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二章 晨光(三)
"這胖子!愛現!"

看著延綿的山坡下絞殺的兩軍中那上串下跳地白色機甲,李存信叉著腰,笑逐顏開地罵道.

第一第二兩個梯隊的指揮部已經彙合到一起,軍官們意氣風發地站在山坡上,袖手旁觀.聽到李存信的笑罵聲,裴立同耷拉了一下眼皮,軍官們相視一眼,臉色都有些古怪.

老元帥的脾性,沒人比他們更了解.這語氣別說一般人,就連他兒子李鴻武上將也沒享受過.看老爺子那樂呵呵的樣子,就知道那整天更他大眼瞪小眼的胖子有多麼對他的脾氣.

就像是祖父看見自己調皮的孫子!即便罵上兩句,都有些助紂為虐的意思.

圍殲傑彭221裝甲師的戰斗.手機快速閱讀:χS.℃○М已經進入了尾聲.三千多輛傑彭機甲戰士,被第一梯隊拖在這里,幾次強行沖鋒不成,損失了四分之一,剩下的兩千多輛在第二梯隊和第一梯隊的前後夾擊中死的死,降的降.此刻還在負隅頑抗的已不足三百輛.且這三百輛機甲,已被來回穿插的兩個查克納裝甲營切割得支離破碎.覆滅只在反掌之間.

這一仗,打得乾淨利落!

打掉221裝甲師,就如同為不可預知的未來,開了一扇透著光亮的門!

說實話,在此之前,沒有人對胖子的計劃心里有底.

在總計三十個師的重重包圍之中不退反進.以兩個師的兵力對插進敵人的核心腹地,切斷其退路.將三十個師都關在這北部山區,這樣的計劃,無論怎麼看,都過于冒險過于瘋狂了.

誰也沒有想到,那跟在米蘭身後一臉諂媚看起來胖乎乎全然無害的胖子,豁出命來,竟然提出這樣一個用膽大包天都不能形容的計劃,更讓人沒想到的是,老元帥李存信對這個幾近天方夜譚般的計劃竟然是毫無保留的支持贊同.

整個計劃,就是被這一老一少兩個無法無天個性極差胡作非為的瘋子推動著一路走來.

現在想想,軍官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同意如此瘋狂的計劃,並如此堅決的執行.

或許是因為傑彭人的屠殺罪行激起的悲憤,或許是對胖子的信任,又或許他們的骨子里,本來天生就有一種冒險天性.只不過,這如同熔岩一般炙熱的天性,一直被理智壓抑在骨髓里,只在那一刻無法抑制地噴發了出來!

作為一名軍人,生逢這風起云湧之大時代,誰沒有建功立業名垂青史的男兒志向!人生百年,轉瞬即逝,既然來了,誰又不想在這個時代,這片國土,刻下自己鐵錚錚的名字.

生死,對于這個時代的軍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就算死,也要死的壯烈,死的有價值,死得驚天動地!

大伙兒,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踏上這條北上之路的!

可是,北上之路的第一場大勝,現在就已經擺在了眼前!

部隊兵分三路,攻擊三個城鎮打草驚蛇,調動傑彭包圍部隊改變線路向三個方向彙集,隨即摧毀天網,將傑彭部隊籠罩于電子黑幕之中,一夜急行軍完成穿插,殲滅敵部署于北關市外圍的221師……就如同做夢一般.這一步步,就在那胖子的算計之中,分毫不差!

尤其是夾擊221師這一戰,從第一縱隊擺出猝不及防遭遇的姿態,迎頭撞上221師的路線,到阻擊地點的選擇,陣地的構建,兵力配備部署.電子攻擊的配合,裝甲營幾次反擊的時機掌握,再到第二縱隊投入的時間,胖子的計劃中,都詳細列明.

對戰局的掌控精確到這樣的程度,實在讓人大開眼界.將現在的戰斗和之前的推演方案做對比,大伙兒甚至有種時空輪迴的錯覺.仿佛眼前出現的一幕,早就已經在另一個時空中發生過了,這胖子只不過是將這一切再引上軌道,重新演上一遍!

這場勝利,已經讓部隊的信心升到了頂點.仗還沒打完,指揮頻道里各團各營主官們已經在詢問第三梯隊和敵232師的情況了.求戰之心,溢于言表.

這種士氣,這種無所畏懼的信心,只有在百戰百勝之師身上才能看到!誰也不會相信,這支部隊,會是在三十個傑彭裝甲師重重包圍之中逃亡的部隊!

現在,第三梯隊已經自東部迂回,將和221師平行部署的傑彭232師調動到了弗林斯農業區以東六十公里.干掉221師之後,一個小時內,第一第二梯隊,就能迂回到232師的左翼和背後,突然發動攻擊,將這個師圍而殲之.

