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四章 亡命第三戰(下)
隊伍,在沉默中前行.

兩千多名衣衫襤褸的查克納士兵,組成了三個長約兩百米的隊伍.山谷中滿是殘骸的戰場,已經在身後遠去,能看見的,只是滾滾黑煙從地平線上卷向天空.

隊伍以急行軍的速度,順著山谷一路向西.戰士們抬起頭,就能看見縱躍于隊伍兩側山脊上的那十輛靈貓.

在這山地叢林之中,這十輛靈貓.就是十只猛虎.只要看見他們的身影,即便前路荊棘塞途,戰士們的心中,也自有一股底氣豪氣.

十分鍾前,那整整一百輛傑彭特種機甲,就被這十位機士一擁而上砍瓜切菜地屠了個乾淨!而這一路以來,只看見他們身影晃動,不少傑彭人的偵查機甲,甚至還沒有接近隊伍,就被他們一一干掉.

有他們在前面開路,還有什麼人能擋得住?

聽李衛國少校說,這一晚上.他們轉戰三百公里,襲殺了三個傑彭裝甲營!而他們的損失,不過是幾輛機甲受損而已.

就算是伏擊戰,這樣的戰線,也稱得上驚世駭俗!

胖子左手在控制著操控杆,讓機甲微微轉向,右手五指無意識地在虛擬鍵盤上飛點幾下,機甲一蹬腿,輕盈無比地躍上山脊的一個陡峭斜坡.

視野,陡然開闊.

天際條條朝霞之間火彤彤地太陽.將金色的光芒,灑滿了整個山區.遠方的群方峻嶺,近處的森林,谷低的溪流,都在這片金光的沐浴下,顯得生機勃勃.

胖子只覺得心胸一暢,詩興大發.一聲清越長嘯,昂然吟道.

"他媽的更/新/最/快 1 6 k x s. ,多好看啊!"

山脈遠處,一道峻嶺隱約于幾個山頭之間,露出了形狀.

機甲電腦地圖,在那道峻嶺上,標注了高度.胖子知道,那就是415高地.也是自己這一程的最終目的地.

那將是一道鐵閘,將身後追擊的傑彭軍隊,牢牢地擋在415高地以東!

最重要的是,李存信在那里,博斯威爾和米蘭,也會在那里!

一想到米蘭,胖子就覺得自己這位偉男子出生入死浴血沙場,早已經堅硬冷酷的心,一下子軟了.他咂了咂嘴,不由感歎英雄氣短,兒女情長.如此偉岸的英雄,終究也過不了美人關.

如果戰爭結束,就在這人跡罕至的美麗山頭,修上一棟別墅,和米蘭在觀景陽台上……

一股電流從屁股後面一直順著脊椎炸到頭頂,胖子只覺得每個毛孔都美得冒泡——這是雅趣.

不過,現在重要的,是先保住命.

山下的兩千名查克納戰俘,以急行軍的速度,向西快速挺進.說是快速,和機甲比起來,簡直就是蝸牛.走了大概十二分鍾,隊伍行進不過三公里.

這已經是這些疲倦到極點的查克納戰士們最大的能力了.畢竟,他們的身體,不允許他們用更快的速度奔跑.而兩千人的隊列行進,與小部隊的行進也完全不一樣.不說中間有跑的慢的影響速度,光是隊列,就拉出了五百米.

機甲躍過一塊山頭岩石,撲下山頭,又手腳並用,如同猿猴一般攀爬上另一道山脊.站在原地等了半天,隊伍才經過身邊,胖子心頭有些著急.

前路上,還有敵人的一個裝甲營.如果是伏擊的話,自己倒沒把這些家伙放在眼里.可是現在,對手顯然是有著充分准備的,而自己這邊,不單人因馬乏師老兵疲,還有兩千名疲倦到極點,只有一百多支槍和幾門從機甲上拆卸下來的能量炮.沒有絲毫防禦能力的查克納戰俘.

要保護這支機動能力極弱的隊伍,穿過敵人的出去陣地,機甲連就不可能和之前使用同樣的作戰方式.不然,等待這些戰士的,就是鋪天蓋地的炮火,就是死神的收割.別說對方一個營三百多輛機甲,就算只有十分之一沖進隊伍,都是一場慘劇!

