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三十一章 博貝特
虛擬屏幕的光線,在房間里跳躍閃爍,色彩變幻.

低低的音響里,是響成一片的爆炸聲和炮聲,記錄畫面的傑彭機士斷斷續續的說話聲,還有通訊頻道里帶著些尖銳雜音的通訊聲.

戰斗慘烈,無數的機甲蜂擁成一團,互相絞殺.

鏡頭不斷的改變方向,不斷的顫抖.

滿滿堆積在屏幕中的,是晃動的地面,跑動的機甲,如同水花般一蓬蓬被掀起來的泥土,以及,坑凹的地面上燃燒的機甲中,那破碎集焦黑的士兵軀體.

這段截取自一輛赤彭機甲戰斗記錄議的畫面,也不知道播放了多長時間,終于,畫面定格在一個凌亂的場景里.

近距離的一輛機甲的斷腿,燃燒的火焰,滾滾黑煙,都凝結在了畫面中.而音響里那一聲聲慘叫,似乎還回蕩在房間中.

關了燈的房間,光線極暗.深咖啡色的木質牆裙和深色花紋的牆紙刻意營造的肅靜莊重在這黯淡中,變成了冰窖的寒冷沉寂.

十余名傑彭軍官靜靜地坐著.定格地屏幕畫面幽幽的光線,映在他們的臉上,就仿佛映照在沒有生命的雕像上一般.

"啪"

長方形的房間遠端沙發旁,一盞古董式台燈,隨著拉線開關的一聲輕響,發出一團柔和的光.

"啪"

燈光又再度亮起.

反複明滅的燈光中,一個聲音.如同越過帕瑪斯高原的寒風,卷過會議室.

"誰,能給我一個解釋?"

沉寂在繼續,燈光在明滅……盡管這個聲音的問話,才剛剛過去一兩秒種,可是, 所有的軍官來說,這一兩秒鍾,就如同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一臉蒼白的馬吉站了起來.

他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量,才讓撐在扶手上的雙臂,支持起自己空空蕩蕩,幾乎連血液也沒有了的身體.

滄浪星陸軍總指揮帕倫特,就坐在馬吉的身旁.

這位領導著目前登陸滄浪星總計四十個裝甲師,六十個步兵師,並對盟軍蘇斯陸軍的兩個集團軍有指揮權的傑彭上將,在馬吉站起身來的時候,連著也沒敢抬起來.

他低頭坐在椅子上,臉色並不比馬吉好看多少.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和不斷跳動的眼角,讓這位一向處事不心驚的強權人物,看起來竟然有那麼一些可憐.

"博貝特親王殿下,"馬吉的聲音,如同裂了口的竹蕭,沙啞中帶著一絲顫抖的尖銳:"我對這次失利承擔一切責任.低估對手,讓帝國陸軍遭受如此羞辱,我願意接受一切處罰."

馬吉機械地說著,如同一個第一次登台的蹩腳演員在念台詞.

周圍的軍官,都把目光直直地投向眼前的桌子,仿佛會議桌在明滅燈光中一閃一閃的漆面,隱藏著什麼值得探求的秘密.

沒有一個人敢抬頭去看沙發,也沒有人敢抬頭向馬吉投去同情的眼神.所有人都知道,馬吉的整個身體,已經跨入了地獄.

留在外面的,不過是一只腳後跟而已.

其實,在卡拉奇河邊的這一夜,不算是一場重大的失利,總計損失的四個裝甲營,加起來也就一個裝甲團的規模.對于這場席卷整個人類世界,讓帝國傾其所有投入的戰爭來說,一個裝甲團,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可是,誰叫殲滅這四個裝甲營的,是一支從347高地下來的殘軍?

誰讓這些該死的步兵,偷襲了一個整編裝甲營搶了機甲又長途奔襲接連殲滅兩個裝甲營,最後再調開愚蠢透頂的中山翼,營救了兩千名戰俘沖過封鎖,大搖大擺地進了查克納人的防線?!

回想戰後得到的消息和天網系統的整個步驟推演,軍官們只覺得背上一層層都是冷汗.

這不是重大的失利,可這卻是一個重大的恥辱.

而這一切,竟然是在傑皇尼古拉斯五世的親弟弟博貝特親王到來的時候發生的!僅憑這一點,已經足以宣判馬吉的死刑了.

不光是馬吉.或許,還有包括帕倫特在內的整個滄浪星傑彭北征軍的指揮系統.

