑斯廷斯的輪椅,移動到了一個他們沒有想到的人身上.

"貝爾納多特將軍,"同眾人只是微微點頭的黑斯廷斯,單獨握住了貝爾納多特的手.

雖然曾經無數次見過黑斯廷斯,不過,作為一個軍力薄弱,向來以和平思想為主流的中小型成員國中排名第二的將軍,貝爾納多特和黑斯廷斯,實在沒有太多的交集.

而此刻黑斯廷斯竟然在他面前單獨停下敘話,不禁旁邊的人驚訝莫名,就連貝爾納多特自己,也有些詫異.

"那小子干得不錯."黑斯廷斯口中的話,讓一旁的人看向貝爾納多特的目光,完全變了樣.

那小子,能讓黑斯廷斯這樣稱呼的是誰?!

"等前線戰局穩定了,安排他回來一趟,"黑斯廷斯微笑著握住貝爾納多特的手緊了一緊:"我想見見這位總能給我們帶來驚喜的勒雷英雄.他的表現,已經征服了我."

說著,仿佛是沒有看見周圍將軍們精彩的表情,黑斯廷斯笑著扭頭看了看緊緊跟在身旁的麥金利上將,問道:"滄浪星的局勢現在怎麼樣?"

麥金利微微躬下身,報告道:"出了一點狀況,原本李鴻武上將的計劃指揮部沒有意見,不過,根據最新的情報顯示,李存信元帥率領的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機步師,在殲滅敵231裝甲師之後,忽然分兵.主力按計劃向雙溪橋鎮運動,而分出的一個裝甲營,則北上北關市."

"哦?分兵?"黑斯廷斯有些詫異,北部山區的地圖,他已經反複查看過,整個地形都裝在他的腦子里.雙溪橋鎮,無疑是關住北部山區中的傑彭部隊退回北關市的大門.只要卡住這里,再配合周邊的四個登陸點,無論是時間上還是空間上,傑彭部隊絕對沒有另外的出路.

按理來說,這時候,李存信不應該分兵.整整一個裝甲營,對于現在這支部隊來說,是占相當比例的一部分戰斗力.而且,從弗林斯農業區以東六十公里的戰區北上,需要繞經北關市東郊.那里可沒有什麼重要的戰略目標.就算有,一個營能做什麼?卡住雙溪橋,兩個師至少能頂上三天.不用三天,只需要幾十個小時,這仗就贏了!

"為什麼分兵?"黑斯廷斯皺了皺眉頭.

"北關市的敵軍出動了,動作非常快."麥金利回答道:"在李存信元帥所部剛剛完成戰斗的時候,敵軍已經出現在距離不到四十公里的地方.而且,來的是傑彭最精銳的皇家第一衛隊第二裝甲師."

"啊!"黑斯廷斯身後的瑪格麗特,發出了一聲地低的驚呼.

黑斯廷斯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他們想以一個營的兵力,拖住傑彭第二裝甲師?"

"是的."麥金利點了點頭.這個幾近瘋狂的方案,在黑斯廷斯到來之前,已經在指揮部引起了軒然大丨波.許多將軍,都在激烈的反對.這個計劃的危險性太大,以一個營拖住傑彭最精銳的一整個裝甲師,一旦有個閃失,形勢很可能急轉直下.到時候,整個盟軍反攻計劃都要受到波及.

有人反對,也有人支持.

這支部隊這一路走來,已經是一個奇跡.而他們在重重包圍之中分三路北上,原本就是冒險中的冒險!可是,他們成功了.況且,那一個裝甲營,只需要拖住敵師幾個小時.只要雙溪橋鎮的防線構築完成,兩個師的兵力,在空基機群的配合下,別說一個裝甲師,就算把皇家第一衛隊前無名的裝甲師都拖上來,也能支撐到整個登陸作戰計劃完成.

"帶領這個裝甲營的指揮官是誰?"黑斯廷斯口中問道,眼睛,卻直接看向了貝爾納多特.

果然,麥金利的回答,證實了他的判斷:"是勒雷田行健少將."

黑斯廷斯不動聲色地拍了拍瑪格麗特扶在輪椅上,已經因為用力而泛白的手,微微點了點頭.

自己,到這里是來對了.

只是不知道,面對這一個連自己這個考官都沒想到的嚴酷考核,這位考生,是會脫穎而出,還是就此消失于這個浩瀚的大時代.

以一個營的兵力,牽制整整一個裝甲師,而且還是戰斗力超群的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的精銳.

這個家伙,真的如同情報部門提供的情報一般,膽小怕死?!

在滄浪星,他用不著這麼拼命的.他究竟是為了什麼?或許,他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他還擁有一個超出自己想象的計劃.

未來,會有什麼樣的變數,自己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麼?

************************************************

十架戰機,分成五個編隊,從太空進入大氣層.

這片天空,還被黑夜統治著,而弧形的大地遠端,陽光已經拉出了一道中間厚兩翼薄的金色弧線.前方的山地,河流和叢林,已經開始蘇醒.

"加速!"在長機的命令下,集群猛然加速,向滾滾云浪撲去.

戰機的速度表,已經超過了進入大氣層時空氣摩擦帶來的危險所限制的范圍.可是,這些戰機絲毫沒有顧及安全的意思.緊緊抿著嘴唇的飛行員們,目光鑒定.

時間!在那片晨曦的陽光中,有一支裝甲營,正在為所有人爭取著時間.現在的時間,是那麼的寶貴,不光是這支空基戰機部隊,還有無數同樣的戰機編隊,還有太空中的艦隊,還有已經開始降落的巨型運輸艦,還有已經排好隊,准備在艙門開啟的同時,就奔向目的地的陸軍機甲!

所有人,都已經被那漩渦中心的裝甲營調動了起來,都已經被那拼命構築工事的雙溪橋鎮調動了起來.每浪費一秒,都是對那些用生命換取機會的伙伴的犯罪.

戰機,呼嘯著穿過云層,想警報驟起的傑彭基地俯沖!

——————

嗯,因為不想被人誤會湊字數拖戲,因此必須說一句,以後就不廢話了.

這本書寫的是戰爭.高潮部分和鋪墊部分,跟升級打架的書完全不一樣.因此,需要鋪墊的時候必須得鋪墊,盡量在鋪墊中交代劇情,是這一類書最節約的寫法.請大家對于這樣的章節,多看看其中的信息量,多感受情緒的調動和期盼.這一類說的高潮部分,不可能和個人戰斗類的書一樣.說打就打.而且,沒有這些交代,在高潮時,忽然出現指揮部和黑斯廷斯,大家會覺得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