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七章 襲營
年1,雷斯克戰爭進一步升級.

根據潛伏于西約中的特工專遞回來的消息,蘇斯帝國和傑彭帝國准備再度向雷斯克星系增兵.蘇皇奧布雷迪三世和傑皇尼古拉斯五世,這一次終于擯棄了一切猜提防,決心精誠合作協同作戰.無論如何也要打贏雷斯克戰役!

這一仗,對兩大帝國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蘇斯帝國就不用說了.自開戰以來,蘇斯五次增兵,主力盡出.已經在東南戰區損失了至少三十支A級艦隊,兩百多個裝甲師和六百個全機械化步兵師.現在,還有雷斯克方面軍的主力,被圍困在雷峰星上,岌岌可危.

而傑彭,也不比蘇斯好多少.蘇斯的主戰場是在雷斯克,而傑彭兵力損失最嚴重的地方,則是勒雷的百慕大星系.作為進攻勒雷的主力,傑彭遭遇的是勒雷近乎瘋狂的抵抗.輪番上陣的六大軍區,有三個都打空了!

現在,三上悠人將雷霆,風暴兩大超級艦隊以及八支蘇斯A級艦隊投入了雷斯克.主力都拿出來了,一旦雷斯克有個閃失,對兩大帝國來說,無異于滅頂之災.

下定決心的奧布雷迪和古拉斯,接連下詔,進行戰爭爆以來的第一次全國總動員.預備役全部轉為正式編制,征召退役士兵,追加軍事預算.所有部隊全部進入二級戰備狀態,取消一切休假.軍工廠和造船廠,更是開足馬力生產.

就連軍校學,也換裝征召,下放到部隊基層.

同時,兩國簽訂皇室合作條約,組:統一指揮部.並派遣特使前往德西克,納加聯邦和比納爾特帝國爭取西約聯軍的支援.

0月5日,三上悠人不顧滄星未完全控制即下令向雷峰星動進攻.

綜合漢弗雷艦隊滅亡.比納特強攻卡爾斯頓星河以及目前斐盟兵力調動部署地情報.這位瘦小如同一名學生般地傑彭名將.迅即抓住了戰局地關鍵.

他要在斐盟完成增兵之前.擴大勢.為雷斯克戰局進入下一階段.做足准備!

0月6日.三上悠人艦隊雷峰星二號衛星空域.與攔截地查克納第九艦隊激戰四個小時.第九艦隊敗退.同日.一直游走于雷斯克星系外圍.避免和查克納交手地蘇斯帝國雷斯克方面軍艦隊.與三上悠人會師向雷峰星逼近.

0月7日.斐盟聯合艦隊在錢柏林地指揮下.避免和三上悠人艦隊決戰.防禦體系化整為零為騷擾.拖延.各艦隊密切配合.輪番對三上悠人艦隊進行偷襲.

太空戰斗地形勢.因為斐盟聯軍地戰術變化速變得複雜起來.雙方陣營以雷斯克為中心.以各躍遷通道.障礙區為戰場.互相纏斗襲殺.

0月8日.蘇傑聯軍于雷峰星北半球弗倫平原登陸.由于星際通道受斐盟艦隊地騷擾威脅繼兵力投送緩慢.

即便如此,被圍困多日的蘇斯雷斯克方面軍陸軍主力獲得了喘息的機會.斐盟聯軍在錢柏林的指揮下,由戰略攻勢迅速轉為戰略守勢大戰區構築防禦工事,大面積收縮.

自此斯克戰局,進入僵持階段.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斐盟增兵雷斯克在即,三上悠人在溜滑的錢柏林面前,能占便宜,卻不能一舉將其殲滅.這就意味著,雷斯克將在此後很長一段時間里,真正的成為一個絞肉機.隨著戰局的激烈,隨著雙方不斷投入兵力,這個星系將飄滿戰死的孤魂!

大家都把眼睛投向自己國內的動員,投向雷峰星.至于滄浪星,已經沒人提起了.

在西約人眼里,滄浪星已經被完全占領,最後的一些斐盟殘兵游勇,覆滅只在頃刻之間.滄浪星,就是他們的前進基地.

而對查克納民眾來說,滄浪星已經成了心口永遠的一個痛!

無數城市變成廢墟,上百萬居民死亡,數千萬人流離失所.剛剛從前線輪換下來的六個裝甲師和十個步兵師一夜之間化為烏有,那其中,還有他們最敬愛的李存信元帥.