台燈,在有節奏的啪啪聲中,一下一下地明滅著.終于,在啪的一聲後,折磨神經的開關游戲結束了.

燈光穿過乳黃色的布質燈罩.散發著柔和的光線.沉陷于寬大的皮質沙發中的博貝特親王的臉,一半顯露于燈光中,另一半,則繼續隱藏于黑暗.

這是一個有著淺褐色頭發的青年.眉清目秀,身材修長.白皙的皮膚和略顯單薄的肩膀,讓他看起來,沒有絲毫的危險.

可是,在場的所有軍官都知道,如果說,傑彭帝國投評選出三個最可怕的人的話,這位年僅三十一歲的親王,絕對是其中之一.

他是帝國親王,是尼古拉斯五世最親,最信賴的弟弟,同時,他也是帝國監察廳最高長官.

監察廳,這個在所有傑彭人眼中代表著恐怖的機構,似乎天生就屬于這個人的.自從他二十歲接掌監察廳以來,他的名字,就和這個機構融合在了一起.

神秘,冷酷,無情,暴力,血腥,權勢,精銳,皇家第一衛隊……這些詞,就是赤彭人,或者其他國家情報機構提到傑彭監察廳時,出現在腦子中的印象.

很難從這些詞中挑選一個能夠全面代表監察廳給人的感覺,如果非要找出一個代表,一個概括綜合的印象的話,那麼,這些詞混雜起來.就是一個人的名字——博貝特薩切爾.

六年前,因為一次情報泄露,博貝特指揮監察廳抓了傑彭軍方十三名高級將領,一百多名校級軍官,並全部處死.

三年前,在另一次清洗中,又有包括一名公爵,一名上將在內的兩百六十名政丶府官丶員和六個軍區七十九名軍官,被他投入了監察廳的特別監獄.傳說,在那個恐怖的監獄里,沒有人能完好無損的出來.能走出監獄的,基本都已經瘋了.

而現在,他親自來到了這里.

監察廳的職能,並不僅僅是她的名字那麼簡單.她同時,也是帝國皇室最強大的武裝力量.第一衛隊的威名.甚至還在三大超級艦隊之上!至少,在三上悠人的三大超級艦隊成名之前,第一衛隊,就已經是大名鼎鼎了.

和大多數帝制國家的皇室直屬衛隊一樣,這個龐然大物的所有成員,都是皇室最忠實的追隨者,最虔誠的信徒.他們信念堅定,作戰勇猛頑強,毫不懼怕犧牲.他們是傑皇尼古拉斯五世統治傑彭的力量.

而博貝特和他的監察廳的出現.意味著傑彭皇室發出了雷斯克戰役不容有失的聲音.

在這樣的基調下,被一群查克納流竄士兵殲滅四個營的恥辱會讓剛剛抵達滄浪星的博貝特有多少震怒,可想而知.

寂靜中,博貝特站起身來,緩緩向虛擬屏幕走去.

他的腳步聲,在空曠的會議室里響亮清晰.

"他們是誰?"博貝特的手.穿過虛擬屏幕,在畫面角落的一輛有著紅色標志的靈貓機甲上,上下擺動,機甲,在他的手掌中扭曲著.

片刻的沉默後,他轉頭看著馬吉,綠色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不知道?"

馬吉的身體,如同篩糠一般哆嗦著.也算是身經百戰的他極力想控制.卻控制不住.即將降臨的厄運.讓他的精神,幾近崩潰.

他無力的身軀,無法支撐他面對眼前這個人.更讓他害怕的是,他確實不知道這些該死的機甲戰神,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你們不認識他,並不奇怪."出人意料的,博貝特淡淡一笑,拍了拍手.

會議室頂部的無影電子燈亮起,整個會議室燈光通明.

一名監察打士官大步上前,將手中的電子文件夾塞進了播放器中.虛擬屏幕的畫面猛然向中心收縮成一個五彩斑斕的光團後,再度擴撒開來時,畫面已經變成了一個身穿勒雷制丶服的胖子.

"這個人,名叫田行健."博貝特環視眾人,氣定神閑地道:"今年二十七歲,2059年入伍,沒上過軍校,機修兵出身.積軍功,自下士升到少將."

會議室里一片嘩然.沒上過軍校,四年時間,從一名機修兵下士升任少將,即便是戰爭年代積軍功.這也是火箭般的速度!

有兩個認識這個人的軍官霍然站起身來:"是他?!"

