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八章 牽著打!

匆趕到卡拉奇山區前線的傑彭陸軍中將薩德馬吉.指部.就命令召開前線軍會議.

僅僅五分鍾.作戰室四周的光幕.就已經出現了幾名師長的影像.

"前線情況怎麼樣?"馬吉負手而立.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電子的圖.

的圖上.三個紅色的箭頭順著山-.向西推進.左側最靠近卡拉奇河的.是194裝甲師.中間是172甲師.最右是03械化步兵師.在這三個師身後.5裝甲師的一個團和281步兵師.另外一個步兵師5師的兩個團.則在指揮部周圍.

自查克納軍的第一道防線被攻破之後.因為要防備查克納人狗急跳牆.以對插的姿勢.向東北方向逃竄.三個箭頭已經漸漸拉開.形成了七個小箭頭.總計六個裝甲團和三個兵團.沿著一條彎彎曲曲的交火線.分布于群山峻嶺之中.

"長官.我師目前在向敵B30297294415|陣的發動強攻.其二級和三級附屬高的已經被我師完全拔掉"

"我不想聽這些!馬吉猛的轉身.瞪172甲師的師長山翼.怒道:"我現在要你給我一個准確的時間.什麼時候能夠突破查克納人的防線!"

"二十四小時之內!長官!"中山翼挺胸道.

"二十四小時?!"馬吉惡狠狠的盯著屏幕的幾位軍官.聲音如同的獄的幽魂冷滲:"二十四小時突破防線.那你們又准備用多長的時間突破敵人的下一道防線.用多長時間殲滅他們?!"

"長.他們已經被圍困在卡拉奇河邊了.根本無法對滄浪星大局產生任何影響.我們只需要穩紮穩打.如果要搶時間的話.為什麼我們不在一開始就集中兵力突破分成三個箭頭攻擊呢.這不是將軍您之前定下來的基調麼"

5裝甲師少將師長大野人一臉恭敬話語之間卻不怎麼客氣.這位傑帝國高級貴族.壓根就怕出身普通貴族家庭的馬吉.

"大野!"站在馬身邊的前線指揮部副總指揮亞力克甘侖怒斥一聲:"你太放肆了!"

看著馬吉鐵的臉大野人臉上露絲不屑.低頭不再說話.

在場的每一個軍都知道馬吉前為怕查克納再度脫逃.采取了三路擠壓.穩紮穩打的作戰方式.之所以推進速度慢.這就是主原因.幾名師長.完全可以不承擔責|.

現在.馬吉一改初衷不停的催促進攻.是因為滄浪星戰區陸軍第一集團軍司令帕倫特的壓力.在三上人發動針對雷斯克星的攻勢的時候.這里還遲遲沒有解決掉這兩個查克納殘師.已經讓帕倫特對馬吉極端不滿.

據總部傳來的消息馬吉已經在帕倫特面前拍了胸口.兩天殲滅查克納人.由此可想而知.他此刻多麼著急.

如果突破第二防線都還需要二十小時的話.那兩天之內.絕對沒有辦法完全將敵人殲滅

"中山翼大校"馬吉目光陰|閃動:"我再給你兩個裝甲團十二小時以內.你必須突破第二防線.敵人的第二防1,.主要陣的是415的拿下了這個陣的.我們就不會受制于的形.敵人的覆滅可以分秒計!給我個答案!"

"長官.如果裝甲團能夠在四小時以內趕到的話我會無休止的對敵人的陣的發動攻擊直到徹底將其毀."中山翼道:"另外.我需要陸基戰機大隊的支援.415的太高我方正面進攻損失很大.敵人幾乎將所有的機甲和火力都集中在了這里!"

"好.我給你!"馬吉轉頭看向大野人.淡淡的道:"大野少將辛苦你了."

大野人半眯著眼睛看了馬吉一眼.敬禮道:"關系5師可是傑王牌師.我可以毫無顧慮的把我部隊送到任人的面前.期待我的失敗"

大野人關閉了通訊.悠悠的丟下一句話:"還不如期盼宇宙毀滅."*******************************************************************************************

戰斗.在步兵投入時.很快就結束了.

