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八章 喜悅
傑彭軍隊,緩緩彙集到一起,撤回了基地.

被硝煙籠罩的盆地中,只剩下滿地的彈坑,殘骸和尸體,還有那一團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在述說著戰斗的慘烈.

數以百計千計的查克納士兵,站在焦黑的陣地上,鴉雀無聲.

陽光灑在這些行走于生死邊緣,在槍林彈雨中穿行的漢子們身上,槍上,機甲上,一片明媚.

初冬的寒風,吹拂著無盡的硝煙.山谷中,仿佛還回蕩著那一聲聲炮響.鼻端,也仿佛還能嗅到濃煙的焦糊味道.可是戰斗,卻已經結束.

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眼前的畫面.

天空,風起云湧,變幻莫測.一面查克納紅藍色軍旗,在陣地上獵獵飄揚.軍旗下,女人,在男人堅實而寬闊的胸膛中哭泣.

男人也在哭.涕淚交加淚似滂沱.

"寶貝,行行好……別掐腰."

"什麼?!你讓小屁一個人牽制整個裝甲營?!"

陣地後方的指揮部掩體內臨時空出來的房間里,博斯威爾暴跳如雷,滿世界找棍子找不到,順手抓起了牆邊一杆槍.

胖子魂飛魄散,上躥下跳,忙不迭地搖著手道:"老師,你別沖動."

博斯威爾低頭撥弄著槍,挑了挑眉毛.

"你老人家想想,他的身體可是您親手制造的,"眼見老頭眼神不善,胖子堆起一臉的諂媚:"就憑您給他配的那些東西,這世界有幾個人傷得了他?況且,他本來就有電子系統,想回來,想離開這山區,往傑彭的天網系統里一鑽,誰還能發現他?"

說著,胖子用手指戳了戳一旁捂住嘴花枝亂顫的米蘭:"師妹,你說是吧?!"

米蘭外表活潑開朗,性子也剛烈,不過骨子里,其實是極柔順的.對她來說,胖子就是她的整個世界.見他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眼皮耷拉著,一副可憐巴巴看著自己的模樣,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乾淨上前挽住了博斯威爾的胳膊,撒嬌道:"老師,他也是沒辦法,敵後那麼危險……"

話一出口,米蘭的眼眶毫無預兆地紅了起來.

每每為胖子擔心受怕,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還要過多久.他要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不要活了.

"沒出息,你倒是嫁雞隨雞……"博斯威爾這輩子第一疼愛的就是米蘭,看米蘭這模樣,不禁瞪了一旁就差搖尾巴的胖子一眼:"嫁豬隨豬!"

胖子臉上陪著笑,心底里有些不以為然.

這些賬,都他媽得算在小屁孩身上.以後再看見他裝出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花言巧語討好賣乖,先揍了再說!看把老頭子給迷得……

對老頭來說,它是無價之寶,對胖爺來說,就是一小兔崽子!在山里憋了4000多年,還把它給憋成精了!

一想到小屁孩在博斯威爾面前天真無邪,爺爺爺爺地叫得老頭眉開眼笑,不時還捏捏老頭的臉扯扯耳朵撒撒嬌,胖子就覺得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你趕緊休息……醒了我再跟你說正事."博斯威爾總歸把胖子排大第三,心里心疼,表面上卻板著臉.一面說著,一面往掩體洞口走去:"我去等小屁回來."

博斯威爾出了門,順手將防爆蓋合上.

昏暗的房間里,就只剩下了胖子和米蘭兩個人.

"寶貝……"胖子海豚音.

米蘭噗嗤一笑,一下撲在胖子身上,嬌嗔道:"死胖子,你再叫得這麼惡心,我……"

"你怎麼樣?"胖子摟著懷里不住扭動,一刻也不安分的米蘭,只覺得平安喜樂.

"我……"米蘭水汪汪地大眼睛嫵媚地瞟著胖子,手伸了下去,臉上驟然飛起一抹緋紅,咬牙道:"我閹了你……"

──────────────────

終究是太過疲倦,胖子還來不及在米蘭身上過過手癮,就已經沉沉睡去.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胖子忽然在夢中驚醒,睜開了眼睛.

