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六章 溫泉
北部山區,高大的泰克拉爾山延綿數千公里.

在這宛若巨龍一般的山脈頂上,是終年不化的積雪.山腰處,是灰褐色光禿禿的岩石,而在山腳,卻是縱橫的溪流和茂密的原始森林.

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步兵師此刻就駐紮在泰克拉爾山腳下的一個山坳里.

茂密地叢林中,數以萬計的查克納士兵已經將觸目所及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大的野戰軍營.

數十輛機甲散布四周巡邏,機修兵們滿身油膩忙著維修機甲,軍官們忙著查看地圖,炊事班在擴展開的運輸機甲里做飯,醫護兵們則攙扶著傷員,在陽光下緩緩行走,做康複治療.

在一片平坦的空地中,隱約可見幾輛機甲在縱躍騰挪,打斗的聲音不時傳來——那是匪軍機甲戰神們正在向機甲戰士們傳授他們的作戰技巧.這樣的訓練,從突破溫泉鎮開始,就在進行.

在他們的傳授下,機甲戰士們雖然談不上突飛猛進,可在近身作戰的一些致命技巧和交叉式波浪掩護配合方面,卻有了不少的提高.

畢竟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有些時候,大家欠缺的就是那一點捅破窗戶紙的啟發.而這些已經站在了另外一種境界上的高手的一句話,一個動作的講解,就有點石成金的作用.機甲格斗發出的金鐵交鳴中,不時傳來一陣驚歎,一陣歡呼.

在靠近一個漂亮小湖的岸邊空地,陽光從樹冠縫隙中零零碎碎地灑落在草地上,指揮機甲已經打開,自動裝甲板和伸縮出機甲外的儀器組合成了一個天的指揮所.

裴立同在電子沙盤上用筆勾勒著;巴爾默在和一名參謀站在波光粼粼的湖邊小聲地說著話;老元帥李存信坐在折疊椅上,伸直了腿,眯著眼睛曬太陽;各有職責任務的參謀們忙碌地走來走去;博斯威爾,米蘭和一幫科研人員,則在忙碌地為幾輛靜立不動的[雷霆]做數據采集和測試.

"賺到了……呵呵……"

不遠處傳來的一陣憨笑,讓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頭的工作.大家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相互交換一個眼神,搖頭苦笑.

在幾十米外的草地上,運輸機甲成排成行的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方陣.滿頭大汗的後勤人員正在清點著堆積如山的繳獲物資,而那兩個在整個營地中最無所事事的大小胖子,正屁顛屁顛地跟在後勤主管的屁丶股後面,伸長了脖子瞅著主管手中的清單,一臉的喜不自禁.

這一路行來,大伙兒總算是明白這胖子的軍隊為什麼自稱匪軍了.

自溫泉鎮突圍到現在,短短五十多個小時的時間,這一大一小兩土匪就領著裝甲部隊干了好幾票.

北部山區地域廣大,有無數的城鎮散布其中.滄浪星的兩條主要的資源公路,也從北部山區中穿過.進入了北部山區,這支部隊,就如同魚進了大海.而對于那位胖子少將來說,卻如同一個土匪進了阿里巴巴的寶庫!

在部隊向山區深處行軍的時候,這兩個家伙一刻都沒閑著,每天在指揮部里看見的,就是胖子和屁屁賊眉鼠眼地盯著地圖,商量搶什麼地方——那個叫屁屁的小男孩對北部山區太熟悉了,不僅如此,他似乎還能看透傑彭人的兵力布置,還能知道其基地分布.

最開始,大家還只以為是個玩笑.畢竟,從溫泉鎮繳獲的機甲加上原來的機甲,已經重新組建成了一個加強裝甲團和一個電子加強連.而在戰場上收集的殘損機甲,加上繳獲的零件,也在逐漸變成一輛輛機甲加入十三裝甲師的作戰序列.

五十一師的步兵們,也沒有落後.還有大量的武器,動兵機甲和繳獲的單兵裝備的發放,讓現在五十一師的火力和機動力,比起一個裝甲師來也不差多少.雖然步兵不能和裝甲師在野外正面硬拼,可要說上逃命和陣地阻擊,就算同時面對兩個裝甲師,也能撐上那麼幾天.

