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九章 亡命第一戰

拉奇河在黑夜中滾滾東去,洶湧濤聲,在寂靜的夜里

兩岸青山寂寥,滄衛一號星的冷冽光芒,撒在樹梢上水面上,藍幽幽的,讓人覺得滄浪星的冬季,分外的寒冷.

岸邊,一座狀似駱駝的大山半山腰的一塊方圓五六平方公里的平地上,十五輛查克納運輸機甲圍成一個圈,前後艙門打開,首尾相接,組成了一個簡易的營地.

營地上方,搭了鋼架,鋪上了偽裝網.枝葉茂密的樹冠,將營地遮掩得嚴嚴實實.

四周山巔高嶺,草叢低坡中,一根根露出地面半米長,圓形金屬外殼噴塗著迷彩偽裝色的反偵測干擾器,在無聲無息地工作著.兩輛【千里耳】電子機甲分離營房左右,營地外,二十輛【太行】機甲分布四周陰暗角落里,悄然無聲.

"敬禮!"

黑暗的營地外起了響亮的口令聲和一連串的腳步聲.

"元帥閣下!"

隨著營房門口兩名衛兵正敬禮,燈光通明的運輸機甲艙內,博斯威爾,米蘭,以及另外六名正在工作台前忙碌的研究員,都停下了手頭的工作,回頭向門口看去.

李存信快走進了機艙.

"李元帥"一看見李存信地臉色.博威爾心里一沉:"你這是"

"們得馬上離開這里."李存信看了看周圍.說話間.其他艙室里地機械師們.也已經聞聲圍了過來.

所有人都沉默:看著他.

"沒想到.次機甲測試.我帶大家來地盡然是一個死地."老元帥數十年挺拔地身軀.似乎有些佝僂.臉上地皺紋佛也深了許多:"這是查克納地責任.現在.我們只有盡力突圍.希望能帶大家闖出一條生路."

"李老."米蘭玉雕般地手指.輕輕一松一個零件哐當一聲輕響.落在簡陋地工作台上:"我們還有多長時間?"

女孩子輕輕挽住了博斯威爾地胳膊.低著俏臉.幽幽地道:"我們地工作.還沒有完成."

門口的軍官,士兵進艙室的研究員們,無聲地看著這個如同小鹿一般清純,讓人愛憐的女孩,隱隱的,都是同一聲歎息.

遠方的炮火乎在這一刻,又猛烈了起來.

群山震動,營地四周的叢林,在風中,在這劇烈的炮聲和爆炸聲中,微微顫抖.

李存信覺得眼睛有些發酸.

眼前這個女孩和她的老師,從勒雷出來自抵達查克納的那一天起,就夜以繼日地進行新型機甲的研發工作.在和平年代,她應該走在綠草如茵的的校園草地上,應該在安靜的圖書館,應該在商場電影院

可是現在,因為查克納軍部的原因些聯盟最珍貴的科學家,卻將面臨傑彭人的屠殺.甚至

要知道盟是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研究員,落到敵人手中的.他們掌握著聯邦對抗比納爾特十二代機甲的關鍵旦有技術泄露出去,整個聯盟,都將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戰局激烈,形勢嚴峻.聯盟甚至沒有時間來進行同樣的研究了.

這次測試是一個秘密,一個無論如何都必須守住的秘密.

"時間已經沒有了.這個營地必須先撤離."李存信用盡力氣,才在嘴角拉出一絲笑容:"大家別擔心,有老李在,怎麼也能打出去.要不了多久,咱們的援軍就會來."

迎著眾人的目光,老人的喉嚨有些干澀,他垂下眼簾:"我們的裝甲團,已經先期向溫泉鎮運動了.天亮之前,說不定咱們就能突圍.第二防線的部隊,也准備撤下來.我們在第三防線准備了阻擊敵人的部隊,無論如何,也要拖到我們突圍."

他舔了舔嘴唇,對于自己這些連三歲小孩都騙不了的話,實在沒有什麼底氣.

