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七章 皇家第一衛隊
"好吧,我們關上攝像機."費列克的嘴角泛起一絲笑容,對蘇菲道.

蘇菲風輕云淡地拂了拂耳畔長發,放下了肩頭的攝像機.和費列克相視一笑.他們對這位還未曾見面的勒雷英雄,都有些好奇.

指揮機甲里的對話還在繼續,那人道:"老頭,不是我說你,你說你在查克納,你剛才出去露露你那張老臉就行了,我去算怎麼回事?大伙兒看見我這模樣,也振奮不起來啊."

說著,那聲音語氣一轉,帶著一絲語重心長,帶著一絲沉重和失望:"說實話,因為感情,在心靈方面,我已經夠煩惱了,要是再多個幾千萬查克納女孩兒哭著喊著要嫁給我,你還讓不讓我的肉體得到安甯,你還不是想輪死我麼,你心腸就那麼壞?"

蘇菲死死咬著嘴唇,費列克一臉怪異,外面的軍官們都頭疼地別開臉去,這滿嘴跑馬胡說八道的胖子,就是個賤丨人.

隨著一聲悶哼,老元帥李存信氣沖沖地走出了機甲.清晨的微風中,隱隱能看見老爺子腦門兒上的一縷青煙.

"胖子…… 既然你不抓住這個機會,以後可別說老子不幫你們勒雷說話!"李存信在門外氣呼呼地轉了一圈,沖指揮機甲一通吼.

一個身穿藍色制服的身影,出現在機甲艙門口.

這一下,費列克和蘇菲,終于看見了這位讓一旁裴立同面紅耳赤滿臉羞愧的"英雄".

這是一個頭發短短的胖子,皮膚白淨,眼睛不大不小,鼻子不高不塌,嘴唇不厚不薄,怎麼看,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如果這家伙瘦上幾十斤,還算有些耐看,現在看起來,絕對和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沾不上邊.

如果說真的有幾千萬查克納女孩哭著喊著要嫁給這家伙的話,蘇菲覺得,除了他的英雄頭銜之外,恐怕他的外貌上唯一的亮點,就是他那對有點傳神的小招風耳朵!

他的相貌,配上這一對小招風耳朵.簡直憨厚到了極點.如果不是剛剛聽到這家伙在機甲里的那一番話,走在街上遇見,對他的唯一印象,就是老實.

"老頭,你要過河拆橋是不是?!"胖子耷拉著一雙死魚眼睛,木木地瞪著李存信.眼光一轉,卻看見了提著攝像機,正微笑著看著自己的蘇菲.

身穿一身連體緊身作戰服的蘇菲站在那里,一手叉腰,一手提著攝像機.晨曦的光芒從樹梢上穿過,落在她的金發上,凹凸有致的身軀,在這晨光中,宛若美神阿弗洛狄忒.成熟性感的風韻,在這一刻完全和自然融合在了一起.

幾乎是下意識的,胖子的一雙死魚眼睛變得銳利而有神,懶散的身軀變得挺拔,臉上氣急敗壞的表情也如同魔術一般,變成了正直堅毅.

遠處一輛運輸機甲里的米蘭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就是噗哧一笑.胖子的這副嘴臉,她早已經見怪不怪了.這和花心無關……上帝,這是這家伙的本能.

"阿姨,抱……" 蘇菲低頭一看,一個不知道從哪里鑽出來的金發小男孩正一臉期盼地沖自己張開手,粉嘟嘟的臉蛋,又圓又大的一雙清澈漂亮的眼睛,可愛到了極點!

這樣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居然在這個戰火紛飛的地方……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女人天生的母性就讓蘇菲俯身將小男孩抱了起來,還沒等她開口向一旁的眾人詢問,一轉頭,赫然發現那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自己面前,正一臉羞澀地看著自己.

胖子腳下搓著泥,嘴里囁嚅道:"攝影師小姐,你想拍我哪里?"

林地里鴉雀無聲,蘇菲傻傻地看著胖子,就如同看見了一個妖怪.一旁的軍官們低頭咬牙,忍著肚子的一陣陣絞痛……這一大一小兩個胖子,都壞出水了.

就在費列克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濃,李存信腦門上的青煙越來越盛的時候,忽然,一名參謀急匆匆地在指揮機甲艙門口閃身出現: "長官,緊急軍情!"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鐵血軍人的氣質剛請上身還沒兩秒鍾的時間,胖子就火燒屁股一般躥進了指揮機甲.

