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二章 亡命第三戰(上)
將軍!"

陰暗的地下指揮部里,裴立同聞聲扭頭,就見一名參謀急匆匆走到自己面前.

"作戰部報告,我十三裝甲師二團及三團一營,已經全部撤下陣地,集合完畢,"一身塵土的參謀立正敬禮,"第五十一步兵師一旅,二旅,三旅一團也已經撤出陣地向溫泉鎮方向行軍.目前,先頭部隊已進入卡羅大峽谷."

裴立同轉頭向五十一師師長巴爾默看去,卻見巴爾默正同時把目光投向自己.兩人對視一眼,心頭不約而同都是一陣輕松喜悅.

隊伍,終于撤下來了!

在此之前,第二線的陣地,一直在遭受傑彭人的猛攻,原本的撤離計劃,一再推遲.幾次三番,裴立同和巴爾默,幾乎都快沒有信心了!

好幾次,他們都想下令強撤離.可是,命令到了嘴邊,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冒著被傑彭趁勢追擊的風險抽離部隊,稍有不慎,就是一場無法收拾的潰敗!到時候,別說突圍,能活著到溫泉鎮的,都剩不了多少!

兩人雖然坐鎮指揮部,面上都從容的很.可是,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自己心里是如何的心急如焚度日如年.

就這種煎熬,折磨得他們都近乎崩潰的時候,傑彭人就如同被迷了魂一般,忽然中止了他們潮水般的攻擊.

部隊.就這麼奇跡般順順當當地撤了下來.不但撤下來了甚至有大把地時間布置收縮防禦地阻擊陣地.有大把時間從容行軍.

"斷後部隊都安排好了麼?"裴同問道.

"前線方面.我軍已完成收縮防禦.第二防線294..310高地固守兩小時.第三防線3411.332高地固守四小時."參謀看了看文件:"初步估計.敵人向要繞過我軍防線.需要至少六個小時.直接進攻地話.至少需要三個小時!"

"傑彭人究竟在打什麼主意.是不是他們出了什麼變故?!"巴爾默咂咂嘴起制服領口扇了扇.

因為能量嚴重不足在地指揮部已經停下了除天網外地一切系統.盡管是冬天.組合式金屬房間里擠滿了人.也悶熱難當.

平日里衣冠楚楚.素有儒將風范地巴爾默.現在滿臉油膩膩地.

他衣領大敞子卷的老高.幾天沒有刮過的胡子,如同剛剛鑽出地面高低不一的野草.不像儒將像是烈陽下的屠夫.

"管他那麼多!只要老子的兵扯下來了就行,下一步,咱們再走著瞧!"裴立同在電子沙盤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咬牙道.

現在,向溫泉鎮運動的十三裝甲師一團,已經快抵達溫泉鎮了四個小時之內繼部隊,無論如何也要跟上去!一旦全軍抵達要動.沖不沖得過去,機會都只有一次.

唯一的裝甲團在前面開路同刀子一般往前捅.跟在後面的步兵,就只能用便攜式火炮聚變手雷,用槍,用刺刀,甚至用拳頭用牙齒,去殺開一條求生的血路!所以,多撤下來一個人,突圍的時候,就多一個存活的可能!

現在的情況,已經是好的不能再好了.想起來,就跟做夢一般.也不知道是哪一個神仙忽然開了眼,賜了福.

"阻擊陣地都安排好了麼,"裴立同問道,"李元帥現在在哪里,還有那個科研小組,都准備好沒有?"

"都准備好了!隨時可以出!"參謀回答道.

巴爾默探出手,笑道:"咱們該走了!"

"或許就是我們的最後一程路了!"裴立同伸掌和巴爾默猛地一擊,環顧四周已經起立等待命令的作戰參謀們,一揮手:"走!"

裴立同話音剛落,忽然間,天網電腦出來一陣急促的提示聲.

屏幕閃爍,文字數據飛快地滾動,一份文件,自動傳了過來.

"長官!您來看!"接受文件的參謀剛剛將文件解密打開,就叫了起來.