"大家,都去准備吧.五分鍾之後,我們離開這里."李存信低聲道.

研究員們的目光,在老元帥和他身後軍官們黯然的臉上轉了幾圈,終于收了回來.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科學家,沒有再追問什麼.他們默默地轉身離開,各自回到自己的艙室里收拾.

雖然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學者,可是,他們同樣是經曆了戰爭洗禮的戰士.這個亂世,沒有安逸甯靜的象牙塔,生命的綻放,就只能在血與火之中.這一點,他們都明白.他們不想再去為難老元帥,要怪,只能怪自己生在了這個時代.

李存信走出了機艙,博斯威爾和挽著他的米蘭,靜靜地跟在李存信身後.

"是不是沒希望了?"三人走到一棵巨大的樹下停了下來,博斯威爾看著沉默的李存信,淡淡地問道:"說實話."

李存信搖了搖花白的頭,歎了一口氣,對博斯威爾道:"突圍的希望很渺茫.溫泉鎮有兩個傑彭裝甲團駐守,我們把所有的機甲拼湊到一起,現在也只有一個團.這其中,還有許多是沿途的地方守備部隊的輕型機甲."

"而且敵人咬得我們太緊."老元帥無意識地用手在樹上板掉一塊樹皮,自言自語般地接著道:"我們的裝甲團已經出發了,可前線的隊伍,卻撤不下來!如果強行撤離的話,不但損失大,敵人也可能追著我們打.稍有不慎,就是潰散的局面.現在,我們也只能等.等敵人的攻勢稍緩一點的時候,把部隊撤下來."

博斯威爾和米蘭對視一眼,面露憂色.

"你們要先走."李存信丟掉樹皮,回頭看著博斯威爾:"我們是老朋友,我不瞞你.如果實在無法突圍,我的計劃是,讓一支小分隊護送你們找個旮先躲起來.敵人不可能搜遍整個山區說不定,躲上幾天,咱們的人就來了!"

"如果躲不過呢?"博斯威爾笑了笑道:"幾天?你還用這些話來蒙我"

"躲不過,不等傑彭人抓你們就會下令殺了你們.你們落到傑彭人手中,絕對扛不過去.我陪你一起死!"

李存信低著頭,走了兩步,沒看博斯威爾.

一陣沉默後,老人眼皮松弛的眼睛直地盯著夜色下黑黑的叢林深處,緩緩:"另外,我沒蒙你!幾個小時之前,有一艘飛船,在347高地附近墜毀.那時候我們的天

控制幾顆衛星.我們發現艘飛船是被傑彭人追,我想不定"

"恐怕沒這麼快吧?"博斯威爾淡淡地道:"我們在查克納呆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聯盟的兵力捉襟見肘的消息們可是每天都聽到.別的不說次我們到昆侖星個軍事基地里怕有九個都是空的.說不定,墜毀的只是一艘走私船."

"不是走私船."被質疑的李存信沖博斯威爾使勁一瞪眼試圖說服博斯威爾的樣子,倒不如說是試圖說服自己:"滄浪星被襲擊,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那些走私的家伙消息靈通的很邊一打,他們在航道上就轉向了沒有哪個敢接近滄浪星十個躍遷通道之內.恐怕連雷斯克們也不敢進!"

"那倒是."博斯威爾皺了皺眉頭:"是艘什麼類型的船?"

"不知道"李存信:"從衛星影像上看艘船在經過拍攝區域的時候,船體已經嚴重破損,渾身焦黑,什麼也辨別不了.看樣子,好像是一艘武裝商船者一艘重型護衛艦,當時,在它身後至少是整整一支B級艦隊!"

"被一支B級艦隊圍攻?"米蘭了吐舌頭道:"那家伙可夠倒黴的."

博斯威爾思了好一會兒,問道:"這艘船,看不出一點盟軍戰艦的特征?"

"看不出來."李存信的嘴角向下拉:"我們只能希望這是聯盟派來的先遣部隊.說不定,現在在我們的頭頂上,咱們的艦隊已經和傑彭人打起來了.誰知道呢.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好.不多說了你們先收拾一下東西,我們馬上就走."

