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四章 突圍(上)

架傑彭S177【暗流】式戰機,從遠處山脈後騰空而起,嘯著掠過城市上空.

原本繁華的城市,卻是死一般的寂靜.

街上的行人,寥寥無幾.觸目所及,盡是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傑彭士兵.

所有的城市都已經實施了軍事管制.架著機槍的裝甲車,停在每一個十字路口,堆起的沙包和隔離網,將寬闊的街道如同即將合龍的堤壩一般,壓縮成一個小小的缺口.機甲來回巡弋,面無表情的傑彭衛兵,檢查每一個行人的身份,野蠻地搜身.

街道兩側的大樓,已經是面目全非.原本漂亮的外牆遍布彈痕和破洞,盡是煙熏火燎的痕跡.

霓虹燈和廣告破爛不堪.扭曲的鋼鐵支架,不時被擺動的電纜觸碰,爆出一團灑落的火花.地面上,散落著各種各樣的垃圾.

缺了大半個角的公共屏,還在不停地閃爍著,不時亮起一段廣告,美麗的主婦和丈夫剛剛溫馨地擁抱在一起,產品畫面還沒來得及放大,畫面就再度陷入亂糟糟的斑駁雜紋之中,只給空曠的街道留下一陣噪音.

在傑彭人侵之後,滄浪星的居民,都只能在家里躲避.盡管一棟棟倒塌的大樓,一片片的廢墟告訴了他們家里有多危險,可是,對于這些普通的民眾來說,在家里,總比暴露在那些毫無人性的傑彭士兵面前要安全許多.

只要還有食物,只要太空城的環境衡系統還在工作,就沒人願意冒險上街.

看樓下躺在街道上的尸體,看看街口不時被拖到一邊毆打,甚至槍殺是路人,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緊閉門窗,捂住自己孩子的眼睛.

誰也沒想到.滄浪星.就麼輕易地失守了.

城市周邊原本熱鬧喧囂地事基地經在那一夜不斷閃現地球形光芒和震耳欲聾地爆炸聲中化為廢墟.那些休假時三五成群走在商業中心大街上地軍人.那些匆匆忙忙地軍車.那些調動地機甲和列隊前行地自行火炮.已經不見了蹤影.

城市地電視台.網絡和所有信息來源.都已經被傑彭人接管.打開電視.唯一能看到地.就是傑彭地一個個公告.

不過.總歸有些消息傑彭人封鎖不了地.例如.共和國還有兩個師.在堅持抵抗地消息.

這個消息.已經成了所有查克納人地精神支柱.他們把期盼主力早日反攻之後地一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兩個師地身上.

多麼讓人振奮.在敵人數十個師地毀滅式打擊中.這幫查克納地好小伙子然生存了下來.這些日子以來.他們一直拖著傑彭人到處跑.傑彭人費勁了力氣想要抓住他們.想要包圍並殲滅他們.可是.直到現在.傑彭人也沒有得逞.

能讓傑彭人吃癟,這兩個師尊敬的師長,做了一件多麼讓人痛快的事情!

雖然在大多數人的心里,都知道這兩個師終究會有被剿滅的一天可是,在沒有傳來最終消息之前,人們總是願意往最好的地方去想.

這兩個師,就是所有人心頭的一絲火苗.是仇恨的火苗,也是希望的火苗.

人們四處打探著,貪婪地詢問一切關于這兩個師的消息.從番號到目前所在的位置,從將領到具體的戰斗只要聽到有一個小小的勝利的戰斗論真假,男人們都會壓低了聲音歡呼.而女人們,則會摟著自己的孩子,雙眼放光.

這兩個師,就像是一匹不被看好的賽馬.這一次有查克納人,都在它身上投下了賭注.即便明知道這匹馬勝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忠貞不渝.

滄浪星的城市,已經完全被傑彭人控制住了.隨著一艘艘巨型運輸艦的降落著這些運輸艦緩緩展開外殼變成一個個巨大的軍事基地,牢牢吸附在城市身上經有數清的傑彭士兵,開始向著更遠的聚集區和城鎮開進.

作為僅次于斐揚共和國和比納爾特帝國的人類第三大強國,查克納的星球,經過長期移民經營,已經脫離了一個星球寥寥幾十個大小城市的格局.飛速增加的人口,發達的經濟,讓查克納移民星球的城市越來越大,而隨著城市向四周輻射開來的,就是一個個聚居區和一個個城鎮.