醒來時,他才發現,自己枕在米蘭的腿上,一雙柔軟的手,正輕輕地梳理著自己的頭發.

劇烈跳動的心,漸漸地平靜下來.身體懶洋洋的,一點也不想動.胖子覺得,被戰火和鮮血凝結的外殼,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被剝去.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原來,回到了那個和平年代胸無大志整天混吃等死的膽小胖子.

這樣的感覺,自己已經失去多長時間了?似乎,這才是真正的自己.

"醒了?"

米蘭的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纖細嬌嫩的手指,在肌膚上帶起一串酥丶癢.

"嗯."

胖子喜歡這種沒有營養的對話,這讓他的心靈恬靜而空曠,沒有戰爭,沒有絞盡腦汁的求生,沒有鮮血和殺戮,只有生活……

"我睡了多久了?"

"兩個小時."米蘭彎下腰,摟著他的頭,心疼的用手指輕輕抹著他舒展不開的眉頭.

胖子咂了咂嘴,歎了口氣,坐起身來.

看著這間狹窄的地下組合式掩體,聽著並不怎麼隔音的外間指揮大廳里此起彼伏的電話鈴丶聲,腳步聲,說話聲……現實,又絲絲縷縷地回來,纏繞在他的身上.

和平的甯靜生活,不過是錯覺和幻想,自己被卷入的,是這戰爭的年代的漩渦.無力逃脫,只能不停的掙紮.

防爆門,被輕輕推開了,博斯威爾走了進來,胖子趕緊閉上眼睛,往米蘭的腿上躺去.

"起來,少在我面前裝死!"博斯威爾抓過一把椅子,坐在胖子面前.

"頭有些暈……"胖子訕訕地坐了起來,腰上的肉,又挨了米蘭兩下狠掐.

"我知道你累……"博斯威爾歎了口氣,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不過,現在還不是你休息的時候,等仗打完了,咱們爺兒仨帶著小屁回加里帕蘭實驗室去過日子."

米蘭挽著胖子,想著未來的生活,心里甜滋滋的.轉頭看見胖子臊眉搭眼,扭扭妮妮欲言又止的模樣……心下大恨,狠狠地踢了他一腳.爺兒仨?安蕾,邦妮……這死胖子,還不知道有多少個呢!

"小屁還沒回來,我有些擔心……"博斯威爾沒注意到兩個弟丶子私底下的小動作,搖搖頭道:"算了,先說說正事兒."

他看著胖子道:"斐盟聯軍成立機甲聯合研究部,開發第十二代機甲的事情,你知道吧?"

胖子點了點頭,這事情,當初本來他也應該參與的.誰知道前往查克納的路上遇襲,命運又帶著他在瑪爾斯自由世界,拐了一個大彎."實驗機甲已經定型了……"博斯威爾接著道:"這次,我們帶了十輛樣機過來,原來是想進行單體和小隊作戰測試的,誰知道,遇見傑彭偷襲.這一路過來,我們都只能盡力保護,因為怕機甲落到敵人手里,因此,我們將所有機甲都拆開來,即便是最危險的時候,我們都沒有用過."

說著,博斯威爾瞟了胖子一眼:"剛才在指揮部,聽他們說,你帶來的那些機甲戰士,都是戰神級的機士?"

胖子得意地點了點頭:"手速六十五以上的准機甲戰神,現在差不多有五百個,手速在六十以上的十級機甲戰士,匪連有三千,八級九級的機士,現在有差不多八千人.未來,還會有更多!"

胖子沒有吹牛.

自瑪爾斯戰役結束之後,匪軍就已經完成了對瑪爾斯的統治.其後雖然斐揚人到來,可是,憑借機甲擂台賽擊殺代表瑪爾斯舊勢力的幾名機甲戰神一役,匪軍聲望如日中天.投奔匪軍麾下的機甲流派,已經占整個瑪爾斯的百分之八十.

這些民間機士,從小接受的訓練,就是現代戰爭,機甲越來越倚重的近身格斗.各大流派,在格斗技法上的積累,根本就不是脫離格斗上千牛的軍方所能比擬的.