在重重包圍之中,還能打掉兩個兵力更強盛的裝甲師,這樣的戰績.擺到哪個國家,都是驚天動地的赫赫之功!

思緒,被陣地忽然爆發的一陣比之前更響亮的歡呼聲打斷.

眾人凝目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胖子已經和哈格羅夫,瓦格斯塔夫一齊殺入了傑彭裝甲師的中央指揮群.

原本,221師的中央指揮群.不應該在這里.不過,因為天網系統被摧毀,電子控制權又在查克納軍的手中,指揮部被迫遷移.當第二梯隊從南面突然出現的時候.221師的指揮部,就在距離前線不過三公里的地方,被硬生生驅趕到了這里.

那位自以為抓住了查克納軍主力.想要撈上一個大功勞的221師師長.此刻已是甕中捉鱉.

外圍,紅色機甲群在有條不紊地發動攻擊,不斷的將傑彭機甲集群切割包圍.中央,三輛白色機甲在上百輛靈貓機甲中縱橫馳騁,所向披靡.

負隅頑抗的傑彭機甲,只將中央的指揮機甲團團圍住,努力維持著圓形防禦陣型的完整.外圍的機甲戰士,幾乎是一圈一圈地倒下.破碎的機體,層層疊疊,也不知道堆積了多少.不時出現的殉爆,映得天都紅了.

似乎是已經敗局無可挽回,傑彭人絲毫也沒有突圍的意思.外圍的機甲拼死抵抗,中央那輛白色的指揮機甲周圍簇擁著的四十多輛黑色靈貓,只沉默地隨著陣型轉動,戒備.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三輛白色機甲的身上,對外圍接連倒下的同伴,竟是看也不看一眼.

三輛白色機甲,距離中央被重重保護的指揮機甲越來越近.

一拳擊殺了一輛福山,胖子的機甲在地上猛地一蹬,背後輔助推進器和飛行短翼齊開,如同炮彈一般撞進了最後的內圈!

與此同時,護衛在指揮機甲旁邊的靈貓也動了!

雙方短兵相接!幾輛靈貓,如同一只手掌般,猛然合攏,將胖子擠在中央.

當先一輛靈貓凌空躍起,身體翻轉三百六十度,左腿如同大錘一般,在空中掄了個大圓,狠狠砸下.在這輛靈貓的身下,另外三輛靈貓同時蹂身而上,或出拳,或踢腿,或用離子光刀當頭力劈,四輛機甲協同作戰,同時攻擊胖子的要害,凶猛而默契.

傑彭機士的近身作戰技術,一直走在許多國家的前列.當能量保護罩越來越強力的統治戰場,當遠程攻擊手段紛紛沒落的時候,專供近身作戰的靈貓就應運而生.對于近身格斗技術,陣型的配合更/新/超/快① ⑥ κχS.c o m 傑彭人也下了相當的苦功.

這四輛機甲動作精准,時機掌握分毫不差,各自選定的攻擊部位互不干擾又互相補充,一發動,就如同四道閃電鋪天蓋地地交織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光網,避無可避,堪稱小范圍攻擊的典范.很顯然,這內圈的機士,是這個裝甲師的頂尖高手!

面對四輛機甲的同時攻擊,胖子不退反進.機甲一閃身,就已經貼到了四輛傑彭機甲的跟前.只看見雷霆的兩條金屬機械臂急促攪動,空氣中的硝煙塵沙猛然間收縮游動,在機甲身旁,四個清晰可見的漩渦仿佛從虛空中驟然浮現.

"當當當當當!"連綿不絕的金鐵交鳴聲急促敲打著耳膜,四輛傑彭機甲宛如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全部被那塵沙漩渦擋了個嚴實.

下一秒,胖子開始了反擊.雷霆腳下一彈,機甲身體折成一個回旋鏢模樣,巨大的身體帶起尖銳的風嘯橫身拋出,一腿掃在左側的一輛靈貓身上,轟然巨響中,被踢中的靈貓整個右側身體,都完全塌陷了下去,如同被揮杆擊中的高爾夫球倒飛而出,撞進外圍的機甲群中.

就在這輛機甲飛出去的一瞬間,雷霆去勢不停,形態古怪的折形身體在空中轉過一道弧線,已經旋轉著電射到另一輛靈貓的面前.

"轟"地一聲巨響,碰撞的沖擊波激起塵土,在地面拉出一道圈圈.向四周猛烈擴散.雷霆抓住被撞的七葷八素的靈貓雙手狠狠一拉一扯,竟然將靈貓的身體扯成了兩段!

石火電光之間,還沒等另外兩輛靈貓反應過來,雷霆長身暴起,揮舞著手中的機甲殘骸,狠狠地砸在這兩輛靈貓的身上.