雖然這些城鎮,大多數都是農業區,可是,在許多交通要道的地方,通常都駐紮有軍隊.少的只有一個班,多的有一個營.

這些軍隊雖然只是三級部隊或者四級部隊,有些地方甚至是警察和民兵的五級部隊,可是,整個星球星羅棋布的軍隊若是彙集到一起,對立足未穩,希望盡快穩定下來掌握局勢的傑彭人來說,依然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威脅.

現在堅持抵抗的那兩個查克納師,就是因為一路上有不少潰兵和沿途駐紮部隊的加入,才堅持到現在的.

看著寂靜破敗的城市,看著妻子孩子不安的臉,看著地圖,想象著兩個查克納師的命運,滄浪星的居民們能做的,就是祈禱反攻的早日到來.期盼兩個查克納師,能為這苦難的日子帶來一點暖和血液的溫度.

一輛獸型寬體指揮機甲,如同一只八足駿馬,在街道上飛快地移動著.

身前身後,四十輛傑彭九代【靈貓】人型單兵機甲,正以他們那聞名于世的輕柔貓步,飛快地在街道廢墟上縱躍奔跑.

傑彭上將澤克希斯倫特揉了揉有些隱隱作痛的腰,將目光從窗外寂靜的城市街道上收了回來,看著眼前畢恭畢敬地陸軍中將薩德吉,微微皺了皺眉頭,用極緩慢的語速道:"卡拉奇的戰斗,還沒有結束麼?"

馬吉的眉毛微微一跳,急忙回答道:"上將大人,我軍已經占領了卡拉奇上游溫泉鎮和卡夫鎮,切斷了敵人的退路,將敵人團團包圍.在外圍,還有兩個裝甲師和三個步兵師沿線布防.敵第十三裝甲師和第五十一機師,是甕中之鱉!"

"甕中之鱉!"帕倫特冷哼一聲疏的黃眉毛忽然間詭異地立了起來:"就是這兩只甕中之鱉,你抓了整整十天時間!"

"對不起,將軍大人."馬吉一靠腳後跟,惶恐地立正道.

"我還需要等多長時間才能去向三上悠人將軍彙報?"

帕倫特怒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讓人捉摸不定.他的聲音,再度變得緩慢而模糊.仿佛在自言自語一般

著眼皮,豎起來的眉毛又垂了下來.

"兩天!"馬吉不敢遲,堅定地回答道:"敵人的第一防線,已經被我軍全線攻破.只要再擊穿他們目前據守的第二道防線們就只能退到卡拉奇河邊不到兩公里的狹長地帶,束手待斃."

"打痛一點."帕倫特輕輕揮了揮手,仿佛在驅趕一只無足輕重的蒼蠅:"初來乍到,我們需要有個態度."

他的目光再度游移到了機甲舷窗外.機甲大隊正在經過的一個十字街口,持槍的傑彭士兵恭敬地向指揮機甲立正敬禮年輕士兵的手上,還捏著幾份臨時通行證,在他的身後,一排查克納平民老老實實地排著隊,如同一群受到驚嚇的鵪鶉.

士兵和平民飛快地遠去.

"這一仗打完了些查克納人就知道我們的尺度標准了."

帕倫特的嘴角,露出一絲冷地笑意:"或許,其實他們已經知道了只不過,他們並不明白我們有多認真!總有那麼一些人,會心存僥幸."

一棟大樓,窗口向後退去.七層高的樓房已經垮塌了一小半.透過外牆上的一個大洞可以看見,一具衣服已經成了破布條的尸體,無力地搭在一張辦公桌上.

這一幕,在眼前驚鴻一瞥.馬吉低下.

",將軍大人!"

********************************************************************************************

"將軍,"納什坐到了【富山】甲的胳膊上開了戰術頭盔的勒在下巴上的系帶,抓了抓蓬亂的頭發:"我們接下來該怎麼打?"

納什請示的時候,無論是神還是語氣都很自然.就好像胖子是他一直追隨的長官一般.

這是一種沒有任何遲的認同.對于這位從天上掉下來的勒雷少將,他的心里除了無限的欽佩,已經沒有留下哪怕一星半點的質了.

和納什相比,胖子很年輕,不過二十五六歲年紀.

在納什的手下個年齡段的青年有許多.其中有跟著他打了一年多的老兵,也有剛剛補充進連里的新兵.官職比他高的他也見過不少.大部分是軍校的高材生.在軍隊基礎熬兩年,嶄露頭角成為校官.正是躊躇滿志的年齡.