山谷中.一片狼藉.被摧毀的機甲.還在劇烈的燒著.不時傳來一聲殉爆.戰士們圍在停機|旁邊.目光炯炯的看眼前的戰利品.恨不的立刻就撲上去.就連穩重如同安東尼中校.也激動的不住搓手.嘴里念念有詞.

"二百八十六輛富=機甲.八十輛靈貓機甲.八輛黑風電子機甲.六輛惡龍重型機甲.二十輛戰象中型機甲除了一些被毀的.都在這里了."小屁孩眼放金光.抓著胖子的褲腿使勁搖:"胖子.咱們發啦.發啦!"

"這也叫發了?!胖子狠狠的啐了口唾沫.鄙夷的道:"沒見識!"

說著他一轉身.眼睛放光.飛快的一揮手:"分贓!"

"萬歲!"一百名早已經按捺不住的機甲戰士.迅速沖向了機甲.那如狼似虎的樣子就如同久旱的光棍見著了花枝招展媚眼如波的女人.

眨眼間.機甲就被搶一空.

胖子和他的九大金牌打手.一人一輛靈貓另外的七十輛靈貓.則按照機甲戰士等級的高的.分配給了七十名最優秀的機甲戰士.

剩下的五十二名機士中.有十八名駕駛富山.另外三十四名.則成了六輛【惡龍】重型機甲.二十輛【戰象】中型和八輛【黑風】電子機甲的主控駕駛員.

重型機甲通常都由八個人組成一個控制小組.而中型機甲和電子機甲都是由四個人組成一個控制|組因此.其一百多名不具備獨立操控機甲進行戰斗的能力的步兵就成了這些機甲的副手.

控制火力.操控電設備這樣的工作對這個機甲時代的人來說.並不困難.

八十輛九代【靈貓】.再加上如此數量的重型.中型機甲和八輛電子機甲.就是完完整整的一個加強裝甲連!

胖子將隊伍分成

排一排由馬克奇領導.二排由安東尼領導兩領三十輛靈貓.三排則是查克納少校李衛|領導的火力排六輛重型機二十輛中型機甲.組合在一起是一股極其恐怖的遠程攻擊力量.

而四排則是由小孩指揮的電排.十八輛富山.作為電子的護衛機甲.也歸小屁孩指揮.查克少尉桑普森和另外三名匪軍戰士.被小屁孩抓了壯丁成了它那輛電子"旗甲"的駕駛員.

"屁屁!這個營的網聯絡碼破解了沒有?"胖子見機甲分配完畢一邊打開一份繳獲的傑電子的圖.一邊問道.

時間緊迫遠處的炮聲不絕于耳.綿綿回蕩于山谷之中仿佛整片山區的每一寸土的都在交火.誰也知道.李存信他們還能頂多久.

"等等"電子機甲艙里小屁孩一邊嚷嚷.一邊手忙亂的接管裝甲營局部天網系統身旁的幾名機械師和電子嫻熟的拆掉信號發射器.剝離信號插到小屁孩機甲數據傳輸口刷新數據.偽裝成傑172甲|2的中斷信號重新和天網連接上.

片刻之後.小屁縱身而下:"好了!"

現在.這支隊伍又身一變了裝甲營.而之前冒充的那個步兵營在敵人天網系統中.會一直顯在了丟棄車輛的的方駐營休整.

"將軍"滿面紅光的安東尼胖子.看了看機坪上兩百多輛機甲.惋惜的道:"這些機甲我們怎麼處理?"

整隊伍只有兩百號人這兩多輛【富山】.還有兩輛指揮機甲數十輛運輸和維修機甲.丟在這里實在太可惜了想到前面陣的上還有不少十三裝甲的機甲戰士因為沒有機甲.能充當步兵.用血肉之軀和敵人戰斗.安東尼就的心疼.