已經走到門口的裴立同和巴爾默奇怪地回頭看向天網屏幕.

文件被打開了.那是一段錄像,一份戰報.錄像顯然是無人機拍攝的,從上向下俯視的鏡頭里,兩支查克納裝甲部隊,正在互相殘殺.

這是怎麼回事?

裴立同和巴爾默快步走到天網前,身後原本忙碌著撤離的參謀們,也呼啦一下圍了上去.大家都知道,或許這就是傑彭人忽然停止進攻的原因所在!

屏幕上的戰斗,從一開始就緊緊揪住了所有人的心.

心情,隨著戰局進程上下起伏著.殘酷,凶狠,雙方就如同兩股滾燙的岩漿,甫一接觸就是你死我活的殺戮.戰斗場面觸目驚心,不斷地沖擊著大家的神經感官.

當看見十輛靈貓,如同死神一般在被伏擊的傑彭裝甲營中大開殺戒所向披靡時,眾人已經是滿頭大汗,目眩神迷.

而當錄像的最後,那名機甲重傷的查克納機士,跑向敞開艙門的重型機甲里的同伴時,整個指揮部鴉雀無聲.大家面面相覷,目瞪口呆.

這是自己人!他們是哪支部隊的,他們的機甲是從哪里來的,怎麼會出現在敵後,那十個戰神級的機士又是誰,誰在指揮這場戰斗?!種種疑問,就如同海浪般以巨大的力量一下又一下地拍打著人們的心岸.猛烈的沖擊,讓人回不過神來.

錄像過後,就是15陣地來的戰報.

在現這支部隊之後,陣地指揮部,迅速派出了兩個偵察小隊,穿過交火線向敵後

從無人偵察機和偵察小隊陸續傳回來的情報看傑彭人已經沒有把心思放在進攻上了.他們大規模地調動部隊,向四面搜索.天空,地面,密密麻麻的搜索隊伍,被灑進群山之中.

就算是白癡,也知道他們在找什麼!

"長官"作戰參謀對裴立同道:15陣地判斷,這支敵後部隊目前正在向前線靠攏.如果他們試圖穿過敵人的出擊陣地,以高地現在的兵力,不夠對其進行支援和接應.王遠上校請求指示.

"

"有誰認識這些戰士嗎?"裴立同親手將兩幅畫面固定住i著那名跳出機甲的戰士和敞開的重型機甲座艙里的另外幾名查克納士兵問道.他心思縝密這些戰士的制服,顯然不是剛剛才到戰場上的而且其中有肩章上加了鐵線的機士,也有普通的步兵.

"長官"一名上尉參謀上前一步i著座艙里的一名步兵道:"我認識這個人,他是我原先所在的1792團1營2連下士孫平和他們連長納什是長征星系中原星的同鄉也是朋友,他手下的幾個尖刀,我都認識是其中的一個!"

"1792團一營二連?"另一位參謀了起來:"那不是347陣地的那個連麼?"

話音未落,早經有人將天網中的1792團任務日志和戰士名單給調了出來.在看見士兵編號39597322士孫平的照片的一瞬間有人都完全可以確定,座艙電子壁燈下那名戰士是孫平!

當時這個連最後所在位置,就是那艘飛船墜毀的地方!

:在幾名從下面作戰單位抽調的參謀辨認下,又有兩名戰士被認了出來.都是五十一機步師的戰士是在第一防線被攻破時,被天網標注為失蹤的人員.

裴立同背著手,焦躁地轉了幾個圈.

這是一個難題!

部隊馬上就要開拔了唯一的一個裝甲團,已經抵達了溫泉鎮在等待後繼部隊的到達.現在不走,或許永遠也沒機會走了!

陣地的指揮官王遠上校做出了關于這支部隊動向的判斷是,那畢竟只是判斷而已!

在這支部隊完成伏擊之後掉頭向南.離開陣地的視線,至少超過了一個小時!他們什麼時候向這邊突圍,突圍的時候,會引傑彭軍怎麼樣的連鎖反應,都是未知之數!任何一名冷靜的指揮官,都不可能為一支身份不明的小部隊渺茫的前途,賭上兩個師兩萬多人的性命!