若是平時,納什恐怕不怎麼可能抬眼皮看一下這又白又喧的胖子.即便是少將,在他們這一類行走于生死線上的戰士看來沒什麼了不起的.平時牛逼哄哄,指著地圖運籌帷幄智計百出上了陣地就慌亂傻眼的,他們見得多了.

說實話聽孫平說起遭遇胖子時的情景時,納什還不怎麼相信.可剛剛在戰壕里看見的一幕已經足夠他明白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勒雷少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機修工那一套納什不懂.可論起打仗,他卻是個老手.一看胖子在陣地上的跑動,射擊,納什就知道這胖子不是一般人.這絕對是一個從尸體堆里滾出來的,最恐怖最冷酷無情的王牌狙擊手.那杆狙擊槍到了這個家伙的手里,就是死神的鐮刀!

狙擊槍納什自己也玩過,說實話,他玩不過馮老四.

幾百米外的靜態目標,打起來還有個准.要像馮老四那樣在兩三公里之外干掉一個移動目標,可就不是他能辦到的了.

正因為以前親自上手學過玩過才知道要像胖子一樣在不斷的移動中探頭就打論靜態動態目標都是一槍斃命,究竟有多麼難!

有戰士數過,胖子總共開了三十二槍,打死了三十二個敵人.沒有上過戰場的人|難明白這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數據.百發百中倒並非傳說.一名合格的狙擊手,一生中失手的次數也就那麼幾回.可是,胖子的這種狙擊不是以狙擊手的方式來打的.

他沒有長時間的潛伏,沒有耗費時間進行觀察,更沒有大范圍長距離的潛行和轉移.他就如同一只地老鼠般,在長達百米的陣地上竄來竄去.一探頭就是一條人命.這種殺戮的效率,十個狙擊手比不上十個機槍手也比不上.

效率,這才是最可怕的.

有這麼一個生命收割機般的怪物在陣地上想而知那些沖鋒的傑彭士兵的心理壓力有多大.他們最終出現崩潰式的逃跑,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機甲被干掉.更重要的原因,其實就來自于他們身旁一具具被擊斃的軍官尸體.

當他們的機甲倒下的時候,不斷積聚的恐懼,在一瞬間就如同洪水潰了堤.當第一個人轉身逃命的時候面的人自然而然就跟上了.

納什是個干脆人,眼光毒辣,也懂識時務者為俊傑.

什麼樣的長官帶什麼樣的兵.這個道理納什從入伍的那天起就明白了.他能看出來,胖子手下這些雜牌兵里,沒幾個是吃素的.

有誰會在敵人的炮彈如同雨點一般落下來的時候一輛機甲興致勃勃地猜拳?

從那名年輕機士展現出來的機甲操控技巧上,納什可以斷定,猜拳的這七八個人遍整個查克納,也湊不出來!

他們表面上懶散,沒心沒肺.骨子里卻是在殘酷的戰斗中磨礪出來的自信.哪怕他們都是玩槍的菜鳥,也是百戰余生後的菜鳥!

納什可不是傻子.

既然老天爺在最危險地時候從天上砸來了好運氣,那就跟著運氣走好了.只有那些心高氣傲沒上過戰場,沒經曆過生死的白癡,才會因為自尊跟運氣過不去.

胖子焊接上了外掛裝甲片,將科茲莫搗出來的破洞遮掩上,跳下了【富山】機甲.

這輛機甲基本沒有什麼損傷茲莫下手很有分寸,基本是精確地按照胖子的指點下的手,用外科手術式的攻擊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只用了不到五分鍾,胖子就恢複了【富山】的全部性能.

現在,只要給這輛富山補充滿能量,它就和新的一樣.

聽到納什的問話子用維修用的抹布擦手,反問道:"你的意思呢?"

"將軍"納什拍馬屁:"您的意志就是我們的生命,1792團一營一連上下,唯命是從."

胖子斜眼睨著這位中尉連長,心下贊歎愧是身經百戰的老兵油子,

都丟得都這麼鏗鏘.

"下面情況怎麼樣?"胖子沖哈格羅夫招了招手,猜拳排第二的哈格羅夫笑逐顏開,摩拳擦掌地跑過來接管了機甲.

"還沒有什麼動靜.不過,我估計"納什看了一眼已經四十多歲的哈羅夫,憂心忡忡地道:"那個白癡營長准備孤注一擲了."

