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一章 闖!
倦的隊伍,在沉默中,順著一條小溪涉水前行.

小溪從山谷之間蜿蜒而下,四周陡峭的山脈上,茂密的枝葉橫著生長出來,將谷頂天空擠剩下了一條線.

溪水在巨大的機械腿的踩踏下,濺起細碎的水花.河底的卵石泥沙,被翻騰起來,等機甲隊伍過去好長時間,才又重新沉寂.黎明的陽光,已經自重重遠山起伏的曲線之上,投了出來,一片片地灑著,給山地抹上了一層淡金色的光芒.

清晨的薄霧,被光線一照,就是一團團裹著青山的白.

耳邊傳來了小屁孩的警告聲.隊伍,迅速分散到小溪兩岸的樹林中,懸崖下.

兩分鍾後,兩架彭戰機,自頭頂呼嘯而過.又過了三分鍾,另一個方向飛來的三架戰機也氣勢洶洶地飛了過去.

山谷里,一片寂靜.只有小的流水聲和林子里不時傳來的鳥叫聲.

胖子打開座,深深地吸了一口谷底水岸邊潮濕而又清新地空氣.

微涼的風,終究無法趕如同潮水般襲來的疲倦.他在這如詩如畫一般的美景中罵罵咧咧地順著已經被露水爬滿了的機甲外殼滑到地面上,一屁股坐倒在地.

"休二十分鍾."

隨著胖子地令.一輛輛機甲地座艙蓋開啟.早已經疲憊得不成*人形地戰士們.爬出機甲.只來得及選上一個稍微平坦點地地方一躺再也動彈不得.

兩百多名士.無論是匪軍士兵.死里逃生地戰俘還是陣地上地步兵.都是一天一夜沒合過眼了.這在平日里.或許算不上什麼.可是夜之間運動五百公里.以一個連地兵力接連殲滅三個傑彭裝甲營.這樣地戰斗強度.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地.

胖子躺在濕滑地草地上.疲倦得要命.卻怎麼也睡不著.轉頭看去.不禁失笑.一群查克納兵中間夾雜著二十來個傑彭兵.其樂融融.

周圍地查克納戰士.都換回了他們自己作戰服.只有他和一幫匪兵穿著傑彭人地作戰服.

人在機甲里.穿什麼都無所謂.查克納戰士們換回去.是因為終究要回到自己地隊伍中間一群穿著傑彭制服駕駛傑彭機甲地家伙猛然出現引起誤會.

可一幫匪兵.被擊落地時候都穿著匪軍制服種用于日常和艦艇內地制服.和現代陸軍防寒.防輻射.耐磨.隱身地作戰服完全不同.自然也就不用換了.傑彭制服雖然灰不溜秋地不好看.不過穿著總比一身破布條舒服.

一分鍾不到周已經能聽到陣陣鼾聲.

腦子里,昏昏沉沉的又無比清醒亢奮.胖子郁悶地靠在一棵大樹上,點著了一支煙.

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離敵人172師三團駐紮在高地下的基地,還有不到三十公里間,還隔著一座臨時戰俘營.

戰俘營的位置,關押的戰俘數量,駐守的兵力,屁屁在一個小時之前已經摸得清清楚楚.不過,傑彭人知道他們的三個裝甲營全軍覆沒之後,幾路大軍傾巢而出,四處搜索.將整個傑彭控制區弄得雞飛狗跳,風聲鶴唳.

隊伍在伏擊了敵人的172師2團1營之後,這一路過來,就只是逃亡.也不知道遇見了多少傑彭偵察小隊,多少戰機,多少路障檢查點.

如果不是小屁孩狠,壓榨出了電子機甲的每一絲力量,如果不是自己天生有幾分嗅覺,如果不是以前在勒雷衛國戰爭里,在【漫天戰火】網絡里,練就的一身偷雞摸狗隱匿行蹤的本事,恐怕早就被傑彭人抓住了.

折了根樹枝,在地上劃了個兩個圈,胖子盯著泥土呆.

這三次攻擊,順利的驚人.所有的作戰方案,推演作業,都是他一個人完成的.前一段時間,每天高達數百次的推演對抗,已經顯現出了效果.而在戰斗指揮方面,他也不再是那個連基本軍事教科書都沒有看過的菜鳥.

瑪格麗特,方香,乃至契科夫,卡爾,都是正規軍事學院畢業.前兩,更是天資縱橫.一個是薩勒加名將托爾斯泰的學生,另一個,則是被一代軍神黑斯廷斯帶在身邊,培養了二十年,十八歲就已經在幕後指揮過大型戰役的軍事天才.

在那一段時間中,他幾乎將全部的時間都花在了學習軍事理論,分析戰例和推演對抗上面.

戰艦在瑪爾斯自由航道飛行的時候,他在學習,到了長弓星系,他也學習.和拉塞爾會師之前,他抓人對抗,會師之後,他抓更多的人進行推演對抗.就連拉塞爾也沒逃過去.有時候,一天忙碌下來,只睡上兩三個小時就又爬起來學.

胖子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身旁的人也知道.無論他怎麼折騰,其他人都只是遠遠地關注著,看著,從來不會干擾他.

所有人都知道,在這個胖子的身上,背負著一個詞,叫責任!