可是難道能眼睜睜看著敵後的這支隊伍陷入重重圍困之中,讓這些戰士在殺出一條血路之後,才現整個第二防線已經被放棄?!

可是要想接應這支隊伍,就必須留下至少兩個團的兵力重新頂上高地,關鍵時刻,甚至必須由高地向前攻擊,吸引敵人的注意力!在沒有機甲支援的情況下,步兵在野外遭遇敵人的裝甲部隊,將沒有任何生路!

慈不掌兵,一個連似乎不值得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可這支隊伍剛剛才殲滅了一個裝甲營,或許還更多.逃亡以來,什麼時候有過這樣酣暢的勝利!整整一個裝甲連,對現在的部隊來說,又是何等的珍貴,更重要的是,那其中,有十輛縱橫如神的靈貓!

天人交戰.

撤,還是不撤?!

刹那間,腦子里已經轉過無數念頭,裴立同的目光,死死地釘在高地上.

************************************************************************************************

天蒙蒙亮,初起的陽光,灑在山巔云霧之中.朝霞如彩.山下,卻還在陰影之中.寒風嗚嗚刮過,樹冠搖擺起伏,滿是彈坑的平地上,塵土飛揚.

兩千多名衣衫襤褸的查克納戰俘,在數百步兵和數十輛機甲的押解下緩走出戰俘營.走進漫天塵沙之中.

三人一行的隊伍綿一公里長,前隊已經走出老遠,後隊才緩緩出了營門.營門兩側的警戒塔上,傑彭衛兵橫著槍,用冰冷地眼神,看著這些被自己掌握著生殺大權的螻蟻.

出營門向西,抬眼能看到遠處的崇山.山峰起,山谷落,重重疊疊著山谷過去是迄今依然掌握在查克納軍手中的陣地!

15陣地方向行進的時候,戰俘們經知道了自己即將面臨什麼.

薄霧塵沙中知道誰吼了一嗓子"人死朝天,不死萬萬年"長長的隊伍,頓時就是一陣陣的笑聲.

負責押解地傑彭士兵面帶冷笑得地沒有去管.

在他們眼中,這兩千名戰俘,已經是一堆死人.進了屠宰場的豬得再慷慨激昂,在屠夫的眼中不過是垂死時的可笑表演.一刀下去只剩蹬著腿掙紮.

透過機甲遠視儀,看著寬闊的山谷平原上緩緩移動的戰俘隊伍,中山翼面無表情.

一支來曆不明的隊伍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里,全殲了自己三個滿編裝甲營而自己,不但不知道這支隊伍的動向蹤跡,就連對方是誰不知道!就在馬吉中將對自己下令,再丟一個連甚至一個排要陣前行軍法的同時,二團一營被殺了個乾淨!

從軍十三載,從一名下士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位置,進了精英培訓班,距離少將,就只有一步之遙.原本這次追襲,只是一次趕羊般的娛樂,可誰知道,到最後,卻成了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場失敗!想起來,這是多麼可笑!

中山翼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伸手一推操控杆,機甲啟動戰斗模式,猛地一下站了起來.

他的機甲一動,山頭平地上,圍于四周的三百輛靜悄悄的【靈貓】,也同時起立.動作整齊劃一,看起來,就仿佛同一個一般.

中山翼不用回頭,也知道自己部下的動作.

這是172裝甲師,最精銳的特種營,是他中山翼一手打造出來的!172師不是59師那樣的王牌裝甲師,可是,這個特種連,絕對不比59師最好的機士差!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是七級以上的機士!其中,還有三十個八級,兩個九級!

山下的戰俘,如一條長蛇般,緩緩移動著.

中山翼的眼中,閃過一絲芒.

這是他唯一機會.為了布置這個陷阱,他已經命令一團二團剩下的三個營,放緩腳步.同時,三團的三個營,除了一個正面防禦高地之外,另外兩個營也以連為單位,散開在這方圓五百平方公里的山區.

