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二章 隼營
戰爭,就如同一輛不知道終點的列車,沿著它的軌道前進.

沒有人能夠阻擋,也沒有人知道鐵軌延伸向的遠方,究竟會是什麼樣的結局.人類只能隨著戰爭的慣性向下走.停不下腳步,也不知道下一秒的命運.

每一個階段的車窗外,有每一個階段的風景.或許直到數十年後回頭,人們才會發現,在他們所經曆的那一天,正是曆史改變方向的那一刻.只不過,當時誰也沒空關心這些.

所有人都如同乾涸池塘里的魚,在泥濘池底的水窪中,拼命的掙紮呼吸.

2063年,在戰爭全面爆發的第二個年頭,西約領袖比納爾特帝國,終於不聲不響地全力發動了.

索伯爾一發動,就是雷霆之勢.

10月8日,經過細致周密的計劃,索伯爾命令比納爾特望月,嘯月兩支皇家象級艦隊秘密自卡爾斯頓星河中路諾亞戰區涗潘多拉星云向前穿插.

10月12日,經過整整四天艱苦而危險的行程,兩支艦隊在損失了百分之二十的艦艇後,冒險穿越被視為天然屏障的潘多拉星云迂廻到斐盟第二集團艦隊身後.

被正面全線壓上的比納爾特艦隊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第二艦隊猝不及防,尾陣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被擊潰.中央主陣集群只能拋棄己經向兩翼前出的驅巡集群,強行轉向逃離.不到六個小時,(一路看,手機站w-a-p.1<6>ks.c-o.m)戰斗就以第二集團艦隊的慘敗結束.

這一戰,比納爾特突破斐盟太空防線,占據諾亞星系百分之九十戰略要點,打開了通往斐揚共和國本土的大門,也吹響了索伯爾進攻的號角.

10月13日,比納爾特帝國艦隊在卡爾斯頓星河左翼A80星系戰區發動攻勢,五支獅級艦隊一支象級艦隊自沙蛇長廊長驅直入.主動尋求決戰.斐揚艦隊在劣勢情況下,主動退避,放棄沙蛇長廊,向後方集中.

同日,索伯爾親自指揮六支象級艦隊,十四支獅級艦隊,向右翼蒙托亞星際長廊發動進攻.原本在這一區域占據優勢的斐揚第四,第六,第八集團艦隊,經過五晝夜激戰,終於無法阻擋一代名將索伯爾的攻勢,被迫向本土收縮.

至10月16日止,卡爾斯頓星河三大戰區,被索伯爾全線突破,比納爾特軍直線挺進,大有排山倒海摧枯拉朽之勢.

就在斐盟各國驚呼索伯爾快要攻入斐揚共和國本土的時候,斐揚共和國卻意外地在另外一個戰區,挽回了一點顏面.

10月14日,原本在萊恩共和國盧蘭星系集結的斐揚李佛軍團,忽然前出加泰羅尼亞星系.

前鋒六支A級艦隊在李佛的指揮下,采用高速穿插.不顧兩翼的策略,以極其凶狠的姿態,擊潰納加聯邦艦隊.

隨即,四個軍總計十六個裝甲師強行在常青藤星球軍事重鎮亞普拉市以北二百二十公里,以南三百四十公里處登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南北對進,向亞普拉發動進攻.

此役,李佛軍團上下軍官身先士卒,士兵悍不畏死前赴後繼.無論番號,無論地點,無論時間......接戰處,前進的口號震耳欲聾.經四十小時的激戰,一舉殲滅納加聯邦囤積於亞普拉的六個主力裝甲師,摧毀其陸軍大本營.迅速席卷常青藤半壁江山.

李佛的這一丨手,不但出乎敵人的意料,也出乎盟軍所有人的意料.

要知道,他發動突然攻擊時,其部隊集結還不過半.按照作戰計劃他原本應該於二十天之後與萊恩軍協同進攻.可誰知道他不聲不響地就完成了秘密作戰計劃,甩開萊恩軍悍然進擊,出其不意,一舉定乾坤.

直到加泰羅尼亞星系大半都掌握在斐盟手中的時候,李佛的部隊,都還沒有直正的完成集結.只不過,他把集結地點,從盧蘭星系,改到了加泰羅尼亞星系.這一戰,極其乾淨利落.李佛的聲望,也因為這一仗,一時間如日中天.

卡爾斯頓星河和加泰羅尼亞星系同屬中央戰區.一戰一敗,其中意味深長.無論是民間還是政壇,都有各種各樣的聲音,流言四起.在民眾對李佛戰績的歡呼聲中,對一直沒有出手的黑斯廷斯的質疑聲,也是甚囂塵上.