著,李存信轉身向等候在營地前土坡上的軍官們走去,忽然間,他想了想頭道:"對了,要說特征的話艘飛船的船頭,有一個撞角."

"撞角?"博斯威爾米蘭對視一眼孔,漸漸放大.

*********************************************************************************************

溪流潺陣陣水花聲響起,數十輛機甲,沿河而上,在兩側山谷中穿行.

胖子駕駛機甲,走在最前面,身後七十九輛靈貓,二十輛戰象和六輛惡龍,都開啟了前行模式,組成了一個橄欖形的隊伍.將八輛黑風電子機甲,簇擁在中間.

現在,這些機甲已經和最初繳獲的時候有所不同了.

每一輛機甲,都在身前身後以及兩臂上,加裝了四塊薄薄的外掛裝甲.作戰時,只要讓這四塊裝甲剝落,就會露出一塊紅色.這個標記加上小屁孩為每輛機甲電腦傳輸的戰斗識別系統,足讓這支隊伍解決戰斗時的識別問題.

而傑彭人,顯然不會注意到.當這些機甲混入傑彭部隊中間,亮出紅色標記的時候,就意味著一場屠殺!

胖子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了.

疲倦,如同潮水般一**地侵襲著身體.從飛船墜毀以來,就是接連的戰斗,改裝機甲,偷襲高度緊張的神經,只放松了那麼一點,就能感覺到身體的疲倦.

可是,再疲倦也不能停下來.

想著那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倩影,胖子就覺得自己如同被打了雞血一般.

米蘭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在什麼地方做什麼.查克納人,還能頂多久們下一步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是全體拼死在這里是想辦法突圍

搖搖頭丟開這些紛至遝來卻不可能想出答案的問題,胖子一拉操控杆,手指在虛擬鍵盤上飛快地灑出一手花指接一記輪指.機甲如同狸貓一般輕盈地躍上了前方瀑布左側一塊二十米高的岩石.無聲無息.

現在,自己需要做的是不斷的打擊敵人.

沒有人知道這支隊伍的存在.傑彭人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第二防線上.這是最好的機會.只有自己打得夠狠,第二防線的壓力才會減輕蘭和博斯威爾,才會更安全.

欺負老子的女人子不打的你們哭爹嬌娘白長了這身肉!老子是聯邦英雄!

"胖子!有情況!"

通訊器加密頻道里來了小屁孩的聲音.

"什麼事?"聽到小屁孩聲音不對在心里自吹自擂命豪情萬丈的胖子禁不住就是一哆嗦.

"天網剛剛給我們發來消息,"小屁孩急道:"172師准備強行進攻高地面還來了59師的兩個裝甲團增援."

胖子暗暗叫苦,裝逼被雷劈,這報應也來得未免太快了一點.

"能看到他們的全員調動部署麼?"

"看不到限要求太高.狗娘養的,"小屁孩有些氣急敗壞:"他們讓我們取消之前的任務高地靠攏.怎麼辦?"

胖子的眼珠飛快的轉動著.他知道孩雖然能夠入侵天網可是,它能做的也只是對天網的一部分內容進行監控.這部分內容,通常是與冒充的部隊有關的.

例如之前冒充的那個傑彭203師步兵營.

和這個營作戰區域有關的一切,天網都會通過交叉指令給予信息.這些信息,或許是指令許是情報回饋,或許只是信號驗證.而這些信息,集合起來,經過屁屁的分析,就能還原為天網原始數據.

從這些數據里,屁屁不但能夠知道周邊的信息,還能通過對數據的破解和入侵取更高級別的信息.這也就是屁屁的厲害之處,一旦能夠俘虜對方的高級將領,它甚至能取得天網的最高權限.這在普通人眼中,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可是,現在屁屁能夠取得的權限只是營級.

它再怎麼厲害,用那個步兵營的權限獲取的信息只局限在203師和與203師作戰區域有關的部隊上.關于全局的信息,也只能獲取不屬于保密范圍的.

