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三章 亡命第三戰(中)
兩百輛靈貓,在山地叢林中風馳電掣,迅速的向一團一營所在的位置逼近.

線路是早就經過反複勘定和計算的.給一營下的命令,也是遭遇攻擊之後就地防禦.在一團一營遭受攻擊的同時,給其他幾個營的指令就已經發出.現在,各營正在按照計劃,向各自的目標位置穿插.只要占領周圍的戰術要點,敵人插翅難飛!

中山翼絲毫也不擔心敵人跑掉.

對方太狂妄了,接連襲擊殲滅了三個裝甲營的成功,只會讓他們越來越瘋狂.他們丟出幾十輛俘虜的機甲營救戰俘,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想要一口吃掉一團一營.

他們以為,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營救俘虜的機甲吸引住時,他們就能如同之前那三次伏擊一樣,再干上一票!按照他們之前表現出來的攻擊力,只需要半個小時,最遲不過四十分鍾,他們就能完成伏擊,再度消失于崇山峻嶺之中!

可是,他們終究還是打錯了算盤!

中山翼看向自己的機甲電腦,電腦上,一行行的報告在不斷地翻滾著.這其中,有其他幾個營的行動報告,有電子作戰單位的信息情報,在刻意回收的空軍戰機已經自機場起飛,趕赴交戰區域的協調報告.而一團一營,已經沒有了任務消息.

他們的確被電子攻擊壓制了.對手強大的電子攻擊能力,再度顯現了威力.就如同被伏擊的另外三個營一樣,在遭遇攻擊的時候,對手集中全力的電子攻擊,即便不能摧毀機甲電腦等電子設備,也足以讓整個區域的信息,被屏蔽在山谷內!

機甲在叢林中飛快地奔跑著.一株株數十米乃至兩三百米高的參天大樹,不住在透明的座艙外向後退去.兩百輛靈貓全速奔跑時帶起的風嘯,在林間回蕩,身後,狂風大作,地面上的枯葉,小樹枝葉,被卷起來,漫天飛舞.

十分鍾不到,就已經翻過了二個山頭,只需要再有十分鍾,這支隊伍,就能趕到包圍圈的西面偏南的一個谷口,如果查克納人的裝甲部隊試圖經過那里,他們將遭受迎頭痛擊!

中山翼冷笑著.

在敵人利用電子攻擊拉上信息天幕的時候,他們不會想到,自己設置的,是一前一後兩個圈套!自己壓根兒就沒想過他們會冒險來救戰俘!自己利用的,是他們的狂妄,是他們的貪婪!當他們想在自己屠殺戰俘時,吃掉自己一個營,再給自己一記耳光的時候,他們已經泥足沉陷!

"加快速度!"中山翼一馬當先地沖出一個山坡,如同流星般向坡下躍去.在他身後,兩百輛靈貓如同瀑布般飛流直下.

找到他們,殺了他們!

*************************************

七十輛靈貓,如同潮水般湧下了山坡.

頂在山坡下的押送機甲,就如同洪水前的礁石,與急瀉而下的水流,碰撞起沖天的浪花.

炮火, 山坡上下交織.押送部隊的傷亡,在迅速擴大.三十輛[富山],原本就不是九代靈貓的對手.雖然說起來只相差一代,可在性能上,靈貓占據著壓倒性的優勢.

更快的速度,更先進的機甲電腦和火控系統,更強大的火力,容量更大的能量防護罩……這種差距,在激烈的戰斗中,就代表著生與死.況且,襲擊著,是押送機甲的兩倍多!

如雷般的爆炸聲,在山谷中回蕩.震得四周的高山,仿佛都在顫抖.山上的大小石塊簌簌直落,砸在樹木中,砸在下面的山石上,如同山崩地裂一般.數十輛機甲同時開炮,又是在這相對封閉的山谷中,那聲音直往腦子里鑽,距離稍微近一點,就頭暈目眩,耳膜刺痛.

山谷中,戰俘們四散奔逃,一個個如同老鼠般往兩邊的林子里鑽.進了林子,就自然而然地聚合起來,眼巴巴地看著山谷的戰斗.

這些身上有幾塊紅色標記的傑彭機甲,是來營救自己這些人的還是傑彭人在內訌?

如果他們是自己人,那麼,在這片四周都是高不可攀的山脈中間,在後有戰俘營前有傑

彭出擊陣地的地方發動這樣的襲擊,能起什麼作用?

耳朵里是一片震耳欲聾的炮聲爆炸聲,眼睛里是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白光火光.一輛輛剛剛還耀武揚威的傑彭機甲在炮火中炸得粉碎,一個個傑彭士兵變成漫天拋灑的殘肢碎肉.