是男人,都會背負責任,只不過,這可憐的胖子背得特別多特別重而已.那是對勒雷聯邦的,對瑪爾斯自由世界的,對薩勒加的

如果說,以前的胖子在加里帕蘭軍事實驗室里,拼命學習機甲知識,學習各種千奇百怪的技巧,並自虐一般地在重力室里練習格

甲操控,是為了自己能在這場戰爭中活下來的話.他,是為了整個匪軍.

到了這個時候,胖子知道自己以前會的東西,已經不夠用了.

從一名機修兵,到一名少將.從一艘流落自由世界的驅逐艦統領整個瑪爾斯.從一支破爛艦隊,到擁有八支A級艦隊的力量,從幾十個伯藍玫瑰號上的太空機甲戰士,到擁有一支由無數高級機士組成的超級機甲部隊這一路走來,肩頭的責任已經越來越重!

胖子從來不敢去仔細地深想身上的責任究竟有多麼沉重.他只知道,如果他還把自己當做一個機修兵,一個到處亂竄,死里求生的機甲戰士的話,或許就會在某一天,葬送這些跟隨著自己的人們,葬送自己和他們的未來!

一個人在這亂世之中,靠組裝機甲逃跑的日子,已經不知不覺地遠去了整整三年了!既然追不回過去的時間,也放不下這不知不覺就壓在肩膀上的責任.他就只能學著牙的學.平時,和瑪格麗特等人推演對抗,戰時,就站在方香身旁大了眼睛看.邊打邊學!

這些日子以來,自己都記不清自己從瑪格麗特等人的身上學到了多少東西.每天的對抗的對手不僅僅是瑪格麗特和方香,還是黑斯廷斯,是托爾斯泰.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挫折,換來的,是全人類最有光棍精神的他的一次次涅.

以前被拉塞爾逼著背下上千個經典戰例數的軍事規則,已經成了腦子里的本能.就算現在將拉塞爾掰開來揉碎了講解的戰例統統都忘掉他也能用自己的知識,重新將那一場場戰局的前因後果部署指揮重新構建起來!然後,再用他的推演術細節還原!

如果說,以前戰斗,只是胖子靠自己的本能,靠自己的運氣和小聰明取得勝利的話,那麼,這一次針對傑彭三個裝甲營的襲擊,就是他從頭到尾仔細構思謀劃,親自指揮完成的傑作!

胖子睡不著,三次攻擊後,現在的腦子里,就如同一個藝術家,剛剛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件偉大作品時的亢奮.

同,也有些擔憂.

這一仗,雖然各方面都無懈可擊,可是,這其中,屁屁和金牌打手們的作用,占了一大半!再加上是偷襲,自己面臨的考驗,並不是那麼大.

而現在,傑人已經啟用了動態密碼,對戰區的每一支部隊,甚至每一個人核對身份.小屁孩已經無法再像之前一樣肆無忌憚地在天網里偷窺了.

要想在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攻破敵人天網的一個個密封艙,即便它是人工智能,也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這世界沒有小屁孩攻不破的電子堡壘.只要有程序,就有漏洞.屁屁本身就是一段智能程序,當它在電子世界中游走的時候,每一個單位,都是它的同類,部下,朋友,或身體的一部分.

人類可以阻擋它一時,卻無法阻擋它一世.

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啟用了動態密碼,增加了無數密封艙的天網,就將再度成為小屁孩隨意進出的後花園!

可惜,自己已經沒什麼時間了.

從天網中的信息獲知,盛怒的傑彭人,已經在整個山區布下了天羅地網.為了抓住游走于他們中間的這支部隊,他們甚至推遲了總攻時間.同時,作為傑彭人的報複,戰俘營里兩千名查克納士兵,將被集體處決!

看著泥地上,自己面前的兩個圈,胖子知道,這是一個圈套!

傑彭人殺戮最重,這是無可爭議的,他們處決俘虜,根本就是這個國家的傳統.在心理上,道德上,不會有絲毫負擔.

這時候堂而皇之地在天網上公告,就是給對手看的!(本書轉載K .⑴6.cOМ)

可以想見,在緊鄰前線基地的戰俘營周圍,會布下什麼樣的天羅地網.這網不會很密,密了,誘餌起不了作用!所以,傑彭人會給機會!即便不能全殲這支他們不知道規模數量的軍隊,也要掌握住行蹤.

引誘出來,就是勝利.

從這片區域的兵力部署來看,傑彭人能用的,是172師三團坐正面主力,其他兩個團剩下的三個營以及後面高速靠攏的59師兩個團,向中間擠壓.

想救戰俘,就得跳進這個圈子!

看著泥地上的圓圈,胖子目光閃動.如果是瑪格麗特和黑斯廷斯,恐怕會放棄營救,轉而將計就計,以打擊對方有生力量為主.各個擊破,再吃掉他一個營!如果是方香和托爾斯泰,估計會偏向虎山行,能救多少救多少出來!

自己呢?!如果能和415陣地聯系上,如果查克納人還有可用的機動兵力,利用敵人合圍的時間差,還不算什麼難事.可是現在

胖子用樹枝,在兩個圓圈中,猛地拉出一道直線.

媽勒個逼,嚇老子!

這龍潭虎穴,自己要闖上一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