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五章 晨光(完)
"除據卜,別說六個重要登陸點,就算是能在眾短短的時間恍吼川斤一兩個,都已經足以讓人喜出望外了!

巨大的驚喜,在一瞬間襲擊費列克和蘇菲.

可是,當他們看見兩位聯絡官嚴肅的表情,心中的喜悅,卻迅速消失了.顯然,事情沒有自己想想的這麼簡單.

"通常,在這一類雙方都明知對手下一步戰略的情況下,我們不可能獲得如此多的登陸點."王昊向他們解釋道:"雖然我們的行動.無論是在國內動員的時候,還是在行動實施的初期,都做了很多迷惑性的工作,把目標指向雷峰星.不過,傑彰人不應該如此疏忽.

根據情報顯示,他們在滄浪星上,至少有上百個師的兵力,用于防禦滄浪星,完全可以布置一個周密的防線.而我們居然在短短一個小小時內,就發現了六個漏洞,很顯然,這是不正常的.如果不是傑彭人出了什麼問題,那就是"

看著費列克和蘇菲擔心的目光,王昊憂心仲仲地道:"一個陷阱!"

費列克和蘇菲終于明白,為什麼在得到這樣的喜訊之後,指揮部反而如臨大敵,就連李鴻武也拋開正在戰斗的艦隊,一臉嚴肅地站在分析室的電子沙盤拼了.

氣氛,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緊張.

前線的機群,已經開始擴散開來.向更遠的地方進行按索探查.

而傑彭的陸基戰機機群,也已經升空.在幾個區域,雙方已經開始了太空戰斗還在繼續,戰況激烈.而登陸,必須在這幾個小時之內完成.一旦太空戰斗失利,登陸的時機將稍縱即逝.

可是,偏偏在前線機群傳來更多的情報支持之前,誰也不敢隨意選定一個登陸地點實施登陸.敵人露出的漏洞越多.需要反複核查的情報就越繁雜.那些登陸地點的周圍的兵力部署,還有空間運輸通道,還有原本不在觀察范圍內的山區,都必須進行核實.

不然,一旦登陸,很可能就會落入敵人的陷拜 這樣的失利,絕對是現在的查克納軍部所無法接受的.

看著李鴻武上將越來越嚴肅的臉,費列克和蘇菲完全可以想象此刻他心頭的掙紮.即便是他們這樣的旁觀者,也感覺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一旁的控制台屏幕上,畫面在搖晃著.那是前線機群傳回來的信號.許多屏幕上,都是戰斗的場景.有先遣機群攻擊敵人軍用機場的爆炸火光,也有和緊急升空的傑彭戰機顫抖的畫面.

"命令メ小s說ち屋ち手ち打長河,號航母,出動兩個大隊!"李鴻武果斷下令:"無論如何,要在兩個小時之內,摸清楚敵人的虛實.命令第二機群,做好開辟空間通道的准備,運輸艦准備強行登陸!"

"是!"站在李鴻武身旁的參謀長惠靈頓中將領命,隨即問道:

"上將閣下,我們的登陸地點選在 "

李鴻武沉默片刻,緩緩道:"先做好准備吧,登陸地點 再等等."

"是!"

隨著惠靈頓中將轉身而去,整個作戰室里,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所有人都從李鴻武的語氣中聽出來,即便是身為最高指揮官的他.也沒能從六個重要登陸地點中看出端倪.這到底是傑彭人的失誤還是一個陷阱,需要更多情報的支持 可時間,已經越來越少了.

"將軍!"一名參謀回身高聲道:"發現第七個重要登陸地點,位于唐台市以西,北關市以東,六號資源公路.駐守兵力和電子信號強度,只有最低防禦力的百分之七十五"尸"第七個!"

分析室里一片嘩然.這個消息.帶來的並不是驚喜.而是更大的.

參謀們圍在電子沙盤前,反複地查看討論,一片嗡嗡聲.李鴻武和兩位上將互視一眼,都是同樣的凝重.