現代各國丶軍方,也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近身格斗上,可胖子,卻在這關鍵時刻,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

在這關鍵時刻的領先,隨後的差距,就是以千里計.

更何況,胖子掌握的機甲武學,是遠比這些流派的核心技法更核心的技法之源!有他的傳授指點,投奔匪軍的機士水平,可謂突飛猛進.原來的什麼機甲斗士,機甲騎士,統領等稱號等級,現在甚至沒有人提起了.

傳統的等級考核,根本無法衡量匪軍機士的水平.

這些機士,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機甲境界,看到了一個新的天地.

對他們來說,那些考核標准,已經成了一個過時的東西,用來衡量現在的自己,完全就是一個笑話!如果非要衡量的話,那麼,以前的一個三丶級機甲斗士,考核下來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 ⑥ κ Xs.(κxS.СOM.文.學網說不定就是機甲統領的水平!

胖子說的是實話,可在博斯威爾和米蘭聽來,卻無異于一道驚雷.他們不懷疑胖子對自己的誠實,他們只懷疑自己的耳朵.

現代裝甲師的編制,雖然各國都不一樣,可是,大部分都保持在六千人左右.這其中,作戰單位,大概只有四千人,其他的,是後勤的運輸,維修和工程部隊.人數,遠遠少于動輒一兩萬,甚至三四萬的步兵師.

這是由機甲戰斗的特殊性造成的,雖然在這個時代,機甲已經成為人類世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連建築,農業,礦業,都在廣泛的使用機甲,可是,能夠操控機甲進行生死戰斗的,畢竟是少數.別說各國造不起那麼多機甲,就算機甲無限制供應,兩百分之一的選材率,也會讓這些機甲成為倉庫里的擺設!胖子手中這兩萬個機士,就是整整四個裝甲師!十二個裝甲團!而且,全是由八丶九級機甲戰士組成的超級裝甲部隊!

這意味著什麼?

只要想想當初加查林神話軍團,一個九級機甲戰士,數千五六級機士加上主力的七八級機士,就能縱橫馳騁所向披靡,就能知道,胖子手里的這股力量,有多麼恐怖!在戰場上,這樣一個師,足以正面擊潰十倍于自己的敵人!投放到任何一場戰役中,都是摧枯拉朽的力量!

勒雷列祖列宗保佑!

博斯威爾哈哈大笑,米蘭抱著胖子,狠狠的親了一口!

這些,就是複興勒雷的力量!

受了刺丶激的胖子頓時失去了控制,獻寶似地翻看箱子底:"我們已經和拉塞爾老師會師了,俘虜了比納爾特兩支皇家象級艦隊.另外,我們現在還有分體式戰艦,可能通過任何小型跳躍點.瑪爾斯,就是我們的基地!還有隱身技術……我們還抓了比納爾特帝國十二代機甲,所有的數據資料,屁屁那里都有……"

博斯威爾越聽,眼睛就越亮,笑得合不擾嘴.而米蘭,則在胖子的手指指點下,興奮地抱著親了一口又一口.

"……現在,這些我都藏著,等雷斯克戰局到了關鍵時刻,咱們再拿出來當殺手锏!"

胖子激動得渾身發抖:"到時候,老子要讓他們都看看,勒雷的力量!"

"好,好!"博斯威爾笑著,使勁地拍著胖子的肩膀,笑出了淚花:"我今年已經七十歲了,我一直以為,我等不到勒雷勝利的那一天,等不到落葉歸根的那一天,會客死在查克納.沒想到,今天,你讓我看到了希望."

老人張開雙臂,用力的擁抱了胖子一下:"胖子,謝謝你."

聽著老人哽咽的聲音,胖子的鼻子,也有些發酸.

"既然你告訴了我這麼多好消息……"老人放開了胖子,站起身來.

在斗室里徘徊兩步,忽然間,就變得精神奕奕神采飛揚:"我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胖子忽然覺得心里其名其妙的一陣緊張,轉頭看時,米蘭已經含著淚,沖自己拚命點頭.

"空間跳躍點的技術,我攻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