再看同樣關鍵的東南戰區. k 小 說 wαр..整理

10月10日,駐紥於百慕大星系的西約聯軍,以德西克第五艦隊和傑彭映日超級艦隊為主力,向勒雷聯邦牛頓星系發動進攻.

斐盟東南遠征軍指揮官費斯切拉於戰前提出,以空間換時間方案,遭勒雷總統弗拉維奧斷然否定.面對西約大舉進攻,費斯切拉擁兵自重,冷眼旁觀.勒雷軍在切爾中將的指揮下,浴血死戰牛頓跳躍點,擊退西約聯軍六次跳躍.

同日,駐守長弓星系的拉塞爾艦隊忽然出現在百慕大星系跳躍點,一支象級艦隊,三支新型艦隊在道格拉斯的兩支艦隊的配合下,橫沖直闖,殲滅留守的兩支蘇斯B級艦隊,進逼羅德比亞星,迫使西約聯軍停止對牛頓星系的強攻,全力回援.

費斯切拉雖然剛愎自用,畢竟也是排行榜上的名將,軍事眼光深遠敏銳.在發現西約攻擊異常的情況下,迅速抓住時機,指揮艦隊出擊勒雷中央星域,重創西約聯軍退去後,獨木難支的勒雷偽政權布羅迪太空艦隊.

自此,雙方如同一塊夾心三明治,互相對峙.雖然小規模交鋒不斷,可誰也不敢悍然尋求決戰.對於擁有勒雷中央通道的西約聯軍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占領雞肋般的牛頓星系,而是保住勒雷中央通道.而對拉塞爾和費斯切拉來說,無法建立信任,無法默契配合,只能維持當前的局面.

誰都知道,直正能夠對整戰局產生如同多米諾骨牌作用的,不是在這里,而是東南戰區的另一個星系———查克納雷斯克星系!

那里,才是決戰開始的地方.

2063年10月12日,傑彭帝國和蘇斯帝國同時發布緊急動員令,進一步進行戰爭動員.

龐大的國家機器,將一切能夠用於戰爭的資源,都利用了起來.

民眾被要求捐獻財產,特別戰爭稅提高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各地區實施軍事管理,徵兵年齡也放寬到十六至四十歲.凡符合十一條徵兵條件的青壯年男子,限期到當地徵兵辦公室報到.凡拒絕徵召,逃匿,自殘,弄虛作假者.一律予以嚴懲.

城市街道,每天能看見的,都是軍車機甲和士兵.工廠里生產的,都是軍用物資.艦塢里開工建造的,也都是一艘艘戰艦.緊張的空氣中,甚至能嗅到前線慘烈厮殺的味道.對帝國公民來說,每個社區排著長隊的限量供給點和隨處可見的陣亡名單公告牌,就是他們所有的生活.

戰爭的壓力,已經開始顯現.即便戰火還沒有燒到本土,可是,支撐龐大軍隊遠程作戰的艱難,已經壓迫得人喘不過氣來.

兩年的戰爭,在一點點的消耗著這兩個國度的力量.

西約國家,在經濟實力上,本來就不如斐盟雄厚.兩大帝國又長期窮兵黷武.此刻社會動蕩,物價飛漲.失業人口高達百分之四十.犯罪率節節攀高.別說普通民眾,就連一些低等貴族,也只能勒緊腰帶苦挨時日.

位於社會最底層的低等民族雖然還沒有叛亂,可暗地里的激流湧動卻越來越讓人心驚肉跳.

這是一個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火丨藥桶.無論想不想參與這場戰爭,帝國都無法擺脫命運.對於這場戰爭,只能傾盡全力,投以國運相搏.

這個時候,民眾狂熱的戰爭情結,已經開始冷卻.數百年來的雄心壯志,在這殘酷的戰爭中已經消磨了大半.曾經在各種機會狂熱支持發動戰爭的民眾,現在只能躲在家里,用陰郁的眼神看著窗外的一隊隊士兵,祈禱一場巨大勝利的到來.

如果沒有勝利......那麼,這個火丨藥桶,將把所有人都炸得粉碎!他們忘記自己以前的信念,在困苦中,開始感到擔心,感到害怕.各地教堂神社,空前繁榮.各種各樣的集體祈願禱告集會人滿為患.那低低的祈禱聲回蕩在每一個城市上空.

帝國最後一批現役集結部隊,已經啟程趕赴雷斯克星系.除了護衛本土的必要力量外,參與雷斯克戰役的軍力,超過兩國總軍力的七成.

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臨界線.

一旦雷斯克戰役失敗,兩大帝國將失去進攻的能力.那同時,也就意味著戰敗———無法在戰爭中獲取足夠的利益,即便勉強守住本土,也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

可是,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所有人都只是咬牙堅持,再堅持.到了今天,這種堅持,已經只剩下了對最後一戰的期盼.國力壓迫到了極致.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數百年積攢下來的軍力,到了這個時候,也只有咬著牙拼個精光.