"怎麼回事?!"狹窄的指揮機甲,頓時被湧進來的人擠得滿滿當當.

"西北方向,四十公里處發現傑彭裝甲師,現在正全速向我逼近."控制台前的參謀急促地道:"根據番號辨認,是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第二裝甲師!"

皇家第一衛隊!

在場的查克納軍官們,心頭都是一沉,第一時間把目光投向了李存信.

李存信,已經是面沉如鐵.

這支軍丨隊,他曾經無數次打過交道,而他人生中最耿耿于懷的一次戰斗,就是二十年前,在斐盟和西約因為第三方小國的一次沒有公開的地區爭斗中,輸給了這支傑彭最神秘的軍丨隊!

在那次戰斗中,作為斐盟聯軍指揮官的他,帶領一個步兵旅和一個裝甲團前往沖突核心地區,卻不料被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的一個裝甲營偷襲,幾近全軍覆沒.以至于那個第三方中立小國,因為西約軍丨隊的搶先出現和支持,鎮丨壓了政變,並成為了西約的一個成員國.

這件事,是李存信心頭永遠的痛.一次疏忽,導致的結果,是斐盟損失了一個原本已經爭取了很長時間的國家.雖然這個國家小的只有一個小型殖民星球,可它的地理位置和資源,他的政治意義,卻非常重要.

而那一次失利,也讓李存信對傑彭皇家第一衛隊的戰斗力,有了最直觀的了解——那絕對是一支最狡猾,也最凶惡的餓虎!

現在,這頭餓虎,正在向著這支部隊逼近.四十公里的距離意味著,敵人動作再緩慢,再小心謹慎,也會在一個小時之內發生接觸!

一時間,氣氛凝重得宛若鉛鐵一般.

雖然221師被全殲,231師也已經覆滅,現在的隊伍,因為繳獲的機甲物資變得更加強壯.雖然查克納援軍如期而至,未來幾個小時內,就會有四艘巨型運輸艦,載著十六個裝甲師,在北部山區外圍的三個登陸點登陸!

可是,這並不意味著盟軍就能贏得這場戰役.整個作戰計劃,到現在卻還遠遠沒有結束!

蘇菲緊緊地抱著懷里的小男孩,看著沉默而嚴肅的軍官們.即便是她,也知道現在的局勢有多麼緊張.

此前,在和李鴻武進行了一次短暫的軍事會議之後,地面空中,已經制定出了一個共同的作戰計劃.根據沙盤上傑彭散布于北部山區這二十多個師各自所在的位置,盟軍選定了北部山區周邊的四個登陸點.

這四個登陸點,都不是最終迎接後繼部隊的前進基地.在據說是那個勒雷胖子制定的計劃中,前進基地已就已經確定好了,那就是北部山區最大的城市,北關市!

登陸成功之後,十六個裝甲師將完全放棄通常登陸後的基地擴展,構築防線,開辟空中通道等工作,全力向北關市穿插,沿途對山區中的傑彭陸軍實施殲滅.

根據計劃,整個行動只需要不到三天時間,分散的傑彭二十多個師中,將有十一個被殲滅.而四個攻擊箭頭一旦彙合,立刻就能打通控制住北關市和唐台市周邊的整個山區.

等到第二批登陸部隊登陸,那些被關在山區的傑彭陸軍,將成為甕中捉鱉.同時,盟軍也將獲得一個極其穩固的前進基地!

三十個師的覆滅,將直接宣告整個滄浪星東半球,落入盟軍手中.這樣的戰果,在蘇菲看來,在所有已經准備好了打一場異常艱苦 戰爭的登陸部隊看來,無異于上帝的恩賜!

計劃是很美妙,可現實卻很殘酷.

要知道,查克納的兵力,其實並不占優勢,現在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戰略設想,是因為形式有利,是因為分散于北部山區中,沒有天網的傑彭部隊給了一個千載難逢,各個擊破的機會!

可事實上,傑彭人顯然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根據情報顯示,在查克納艦隊出現的時候,山區里的二十多個師,已經開始向北關市運動.一旦被這些部隊搶先進入北關市,不光這支部隊會面臨絕境,就連登陸部隊,都會面臨兵力分散的險境.

想要拖住傑彭部隊,就必須扼守住弗林斯農業區東北方向一個名叫雙溪橋鎮的小鎮,那里,雖然不是高峻險要的地方,可這里卻是傑彭陸軍回撤北關市的必經之路,是第六資源公路的要沖.