超出作戰區域部隊,或者正在進行的全局信息網不會泄露半點.這主要是避免部隊高級軍官被俘虜,從而泄露更多的情報,影響整個戰局.

不僅僅是傑彭天網,所有國家的軍事

是這樣.要知道,天網的第一守則,就是避免被敵封艙守則!

顧名思義,這個守則,就如同船體密封艙一樣,在遭遇攻擊時,一個密封艙進水,不會影響到其它密封艙,十個密封艙進水,也不會影響到擁有2000個防水密封艙的戰艦.

而在冒充現在的這支裝甲營之後,為了迷惑天網,屁屁將這些機甲的通訊信號,剝離出來,由留在原地那些富山機甲充當.也就是說,在天網中,那支裝甲營所有機甲都在原地.而行進中的這些機甲,則不在天網中顯示.

這原本沒有什麼問題,因為是快速奔襲,只要短時間內,沒有人到那個山谷去就不會暴露.等戰斗一打響,這支部隊搖身一變,又將變成另外一支隊伍,消失于人海之中.傑彭人就算摸著了瓜藤,也只是一根斷掉的.

可是誰也沒想到,傑彭指揮部居然臨時改了指令.屁屁能接受指令欺騙天網,可是,它卻沒辦法讓停留在那個山谷里的兩百多輛富山機甲都動起來!而一旦傑彭指揮部的參謀在天網上發現指令沒有被立刻實施然會進行調查.

眼見在前面開的胖子停了下來伍也無聲無息地停了下來.

胖子飛快地在機甲電腦進行推演著.

現在,172裝甲分成了兩路攻擊箭頭,一路進攻15陣地一路,則是進攻和294陣地.後者屬于一個連續陣地的前沿,即便突破,傑彭的推進也將面臨後面陣地的阻截,況且,那條路實在不怎麼好走傑彭的兵力優勢根本體現不出來.

而陣地,雖然易守難攻,卻能畢其于一役.只要一打通,傑彭主力就能長驅直入!如果以裝甲部隊高速突進翼迂回包抄,跟進部隊進行穿插分割整個第二防線刻就是崩潰的結局.這時候傑彭指揮部發布向陣地集合的命令然就是強攻的打算.

子仔細看了看地圖,172裝甲師,除了三團頂在陣地前之外另外的兩個團,分布于三團的後方和左翼.

自己冒充的這營位于三團的後方.

如果172師翼的部隊向三團靠攏,自己屁股後面的一團其他兩個營也跟上來加上59師增援的兩個團,自己簡直就是掉進了狼窩!

三個小時這些部隊集合成狼窩,要三個小時!

胖子的目光,在散布于群山之中的一個個光標之間來回游移,手中不停,一個個推演符號憑空出現在了地圖上.

卡住關鍵勢而行.要牽著打,要破對方,就要找出一個頭來,理出一個順序!

172師一團三營,這個營,距離之前的山谷最近,如果天網發覺異常先考慮調動的就是這個營.干掉它,再轉頭向南,正好迎上左翼過來的172師二團一營.接著,端掉它東北面的戰俘營,回頭再聯絡陣地他們前後夾擊三團!

在那兩個增援團上來之前,自己能吃掉對手半個師!

時間軍路線選擇,伏擊位置斗力對比,緊急情況用方案胖子飛快地計算著.有天網,有九大金牌打手,有電子機甲,又偽裝成傑彭人還有什麼仗打不得?打不過,老子就往陣地跑!

"胖子?!"小屁孩見胖子半天不說話,在加密頻道里叫了一聲.

胖子看著機甲電腦上,已經完成的作戰計劃,在推演程序中飛快地運算.一根細小的藍色箭頭,在五六道粗壯的紅色箭頭之中左沖右突.

想集中力量雷霆一擊,嘿嘿,老子渾水摸魚,先一個個收拾了你們!這一仗打成了,老子就是名將,打不成,老子也把你攪個一團漿糊,吹吹牛,也是名將!