聽著那令人牙齦發酸的聲響,看著那兩輛靈貓在瞬間被砸成了廢鐵.陣地上,到處都是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從格擋到反擊,整個過錯不過短短兩三秒鍾時間.

四輛傑彭機甲,無一幸免.

機甲性能,機士能力的差距,就在這兩三秒內暴露無遺.在快如閃電的雷霆面前,四輛合擊的傑彭機甲在攻擊無效之後,甚至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就在胖子擊殺四輛靈貓的同時,另外兩個方向,哈格羅夫和瓦格斯塔夫,也同樣擊殺了圍攻自己的傑彭機甲.

從山頭看下去,在這一刹那間,傑彭機甲群中,仿佛綻開了三朵白芯黑瓣的鮮花,十二輛或爆炸,或拋飛,或散架的傑彭機甲,帶給人們的視覺感受,就只有震撼!

機甲發展到現在,戰斗模式已經發生了深刻的改變.在能量護罩的中和能力越來越強大,機甲的速度越來越快的今天,遠程攻擊的沒落,昭示著近身格斗的興盛.而在這變革的臨界時期,這三位機甲戰神,真正詮釋了什麼叫近身作戰!

一旦被他們沖進機甲群中,普通機士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他們的手速,他們的操控技巧,讓他們的機甲真正地活了過來.那些人們熟悉的機甲定式被他們使出來,再沒有機械的生硬.

當他們移動事,機甲的腳步迅捷起來根本摸不著他們的身影.只要他們願意,他們腳下甚至不會蕩起一絲塵埃.

當他們出拳時,機甲的全身之力.都透過關節和傳動杆,集中在一起,再集合機甲的慣性,簡直無堅不摧.打到極快的時候,拳頭已經不是奔雷,而是領先于那呼嘯風聲的一把暗刺.當對手聽見聲音的時候,通常已經是機甲被擊毀的時候.

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那麼連貫而優美.當普通機士完成一個動作的時候,他們已經完成了三個五個,甚至十個動作.在戰場上,這就是決定生死的差距!

傑彭機甲集群中,隨著十二輛靈貓的倒下,三道白色身影,絲毫不理會周邊的其他機甲,只是各自長身而起,宛若三條游龍般從機甲之間的縫隙向前突進.

所有人都只覺得眼前白光一閃,三輛機甲就已經如同鬼魅般出現在了指揮機甲的面前.

"轟!"一聲巨響驚天動地.眾目睽睽之下,三輛雷霆的鐵拳,同時從三個方向一齊轟進了指揮機甲的身體.

當沖天的火焰騰空而起,映的周圍呆若木雞的傑彭機甲忽明忽暗時.所有人心里,都只剩下了一個念頭——未來,還有多少部隊番號,在這些家伙的拳頭下除名!

****************************************

棉麻作物區的炮聲,漸漸的平靜了下來.遠處的山林,還是那片霧蒙蒙的樣子.只有山林後滾滾而上的黑色濃煙,還提醒著人們剛剛在那個方向,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斗.

是那支傳聞中的部隊嗎?

在這場只聽到聲音就讓人驚心動魄的戰斗中,他們面對的是多少敵人?

贏了,還是輸了?

種種疑問,就在弗林斯農業區的居民們心頭反複鼓蕩著.

站在只有十條街道的小鎮街頭.看著彼此之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鄰居,所有人的眼中,都是掩飾不住的憂色.

傑彭人是不會自己和自己打仗的.無論在那邊戰斗的部隊是誰,他們都距離北關市太近了.

一百二十公里,幾乎雞犬相聞.收到消息,北關市的傑彭部隊從集合到抵達這里,只需要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第五資源公里,正穿過弗林斯農業區!

女人,孩子和老人,已經集中起來,疏散進了小鎮東面的山坳.在那里,有農業區的人們平日里工作時居住的工作屋和機械倉庫.

男人們,則拿出了各自家里能夠拿出的最強大的武器,聚合在鎮口的農業公司大樓外.

這些穿著夾克和工作服的漢子們沉默地擺弄著手里的武器.

武器五花八門,有老式的能量槍,有狩獵用的弓弩匕丨首,有體育競技用的標槍,有自制的燃丨燒瓶,也有作為古董收藏的老式火丨藥槍丨械.甚至還有幾輛農業機甲和兩輛工程機甲.這些東西,說是用來戰斗,倒不如說是用來讓自己死得足夠壯烈.

弗林斯農業區不是什麼交通要道,也沒有什麼讓人眼饞的財富資源.一直不受人重視.這里的人們,從戰爭開始到現在,雖然有不少死于戰火,可這個小鎮,還是完整的保存了下來.只要侵略者對這里沒興趣,這里就是這亂世中的世外桃源.