李存信在查克納享有很崇高的聲望.雖然他已經多年沒有親自領兵了,可是,在所有查克納民眾和軍人的心目中,他就是查克納的一面旗幟.現在查克納軍方大將,有一大半,都是他的部下.

在得知元帥身陷敵後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失聲痛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含淚祈禱.

元帥一旦隕落,將是查克納開戰以來,最慘重的損失.軍部和總統府,甚至已經做好了祭奠的准備.只不過,因為一直沒有確切的消息,所以還暫時壓著.

現在甚至沒人敢提起滄浪星.跟隨李元帥多年的將軍們,更是一說起這事就紅了眼睛.每天鐵青著臉在營房基地轉來轉去,拼命地動員集合部隊,沒日沒夜地做著准備.

李元帥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們就要把天都捅個窟窿!

**************************************************************************************************

胖子駕駛著機甲,無聲無息地行走于山地叢林之中.(電 腦閱 讀 w w w .1 6 k . c n)

機甲,就是科茲莫之前駕駛的【太行】.在獲取了後,胖子對機甲進行了進一步的改裝,現在機甲的性能,已經不比一輛嶄新的【太行】差了.

山下,馬克維奇領著隊伍緩緩前進.

隊伍的前面,科茲莫和蒙遜駕駛的兩輛【富山】當先開路,其後跟隨著一輛運輸機甲,四輛自行火炮,一輛指揮機甲,一輛維修車和一輛能量補給車.兩百多名士兵,已經全部換上了查克納人的制服,坐在車上和機甲上搖擺擺.

隊伍的最後,是由哈格羅夫,瓦格斯塔夫和巴茲駕駛的另外三輛【富山】.

因為冒充的這個番號為203步兵師一旅的傑彭步兵營所屬的團部,已經突破第一防線,前移到了第二防線附近,因此,在冒充名義獲取天網授權後,部隊可以大搖大擺地沿傑彭人修建的臨時山地公路向第二防線北段移動.

筆直的一道道光,在黑暗的山林中晃來晃去.

前後都沒有其他傑彭部,戰士們聊著天,不時出一陣笑聲.每一堆人里面,就有一個口沫橫飛的匪軍戰士.從救了張鵬程的12011艦隊開始兩位將軍痛打斐揚B15隊指揮官薩蒙,再到長弓星系,俘虜漢弗雷為查克納扼守住東南主航道半個小時不到,眼睛通紅的查克納戰士們,已經把這幫菜鳥當成了親人.

最讓查克納士們佩服的,是這幫家伙穩定到沒心沒肺的心理素質.

雖然天色已經黑了是,這一路來也碰到過不少傑彭部隊.無論是被探照燈直直地照著還是有人過來詢問,這幫家伙都談笑風生,渾然不把危險當回事.鎮定得讓查克納戰士們懷疑,這幫家伙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現在要去干的是什麼勾當!

受他們的影響克納士們也變得從容起來.情況再壞,未來再渺茫不過就是一死而已.

無論是二百二十名戰俘還納什手下剩余的二十個人,都是從死亡懸崖邊緣爬上來的.沒有這幫自稱匪軍的家伙伙兒早就過奈何橋了.況且,查克納人嘿,有幾個是怕死的?!大不了,跟他們那位胖子少將胡鬧一場罷了.

說實話,當胖子少將說要偷襲一裝甲營的駐地時,沒有一個查克納戰士敢相信胖子說的是真的.

就這麼兩百多號步兵,總共才六輛機甲,就想去偷襲一個裝甲營?這和一只兔子卷起袖子叫囂著要毆打老虎有什麼區別?

納什一幫人,或許還半信半,剛剛被營救的兩百多名戰俘,則心驚肉跳.

整整一個裝甲營啊!按傑彭的編制,至少有三個連,外加兩個排的機甲,總數超過四百輛!都不還手,排成一排讓大家伙兒砸,也得砸到過年.就算是晚上,大部分機甲戰士都在組合式營房里,那也有至少四十輛機甲負責巡邏警戒.

也知道胖子少將嘀嘀咕咕地指著地圖說了些什麼,反正幾位軍官是被說服了.一個個鐵青著臉咬牙切齒的表情,像極了遇見肥羊准備做買賣的土匪!