和以前比起來,現在的日子,簡直就是農奴翻身當了地主,再滋潤不過了.因此,在所有人看來,現在部隊重要的是保存實力,躲開四處進剿的敵軍.誰還想著要主動去招惹人家,搶再多東西又有什麼用,總不可能憑這兩個師反丶攻吧?

可是,這胖子偏偏就肆意妄為!

出了溫泉鎮沒多久,剛剛才進北部山區,***.fiu.***屁丶股後面甚至還跟著一支從三號資源公路向這邊追擊的傑彭裝甲師,他就趁夜和那小男孩,領著一幫從來不多問半個自的戰神和一個不明所以的裝甲營,襲擊了距離主力先進路線六十公里外的一個小城鎮.

那個城鎮人口並不多,不過,由于原本就有一個查克納的駐軍基地,又地處三號資源公路和五號資源公路之間的重要地點,因此,傑彭人在哪里,駐紮了一個裝甲營.一方面是保護資源公路上的後勤運輸,另一方面,則是清剿抵抗者,加強對滄浪星的控制.

那天夜里,胖子一幫人回來的時候,整個營地的戰士們都看見,一百多輛滿載物資的運輸機甲絡絡不絕的進入營地,戰利品堆積如山,機甲晃動的燈光中,是一陣陣的喧鬧.胖子他們除了繳獲了近百戰斗機甲帶回無數武器裝備外,甚至還帶回來了一支由地方守備部隊被打散的士兵和被傑彭人關押的反抗者組成的隊伍.

整整三千名查克納地方守備部隊的戰士和數百名民兵,警丶察,普通民眾補充進部隊,只樂得老元帥李存信和兩位師長笑得合不攏嘴.

這一開了頭,就再也收拾不住.

原來是這一大一小兩個胖子偷偷****的商量,拉著部隊去打野食.

一戰過後,裝甲營那幫家伙在裴立同等人的默許下,明目張膽的就伙同在一起盤算.

一幫人成天商量的就是襲擊哪個地方,而且是說打就打.剛剛才襲擊了一個地方,繳獲回來的物資還沒清點完,就聽那小男孩報出一個地名,那胖子計算推演一番,這幫家伙的屁丶股又坐不住了.

短短五十多個小時,隊伍已經膨脹到了三萬三千人.看書就來飛庫手機站無數地下抵抗組織,無數遁入深山的游擊隊,無生在這里長在這里的查克納青年,正越過群山峻嶺,向北部山區前進.還有無數的抵抗組織,正在向各地的傑彭駐軍發動襲擊.

現在整個北部山區的傑彭地方駐守部隊,已經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派出去的偵察機甲一次次的回報,都是追蹤合圍,受命在北部山區展開搜索的赤彭部隊往回縮的消息.

從部隊出了溫泉鎮,傑彭的追擊,就不過是做個樣子.fiu北部山區地形複雜地域廣大,作為滄浪星這樣的一級移民星球,星羅棋布的小城鎮很容易為隱藏山區的部隊提供補給.想要在這山區里抓住查克納軍主力的影子,至少也得投入二三十個師,花上一兩個月的時間四面合圍!

原來就已經對追剿沒有什麼信心的傑彭軍,被胖子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四處偷襲,弄得暈頭轉向.

幾個重要的物資基地被襲擊不說,一路上還因為辨不清偷襲的究竟是不是查克納主力上了好幾次當.幾支小部隊,被山區里迂回轉進的主力和順手牽羊的胖子一口吃了個干乾淨淨.知道再這麼耗下去徒勞無功,又怕自己的基地也被端掉,各個方向的傑彭部隊干脆就往回縮.

這也就給了查克納軍,這一段悠閑的時光.

湖邊,打了個盹的老元帥睜開眼,在陽光下伸個懶腰,回頭看見無所事事的胖子,笑著招了招手:"田將軍,來,陪老頭我聊聊天."