雙方都在和時間賽跑.傑彭人勝在已經開始啟動,而盟軍,則勝在四個登陸地點其中的一個,距離北關市的距離比傑彭人更近.只要在這個登陸點登陸的兩個裝甲師趕到雙溪橋鎮,傑彭人就休想在短時間內突破這條防線.

當傑彭人在雙溪橋鎮撞得頭破血流的時候,另外三路盟軍裝甲師,已經在北部山區中大打出手了.

時間,時間!

登陸需要時間,集結需要時間,戰前准備需要時間,部隊運動出擊,將北部山區這些分散的傑彭部隊殲滅也需要時間!

因此,戰役的關鍵還在這支部隊的身上!這支位于包圍之中的部隊,必須為整個計劃的實施,爭取這最為關鍵的一點時間!

可以想象,當傑彭最精銳的一個裝甲師,在部隊即將想雙溪橋鎮運動的時候出現在距離四十公里之外的地方,帶給所有軍官的,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寂靜中,蘇菲和費列克交換了一個驚異的眼神.隨即把目光,落在了那個胖子身上.她和費列克,用戰地記者的視角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那個胖子,此刻就站在電子地圖的最前面,凝視看地圖.裴立同站在他的側後,巴爾默也站在他的側後,就連老元帥李存信,也沒有站在他的前面.

在身後一眾軍官不知不覺的簇擁中,皺著眉頭嘴里念念有詞,看起來有點憨憨傻傻的他,仿佛才是這支軍丨隊的核心!

這不是刻意形成的,可是,在等級和制度極其嚴明的軍丨隊中,這樣無意出現的場景,更能說明問題.

蘇菲有些想不明白.

難道,在這樣重要的時刻,查克納的前途,在這樣一個人的身上?!

"計劃不能變!"胖子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斷然道:"雙溪橋鎮,我們必須搶先拿下來.再過幾個小時,跟第二梯隊對插的傑彭59裝甲師和194裝甲師就會到達雙溪橋鎮,我們必須在他們到達之前,布置好防線.工兵團,必須立刻趕過去!"

"可是,"巴爾默擔憂地道:"敵人的皇家第一衛隊第二裝甲師,顯然是沖著我們來的.這時候我們向雙溪橋鎮運動,部隊很難保證安全."

裴立同也同時點了點頭.巴爾默的意見,是現代軍事行動上的一個大忌.步兵在虎視眈眈的敵裝甲師眼皮底下進行大規模的橫向運動,很容易因為隊伍前後距離過長,而被襲擊.況且,從這里到雙溪橋鎮,就只有一條路,目標太過明顯.敵人一旦判斷出部隊的意圖,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部隊運動.

而一旦陷入絞殺,時間將會毫無留情的流逝過去.

如果來的只是一般的傑彭裝甲師,或許還可以通過設立阻擊點,節節抵抗,拖延敵人的追擊.可現在大家面臨的,卻是號稱世界最強陸軍的傑彭陸軍中,有著不可戰勝稱譽的皇家第一衛隊!當初,老元帥李存信率領一個機步旅和一個裝甲團,尚且在這支部隊區區一個營的襲擊下在了一個大跟頭,現在來的,還是整整一個裝甲師!

別說一個營一個團的節節抵抗能撐多久,就算是這支部隊完全拉上去,也不一定能戰勝對手.況且,就算是拖延一點時間,抵達了雙溪橋鎮,面對這頭餓虎緊隨其後的攻擊,建立不起防禦陣地,一切也都是白搭!

皇家第一衛隊的這個裝甲師,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呢!

沉默中,胖子轉頭對李存信道:"老爺子,雙溪橋鎮,就交給你了.斷後的事情,我來!"

軍官們看著胖子,沒有人提出異議.

就連裴立同,巴爾默,也沒有絲毫客氣的意思.對于大家來說,這似乎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有些感激,是不能掛在嘴邊的.

李存信緊緊的盯著胖子的眼睛:"你要多少人,准備怎麼打?!"

"一個裝甲營,我手下的戰士我要全帶走."胖子豁出去了.他指著電子沙盤,臉上的肉,微微顫抖著:"我們主力向東北,必然會暴露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其他方向,我們沒有路.不過我們現在還有時間,我帶部隊往這里走,吸引住他們!"

眾人順著胖子的手指一看,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胖子的手指順著傑彭第二裝甲師過來的路線旁邊,反向而行,指向北關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