"向右."通訊頻道里傳來了胖子的聲音.

聽到聲音的戰士們都同時靜了下來.

機甲轉向下了道路旁的緩坡,維修車和能量補給車也放下了機械腿,開啟山地越野模式.

劇烈的搖晃中,隊伍無聲無息地穿越一條小溪,順著溪流往上走了近兩公里,進入叢林,翻過一個山頭,埋頭行進了十多公里,在一處山坳中停了下來.

機甲剛一停穩,戰士們就縱身而下.一個個身影往來奔走,一聲聲壓低了嗓子的命令此起彼伏,腳步聲凌亂.片刻的忙碌過後,一支整整齊齊的隊伍,已經出現在林間空地上.

胖子跳出了機甲,在他身後,馬克維奇和哈格羅夫等人,站成一排,在他身旁,是小屁孩,納什,安東尼,以及另外兩名少校李衛國和龐利.

滄浪星有兩顆衛星,幽幽的光芒灑在叢林樹梢,山下隱約能聽見溪水潺潺.

胖子的目光,在黑暗中隱隱亮.

"大家都知道我的名字,恐怕大多數人還不知道我的來曆,"胖子看著眼前的戰士們大聲道:"我是查克納族人,勒雷聯邦少將.從2059年加查林入侵勒雷開始,老子就沒下過戰場!加查林皇帝,就是老子抓的.瑪爾斯自由航道,也是老子奪的.你們的張鵬程上將是老子救的.長弓星系,是老子守的!"

山風陣陣,隊伍鴉雀無聲.

戰士們靜靜地注視著這個臉上肌肉抽抽著,有些猙獰的胖子.心頭隨著胖子口中迸出的一個個顯赫戰績在劇烈地震動,心跳越來越快.

那些匪軍戰士沒有吹牛,胖子也不是在吹牛.

"你們中間有兩百多人是戰俘,剛剛被我家屁屁救了"

胖子拍了拍身旁小屁孩的腦袋,小屁孩天真地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查克納戰士們看著這如同天使般的小男孩,都不禁心驚肉跳.他們不約而同地想起了那被咬缺了脖子的傑彭士兵,那詭異的身影,還有那殷紅的鮮血.

"另外一些,是和我們一起在陣地上生死與共的."胖子的

在呼嘯的寒風中異常清晰:"無論你們來自哪里,的番號是什麼,現在,我們就是一支軍隊!一支,身在敵後重重包圍之中不知死活,想著要搗個天翻地覆的軍隊!"

"我來這里的目的,很簡單!指揮部請求我一趟滄浪星!"胖子環顧四周:"說實話,老子本來不想搭理他們的.這種情況下,讓老子來執行任務,不是送死是什麼?可是我聽說李存信元帥在這里,我沒有選擇!所以,我來了!"

"現在,我們要干的,是襲擊五公里外的一個傑彭裝甲營!"胖子的手往山坳西北一指:"翻過這個山頭,我們就能看見他們的營地!"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用雞蛋碰石頭!可是"他在隊伍前面來回踱著步:"老子告訴你們子沒這麼傻!"

他猛地一揮手:"科茲莫,告訴他們的手速."

"每秒六十二動!"莫上前一步.

"哈格羅夫."

"每秒七十一動!"哈格羅夫前一步,挺胸道.

"瓦格斯塔夫."

"每秒七十動."

"蒙遜."

"每秒七十三!"

"巴茲."

"步兵."

""

隨著胖子身後的九名機甲戰士紛上前一步著這些戰神級的機士口中報出的恐怖數據,在場的所有查克納戰士,只覺得一股熱血,猛然間沸騰起來,燒得胸口燙!

"老子這些戰士,找遍整傑彭,他們也湊不出來!"胖子咚咚地拍著胸口,吼道:"現在,我們只有六輛機甲,兩個小時以後,我們就會有兩百六十輛機甲!"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有.就算們中間有一半是步兵,你們也可以駕駛機甲跟在我們身後散步!只要在田里開過農業機甲,開過工程機甲的人,就能開戰斗機甲!"

胖子說著,停下腳步,緩緩環顧四:"告訴我,你們願不願意跟著我,干掉那個裝甲營!去營救你們的元帥,營救你們的戰友?!"

"願意,長官!!"兩百多名查克納戰士齊聲吼道.