兩千戰俘和這讓人眼的空當,就是誘餌.

那幽靈部隊不現身則已,一現身,這三百輛機甲和留守的三團三營,就會死死拖住他們.只需要半個小時,分布四周的部隊,就會高速合圍,將他們徹底埋葬!

從電腦里調出作戰計劃,中山翼再審視著自己這根最後的救命稻草.

172師現在剩下的六個裝甲營,已經布置就位.59師的兩個團,也在向這邊靠攏.敵人能夠如此迅速地吃掉自己的裝甲營,那麼,他們的兵力應該有兩個營以上,不會超過一個團,也不會集中行動,不然,他們早就被現了.

按照一個團的兵力來計算,自己的兩個營,足夠牽制他們半個小時以上.而其他幾個營,也在可以互相呼應的位置上.就算這支幽靈部隊不救人,想要趁機在外圍襲擊,也會落入圈套!

"師長大人,敵人會不會不來了?"私密頻道里,響起了副官的聲音.他是中山翼的副官,也是中山家的家臣.身家性命,早已經綁在了中山翼身上.

中山翼的嘴角,牽起一絲冷笑:"他們或許不會到這里來如果我是他們的話,我會選擇在外圍,先打距離最遠的一團一營.以他們的伏擊手段,那是一道美味的甜點.如果他們能在半個小時內解決戰斗的話,我們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副官沉默了.

他知道,除了兩千名戰俘是誘餌之外,位于後方四十公里外的一團一營,也是誘餌.

中山翼不在乎犧牲多少人.只要能把這支幽靈部隊給引出來就行.

在對手襲擊一團一營的同時,172師的其他幾個營,將迅速向一營靠攏,與一營身後的59師,形成合圍.就算一營被吃掉,對方自己也跑不了!

對手,究竟會怎麼做?!

"師長!"區域頻道里,出現了電子班班長的聲音:"現干擾信號,距離三公里出來了,他們出來了!"

隨著這名班長急促的叫聲,只見距離戰俘隊伍不遠的一個小山頭,一支裝甲部隊如同猛虎下山般,向押送機甲撲去.能量炮的光芒,如水一般潑下山頭,劇烈的爆炸,密集得仿佛十萬電光炮.

戰俘隊伍,頓時亂作了一團,負責押送的士兵和機甲,顧不上收攏戰俘,只拼命向中間聚集,組織防禦.就這麼一瞬間,已經有兩三輛押送機甲被擊毀了.

"靈貓怎麼是我們的機甲?!"副官驚訝地吼叫道.

"這是我一團二營的機甲!"中山翼目光炯炯地看著沖出山頭的數十輛【靈貓】,淡淡地道.他站在原地,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師長,我們"副官忍不住提醒著.

"轟!"一聲巨響,在押送部隊微弱的反擊中,一輛踉踉蹌蹌連滾帶爬沖下山頭的靈貓,化作了沖天的火球,劇烈的爆炸,裹著塵土,升起一團烏黑的小型蘑菇云.

"你相信,這些機甲,是對方的主力麼?"中山翼聲音如鐵一般的冷硬.

副官迅速明白了過來.

沖下山頭的,只是寥寥無幾幾十輛機甲.而且全是傑彭機甲.顯然,這是對手撒出來的誘餌!這一個連,就算救了戰俘,也不可能突破封鎖,可一旦中山翼啟動布局,對手或許就能嗅到危險,或,他們還有別的打算!

山下戰斗激烈,山頭上,依舊靜悄悄的.

"師長!"電子班班長報告道:"一團一營報告,他們遭遇強力電子攻擊."

中山翼笑了.他終于等到了他想等到的消息.

他一邊駕駛機甲轉身向山頭的另一個方向走去,一邊指了指特種營的一名連長:"給你一百人,十分鍾的時間.收拾了下面那些人,趕過來彙合."

"是!師長大人!"連長大聲道.

中山翼轉身大步而去:"記住,包括戰俘在內,雞犬不留!"

.

.

.昨天老婆過生,呵呵,晚上去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