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控制台屏幕上流逝的時間,想著殘酷的太空戰斗,想著大氣層里和敵人絞殺的先遣機群,蘇菲的心,幾乎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將軍!"喧囂中,一名參謀聲嘶力竭的聲音嚇了所有人一跳,眾人扭頭看去,就見中控台前,一名脹得一臉通紅,青筋暴起的少校不顧軍人的沉穩堅定,猛地一堆椅子,跳了起來.

"北關市以南,發現大規模地面戰斗!"少校嘶聲吼道.一只手飛快地操控鍵盤,引導前方發來的信號.

屏幕上,是信號未能接通的標識.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完全凝固了,所有人都被少校口中的消息驚呆了.

戰斗 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怎麼可能發生戰斗.

滄浪星已經失陷近一個月,在三上悠人的重兵偷襲下,護衛艦隊全軍覆沒,地面僅有的幾個休整的師,也是死傷殆盡.就算是在十幾天前,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步兵師曾經發出過求援信號,可算算時間,他們也絕對沒有牽存的可能性.

這一點,沒有人懷疑.就連身為元帥長子的李鴻武上將,也早就絕了那最後的一絲奢望.要知道.在滄浪星,有整整上百個西約虎狼之師!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一支網網從雷峰星撤到滄浪星,人員疲憊,武器裝備都不齊全的部隊存活到現在!

可是,除了這支隊伍之外,還有誰在和傑彰人作戰?!

大規模地面戰斗,所有人都確信,自己絕對沒有聽錯!這句話,首先就排除了地方小規模武裝和西約戰斗的情況.

一時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各種各樣的猜測湧上心頭,每個人都只覺得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

看著信號尚未接通的屏幕,那種心情,簡直是度日如年.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終于屏幕在一陣輕微的閃動之後,亮了起來!

首先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光芒.

那是密密麻麻的爆炸光芒,是縱橫交錯的能量炮光芒,是炮口吞吐的白色光芒,是能量機槍拉起的彈鏈,是導彈蜿蜒的尾光 黑夜中,這米芒是那麼的刺眼那麼的奪目,那麼的讓必一口一沸騰!

戰機在接近,整整三十架查克納空基戰機,向著交戰區域飛去.

鏡頭在不斷的拉伸.隨著一道白光.數十輛正在互相絞殺的機甲首先從黑夜中亮了出來.

傑彰人內訌?!

白光一閃即逝,交戰的機甲又陷入微弱的光線中,看不清楚.不過.就在那一瞬間,大家看見的是一群同樣的傑彭機甲在厮殺.失望的歎息,雖然輕微,卻在這一刻無比的沉重.

"二號屏幕 "李鴻武忽然對身旁的另一個參謀下令:"倒回已經自動複制的畫面,在二號屏幕上向後倒去,時間,仿佛被扭轉了,一切都回到了那白光一閃的時刻!

數十輛絞殺的機甲群中,近十輛紅色機甲如同一道閃電,映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費列克死死地攥著自己的拳頭,咬緊了牙齒,蘇菲,則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是傑彭的機甲.可在那機甲身上,卻是查克納的醒獅標記!

"再退一點!"李鴻武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

鏡頭又退了一點,就在那個分之一秒的畫面中,一輛白色的機甲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而在這輛白色機甲的身後,兩輛查克納"太行I,在紅色機甲群中,露出了半邊身體.身體的外掛裝甲上,白色的數字編號.清晰可見.

"上帝啊!"

在一位參謀的喃喃自語中,一聲巨大的歡呼沖天而起,整斤.分析室都沸騰了!

那艘第十三裝甲師的機甲編號!

李鴻武飛快地沖到了電子沙盤前.蘇菲分明看見,這位成熟穩重,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將軍,身軀在微微的顫抖.

十三裝甲師和五十一步兵師最後發送的求救信號中的坐標,李鴻武已經無數次看過了.每當夜深人靜,他把自己關在作戰室里,看著電子沙盤上那條大河,看著那一跳蜿蜒曲折的逃亡線路,心中的悲痛,就如同潮水一般襲來.