雷斯克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兩大帝國全力備戰的同時,斐盟聯軍,也在抓緊一切時間做戰前准備.

秘密指令,在一條條的下達.無數部隊,在蜂擁集結.這些,都是自從滄浪星被偷襲開始,就已經被推動了的.

這是一場浩大戰役,准備工作千頭萬緒.

滄浪星已經完全沒有了消息,民眾對李存信的生存,已經不抱萬一的希望.而三上悠人對雷峰星的強攻,讓人每一分每一秒都繃緊了神經.誰也不知道,雷峰星的聯軍還能頂多久.

准備工作,只能夜以繼日,不斷的加快,再加快.

增兵雷斯克,定於10月18日.

**********

10月14日上午九點三十五分.

冬日的豔陽高照,陽光明媚,可是415高地前的傑彭前進基地里,已經是一片狼藉.

臨時修建的營房已經垮塌了一半,扭曲的鋼梁和金屬組合板,看起來,就像是鋼鐵廠堆積的廢鐵破爛.五個能量供應塔被摧毀了兩個.軍火庫也已經變成了廢墟.

地面上,是密密麻麻的巨大彈坑,基地外牆已經豁開幾個大缺口,數以千計的機甲,如同蜂巢里的蜜蜂,層層迭迭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湧動著.沖天而起的爆炸,火焰,在機甲群中接連閃現.一會兒在東邊,一會又在南邊.

大野隼人目光陰郁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耳畔,是雷鳴般的炮聲.是紛亂的機甲腳步聲,是機甲近身格斗時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聲.

每一聲,都如同一把掄圓了的大鐵錘,狠狠地敲打著他的心髒!

三個小時之前,他率領的59師的兩個裝甲團,一路急行.配合中山翼試圖包圍攻擊172師一團一營的那支神秘部隊.

可事實最終證明,那不過是敵人的調虎離山計.大野隼人早就預料了這一點,也提前做出了布置.可是,他派往這里的兩個裝甲營依然沒能阻截住對方.當他們抵達這里的時候,正看見那群戰俘突圍而出,也正看見中山翼被俘虜.

這一仗,是徹底的失敗.不過,這跟大野隼人沒有什麼關系.畢竟倒黴的中山翼,天塌下來,也該馬吉頂著,和他毫不相干.他只是覺得有些奇怪,將整個傑彭控制區攪了個天翻地覆,接連殲滅三個裝甲營的,竟然只是一個機甲連!

而那些機甲竟然是繳獲過去的!

相較於對中山翼的同情,他更有興趣的是知道這幫家伙是誰.

可是現在情形不一樣了.

在中山翼被俘虜之後,整個前線作戰已經歸他指揮.

而據他剛剛得到的消息,那位恐怖親王博貝特,已經抵達滄浪星,在半個小時之前,剛剛將馬吉撤職拘禁,准備送回國內移交審判.

雖然和馬吉不對路,可大野隼人對馬吉的倒黴沒有一點幸災樂禍的情緒.恰恰相反,他能感受到的,是博貝特冰冷的目光———師部已經收到了博貝特的命令,如果自已不能按照命令突破415高地,自己的結局不會比馬吉好上多少.

這場戰爭,帝國皇室已經准備了數百年,雷斯克,是帝國擴張的起點還是終點,就由這一戰而定.

現在,三上悠人正在對雷峰星發動強攻.想要用起斐盟增兵之前的這段時間盡可能地搶占先機.帝國國內也是壓上了一切.就連從來沒有離開過首都的第一衛隊,都已經派了出來.而派往比納爾特帝國,德西克帝國和納加聯邦的求援特使,也是一批接著一批.

可以想見,在這決定帝國命運的關鍵時刻,博貝特怎麼會允許帝國在雷斯克的大本營滄浪星還有反抗的存在?!這個星球,必須要被肅清.哪怕反抗者是一只螞蟻,也要在它揮舞它的觸角之前捏死!大本營絕不允許有任何不安全的因素存在!

他原本已經有了完整的作戰計劃.手中的兵力分配,攻擊要點,與空軍的協調,時間要求,都已經有了全盤的考慮.可他做夢也沒想到,就在他剛剛接到明令,准備下令部隊進入出擊陣地向415高地輪番攻擊的時候,自己的前進基地,竟然被偷襲了!

「師長!」一名參謀滿頭大汗地跑到大野隼人面前,報告道:「172師三團二營,已經被擊穿.營長波波夫戰死.」

大野隼人彷佛沒有聽見一般,繼續面無表情地看著鏖戰的基地西北.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κXs.(κxS.СOM.文.學網

整整兩個裝甲營,將那片狹小的空地圍了個水泄不通.身高六到九米,重達數十噸的機甲在引擎功率提升到極致的情況下,遠比傳說中的巨人更震撼.