"在百慕大和勒雷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交道,你們也應該聽說過這個人."博貝特淡淡地點了點頭,抬眼看向屏幕,接著道:"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他的經曆,非常複雜.勒雷衛國戰爭爆發以來立下的戰功,也是匪夷所思.據可靠情報.他是米洛克反丶攻拉塞爾叛國的關鍵人物,也是導致加查林莫頓滅亡的元凶."

博貝特在橢圓形會議桌弧頂的轉椅上坐下來,側著身子,手指輕輕地敲打著桌面,對眾人道:"加查林皇帝詹姆士是他俘虜的,二皇子布魯斯,三皇子斯蒂芬的死,都和他有直接的關系.可以說,他一個人搞垮了整個加查林."

盡管在場的一些人,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見這樣的傳聞了,不過,這話從博貝特口中說出來,仍然讓他們心動神搖.

"幾個月前,"博貝特冷冷地看著屏幕:"這個人以一艘驅逐艦的兵力,拿下了整個瑪爾斯自由港.幾天之前,他又在長弓星系,俘虜了比納爾特漢弗雷公爵,迫使漢弗雷艦隊投降."

房間里一片死寂.

漢弗雷艦隊失利的消息,已經傳到了滄浪星.在場的軍官,曾經做出過種種猜測,可具體的情形一直不怎麼明了.現在聽從來不喜歡道聽途說的博貝特說出這樣的內幕.一個個盡都張口結舌,看向屏幕上那個胖子的眼神,就如同見了鬼一般.

這家伙,是個人麼?!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似乎是知道大家的心思,博貝特轉過身來,淡淡地道:"結合帝國獲取的情報,以及墜毀于347高地附近的那艘有匪軍標志的飛船,再結合這幫人的作戰方式……你們不用懷疑,帶領十名機甲戰神,吃掉你們四個裝甲營的,就是他."

帕倫特不動聲色的長舒了一口氣.軍官們看向呆立的馬吉的目光,也不再是憐憫.聽博貝特的意思,或許,他並不想追究責任.

寂靜中,博貝特站起身來,走到虛擬屏幕面前,和屏幕上的胖子相向而立.兩個人,仿佛在互相凝視著對方的眼睛.

博貝特冷冷地道:"這個人,如果身在任何一個斐盟大國,早就已經名滿天下.可在勒雷,這竟然游離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外.不過,從今天起,這個人,已經藏不住了,他再怎麼喜歡裝瘋賣傻韜光隱晦,他也是各國情報系統里的重點人物."

"一個很有趣的對手,不是麼?"博貝特直直地看著胖子的眼睛,笑了起來.

忽然間,笑聲嘎然而止,他轉過身,臉色陰冷,森然道:"可是,這不是你們近一百個師的兵力,無法完全掌控滄浪星局勢,烽煙處處的理由!也不是花了半個月時間,還拿上下查克納這兩個師的理由!大戰在即,你們的行為,足以讓我送你們上絞架!"

軍官們不約而同的彈身而起.筆直站立,面如死灰.與此同時,大門被推開,幾句監察廳士兵在一名監察廳軍官的帶領下,大步走進會議室.

"脫掉他的制丶服,押送回國."博貝特一指馬吉,冷冷道:"你的假期,結束了.既然你能把這一仗.打成度假,下半輩子,你就在監察廳監獄里,好好玩個夠!"

馬吉直到被兩名士兵架著,軟軟地拖出會議室,自始自終都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他那蒼白的臉色,死人一般的眼神.在所有軍官的眼前,一遍遍的回放著.這遠比他解釋,求饒,慘叫還讓人心底發麻.

"北征軍,從今天起由我指揮.現在,我該給你們這群遲鈍的蠢貨第一個命令……"博貝特抬起了下巴:"立刻執行清剿計劃,部隊全部發動,把每一個城市,每一個鄉鎮的反抗者統統給我梳理出來.一周內,我要一個完全控制的滄浪星!

另外,命令59,194裝甲師,203,281步兵師加緊進攻,不惜一切代價,突破防線.命令第117裝甲師向溫泉鎮運動,防止敵人向北部山區逃竄!"

"是!"如雷般的領命聲和紛亂的腳步聲中,博貝特轉頭看了看屏幕上勒雷胖子,嘴角,露出一絲冷冰不屑的微笑.

我承認你的戰績讓人驚訝,可是,這是在我的主場!

你選錯了對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