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瘋狂的計劃
那是一張從敵人天網信息中截獲的圖片,來自於某輛參與屠殺的傑彭機甲的戰場信息記錄儀.

圖片上,天還是那麼藍,云也還是那麼白.遠方隱約可見的青山就和這湖泊旁的山林一樣翠綠.可是,在這一切美景的下方,卻已經是人間煉獄.

照片的場景,是一個山區城鎮的街道.街道是仿古建築的,身高七米的機甲頂上的信息記錄儀鏡頭對准的方向,一片狼籍.

兩側的許多樓房,已經變成了燒焦的殘垣斷壁,完好的房屋下,一些傑彭士兵正提著槍伸腿踹門.左邊破了一個大洞的屋簷另一端,露出了另外一輛機甲的頭和肩膀,能量炮發射時驟然閃現的白光帶著一條白色的射線被定格在照片上.

遠處,一隊隊的普通民眾驚恐地被押解著從巷子里拐出來,向遠處走去.更遠處,則是無數滾滾黑煙斜斜地飄向天空.

山區小城鎮古老的街道,已經沒有了原來的顏色.大小彈坑,破碎的玻璃,扭曲的門框和招牌散落四周.尸體一層層地堆積在街道上,橫七豎八,密密麻麻數不勝數.流淌的血水從尸體下彙集到一起,宛若一條黑紅色的河.

一個婦女倒在牆邊,她的臉被頭發遮住了看不清,腳下的鞋一只還穿在腳上,另一只則落得老遠.在她的旁邊躺著一個中年男子,身穿修理工工作服的他,半邊肩膀和胸腔已經沒有了,大量噴湧的鮮血,將身後乳黃色的牆壁,塗成了一片觸目驚心的鮮紅.

距離修理工不過一米開外,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跪倒在一盞路燈邊上.他的頭耷拉在地面上,身體呈弓形,歪歪地靠著路燈杆.鮮血,不知道從他身體的哪一個部分流淌出來,黏黏稠稠地在地上灑出一大灘.

而在血泊中,則是一個翻得四腳朝天的嬰兒車.

嬰兒車邊上,一個尚在繈褓中的孩子,無聲地倒在血泊中,如同,一個被惡魔丟棄的洋娃娃.

只用了不到五分鍾,胖子就回到了營地.

一路上,他和米蘭都沒有說話.

打了這麼多年的仗,他見過被摧毀的城市,見過因為戰爭而成為一片廢墟的末日景象.見過數不清的無辜死難者,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

現代的移民星球,大部分星球人口都只有一兩個億,少的甚至只有幾百萬.

在這些移民星球上,人們都居住在城市中.這些遍布星球各處,由資源公路和太空港連接的超級城市,就是星球的一切.

戰爭一旦爆發,自然就會波及到城市.在開戰時還留在城中的無處可去的平民,因為狂轟濫炸,因為機甲的轟擊,因為步兵的射擊而身亡,並不稀奇.

可是,滄浪星不是普通的二三級移民星球.

這是一個人口眾多,有著無數小城鎮的一級移民星球.在這個星球上,除了和其他移民星球一樣大型城市以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小城市,還有許許多多的聚居區和農業小城鎮!

這些聚集區和農業小鎮,只是為了滿足人類居住的需求,本身沒有重大的戰略意義.其中居住的,也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這樣的地方,原本是應該被兵力有限的侵略者所忽視的,原本是戰爭初期的安樂窩,是大城市居民逃避戰火的樂土.

可是,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是該死的人渣.當初在瑪爾斯普羅鎮有,現在在這滄浪星也有!為了深山里的這兩個翻不起風浪的師,傑彭人調集部隊,對周邊城鎮進行慘無人道的屠殺!

可以想像,一個裝甲排沖進一個人口兩三萬的小鎮,會是什麼結果!

這些該死的劊子手只需要扣住機甲操控杆上的能量機關炮的扳機,就能在半個小時內,將這些為了生態而刻意建造仿古輕型組合式建築的小鎮夷為平地!