雖然在許多機甲戰士看來,沖下山坡的這些靈貓,動作僵硬,操控技術爛得出奇.可是,他們畢竟占據著出其不意和數量性能上的優勢,只短短幾分鍾,押運部隊就已經崩潰了.三十輛富山,剩下了五輛,步兵也只剩下了二三十個.

而襲擊者仗著火力凶猛一通亂打,自己竟然倒沒什麼損失.

就在襲擊者追剿殘余人員,戰俘們對視一眼,遲疑著准備過去聯系的時候,忽然間,地面傳來一陣密集的震動.

震動一開始細小細微,漸漸的,隨著遠方的聲音傳來,變得越來越劇烈.到最後,竟然如同地震一般,人站在地面上,全然沒了腳踏實地的感覺,只覺得重心在震動中不住偏移,腳下虛不受力,如同踏在棉花堆上.

人們駭然向震動傳來的方向望去.

片刻之後,一百多輛有著橘黃色膝蓋和手肘護甲的靈貓,山呼海嘯般沖出了山彎,奔騰而來.

山谷在他們的腳下震動,狂風大作沙塵漫天,天色猛然間暗了下來,整個世界,只剩下了這鋼鐵洪流暴烈狂嘯.

傑彭172裝備師的特種營!

在第一眼看見這呼嘯而出的一百輛傑彭機甲的時候,戰俘們就知道,那些襲擊者,完了.

赤彭172師,從部隊退入這片山區以來,就一直在最前方作戰.這些有著醒目的橘黃色標記的靈貓,戰俘們看過不止一次.

他們是172師的尖刀,他們的每一次出現,都會給查克納部隊帶來巨大的傷亡.他們的手上,沾滿了查克納戰士的血!

想要擊退他們的進攻,就必須付出比擊退普通傑彭裝甲部隊更大上十倍的犧牲,這是172師的精銳,只有是十三裝甲師里最強的特種營戰士,才可堪一敵!

幾乎可以預見,在這股洪流的撞擊下,那幾十輛絕色標記的機甲,馬上就要粉身碎骨的下場!

叢林,被籠罩在山陰中.濃重的霧氣和空氣中的水分,葉片草地上的露珠,讓整個樹木顯得陰暗潮濕.兩千多名衣衫襤褸的戰俘,默默地彙集在一起,目光呆滯地看著叢林外,陽光明媚的寬闊谷底中央,兩支裝甲部隊在迅速的接近.

一陣風吹來,叢林深處,響起一陣嘩啦啦如同暴雨般的聲響.忽然間,一名衣著單薄的下士打了個哆嗦,若有所感的回頭向叢林深處望去.

"你們看!"

在下士的叫聲中,戰俘們猛然回頭.

在密密麻麻的大樹,茂密的灌木叢和草叢之間,他們隱約看見了金屬的光澤和晃動的紅色.

一輛輛和外面的襲擊機甲一樣,有著紅色標志的[戰象]中型機甲和[惡龍]重型機甲,如同黑暗中的幽靈一般,走出了叢林,出現在大家眼前.在他們的身後,還有三輛[黑風]電子機甲.

戰俘們驚疑不定,兩千多人迅速以軍官為中心,收攏上了一個林間的小山坡,兩名少校,就是這支赤手空拳的部隊中最高長官.盡管都知道如果這些機甲一旦發動攻擊的話,這些手無寸鐵的戰士,無法給這些機甲造成絲毫傷害,能逃掉的也不會超過百分之五,可是,長期的訓練養成的本能,依然讓他們做好了戰斗的准備.

"轟!"

如同數萬道驚雷一同霹下,叢林外的山谷中,爆發出遠比之前更加猛烈的能量炮怒吼.那是兩支機甲型號相同,卻有著不同標記的裝甲部隊,在猛烈的碰撞!

劇烈的爆炸聲充斥整個天地.無休無止.讓人忍不住想要發瘋,發狂,想要讓這個世界清靜下來,哪怕一秒鍾也好.

對槍炮聲和爆炸聲,早已經習慣了的戰士們沒有回頭去看.他們直直地盯著眼前的機甲,目光中,有驚疑,有提防也有期待.一輛重型機甲的艙門彈開,緊急模式下的金屬門脫離了液壓拉伸裝置的控制,重重地彈落在地面上.

一名身穿查克納制服的少校軍官,在幾名穿著同樣制服的戰士的簇擁下,走了出來.

"營長!"數十名查克納戰俘,忽然騷動起來.紛紛從人群中往外擠.

"李衛國!"隨著一聲大吼,人頭攢動,循聲看去.只見站在坡地中央的一名膚色黝黑的少校猛然間大叫一聲,撥開身前的戰士,如同狂風一般刮下山坡.一直跑到迎面而來的那名少校面前,狠狠的就是一個熊抱!

"洛基塔!"李衛國笑著給了黝黑少校一拳:"他媽的,你還活著!"