在經過反複推演之後,自己雖然將計就計讓屁屁一個人領著五輛不能挪窩的電子機甲,遙控著十輛同樣不能挪窩的戰象中型機甲設伏,成功的調動了172師,可是,這個障眼法.只能玩上半個小時.一旦受到伏擊的172師一團一營成功擺脫了電子壓制,屁屁就該落荒而逃了.

而趕過去的傑彭人,在發現上當之後,將會以更快的速度再趕回來!這中間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個小時.畢竟,自己推演中預測的他們的設伏地點,距離這里,只有二十分鍾的路程.

也就是說,最快半小時之後.傑彭人就能趕回來!

如果415陣地,有足夠的部隊.能夠派兵出擊,那麼,自己或許還會輕松一點.可是現在,傑彭出擊陣地無所不在的強力電子干擾,屏蔽了415高地以西.或許到了415高地通過遠視儀能看見自己的地方,都無法進行通訊聯絡.

以電子機甲的電子能力,絕對無法壓制功率強大的基座式電子干擾塔!唯一期盼的,就是415陣地,在看見戰斗之後,能夠迅速做出抉擇.

"將軍,能不能歇一下."一輛靈貓,跑到了胖子身旁,問話的是安東尼中校.作為十三裝甲師三團副團長,在這支查克納隊伍中,他是最高長官.

"戰士們太虛弱了.那幫傑彭雜`種沒有給他們吃過一點東西."安東尼的聲音嘶啞干澀.

"不行."胖子硬著心腸道.他知道,走到現在,近五公里路程.這些戰士全憑著一股意氣.一旦松懈下來,整個隊伍,或許永遠也無法完成剩下的五公里.

"可是……"安東尼不忍心地看了看山下的戰士們.小步奔跑的他們.已是臉色煞白.五公里對平時的他們來說,或許不算什麼,可對現在的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在地獄中煎熬.整個山谷,都充斥著他們劇烈的喘息聲,仿佛他們的肺部,正在燃燒.

"沒什麼可是……"胖子咬牙道:"想活著,就不能停.我們在和時間賽跑.說不定一下分鍾,敵人就會從後面追上來.或許,敵人前面的那個營,已經知道他們的那一百輛機甲,被我們……"

胖子話還沒有說完,臉色忽然就變了.

山谷,在前面轉了一個彎之後,霍然開朗.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塊位于群山半山腰上,海拔一百九十米的小盆地.盆地四周,山勢奇峻,錯落的群山,向四面八方延綿開去,無窮無盡.

胖子呆呆地站在小山坡上,看著遠處傑彭人出擊陣地之後,用電網牆圍繞起來的基地里,數百輛傑彭機甲,正如同一條巨龍一般鑽出來.他們的前鋒,在向著這邊奔騰.鋼鐵洪流卷起的滾滾塵煙,鋪天蓋地,遮天蔽日.

天空中,傳來了一陣轟鳴.胖子回頭望去,遠視儀上,三 傑彭戰機,呼嘯而來,從三個小點,變得越來越大.機身金屬,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機翼兩側的能量炮,機身下的導彈發射架,就如同獰惡禿鷲的利爪!

而在盆地那一端,被兩個小山頭夾在中間的415高地,依然靜悄悄的,無聲無息.