在機甲面前,在那些縱橫的能量炮面前,這樣的小鎮和紙紮的沒什麼區別,而平民的肉體,更是只能被撕裂,被洞穿!

營地里,已經是一片死寂.

原本在陽光下悠閑自在的氣氛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叢林里的溫度,彷佛也因為一個個容色如鐵的戰士們,下降了好幾度.整個營地一眼望去,能看見的只有悲憤!

停下機甲,胖子在人群中穿行,看著身旁的男人們.許多戰士的眼眶都是紅紅的.

他們是戰士,是發誓保衛這個國家,保衛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每一個同胞的軍人.他們不怕和敵人作戰.在踏上戰場的那一天,他們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沒有什麼能讓他們悲傷,哪怕之前他們一度瀕臨絕境,他們也沒有因為害怕掉過一滴眼淚!

他們可以從容面對死亡,但是不能面對自己的親人遭受這樣的屠殺!那些逝去的生命,就在這片天空中飄蕩!

他們在呼喚這支隊伍.

胖子大步向指揮所走去.

圍在指揮所周圍的戰士們沉默的讓開了路.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了這個同樣有這查克納血統的胖子身上!

這個胖子不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不是下達命令的那個人,可是,他卻在這一路上,無聲無息地成為了這支部隊的核心,這支隊伍的精神支柱!只要看見他無所事事的東游西逛(手機 閱讀 1 6 k χS . c Оm),大伙兒就覺得安心,就覺得踏實!

胖子穿過兩棵滄浪星特有的高大紅寬葉樹,在出了人群,向人群中央的指揮所走去.

「將軍!」一聲急促的呼喊傳來.

胖子聞聲轉過頭.他發現,納什,李衛國等一幫最初與自己共患難的查克納軍官們,正用期盼而複雜的目光看著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不用他們開口,胖子也知道他們想說什麼.他只是肅然沖他們點了點頭,大步走向了指揮所.戰爭不是向平民揮舞屠刀的理由,絕不是!下達這個命令的劊子手,必須被送上絞架!如果犯下這樣的罪行,還能夠躺在床上善終,那將是整個人類世界的恥辱!

「哐當!」

剛走進指揮機甲,胖子就聽到一聲巨響.如同獅子一般憤怒的老元帥李存信,將手中的推杆摜在金屬地板上,紅著眼睛咆哮:「打,還商量什麼,打!就算今天老子把命丟在這里,打光了這兩個師,這仗也非打不可!不打,老子沒臉去見祖宗!」

「田將軍......」看胖子走過來,圍在電子沙盤旁的查克納參謀們紛紛敬禮.

看見胖子,一臉鐵青的裴立同和巴爾默同時沖他點了點頭,裴立同轉頭對李存信道:「元帥,打是肯定要打,我們如果按兵不動,敵人會變本加厲屠殺我們的民眾,這些我們都明白.可問題是,現在這一仗到底該怎麼打!」

指揮所里,一陣沉默.就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屁孩,也蹲在電子沙盤邊台上,把小臉繃得緊緊的.李存信呼呼的出氣聲,如同風箱一般.

所有人都知道,傑彭數十個師從四面八方湧向北部山區,顯然是下了大力氣的.這是現實戰爭,不是戰斗棋,手一抬就能移動一個軍團.想要動員部隊,後勤,運輸,部隊集結,戰前動員准備......一個裝甲師傾巢而出比搬遷一個小型城市的工作量差不了多少.

而這一次,傑彭人不但在短短兩天時間內,就將分布各地的數十個師調動到一起,對北部山區形成合圍,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以大屠殺的方式對北部山區的城鎮實施堅壁清野,激怒挑釁反抗力量,可見其決心之大.

這其中牽扯的運力,物資和工作量,是天文數字.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因為民眾被屠殺而失去理智,等待這兩個師的,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不但不能複仇,自己也會搭上去.