"你都不死,我怎麼舍得死!"少校洛基塔毫不吃虧地反手就是一拳:"你還欠我錢呢……老子,也還欠你的命!"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又緊緊的擁抱在一起,眼睛中,都閃著淚花.

他們從十八歲進入軍校,就是直是最好的朋友.畢業之後原本各自分配在不同的部隊,誰知道轉來轉去,又都到了第十三裝甲師!

開戰以來,作為二團一營營長的李衛國和作為師電了作戰部副部長的洛基塔,就一起並肩戰斗.李衛國還曾經救過洛基塔的命.兩人是不折不扣的生死之交!

逃亡路上,他們所在的單位距離很遠.只各自隨著大部隊一路向西,一直都沒見過面.

在第一防線失陷的時候,兵慌馬亂,建制都已經亂掉了.許多部隊因為來不及跳出傑彭裝甲部隊的迂回包圍而被俘,他們也是數千被俘人員中的一個.原本以為再也見不到了.誰知道,峰回路轉,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重逢.

"營長!營長!"擠出人群的戰士,迅速把李衛國等人包圍了.

這些二團一營的戰士們激動得眼睛發紅.都在死亡的懸崖上轉了一圈,這時候看見自己的長官,就如同見著了父親兄長.幾名戰士喉頭一堵,頓時就哽咽出聲.

"少他媽給老子丟人!"紅著眼眶,淚水朦朧的李衛國牛眼一瞪,吼道:"二團一營,老子的兵,什麼時候哭過?!"

說著,李一國狠狠拍了拍身旁的戰士們的肩頭,排開人群,走上了山坡.看著四周一雙雙驚喜激動的眼睛,大聲道:"兄弟們……"

只叫出一句,李衛國的聲音就哽咽了.這場仗,打得實在太艱苦.從逃亡開始,整整半個月的時間,兩個滿編裝甲師連帶著從城市基地里逃出來的其他部隊的戰士,以及沿途加入的地方部隊士兵總數超過了五萬人,而現在,恐怕連兩萬人都不到.

沿途過來,到處都是尸體,是被削掉整整一層的焦黑的陣地,是殘肢斷臂,是武器機甲殘骸.卡拉奇河邊的這個山區,可稱得上人間煉獄.而在他面前,這兩個多名戰俘,已經是疲倦到了極點,虛弱到了極點.

只是,他們的眼睛仍然明亮.在這陰暗潮濕的叢林中,就如同數千顆耀眼的星星!

"時間不多了!"李衛國咬著牙道:"我們要逃出去!向著那個方向!"

李衛國的手,猛地向著西面一指:"我們的武器不夠,機甲也很少,都需要靠步行.整整十公里,這會是一條很艱難很艱難的路."

"在我們前進的方向,是敵人整整一個滿編裝甲營!在我們的身後,中了我們調虎離山計的敵人,或許很快就會反應過來,以每小時一百公里以上的越野速度追擊我們!"他死死

攥著拳頭,環顧四周:"而我們,只有這幾十輛機甲!滿打滿算不到一個連的兵力護衛在你們身旁,為你們開路,為你們斷後,你們害怕嗎!"

"不怕!"戰士們的眼中閃爍的淚花,吼聲如雷般在叢林中炸響.

來營救自己的戰友,只有不到一個連的數十輛機甲而已.他們原本可以不來,可以對這兩千名機動能力慢得發指的步兵視而不見.可是,他們還是來了!

誰都知道,在這兩千名的戰俘拖累下,未來的這十公里路程將會有多少危險,多麼艱苦.

身後,猛烈的爆炸聲和炮聲再度上了一個台階,更加劇烈,更加狂暴.戰士們甚至不敢往林子外去看.他們害怕,自己一轉頭,就會看見自己的戰友在傑彭特種營的攻擊下倒下,害怕一轉頭,自己的眼淚就會忍不住掉下來!

同生共死!哪里還有什麼生路?

這些戰友,做出了一個傻得透頂的選擇!他們就這麼來到自己的面前,和自己一道,走上了這條注定不歸之路.

"為什麼來救我們?"洛基塔死死地看著李衛國的眼睛,嘶聲低吼道:"你們可以不出現的!你知道一個連的機甲,對師長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嗎?!"

"放心吧"李衛國拍了拍生死之交的肩膀,他知道洛基塔是在為自己擔心.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看看你的後面……"

洛基塔向叢林外看去,戰士們的目光,也都同時投向了叢林外.

漫天塵土中,無數橫掠過大地的白光中,兩支裝甲部隊,如同兩條黑龍般攪在了一起.傑彭特種兵,在拚命地往前沖,而那些有著紅色標記的機甲,則一邊打一邊退.