"很好!咱們就一口口地吃掉我們面前的一切敵人."胖子一揮手,淡淡地道:"打一個營,還用不著你們去拼命.這次不過是拿他們開刀祭旗,弄點機甲.你們跟在我們後面,唯一的任務,就是把該搶的都搶過來,把該毀掉的都毀掉!這些東西,他們懂!"

胖子說著,用手指了指一幫站在旁邊的匪軍菜鳥.菜鳥們面露矜持,大點其頭.

"出!"

"第一中隊,向右轉,上機甲!第二中隊,跑步前進!"

隨著查克納中校安東尼的一聲大喝,已經被鼓動得滿腹殺機的戰士們毫不遲疑地列隊前進.這一次,他們不是守著陣地挨打,而是主動出擊!

片刻之後,隨著機甲引擎的啟動聲,隨著腳步聲的漸漸遠去,山林里,再度恢複了平靜.只剩下兩輛不能翻越陡峭山脈的卡車,靜靜地停留在幽幽冷光之中.

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隊伍就已經翻出山坳.

站在山脊上,透過夜視望遠鏡,山下的裝甲營地清晰可見.

營地在一個方圓兩平方公里左右的山坡上,背山向南.三排組合式營房圍成了一個凹字,中間停著三百輛【富山】機甲和八十輛傑彭九代【靈貓】機甲.在這些戰斗機甲的中心,則是九輛【黑風】電子機甲,六輛【惡龍】重型火力支援機甲,二十輛獸型【戰象】中型機甲以及數十輛運輸機甲維修機甲和工程機甲.

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營房黑漆漆地一偏,安靜無聲.

"將軍."安東尼放下手中的電子夜視望遠鏡,問道:"從停放的機甲數量來推測,敵人應該有至少三十輛機甲在外面巡邏.其中,還包括一輛【黑風】電子機甲.如果我們不盡快動手的話,以指揮機甲的電子設備,很難完全遮蔽敵人的雷達探測."

胖子舉著電子望遠鏡:"屁屁!"

"左邊山谷兩輛移動巡邏口六輛固定駐防,"小屁孩伸出白嫩短胖的手指,毫不猶豫地道:"營地對面有四輛,周邊兩百米距離內有十輛,呈圓形散布間隔一百米.另外,右邊山腰上,有四輛警戒機甲威脅我們後隊必須要干掉!"

"指揮機甲的電子壓制系統,能夠屏蔽多長時間?"胖子問道.

"對方只有一輛電子機甲是啟動的,至少能屏蔽半個小時."小屁孩咧著嘴,嘿嘿一笑:"況且有我屁爺在子你安心去吧,一個小時內,保管沒有一點信號從這里溜出去.他們別想聯絡上天網."

"巴茲."胖子放下望遠鏡,咬牙下令:"右邊山腰上的四輛機甲,交給你了.吸引敵人的注意力,干掉了之後直接下山投入戰斗."

"明白!"巴茲開啟機甲潛行模式入了山林之中.

胖子看了看時間,跳上機甲安東尼和馬克維奇道:"看見我們在外圍動手,你們再下山."

"將軍!"眼看胖子要關閉艙門東尼急道

"還有問題?"胖子眨巴眨巴眼睛

安東尼向黑黝黝的山谷望了一眼,咬牙敬禮道:"祝您好運!"

在他身後兩百多名查克納戰士同時舉手敬禮.

"放心吧!"胖子挑了挑眉毛:"既然老子鐵了心要干,就不會鬧出個出師未捷身先死的笑話!你們幫那幫傑彭雜種祈禱吧!"

說著,胖子關上艙門,啟動機甲,一揮手:"走!"

四輛【富山】跟在胖子的破爛機甲身後,如同流星般向山下投去,眨眼間就消失在茂密叢林之中.

風,刮得越來越,戰士們站在原地,只覺得每一秒都過得那麼慢.這個山谷,仿佛在這片寂靜中,被凝固了.

也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只聽"哐"地一聲右側山腰,傳來了一聲金交鳴,

那是巴茲!

戰士們猛地過頭,側耳靜聽.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在這寂靜的山谷中,仿佛敲響了一通急促奔騰地戰鼓.

山下營地頓時如同炸了鍋一般.光大亮.亂糟糟的士兵衣衫不整地沖出了營房,營房外,隱藏在黑暗中的機甲,打開了探照燈,燈光在山上掃來掃去,不少機甲都開始向著聲響傳來的地方移動.