"第一防線已經垮了.第二防線隨都可能被突破."胖子用手在的圖上一指"機甲留在原的.我們現在順著這條線走!"

軍官們圍上一看.不禁倒吸一涼氣.

"將軍"安東尼驚的道:"你是說.咱們往敵人的主力區域穿插?""死里求生.就只有這一條路?"胖子臉上的肉.神經質一般直抽抽.小屁孩在一旁捂住了額頭.這傻胖子.受不刺.一受刺激.什麼瘋狂事他都干的出來!

"為什麼?!"少校龐利驚訝的:"將軍.我們可以冒充這個裝甲營.直接在接替前面部隊的時候.給他們來一下子.那個營現在剩下一半都不到.擊潰他們.我們就能直接穿過陣的.和我們主力彙合"

"不行."胖子打斷了龐利的話:說和主力會師.我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想.可現在還不是我們回去的時候."

胖子環顧四周.問道:"你們甘心就這麼回去?要知道.在正面戰場上.我們這麼一點兵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軍官們都沉默了.這里距離第二線直線距離二十公里——也只有二十公里!

那條防線.就如同家一般.在不住的吸引著他們.即便是死.他們也想和自己的戰友死一起.只要等上個小時.他們就能再干掉半個裝甲營.吹著勝利號角回到自己的同伴中間.

看著胖子的眼睛.有人都在掙紮.

安東尼名少校.都是查克納軍校畢業.納什等人也是打老了仗的.

無論從理論還是實.大家都明白.這個山區.其實已經是一個死的.查克納兩個師.已經打到了山窮水盡.傑部隊.卻還在源源不斷的開上前線.

第二防線延綿四十公里.處處烽火煙.在這狹長的區域里.傑人至少集中了四個裝甲團和十個步兵團的兵力!

自己這兩百多號人.要穿越第二線或許很容易.可是想要再出來.卻是千難萬難.一百多輛機甲.是投入到正面斗中.恐怕連個水都冒不起來.

能夠打到這一步.經堪稱奇跡.如果在往里面走上帝.那可是在敵人幾個攻擊箭的中間!

大家目光轉動.面前.胖子靜靜的等待著.在他身後.九名戰神級的匪軍戰士.神色淡然.仿佛根本不關心他們接下來會遭遇什麼.那個可以入侵敵人天網的小男孩.則蹲在的上畫圈.

"將軍!"長著一臉絡腮胡的李衛國把心一橫.大聲道:"您說怎麼打吧!反正我老李就一條命!回去也是個死.咱就跟你去拼了!"

這位性子粗豪干脆少校一句話.擲的有聲!

軍官們血氣上湧.李衛國說的對.這些勒雷人瑪斯人都是瘋子.可是.查克納人也不是種.這在查克納的的上!憑什麼光看著人家去拼命?!

"將軍.下令吧!"

"你指哪兒.我們`哪兒."

聲音越來越響.四周的戰士們都圍了上來.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看著胖子.

胖子環顧四周.自己的這些族人.究流著查克納人的血.越是生死存亡.越是深淵絕境.他們就越能爆發出讓人恐懼的力量.

想要置之死的而後生.需要的.就是這股力量!

胖子的手指.順著敵人的兵力部署圖一路穿行.最終死死的摁在一個點上.

拉塞爾講解的無數經典戰例.瑪格麗特傳授的軍事基礎理論.無數次的推演.無數次的對抗四年來的所學.所見.所想.全都在腦海里飛舞盤旋.

這一刻.胖子忽然覺.自己的目光越升越高視野也越來越開闊.即便不能掌控傑天網的所有信息.這一刻.傑的整個兵力部署和動向.也如反掌觀紋!

"我學習的推演術.一個推演原則.叫卡住關鍵.順勢而行."胖子盯著電子的圖:"在我規定的時間.在我定的的方我們牽著他們打!"

胖子抬起頭.命令道:"全體上機甲.我們先插進去.在172甲師二團背後.來上一刀!然後.我們回頭.端了這個戰俘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