一輛機甲轟然倒下,它關節處的橘黃色護甲鮮豔奪目.又一輛機甲倒下了,同樣是漫天沙土碎石中的一抹橘黃……在這些陸續倒下的機甲身旁,數十輛同樣的橘黃色機甲,倒在了地上.地面上散落的,也都是有著同樣顏色關節的殘骸!

沒錯,所有人都沒有看錯.後退的是紅色標志的機甲,而倒下的,卻是那些發狂的傑彭特種裝甲兵!

因為,有十道紅色的影子,在橘黃色的機甲群中縱躍騰挪.

他們所過之處,宛若地獄.一輛又一輛橘黃色機甲在他們面前倒下或化作一團團火球.在他們那快如閃電的攻擊中,傑彭最精銳的特種機甲,就如同呆滯的木偶一般.這十輛紅色機甲,不停在機甲群中分散,彙合,切割!

一個查克納機甲戰士的手指動了動,忽然間就僵住了,渾身冰冷.他下意識的模擬戰斗,得到的結果是自己竟然無法擋住這些紅色機甲三招!如果是在戰場上,如果是被這些紅色機甲近了身,三招之後,自己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這怎麼可能?!恍惚中,只見五輛橘黃色靈貓,開始了勢不可擋的沖鋒.接連向一輛紅色機甲撲去.

同伴都在遠處的紅色機甲,不但不想著躲避,反而不退反進.

只見它長長的手臂一陣眼花繚亂的亂連,竟然硬生生將凌空撲來的第一輛橘黃色靈貓給抓了下來.當其他幾輛傑彭機甲在助跑後剛剛騰身而起的時候,它已經把第一個對手狠狠的摔在地上,隨即踏足而上,猛然間一蹲一彈,射上半空,迎向了另一輛傑彭機甲.

戰士們在這一瞬間,都有一種錯覺.仿佛看見的不是一輛機甲,而是一枚射出發射架的對空導彈,撞上了低空掠過的戰機.

紅色機甲雙退連踢.踢腿速度之快,就連空氣都被扯爆了.

巨大的音爆聲中,只聽一陣密如五琵琶的金鐵交史鳴.空中的傑彭機甲化作一團火球,在爆炸中四分五裂!無數殘骸恍若天女散花般向四周落去.

幾輛機甲,在空中交錯而過.

當別外三輛半空撲擊的傑彭機甲落地時,這輛紅色的靈貓也同時反方向落地.

就在它落地的同時,大家只見它腳下的地面塵沙被激蕩成一個圓圈,剛剛落地的紅色機甲,腳下一蹬,反身急躥而出.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撞進了三輛傑彭機甲之中.

尖嘯聲暴起.

紅色幻影一閃,已經在五十米外,一拳反手抽出,狠狠地抽在另一輛橘黃色傑彭機甲的胸口.

機甲本身是極速飛行狀態,這一拳甩出,更是快上加快.只能看見一道光從空中閃過.那輛傑彭機甲甚至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就被抽得倒飛出去.

當它重重跌落在地面上時,它的胸口座艙,已經成了一個血肉模糊的大洞!這時候,劇烈的碰撞聲才如同奔雷一般,滾滾而來.

撲上去的五輛橘黃色機甲,彈指間就被毀了三輛!

叢林里,鴉雀無聲.兩千名查克納戰士,在穿透叢林的寒風中,靜靜地看著那十道紅色的身影縱橫馳騁所向披靡.

這些紅色機甲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們的見識,也超過了他們的相像.

他們就如同擋住洪水前的堅固大堤,無論敵人怎麼沖擊,都穩如泰山!而一旦出手,就是殺戮!

敵人在他們面前,是土雞,是瓦狗!

可以隨他們肆虐,可以任他們宰殺!

更可怕的是,這些不知名的高手,不光操控技術高絕,還有一整套合擊之術.

即便些時純屬倚強凌弱,他們在戰斗時,依然自然不自然地互相默契配合,其中八輛機甲正面作戰,力敵千軍.而另外兩輛,則如同鬼魅般游走于機甲群中.對手往往才准備應對正面的機甲,就被他們摸上去,一劍封喉.

傑彭人不但要應對十輛紅色機甲的貼身攻擊,還要應對遠處數十輛機甲的炮火覆蓋.那五六十輛紅色[靈貓],似乎完全篤定自己的同伴能夠躲避火力.他們呈扇形分布四周,只管瘋狂地開火!倒在他們炮火下的橘黃色機甲,至少有三十輛!

一百輛傑彭172師最精銳的機甲,現在只剩下了不到三十輛.而紅色機甲,只損失了四輛!

悲哀,已經如風般化去.

信心在萌芽!隨著信心增長的,還有無窮的力量!

耳畔,傳來了李衛國少校的聲音:"我們已經殲滅了傑彭三個裝甲連!想要阻擋我們,他們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兄弟們,我們該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