"沒空!"胖子頭也不回,繼續盯著後勤軍官手中的清單眼冒綠光.

李存信一怔,隨即一陣氣結.

一旁的軍官們相顧莞爾.

老元帥李存信威望極高,**格其實有些頑皮霸道.在查克納軍部,飛庫站老頭高興的時候常常作弄得人哭笑不得,生氣的時候,對自己親生兒子都是三兩句話說不到一起就拍桌子罵個**血淋頭.在他面前灰頭土臉的見過不少,能這麼不給他面子氣得他吹胡子瞪眼的家伙,這位勒雷胖子少將還是第一個.

大伙兒看老頭臉色不對,正准備扭開臉,裝作什麼都沒聽到,就聽見遠處正在給機甲檢修的米蘭叫道:"胖子,過來!"

所有人都只覺得眼前一花,只見一道閃電劈過,胖子早已經一個箭步,屁顛屁顛地躥了過去.嘴里殷勤地連聲道:"來了來了."

嗡地一聲,原本鴉雀無聲的指揮所再度忙亂起來,目不斜視的軍官們或走來走去,或交談,或敲打電腦鍵盤,偷眼再看李存信,老頭郁悶地把背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那額頭上,怎麼看也有幾股青筋在跳.

"剛才李元帥叫你?"見胖子跑到自己面前,米蘭合上機甲的腿部蓋板,一邊用專用的清潔毛巾擦掉手中的油汙,一邊踮起腳,探頭從胖子的肩膀往湖邊看了一眼.

"沒有哇!"胖子瞪大了眼睛.

"哦,"米蘭一拉胖子的手,雀躍道:"活兒干完了,陪我去散步."

"散步?!"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忽然間鼻子一酸,淚流滿面:"我知道有一個好地方……又漂亮,又清靜,絕對沒人."

"沒人?散步管有人沒人什麼事……"米蘭一怔,隨即紅暈上臉,咬牙一推胖子:"……**胖子,還不帶我去,要是風景不好,看我怎麼收拾你!"

胖子渾身三百六十五萬毛孔都美得冒泡.拉著米蘭就上了機甲.只聽引擎轟鳴,機甲伸開四肢,站起來向西面的一座大山跑去.

看著座艙外,軍官們詫異的神情從眼前一晃而過,嗅著胖子熟悉的味道,過去和胖子膩在一起的情景,又浮現在腦海,米蘭只覺得渾身發燙發軟……這**胖子,花樣特別多……

機甲在胖子的操控下,翻過一道山梁,穿過一片小樹林,又向著懸崖陡壁向上爬升.機甲的懸掛系統,如同波浪般輕輕地蕩漾著,一點顛簸的感覺都沒有.

幾分鍾後,機甲站在了一個小山頭.

挽著胖子的胳膊,米蘭癡癡地望著山下.

那是一個小小的山谷盆地,方圓不過一兩平方公里,四周聳起的山頭,將這個小盆地遮蔽得嚴嚴實實.從山頭延綿而下,是一圈茂密的樹林,而在樹林中央,是一個平如鏡面的美麗湖泊.湖底呈淺藍色,幾根長滿了綠苔的枯木靜靜躺在湖底.

湛藍的天空,白色的云朵,四周的樹林的綠影倒映在清澈平靜的湖面上,好一幅如畫美景.

機甲躍下山頭,穿過靜靜的叢林,來到湖邊.

兩人牽著手,站在湖畔,呼吸著滄浪星北半球初冬微寒的空氣,一時間只覺得恬靜安甯,心曠神怡.

"想洗澡嗎?"胖子輕輕摟著米蘭的纖腰,手順著腰間的衣縫,輕撫著如絲如緞般光滑柔嫩的皮膚,感受著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的彈**.

米蘭軟軟的靠在胖子身上,兩頰緋紅地瞟了他一眼:"現在的水很冷……"

"有不冷的地方哦……"胖子得意地在米蘭臉上親了一口.這地方,是他上次去偷襲回來時發現的,早就打好了主意帶米蘭來,對四周.自然精心打探.這一打探,還真讓他發現了些與眾不同.