可現在,戰火已經燒到了家門口.

那些傑彭人在平時或許不會對這個小鎮有任何興趣,可在他們惱怒的時候,他們會射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任何一個查克納人,毀掉任何一棟建築.這些該死的雜種,為了泄憤,可是什麼事情都干的出來.

與其讓人如同宰牛宰羊一般屠殺,倒不如拼死一搏.

任何一個查克納男人的骨子里,都有戰斗的血性.這種血性,即便是在漫長的和平年代,也從來沒有消失過.這是一個對家庭忠誠的民族,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妻女,為了捍衛這個民族的榮耀尊嚴,哪怕是用肉體對抗機甲,也在所不惜.

這也是當兩個流亡的查克納殘師遁入山區,傑彭還拼命追擊的原因!對這些占領者來說,他們每天面對的,都是查克納人平靜中隱藏著仇恨的目光.這是一種隨時都可能爆發的力量.而兩個查克納殘師,在某個時刻,就可能成我點燃這股力量的火種!

時間,在等待中變得異常的漫長.

傑彭人!大樓上的瞭望哨,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大喊.

沉默中,男人們緩緩站起身來.片刻之後,遠處山丘上,已經出現了幾輛機甲的身影.從輪廓上可以辨別,那是傑彭人的機甲.

我去!一名中年人擠出了人群.

他大步向鎮口走去.他是這個鎮的鎮長,這個時候,他沒忘記自己肩膀上的責任.

如果能夠避免家園毀于一旦,他會用一切方法去實現.如同他死了,他相信,自己身後的這些伙計,會毫不猶豫地拿出他們的武器,和每一個踏進這個小鎮的傑彭人戰斗.

鎮長順著小路,走下了鎮口的斜坡.向著迎面而來的機甲走去.

距離,越來越近.機甲的輪廓,在視野中漸漸清晰起來,淡藍色的能量護罩下,那紅色的外殼,也清晰可見.

忽然間,他站住了.他長大了嘴.驚訝的發現迎面而來的一輛傑彭機甲上,分明塗著查克納的標記!那是一只咆哮的雄獅,火紅如焰,須發皆張!

一輛接一輛機甲,飛快地從他身旁經過.

機甲身後,是數以萬計的士兵.這些穿著墨綠色制服的士兵,沖他微笑,揮手,然後拐上鎮口的另一條路,源源不斷地向東北方向前行.

鎮長回過頭,從鎮口越來越多的人群,以及大家目瞪口呆的表情上,他知道,自己沒有眼花,也沒有做夢!

自己身旁,是屬于這個國度的軍隊!

他們源源不斷地從身旁走過.他們的衣服有些破爛,他們身上滿是硝煙塵土,他們中有許多人,還綁著繃帶.可這些年前的小伙子們,個個都面帶笑容,自信,神采飛揚.他們沖自己揮著手,剛剛的那場戰斗,在他們臉上看不見一點痕跡.

是的,這就是那支部隊!那支在北部山區里攪得傑彭人坐臥不甯的部隊.

他們孩子戰斗著!

他們一路走來.整整二十多天的時間,面對無數傑彭部隊的輪番追擊,面對三十個師的重重圍困,他們的臉上還掛著滿不在乎的笑容.有什麼力量,能讓這些年輕人臉上的笑容消失,有什麼力量,能夠擊垮這支充滿朝氣的隊伍!

"打贏了嗎?"鎮長覺得自己忽然變成了一個楞頭小伙子.他看著一位從自己身旁經過的年前士兵問道.

"打贏了!"戰士沖他比了個勝利的手勢,快步走了過去.

"你們要到哪里去?!"目光追隨者戰士輕快的背影,鎮子大聲問道.

"繼續打!"戰士回頭沖他揮了揮手.

這是一個多麼美妙的答案.鎮子笑了.他呵呵地把手袖到一起.又變成了往日那個快活的中年人.有一個凶悍的老婆,和兩個調皮搗蛋的兒子.

沒有人能征服查克納.

誰也不行!

**************************************

"接近滄浪星."

旗艦【赫摩德】號航母高達百米,分為五層的指揮大廳,在天網系統的電子音中,一片忙碌.

蘇菲和費列克同時站起身來,看向指揮大廳正面的主屏幕.

屏幕旁的巨大舷窗外,一艘艘查克納和斐揚戰艦,在璀璨星空中無聲無息地簇擁這【赫摩德】號.密密麻麻的鋼鐵巨艦艦首指向的方向,一顆藍白色的星球,夠過遠視儀,漸漸在主屏幕上放大.

在經過兩天的航行,數次想雷鋒星佯動的戰略欺騙和兩次小規模的交戰之後,滄浪星,就在眼前!

斐盟,將在這顆星球,拉開雷斯克戰役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