從信號發送的坐標,到卡拉奇河畔,再到北部山區,再到北關市,李鴻武一點點的看著,一邊看,一邊計算著時間 當一個不容忽視的可能性在他心里徹底放大的時候.他必須用盡全力,才能控制自己的淚水不落下來!

"將軍!"一名參謀報告道:"北部山區,發現大量傑彭部隊."

歡呼聲嘎然而止,只見北部山區的電子地圖上,隨著先遣機群的信號傳回,一盞盞代表傑彭部隊的標志燈接連亮起.

隨後傳回來的雷達和探測報告顯示,整個北部山區,在北關市以南.竟然又整整二十二支傑彭裝甲或機步師.而在北關市,東南西北.又有六支.這總數二十八支傑彭部隊,完全沒有任何隱蔽,正以交戰區域為中心,全力靠攏.

距離交戰區域最近的,則是北關市出來的一個傑彰裝甲師!

北部山區,竟然集中了傑彭百分之三十的兵力,而十三裝甲師,竟然是在北關市以南不到八十公里的的方,在數十個傑彭師的重重包圍的正中心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驚駭中,大家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之前那個問題的答案!

那不是傑彰人的陷阱,而是眼前這支依舊在戰斗的部隊,創造的一個奇跡!他們拖住了傑彭人整整百分之三十的兵力,他們的存在,讓傑彭人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

不用再做什麼推演,只要回想一下這支部隊那一路逃亡的路線,每一個參謀都能在心頭勾勒出一個讓人震撼的事實.

"發送識別信號了嗎?"李鴻武的副手.集團軍第二指揮官布里格斯上將詢問道.

"已經發送了"參謀回答道:"正在等待回答."

這位參謀的話音網落.通訊聯絡官興奮的聲音已經迫不及待地響起:"接通了,是我們的部隊,是我們的部隊,通訊信號立刻回來.電子權在他們的手里,這是他們主動跟我們接駁信號!八,七六"

在通訊聯絡官緊張的倒計時聲中,所有人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一"三"二 一 "隨看到計時的結束,通切信號燈驟然由紅色轉為綠色.

屏幕在一陣扭曲之後,一位在場所有人都無比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屏幕上.

小兔崽子"李存信怒氣沖沖地看著李鴻武:"你再來晚一點,老子就交代在這里了."

整個分析室里,靜悄悄的一片.

看著這張熟悉的面孔,聽著他那熟悉的聲音,一股酸酸的熱流,從每一個人的心頭湧向鼻腔.

沒有人在乎老爺子對已經是上將,年近五十的李鴻武罵的那一聲小.

兔崽子,沒有人覺得這句話在一個父親嘴里罵出來,有多麼好笑.

大家看著李鴻武上將,看著這位從來不在任何人面前流露情感的漢子眼中,沁出淚花.

"父親!"

李存信皺了皺眉頭道:"在這里,我是元帥!"

"是!"李鴻武立正敬禮.

"趕緊來吧,我們已經把傑彭人三十個師都拖在了這里,還干掉了他們兩個裝甲師.就等你們了.動作快一點!"李存信說完,乾淨利落的結束了通訊,將信號交給了他身旁的裴立同.

雖然從頭到尾,李存信都顯得那麼平靜,可是,所有人都看出了這位以網強勇猛著稱,打了一輩子硬仗狠仗的老人,在聽見那一聲父親時.眼中的那一絲晶瑩.

"這是一個奇跡"費列克轉開頭.他不想自己發紅的眼眶讓蘇莽看見:"我們的祈禱,應驗了."

蘇菲拼命的點著頭.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淚水,止也止不住地往下落.她忽然發現,原來,超過了承受能力的喜悅,也會讓人心酸落淚.

承受了巨大壓力的查克納軍部終于迎來了曙光,在這一路走來的擔憂.統統都已經消失.從今天起.查克納的軍人,可以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