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八章 出列
"你有多少把握?"看了那條路線,裴立同和巴爾默對視一眼,同時上前一步和胖子並肩而立,沉聲問道.

"一半!"胖子抹了一把額頭不斷冒出來的汗水.

這個概率,已經是自己能夠計算出的最大概率.如果沒有哈格羅夫他們,如果沒有十二代機甲,一個營想要完成這樣的任務,幾乎是不可能的!

對應傑彭皇家第一衛隊,自己並不陌生.早在加里帕蘭實驗室當維修員的那段日子,自己就已經從資料中了解過這支軍隊.

皇家第一衛隊,是由傑彭皇家直接控制的一支部隊.這支部隊的性質和加查林神話軍團非常相似.可以說,幾乎在西約的所有帝制國家.都有這樣的一支核心武力.他們的精銳,是皇權存在並延續的基礎.

于神話軍團不同的是,傑彭皇家第一衛隊,並不僅僅是一支陸軍.事實上,這是一支對立于傑彭軍部指揮系統之外的集團軍.這其中,不但包括二十個傑彭最精銳的裝甲師和兩支集團艦隊,還包括監察廳,安全廳,軍情局的近衛部隊.

這是傑彭皇家豢養的一頭猛獸,每年,傑彭軍費的百分之四十,都會被這支總數只占傑彭陸軍百分之八的軍隊吞掉.他們擁有最好的艦艇.擁有最先進的機甲,士兵忠誠而精悍亡命,這支軍隊的精銳程度,因為國力的不同,遠遠超過了神話軍團.

傑彭陸軍能號稱世界第一強軍.並非全然自吹自擂.

在曆次西約軍事聯合演習中.這支部隊鮮有敗績,就連索伯爾,都曾經在一次演習結束後,親自到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的基地探訪褒獎.除了比納爾特帝國神秘的夜軍和納加聯邦最王牌的第九部隊之外,傑彭皇家第一衛隊,在整個西約都沒有對手.

尤其是皇家第一衛隊的第一,第二,第三裝甲師,更是號稱王牌中的王牌.第一裝甲師成軍百年以來,還沒有遭遇任何敗績.

現在來的,是僅次于第一師的第二裝甲師.從編制上來說,皇家第一衛隊的所屬部隊編制都大于軍部的裝甲師.這個師的作戰單位不是三個團,而是四個團.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電子營,一個工程營,一個後勤營以及一個被稱為【刀鋒】的特種營!

以一個營的兵力,想要牽制住這個裝甲師,無異于在刀尖上跳舞!這其中的凶險程度,甚至遠遠超過了自己當初在莫茲奇以一輛機甲激怒整個獵人機甲團.

他們的,為什麼這樣的事情.都是老子遇見.能者多勞已經這樣了,要是再宣傳一下,勒雷查克納雙料英雄,老子恐怕就得化渣了.心頭想著,胖子偷偷沖那位女攝影師瞄了一眼……說實話,這姐姐的風韻和方香比起來不分伯仲.

"一半?!"李存信和裴立同等人同時搖頭:"不行,太凶險了."

"放心吧,"和女攝影師投過來的目光不經意的一碰,胖子下意識地把肉胸脯一挺,呵呵一笑:"要說打仗指揮我是個菜鳥,可要說逃命.那是我的拿手本事."

"放屁!"一只大手拍上胖子的後腦勺,李存信怒道:"指揮你是菜鳥,那你不是罵我連菜鳥都不如?!"

說完,老頭就沉默了下來,四周的軍官們,也是寂靜無語.

現在的局勢,的確已經超出了預想的范圍,原本在計劃中已經考慮過北關市的增援部隊,作戰方案里也有打援的布置,可讓人沒想到的是.過來的竟然是傑彭最精銳的一個裝甲師.

這一切因素集合在一起,就造成了現在的危機局面.

胖子雖然說得輕松,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明白,那會是一場怎樣殘酷的游戲.那不是捉迷藏,那是一次生和死的追逃游戲.

胖子必須帶著那一個營,在整整一個師的圍追堵截中逃亡,不僅要逃亡,他還必須牢牢的吸引住那個師.邊打邊走,一直到主力抵達雙溪橋鎮,並在雙溪橋構建起防禦工事!

胖子的決定是眼下唯一的選擇.而在這唯一的選擇中,他卻是唯一執行這個任務的人選.回想這一路走來,如果沒有他,這支部隊早在溫泉鎮就已經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了.天上砸下來這麼一個胖子,第十三裝甲師,第五十一機步師,何其有幸!

我去幫你選人!李存信轉身大步向指揮機甲外走去.轉過身的時候,大家都看見老爺子的眼眶有些發紅.

幾個小時之後,胖子率領的這個敢死營,能有幾個人活著回來?!

只用了幾分鍾,部隊就已經完成了集結.