"跟我來!"胖子將作戰計劃傳輸給了全隊,一拉機甲操控杆,轉向東北:"急行軍,十分鍾內,進入十公里外的伏擊陣地,干掉敵172師一團三營!我們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盡管所有戰士都看見了胖子的作戰計劃,都為這個匪夷所思地作戰計劃感到震驚,可是,當胖子下令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有異議.

所有戰士都毫不遲疑地拉動操控杆,操控機甲轉向,緊緊跟在胖子身後.一百三十四輛機甲在叢林中呼嘯奔行.一棵棵大樹被折斷,一叢叢灌木被踩平.從空中看去,整個隊伍,就如同一百三十四道射出水面的魚類,劈波斬浪,風馳電掣!

五分鍾後,隊伍就已經抵達了胖子指定的伏擊地點.

伏擊點位于標高683的山體半山腰,由三個呈三角形分布的山坡組成的.整個地形,看起來如同一個U字.正好是一個天然的口袋.

"馬克維奇,你帶領一排一班二班,進入左邊邊山頭陣地.一排三班,下到山腰下一百米位置,建立多層火力.安東尼,你在右邊山頭,戰斗開始的時候,什麼也別管,順著山腰往前沖,把敵人的腰給我紮斷!李衛國,你負責打迎頭,火力要猛,要集中!電子攻擊一啟動,你就打!"

隨著胖子的指令聲士們迅速各就各位.

"一個連一個營"戰士們一邊潛伏下來,一邊互相嘀嘀咕咕:"看這架勢,還不是擊潰全殲!"

"這個口袋,紮得夠狠毒的!"

"敵人縮回去怎麼辦?"一個質的聲音道.

"縮回去?你沒看將軍和尖刀班那些個打手.有他們在,別說一個營,就算是一個團,也縮不回去!"

"那倒是,那敵人拼命往前沖呢?"質的聲音又道.

"六輛重型機甲十輛中型機甲打迎頭,這麼窄的地方還用交叉火力,沖個屁!沖上來就是死!太毒了,太毒了本不給人留活路啊."

"嘿嘿,留活路?被這幫傑彭雜種欺負了這麼久該輪到咱們威風一把了."

"要是敵人不沖山腰下面跑怎麼辦?"那質的聲音再度唧唧歪歪.

"閉嘴!"區域通訊頻道里,傳來戰士們異口同聲的喝罵.

話音未落,幾道光柱山腳筆直地射上來,搖搖晃晃來越亮.大隊機甲行進的聲音,轟轟傳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手是汗.

多輛傑彭機甲,如同一條鋼鐵長龍,連綿不絕.十噸的鋼鐵巨人,快速行進時,猶如萬馬奔騰群獅圍獵氣焰滔天,讓人望而生畏!

戰士們的心,越跳越快.盡管是有心算無心,可是,誰也不知道這一仗終會打成什麼樣.畢竟,他們只有一個連.

而對方是自己的三到四倍!

狹路相逢,不是你死是我亡!

再回頭看時,原本站在山坡上的十輛【靈貓】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于黑夜之中.

腳步聲隆隆,敵,已經越來越近!

**********************************************************************************************

"加快速度!"

172師一團三營營長大聲催著.聲音里,盡是壓抑不住的火氣.

本來,一團為二線梯隊,明天早晨才應該到高地,加入進攻.可誰知道,指揮部一個緊急會議過後,剛剛駐紮下來的部隊,就被勒令急行軍,向三團靠攏.

對于馬吉的命令,下面是怨聲載.

十多天來,幾支部隊輪番追擊,累得跟狗似的,終于將查克納人逼到了這片山區.西面友軍,已經紮住了口子,只需要穩紮穩打,就能把查克納人殲滅.這個時候,誰願意拼命?!

可是,軍令如山,算再有一肚子怨言,也只能和著口水吞到肚子里.該拔營還得拔營,該急行軍還得急行軍,要是不能在指定時間趕到,軍事法庭那幫高級貴族,絕對不會有任何心軟.傑彭陸軍宇宙第一的威名,就是在嚴苛的軍紀,嚴苛的訓練,嚴苛的精神統一中,得來的!