這正是傑彭人想看到的.

沉默中,李存信眼睛一翻,看著胖子道:「胖子,你有什麼主意沒有?!」

「有!」胖子乾脆地道.

他大步走到電子沙盤前,用手在沙盤上空畫了個圈對眾人道:「北部山區幅員遼闊地形複雜,如果我們想要避免與敵人接觸,我們至少能夠在這里躲上一個月!即便他們抓住我們的尾巴,也不可能完全抓住我們的主力.敵人的這一舉動,就是想逼我們出來!」

「既然他們要我們出來,那我們就出去!」定下基調後,胖子用手指著北部山區最大的城市北關市道:「從情報上看,敵人的大本營,就是北關市.至少有十個裝甲師和十個步兵師,是通過北關市的機場進行轉運集合,這是北部山區通往外界的大門,既然要打,我的意見,就是乾脆玩一場大的,我們和敵人來一次對插,打掉他們的大本營!」

胖子話音剛落,只聽「嗡」地一聲,整個指揮所一片喧囂.

所有人都想報仇,可並不意味著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裴立同和巴爾默等高級將領面面相覻,只覺得胖子的提議簡直是白日做夢,而一旁的參謀中有忍不住的,就已經議論開了.

「這怎麼可能......」一名少校參謀直接就叫了起來道:「北關市是軍事重鎮,別說我們兩個師,就算是二十個裝甲師,也不可能拿下來!」

「對啊,現在敵人的轉運集結,都在北關市附近,」另一名參謀道:「方圓百里,都圍得跟鐵桶一樣,別說攻擊北關市城區,想要突破對方的外圍防線都不可能.況且,現在滄浪星的天網掌握在傑彭人手中,在這麼密集的區域進行對插,根本不可能成功!」

「就算對插成功,進去了也不行!」一名中校斬釘截鐵地道:「北關市原本就有兩個裝甲師駐守,軍事基地,就靠近我們這一邊,周圍全是新修的防禦工事.我們穿插避不開那個區域,陷進去就是個死!我建議,就打周邊,能殺多少算多少!」

一時間,七嘴八舌眾說紛紜.無論怎麼說,所有人的一致意見,都認為胖子的提議絕無可能.

老元帥李存信沒有說話,他靜靜地看著胖子,忽然道:「胖子,怎麼打,你說說看!」

裴立同和巴爾默相視駭然.

他們是早就看出來了,老元帥喜歡這胖子的很.兩個人雖然時常三句兩句說不到一起就吵架,胖子也壓根兒就不給老頭面子,可這一老一少都是膽大包天肆意妄為的主,湊在一起,准沒什麼好事.

「元帥......」巴爾默剛一出聲,就被李存信乾脆地一擺手打斷了.

「我說說我的看法.」胖子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首先說說局勢.現在看起來我們是被圍在這山區中的一支孤軍,可事實上的局勢卻是斐盟反攻在即,傑彭人沒有一個安全鞏固的前進基地!這才是敵人為什麼在這時候調動如此多的軍隊,甚至不惜屠殺平民的原因!」

胖子的話,讓周圍的議論聲頓時安靜了下來.大伙兒凝神靜思,心頭彷佛忽然亮了一下.

「根據現有的情報,傑彭人在滄浪星駐紥了兩支A級艦隊,四十個裝甲師,六十個機步師.這些兵力中,傑彭占三分之二,蘇斯占三分之一.用來控制一個已經控制在手里的星球,這些部隊足夠了.可是,想要在未來,經曆一場空前慘烈的戰爭,這些兵力,遠遠不夠!