就在這兵慌馬亂之中,然間,只聽一聲暴喝,震動山谷.

"殺!"

隨著這個震耳欲聾的怒吼,五條黑影,如同閃電般,自叢林中電射而出,筆直地沖進了向右側山腰奔跑的警戒機甲混亂的隊形中.

戰鼓,由一道變作了六道.

刺耳的金鐵聲中,五輛匪軍機甲傑彭機甲群中劈浪分波.一輛輛傑彭機甲被粉碎,一個個火球在黑暗中驟然閃亮,數不清的殘骸零件,向四周拋射.

山頂上的戰士們只覺心跳加速,渾身上下如同過了電.熱血上湧,就連寒風中的呼吸,都變得如同火一般滾燙.

在胖子的帶領下,五輛機甲的沖鋒,如同千軍萬馬長江大河.那雄渾的氣勢,讓人膽戰心驚,感覺不可抗拒.一反抗,就要被粉碎,就要萬劫不複!

"轟!"右側山腰,響起了一聲驚天動地地爆炸聲,一個火紅的圓球,滾下了山坡.隨即,巴茲駕駛的機甲,在火光之中直沖下山,直接劈進了趕來的傑彭機甲群中.

如同虎入羊群!

站在山頂上的戰士們,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巴茲的凶猛!他們甚至無法把眼前那輛在起伏的山林中若隱若現的機甲,和那個笑眯眯的,沒個正形,就連拿槍的姿勢都搞錯了的青年聯系起來.這一刻,他簡直就是一尊威風凜凜地魔神!

與此同時,已經在頃刻之間擊殺了至少十五輛機甲的胖子等人,也同時變幻了陣型.沖在最前面的胖子和哈格羅夫,瓦格斯塔夫停下了腳步,如同散開的煙花般,分三個方向襲殺.而最後的科茲莫和蒙遜,則直接越過了他們的頭頂,沖進了營地.

能量炮,機關炮,在營地里自由肆虐.毫無抵抗力的組合式營房,在爆炸中一片片地坍塌.慘叫聲,在無數被打成血肉的傑彭士兵中間此起彼伏.

兩輛機甲,宛若兩個揮舞鐮刀收割生命的黑袍死神,以快得只能看見幻影的速度,擊殺著所有試圖向停機坪靠攏的傑彭士兵.一時間,血流成河!

而在營地外圍的山坡上,山坡下.三輛機甲以極快地速度屠殺著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傑彭警戒機甲.他們的動作是那麼的快,那麼的凌厲.他們在傑彭機甲的火力網中穿行,進退如神.他們不使用遠程武器,只依靠快逾流星的身形近身,格殺,然後撲向下一個受害.

沒有哪一輛機甲,能在他們的手中抵抗兩招.

他們的幻影,在傑彭機甲群中若隱若現,即便是站在山上,也抓不住他們的蹤跡.能看見的,只有他們縱橫肆虐後,留下的機甲殘骸,留下的那一團團沖天而起的火焰.

營地里的營房已經垮塌了一大半.傑彭士兵,終于崩潰了.沒有人敢再向停機坪靠攏.他們開始四散奔逃.

而營地外面,巴茲在擊殺了八輛傑彭機甲後,已經和胖子他們合流.

這是屠殺,狼入羊群一般的屠殺!

"列祖列宗保佑查克納!"安東尼中校揉了揉已經因為激動而僵硬的臉頰,下令道:"李衛國!"

"到!"少校李衛國上前一步.

"給你五十個人,保護好他們!"安東尼指著一幫匪軍菜鳥和龍泰,步兵,韋瑟里爾三人,目光如刀,惡狠狠地道:"他們少一根毫毛,我送你上軍事法庭!"

"是,中校!"一臉漲得通紅的李衛國梗著脖子立正敬禮,站到了韋瑟里爾等人的身邊:"從現在起,他們就是我親爹!除非我死了!誰也別想靠近他們!"

"該我們上了!"一陣哄笑聲中,安東尼環顧四周已經熱血沸騰的查克納戰士們,看著那一雙雙紅亮的眼睛:"都准備好沒有?!"

"准備好了!長官!"

"上!"

轟,山下,最後一間營房坍塌了.傑彭士兵,漫山遍野地奔逃.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