"跟我來."胖子牽著米蘭的手,順著小湖繞了小半圈,順著蜿蜒進叢林的湖岸走了不到兩分鍾.來到一個與湖水相連的小不潭邊上.

還沒等胖子說話,米蘭已經是一聲歡呼.四周叢林寂靜,棵棵大樹下.鋪滿了厚厚一層或黃或紅的落葉,氤氳的水蒸氣彌漫在小水潭上空,宛若牛奶般的白霧.

溫泉!米蘭興奮地抱著胖子狠狠親了一口,如同小鹿般跑到了小水潭邊,試著將手探入了冒著絲絲濃霧的水面.

畢竟是天然地湧溫泉,溫度極高,可在和大湖相連的地一片潭水,卻非常舒適.湖水溫暖地包裹著手指,讓米蘭恨不得馬上就將身體融入水中.

女人總是對美麗的景色和溫暖的水難以產生抵抗力.在這二十多天的逃亡中,別說泡溫泉,就連在運輸機甲里洗個澡,都是奢望.直到突破了溫泉鎮,米蘭才暢暢快快的洗了個澡.

一想到上次洗澡的時候,自己想到胖子時羞人的模樣,米蘭就覺得渾身發軟.

現在,這**胖子就站在自己身後.那色迷迷的目光,不離自己的腰肢臀部.

"轉過去,不許看!"米蘭咬著嘴唇,目光盈盈的瞪著胖子.

"好,不看!"胖子干脆地轉過了身.

明知道這胖子肯定不守信用,米蘭的心里,卻只有一片溫馨.這天地,這叢林,這溫暖的小水潭.只有自己和他兩個人.

潔白如玉的纖纖玉手輕輕撕開作戰服的拉鏈,米**的連體防寒服.從光滑的肩頭滑落,如云般的秀發掙脫了發帶的束縛,如同瀑布般灑落,粉紅色的內衣內丶褲,接連落在地面鋪開的白色研究服上……

一聲細不可聞的婉轉呻丶吟中.修長的小腿,光滑而富有彈**的美臀.纖細而有力的腰肢,陸續滑入溫暖的水面.

胖子轉過身,看著米蘭.

白色的濃霧,在兩人之間緩緩舒騰,視線朦朧.

"你不來嗎?"

嬌媚入骨的聲音,如同一條香軟曖昧的藤條,從霧中穿出來,如絲如縷地纏繞在胖子的身上.

胖子脫掉了衣服.如同一只野**的猛虎,步入潭中.

籠罩在面前的輕紗,隨著距離的接近,緩緩消散,那雙明亮而羞澀的眼睛,越來越清晰.潭水,隨著身體的前進,在皮膚上輕輕的湧動.一道擴散的漣漪蕩起,一具光滑的胴體,如同八爪魚一般,纏繞在上.

胖子用手摟住米蘭豐滿而有彈**的臀部,稍稍用力一捏,就擠出一聲嬌媚的驚呼.米蘭修長的玉腿纏繞在胖子的腰間,顫巍巍的*丶房,隨著起伏的水面蕩漾著.渾身上下.每一分每一絲,都美到了極致,**到了極致.

米蘭摟著胖子的脖子,羞澀而大膽地看著他的眼睛,渾身上下軟得如同沒了骨頭一般,嘴里兀自**:"***賊,你要干什麼?!"

胖子的嘴角,彎起一道大灰狼見到小白兔般的笑容,都他媽*賊了,誰還干什麼好事!

這是你逼我的!

他低下頭,吻著女人殷紅的香唇.一只手輕輕握住了水面那一團豐軟,手指拂過那翹起的一點嫣紅……

叢林中,微風拂過,濃濃的水蒸氣在水潭上左右飄蕩,聚散不定……如泣不訴的呻丶吟聲,依依呀呀地綿綿不絕,忽濃忽淡地霧中,兩道赤丶*的胴體交纏在一起,片刻之後,那纖細的玉體被翻了過來,腰線下豐腴圓潤的翹臀,在劇烈的沖擊中急促蕩漾,濤聲拍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