現在傑彭和蘇斯還在增兵,他們的運力,已經壓榨到了極限.從他們國內增兵到雷斯克,不是從幾個城市到北部山區這麼簡單.現在這一百個師,不過是他們總兵力的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一在雷峰星,另外三分之一,則在從他們本土到這里的路上!說穿了,現在的滄浪星就是他們的前進基地.未來的戰斗,這些兵力就是預備隊,隨時准備投入作戰.」

「你們想想......」胖子轉頭四顧,挑了挑眉毛道:「換做你們,你們願意在事關國運的關鍵決戰到來之前,在自己的前進基地,留下兩個四處流竄的敵師麼?」

參謀們同時搖了搖頭.將心比心,如果這是在傑彭的星球上,放任兩個師於核心腹地,無異於在自己心窩上擺上兩個定時炸丨彈.一旦戰爭進入關鍵時刻,前方正等待增援,後方的前進基地的部隊卻因為這兩個師的牽制無法進行有效的調配,實在讓人窩火.

「我們不願意,敵人當然也不願意.」胖子冷笑道:「所以,他們就干出了這種下作勾當.試圖逼我們出來.如果他們有一周時間,或許他們就成功了.可他們只有最多兩三天時間.三天以內,我斐盟軍必定會發動反攻.而且,我可以斷定,盟軍的反攻第一目標,必定是滄浪星!」

「有什麼憑據?」巴爾默緊緊地盯著胖子的眼睛,插口道.他已經聽出了胖子話中的機會,而這個判斷,就是關鍵.

「三上悠人襲擊了滄浪星,可他沒想到,漢弗雷折在了老子手里!」胖子咬牙切齒地冷笑:「結果,三上悠人的這一手妙棋,妙不起來了!國內已經動員,三大超級艦隊來了兩個,蘇斯的主力又陷在雷峰星.他們和蘇斯唇亡齒寒,這一仗,已經是騎虎難下!」

參謀們紛紛點頭,長弓星系一戰,他們都已經知道了.漢弗雷艦隊的失利,是查克納之福,是斐盟之幸!不然,以當時斐雷在雷斯克的兵丨力部署,別說這兩個師逃不掉,就連斐盟聯ω$ω$ω.ㄧ!б!kχs.℃○М軍在雷峰星的主力,都會被一口吃掉.

「咱們斐盟雖然有些白癡,可畢竟有軍神黑斯廷斯坐鎮.」胖子嘿嘿冷笑,接著道:「那老家伙不會看不出現在蘇斯和傑彭已經是強弩之末.和他們打消耗戰,拖時間,對斐盟來說沒有什麼好處.要動手,就要開辟第二戰場,把傑彭和蘇斯拖入兩面作戰的態勢,這樣,我們的兵力優勢,我們的主場優勢才發揮得淋漓盡致!」

老家伙......指揮部里都是一片呆滯.敢這麼稱呼軍神黑斯廷斯的,這不修口德的胖子是第一個.

大家還不知道這胖子連黑斯廷斯的孫女都敢欺負,更不知道,這胖子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這家伙早就拿匪軍和瑪格麗特達成了協議,結成了利益同盟.

冷傲的瑪格麗特,也早已經被這胖子揉捏得死去活來,什麼鋼鐵外殼,都剝得乾乾淨淨.心照不宣下,還有那麼一絲小噯昧.

就算黑斯廷斯不想選擇滄浪星,瑪格麗特估計也會纏到老黑下決心.這一點,胖子無比篤定.心理學可不是白學的,從學的那一天起,這賤丨人的專攻方向就是女性心理!之前和瑪格麗特朝夕相處的日子里,種種暗示催眠,也被他如同胡椒味精一樣放了個夠!

胖子的分析,迅速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相較於胖子,在場的人更了解查克納的實力.這段時間的集結准備,足夠查克納傾力一搏.況且,這里還有李存信老爺子在,軍部不會不管!開辟第二戰場,將傑彭蘇斯拖入滄浪星和雷峰星的兩線作戰,當是確鑿無疑!