可是,就在這彷佛可以排山倒海的機甲群中,卻有十道白色的身影忽隱忽現.

這些身影所過之處,人仰馬翻.這是一種大野隼人從來沒見過的機甲.戰斗力極其恐怖.十輛機甲就如同十把鋼刀,而試圖圍困他們的傑彭機甲,卻如同豆腐一般脆弱.數量的優勢,在絕對力量面前蕩然無存.

「194裝甲師什麼時候能到?」大野隼人環顧身後沉默的軍官們.

「還需要兩個小時.」師本部參謀長上前一步道.

大野隼人點點頭,低聲叫道.「威廉.」

「到!」一名金發綠眼的中校軍官上前一步,被陽光曬成古銅色的臉上,如同雕塑般的線條稜角分明.高高揚起的W型方正下巴,讓他看起來充滿了自信和力量.

「對面那十輛機甲中,有一個名叫田行健的勒雷人.這個人很厲害,帝國得到的情報中,關於他的功勳,簡直難以置信......」大野隼人複述著博貝特命令中的一段話,摘下軍帽,目光如刀般閃動:「帶上你的所有部下,抓住他,或者殺了他......拜托了!」

包括威廉在內的所有軍官,都同時一怔.

威廉領導的「隼營」,是59裝甲師最精銳最核心的部隊.是大野隼人的驕傲,是他的心肝寶貝.

作為傑彭第五集團軍的王牌師,59師一直享有兵員補充的優先權.而作為59師王牌,隼營中的每一名戰士,都是大野隼人親自從集團軍里選拔出來的.

整個選拔過程嚴格到了殘酷的地步.對整個集團軍來說,能進入「隼營」,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多年來,59師南征北戰,大野隼人從來沒有動用過整個營作戰.

即便是幾年前,59師作為西約聯合部隊,在一次地區沖突中遭遇對方六個裝甲師的圍攻,大野隼人也不過只動用了隼營中的一個連而已.

就是在那一次戰役中,隼營的這個連,直接鑿穿了對手的三條防線,端掉了對方兩個師的聯合指揮部,為59師最終贏得那場經典的以弱勝強的戰役,彈出了最強的一個音符.

也是從那時候起,人們才發現,大野隼人指揮的曆次戰役從來沒有用盡全力.他不動用整個隼營的習慣也開始受人關注.相較於他的戰績,人們更有興趣知道的是他會在什麼時候投入整個隼營.就連59師內部,也很想知道,隼營傾巢而出的時候,會是怎樣的一種情形.

可現在,大家竟然聽到大野隼人要動用整個營!一時間,軍官們面面相覻.他們沒想到,自己一直期盼的答案,竟然是因為區區十輛機甲.

「不要輕視你的對手.」大野隼人注視著威廉的眼睛,不等他回答,就接道:「你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戰斗.我的命令是,哪怕拼光整個隼營,也要把他們留下來!」

「是!」威廉中校鞠躬還禮,森然道:「無論他是誰,他會為他的囂張付出代價!」

目送著大步離開的威廉,大野隼人頭也不回地下令道:「加強左翼厚度,除了二團一營做預備隊以外,其他的兵力,都給我派上去.傾全師之力,給我留下他們!」

**********

「傑彭人拼命了.」

胖子反手一刀將一輛富山機甲沿胸口橫著劈成兩截.看著從基地各個方向湧來的機甲狂潮,口中哇哇大叫:「亞買爹,亞買爹!」

「亞買爹是什麼意思?」被胖子銷魂的叫聲弄得渾身雞皮疙瘩的瓦格斯塔夫秘密溝通其他機士.

「那是傑彭一個小地方的方言,意思就是不要啊.」巴茲敬佩地道:「長官真是博學.」

「不要?」頻道里的蒙遜困惑地道:「咱們現在玩的可是十二代機甲,不說我們,就算隨便來個八級機甲戰士,驚駛這種機甲殺個七進七出都沒問題.長官不是讓我們把他們都引出來,干一票震撼的麼.他叫這麼淒慘干什麼?」

「那是淒慘麼?」巴茲對向來比較正經的蒙遜不屑一顧:「那是高潮!」

「哦.」機士們恍然大悟.

伴隨著「亞買爹」的叫聲,胖子在機甲群中連打帶砸又摟又抱快活無比活蹦亂跳.

坐在他身旁的米蘭,一臉緋紅.

.

.

.自己挖了個坑,跳進去半天跳不出來.怎麼寫都覺得沒勁.感覺最近矛盾制造不夠尖銳,前面的節奏緩了一點.等我好好構思一下,把幾個方面的伏筆,都收到雷斯克戰役中.爭取寫刺激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