看了看間,再看看電子地圖,營長嘴里雖然還在催促,心已經定了下來.距離高地下的前進基地,不過一百公里,兩個小時的時間,怎麼也到了.拿下高地,這仗就算打完了.接下來,就是到城市里的休整快活時間.

在那里,占領者,就是上帝!

"少校!"通訊頻道里,傳來通訊員的報告聲:"天網發來指令,要求我們到坐標3499174533號區域核實二團一營的情況.天網發現異常.這個營在收到指令十分鍾內,還沒有任何動作.指揮部已經派了無人偵查機過去查看情況."

"查看個屁!"營長罵罵咧咧:"他們距離那麼近,還不許多睡一會兒?就算再晚半個小時又怎麼樣,只要能准時集合就行了.小題大做!這片區域,他們還怕查克納人鑽到我們中間來找死?咱們走咱們的,等偵察機過去看了有問題再說.反正到前面才分路."

說完,營長抬頭看向透明的座艙蓋外面,凌晨四點過,四周一團漆黑,只有自己的機甲隊伍,亮著射燈,組成一條光龍,在山地間飛快地前進.

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在他說完話之後,他並沒有聽到通訊員慣常的一聲"是,長官".或許聽到了,不過,那聲音很輕,很怪異.

耳機里,忽然響起了一陣刺入腦海的雜音,機甲電腦屏幕,也同時出現了一條五彩斑斕的扭曲紋路.

營長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這是電子攻擊,在這片山地

"敵襲!!"

畢業于傑彭皇家第二軍校的營長,迅速反應過來,打開機甲的外部擴音器,發出了一聲聲嘶力竭的大叫.

幾乎是與此同時,只聽"轟!"地一聲巨響.數十發能量炮,如同黑夜中的閃電,躥進了毫無防備的機甲隊列中.

至少十輛【靈貓】,化作了黑夜中的火團.

火光乍起,四周,凶猛地喊殺聲,響徹天際!

********************************************************************************************

"小心一點,飛低點!"

陣地後方的查克納臨時指揮部里,一名電子兵,小心翼翼地控制著無人偵察機.

在天網被傑彭人強行壓制,幾近癱瘓的情況下,最後的這一架無人偵察機,已經成了所有電子作戰單位的寶貝.

電子偵察機,如同幽靈般,在夜空中無聲飛行.

在遭遇了幾次差點被發現的危險之後,大家終于找到一條可以盡量避免被敵人發現的通道,可以讓偵察機飛到更遠一點的地方,發回更多的情報.

因為天網已經只有基本通訊功能,電子部的軍官士兵們,都顯得有些無所事事.許多人,都聚集在這位電子兵的身後,看著偵察機發回來的圖像.沒有電子探測,也沒有天網的掩護,無人偵察機,現在只能在遠離敵人核心區域的地方,利用光學攝像,小心翼翼地傳回來一些模糊的畫面.

陣地,已經一個小時沒有遭受攻擊了.這忽如其來的寂靜,讓所有人都覺得有些不同尋常.

對方想干什麼,他們的部隊又在做怎麼樣的調動部署種種問,在大家的腦海里盤旋著.

所有人,都希望這架最後的偵察機,在被敵人發現之前,能夠多少捕捉到一點有用的信息.

畫面上,明暗不一的山嶺叢林,如同月光下的海面,冷光粼粼.寂靜的群山,如同一個個黑色的巨人,或高或矮,比肩接踵.

什麼也沒有焦急和失望,在所有人的心頭蔓延.一架孤雁般的無人偵察機,能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這樣的飛行,不過是撞大運般的無奈之舉.

人們沉默著,忽然,畫面上,傳來一絲亮光.

緊接著,這一絲亮光,化作了成百上千,驚魂奪魄的絢麗焰火,在黑色的群山中,驟然綻放,光明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