胖子接著道:「盟軍反攻,無論從哪方面看,都就在眼前.我們只要能夠堅持兩三天時間,就能讓傑彭人吃不了兜著走!你們來看......」

胖子拿起一根電子推杆,在推演台上演示著.口中道:「傑彭人兵力布置分散是為了從四面八方對我們進行包圍,看似有三十多個師,可實際上,其中的百分之八十,我們都不會碰上.也就是說,我們在兩天時間內,要對付的,只有六七個師!而且,他們在明,我們在暗!」

啟動自動程序,代表傑彭各部隊的圖標,在電子沙盤上緩緩運動.胖子道:「他們要調集過來,相對容易,可是一旦這些部隊灑進山區,想要調走.可就不那麼容易了.我們要打,就打他們這一點!」

裴立同仔細想了一下,緩緩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和登陸部隊配合!」

「對!」胖子點頭,用推杆將兩個師分成三路,沿山區向不同方向推進,口中道:「光靠我們兩個師,翻不起什麼風浪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去做.可是,如果我們像這樣兵分三路,要給敵人制造主力不明的困惑,並不是什麼難事.這樣,為了包圍並全殲我們,他們就必須花更多的時間,調動更多的軍隊和資源.」

電子沙盤上,圖標很快進入了北關市以南的擴展區,數十個星羅棋布的聚集區和城鎮,灑落於山地和靠近北關市的平原上.

當胖子用電子推杆,將三路攻擊箭頭沿不同的路線推進到一個名叫弗林斯農業區的城鎮時,幾名腦筋動得快的參謀,已經知道了他的意圖.

「四路合圍,中央開花!」一名參謀大聲叫了出來.

這一叫,所有人都明白了過來.在胖子之前的演示上,三路攻擊箭頭,分別從敵人的四個師之間進行穿插,在線路選擇上,胖子做得非常精妙.三個攻擊箭頭,只需要各自沿途進行兩次攻擊,就能夠完成這次穿插,而敵人的兵力,被崇山阻隔,無法及時完成圍追堵截.

能夠咬住三個攻擊箭頭的,就只有敵人從北關市出來,向南進行搜索的兩個裝甲師.

而這兩個師,卻在胖子的算計之內.在他的計劃中,當第一梯隊抵達弗林斯農業區時,迅即構建陣地,將尾隨其後的一個敵裝甲師攔截,第二梯隊,隨即抵達農業區,與第一梯隊對敵人完成前後夾擊,利用地勢,將其分割殲滅.

在吃掉這個師之後,第三梯隊將會把引誘另一個敵裝甲師運動到弗林斯農業區以東的小鎮加索鎮,三個梯隊,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這個師吃掉.

如此一來,至少在二十四小時內,敵人將沒有可以威脅部隊的力量.北關市以南,將形成一個短暫的真空.這時候,三個梯隊將掉頭向北,直逼北關市,攻擊兵力空虛的北關市.

說是兵力空虛,可北關市內,至少有一個步兵師和一個裝甲師.

不過,胖子沒有准備和這兩個師硬碰硬,他的計劃,是將這兩個師吸引過來,然後以少量部隊,襲擊北關市的所有機場!只要完成了這一計劃,傑彭人調動進來的部隊,將面臨難以快速調出的窘境!

一旦這時候,斐盟發動反攻,就會有大量可供登陸的地點.北部山區的局勢,盟軍不會視而不見.如果能夠在北部山區之外進行多點登陸,說不定就能一口將彙集到北部山區的這些傑彭部隊全部吃掉.傑彭指揮官將自食其果.

這一仗,將大大縮短滄浪星的戰爭進程!

可是,計劃最艱苦的地方,將是完成了襲擊機場之後!到時候,面臨瘋狂回撲的傑彭人,部隊將陷入苦戰.

打不打?!

胖子環顧四周,緩緩在虛擬屏幕上調出了那張屠殺的圖片.

呼哧呼哧,數十雙眼睛,頓時紅得像發狂的野牛.

在這股火上,小屁孩又澆上了一瓢油,十小六家開伙更新快悠悠地道:「傑彭人現在的天網是在滄浪星原來的天網基礎上建設的,我可以讓天網癱瘓至少八十個小時!」

老元帥李存信又甩了一根電子推杆.

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