戰斗已經結束,戰場的繳獲,戰俘處置也迅速完成.一隊隊滿身硝煙的士兵和機甲從四面八方彙集到指揮部所在地,站在指揮機甲前,費列克和蘇菲抬眼望去,周圍的山丘上,草坡上,叢林中,都是戰士們整齊的隊列.

這種場面,在百戰余生的戰士看來司空見慣,可對于第一次踏上戰場的費列克和蘇菲來說,看見如此眾多剛剛從血火中回來的戰士,聞著他們身上戰爭的味道,心底湧動的,就只是震撼.

這支部隊從包圍圈中走到這里,他們剛剛才全殲了一個傑彭裝甲師!下一刻,他們就將再度踏上征程.向東北,去那個名叫雙溪橋的小鎮.去迎接另一場戰役!而他們中間.將有一部分人被選出了,向北,去執行一個近乎送死的任務!

他們就是這樣戰斗著.

為了像自己這樣的普通民眾.

為了這個國度的自已和尊嚴!

費列克架好了攝像機,將鏡頭對准了胖子的後背.蘇菲並不知道.費列克對于這位勒雷聯邦英雄,其實並不陌生.

因為工作的關系,費列克時常會關注其他國家的戰事.尤其是在大戰爆發之前,他就已經開始了解勒雷衛國戰爭了.當時人類社會的局勢.就是一個裝滿了火藥的火藥桶.只需要那一點火星就會爆發.作為少數頭腦清晰者中的一員,費列克又怎麼可能不去關注東南星域的這一顆火星?!

甚至在站在指揮機甲外還沒看見胖子的時候,他就已經聽出了這個聲音,隱約猜中了答案.

研究勒雷衛國戰爭,無論如何都繞不開這個胖子.兩三年前的勒雷,到處都懸掛著這個胖子作為代言人的征兵海報.這個人,是所有勒雷民眾心目中的英雄,是所有勒雷人最寵愛的一個胖子.他的戰績,已經成了所有勒雷人直到今天還津津樂道的話題.

而費列克,恰好就有好幾個勒雷新聞界的朋友.

他喜歡這個與眾不同的胖子.因為這個胖子不像一個英雄,更像是一個市井中的小市民.當聽到胖子和老元帥胡說八道的時候,這種認同感尤其強烈.

從胖子的經曆到他的性格分析,再到他的戰績,一路看下來,費列克時常會為之感到驚異.在這個大時代,一個小人物對這場戰爭的影響,甚至超過了許多名將.

這不僅僅是運氣,就像是在宇宙眼中螞蟻一般的人類,卻一點一滴地創造著無數偉大浩瀚工程一樣,這是這個胖子一步一步走過來,積跬步以千里!他在以一個小人物的力量,改變著周圍,從而改變著整個世界.

最讓費列克感到好奇的是,這個在童年少年時期有些怯懦膽小,在鄰居和同學眼中有些猥瑣可惡的胖子,是因為什麼堅持走到了現在!

按理來說,他這樣的性格完全不適應戰爭.他應該在勒雷首都,干著一份普通的工作,等待命運的降臨.或者,他應該躲的遠遠的,在一個戰火蔓延不到的農村無恥的偷雞摸狗,然後抄著手剔著牙花憂心忡忡地談論局勢.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現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站在數以萬計的查克納戰士中央,即將啟程,去執行一次極度危險的任務!

既然他不想露臉,尊重他的意願.費列克就只拍他的背影.他相信.在這個時刻,這樣的一個背影,同樣可以成為民眾心中的偶像!

"……以一個營的兵力,去牽制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的整整一個精銳裝甲師,我知道,這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叢林中,響徹李存信鏗鏘的聲音.

老人環顧四周,激聲高呼道:"可是,查克納沒有孬種!願意跟隨田行健少將去的,出列!"

嘩!他的話音剛落,四周的機甲戰士們,就齊齊地上前一步!

眼前的場景,出乎了費列克和蘇菲的意料.他們呆呆地聽著那劇烈而整齊的踏步聲,這聲音,是如此響亮如此震撼人心!

沒有人出列,因為整個隊列都在移動!

熱血,一下子湧上了費列克和蘇菲的頭頂.

費列克手中的攝像機在微微顫抖著,蘇菲抱著小屁孩,死死地咬住嘴唇.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里,她已經經曆了太多的感動.這是戰爭.這是戰爭中的男人!

"好好!"老人拼命點著頭,身體原地緩緩地轉了兩個圈,目光從四周的戰士們身上一一劃過:"都是好樣的!都是老子的好兵!"他的頭,猛然間用力地昂起來,整個山地,都是他無比自豪,幾近失控的聲音:"我喂你們感到驕傲!"

"點名!"

"是!"裴立同上前一步:"安東尼……"

"一團一營三連!"

"一團二營一連!"

……

冬日的太陽,緩緩升起,金色的光芒撒進山谷,穿透樹林.胖子靜靜地看著一個個隨著點名走出隊列的查克納戰士,恍惚中,他又看見了勒雷,那一個個鑒定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