烏鴉嘴!胖子猛地給了自己一記耳光.狂叫道:"敵襲!!"

`````````````````````````

戰機呼嘯著,從急速飛奔的橘黃色靈貓機甲的頭頂掠過.

一臉鐵青的中山翼,甚至能看見戰機下的導彈脫離了發射架,微微下沉之後,猛然間向前竄出.三架[銀衛]式陸基戰機同時發射的九枚對地導彈,如同九只投林的疾鳥.拖著長長的光尾,射向遠方群山之後.

與此同時,十格導彈從山的那一面騰空而起.其中七枚在低空炸開.無數金屬誘導器盤旋著,化作一團烏黑的云霧.另外三枚機甲對空導彈,繼續上升,竄上云宵,向戰機撲云.

眨眼間,天空地面,就過了一招.

能夠穿透誘導云的導彈,不過兩三枚,而能夠擊中戰機的導彈,一枚也沒有.早就有所准備的戰機.迅速拋開了誘導彈,翻滾著向上爬.

不過,(更/新/最/快 |p.1|6|k|x|s.c|o|М)地面顯然還有後招.

只見六道流光騰空而起,黑色的小點以極快的速度插向天空.

始料未及的三架戰機,如同驚鳥一般四散翻滾.再度拋出誘導彈來.可是,對手的計算,顯然更精確.兩波打擊之間的間隙掌握得妙到毫顛,對空導彈在誘導彈爆開之前.就已經躥上了更高的天空.陸續爆開的誘導云,只能看著導彈向戰機追去.

片刻之後,除了一架戰機勉力逃脫之外,另外兩架,都因為距離太近.時間太緊迫而被擊中.陸基戰機那脆弱的機身,頓時在兩團火球中化作四散的殘骸.

現代戰爭,空軍的作用在氣層外.而在大氣層內,是機甲的天下.

陸基戰機要在大氣中高速飛行,必須擁有雙翼,而機翼,就是戰機最薄弱的環節.高速飛行時,一只鳥都能撞下一架戰機來,又何況導彈.

再加上戰機的造價昂貴,能量和武器攜帶能力小,遠不如機甲實用.當戰機的利劍——遠程導彈.因為電子干擾,誘導彈和能量護罩而喪失絕殺能力的時候,只能在越來越近的距離進行打擊的戰機,也同時淪落成了欺負步兵,進行偵查的戰爭配角.

統治了人類戰爭數千年,現代的陸基戰機,說不出的落寞.它們只能向更廣闊的太空進化.機甲,不光統治陸地,還統治星球的大氣層.

看著最後一架戰機遠去,中山翼再度提升了機甲的速度.

胸中,燃燒著一團熊熊烈火.他的眼睛發紅,所有的思維,都只集中在了遠處的山脈之中.他完全沒有想到,籌劃謀算一夜,最後落入陷阱的卻是自己.

那些該死的查克納人,根本就沒有一個團的兵力.一團一營遭遇的所謂伏擊,也不過是幾輛電子機甲的瘋狂屏蔽和十輛戰象中型機甲全力開為制造的假象!

在重新和一團一營聯系上之後.中山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的第一反應是,這是敵人的又一個陰謀!或許,他們的主力正在某個地方,試圖伏擊自己的另外幾個營.

可是,從各營傳來的消息,粉碎了他的猜測.

直到他發現原本早該殲滅敵人.排除電子干擾,重新和自己取得聯系的那一百輛特種營機甲已經杳無音信的時候,他才知道,真正的對手,就在他眼前大搖在擺的營救戰俘!

這才是一記清脆響亮的耳光!

自己,竟然傻乎乎地帶領著整個師,離他們越來越遠.浪費的時間.加上這被調動的路程,往返就是近一個小時!

而且,其他的幾個營,甚至無法在第一時間趕到415高地.

"中山翼,你上當了."

想起59師師長大野隼人少將那張憐憫而輕蔑的臉,中山翼的腦子就一陣陣的發暈.

大野隼人壓根兒就不相信自己的作戰計劃能夠套住敵人.

現在,戰役的焦點是415高地.那是通向西面的關鍵通道.打不通415.傑彭七路攻擊箭頭,就會被阻擋在查克納防線以東.想到繞路進攻.就必須冒著被敵人伏擊,各個擊破的危險,在山里轉了至少六個小時.

而一旦某一路部隊因為伏擊而敗退.這個時間,還得延長!

這對馬吉來說,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因此,在發現整夜的大搜查都沒有發現敵人的蹤跡,又看了自己以戰俘為誘餌的計劃之

後,大野隼人做出了分兵的決定.

他一面帶領兩個團配合自己的行動,一面抽調了兩個營,分左右向415高地急行軍.這一步棋,並不是他看穿了對手,而是他的未雨綢繆.只要擋在415高地前面,那支神秘的查克納裝甲部隊,說不定就會一頭撞上來.

現在,這兩個營,或許就在自己平行的位置上.或許,已經到了自己的前面.

中山翼想到這里,只恨得鋼牙緊咬.

大野隼人根本就沒有想過,如果這一仗,最後的勝利是他取得的,自己將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自己還有機會.

敵人不過一個裝甲連而已.他們要帶著兩千名步兵.

而在他們前面,是自己一個滿編裝甲營!

機甲引擎,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嘯.機甲以流星般的速度,在叢林中風馳電掣!

中山翼發誓,他要親手抓住對方的指揮官,新手剝了他的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