孤注一擲?!最討厭有人跟自己拼命的胖子又氣又恨,瞪眼道:"怕他個鳥!他們大概還有多少人?!"

"根據我們的推算,大概還有一百二十人左右."納什看了看自己的戰場記錄儀電腦:"前前後後,他們在陣地前面至少丟下了三百人."

"一百二十人,四機甲."胖子松了口氣,迅速在心里盤算著:"把地圖給我看看."

納什將戰場記錄儀的地:投影投放在【富山】的機殼上.

傑彭人的:擊陣地,位于347高地正前方三百米左右的一個小山坡後.四周林木蔥郁,左右兩側,都是筆直的山崖.看起來,就像是一把太師椅.

347高地占據了椅背,地形險要,一百米的陣地,足以封鎖傑彭人所有的通路.這也是這個營正面攻擊了半天,**個小時里,只發動了兩次包抄迂回的原因.陣地兩翼陡峭的山勢,讓他們的包抄變得比正面佯攻還難.陣地四周二十多輛機甲,有十輛,都是在兩次包抄中被擊毀的.

",他們沒有什麼動靜?"胖子看著地圖上,陣地兩翼的山坡,忽然皺起了眉頭.

"是的,將軍."納什回答道.

"科茲莫!哈格羅夫!"胖子手上的抹布一丟,一把抓起了狙擊槍,戴上頭盔,急道:"你們立刻沿戰壕向兩翼潛行干掉摸上來的敵方機甲後,增援陣地!記住,下手別太狠了.機甲還有用."

"是!"科茲莫和哈格羅夫迅即自鑽進機甲,啟動引擎.

"將軍"納什睜大了眼睛,有些糊塗.

"馬克維奇!立刻集合!"

胖子吼了一聲,一邊給狙擊槍上彈夾,一邊飛快地對納什道:"命令你的人統一聽從指揮!那幫家伙耗在這里打了你們九個小時可能就這麼算了.他們有機甲,上次進攻只派一輛上來,就是試探我們的反機甲火力.如果換做你是對方指揮官,你會怎麼打?"

看見兩輛機甲啟動,匪軍戰士集合,剩下的查克納戰士都緊張地站了起來.

納什盯著地圖,腦子里忽然靈光一現——對方陣地之所以沒有動靜,顯然不是放棄了.他們是在准備偷襲!

347陣地的兩翼山坡雖然陡峭難攻,可對于機甲來說卻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如果對方指揮官要孤注一擲定會選擇利用步兵的數量優勢正面沖鋒,然後用手里的機甲沿兩側山坡包抄!陣地上沒有反機甲火力,以一輛破爛機甲,就算是三頭六臂,也要顧此失彼!

只要對方有一輛機甲沖進了陣地,陣地就完了!一二十號人,還不夠機甲能量機關炮掃上一梭子!到時候怕連抱著聚變手雷往上沖,都沖不近身去!

幸虧胖子少將及時反應過來,爭取到了一點時間,不然,就是一個死局.

現在問題的關鍵是方手里到底還有多少機甲,火力覆蓋還能堅持多長時間!

敵人發動沖鋒需要時間.兩名匪軍機士擊殺對方的機甲,也需要時間.

如果有超過五輛機甲兩翼和正面同時沖鋒,如果敵人的火力覆蓋如果能夠支撐到他們沖到陣地前沿炮彈波及范圍之外一仗,可就苦不堪言了!

"集合!服從將軍統一指令."納什猛然間狂吼一聲:"進入隱蔽壕,隱蔽,准備戰斗!"

"走!"胖子一馬當先,鑽進了交通壕.得到命令的查克納戰士毫不遲疑地緊緊跟在納什和馬克維奇身後.整個機甲戰壕如同炸了鍋一般,就連剩下的二十多名匪軍菜鳥,也撅著屁股鑽進了交通壕.

管他娘的,敵人殺上來先撈著了崩兩個保本!

幾乎就在所有人抵達交通壕的第一時間,陣地的左右兩側,都傳來了機甲能量炮的炮聲,爆炸聲和搏斗時震耳欲聾的金鐵交鳴.

隨即,天空中響起了轟轟的聲音.眨眼間,疾風暴雨般的炮火覆蓋,就淹沒了整個陣地.

這一次,傑彭人顯然沒有留手的意思.他們幾乎已經將一個步兵營所能配備的所有能量,都全部打了出來.

躲在隱蔽壕的防爆洞里,胖子臉色發青.

劇烈的爆炸,席卷了整個坑道.沖擊波和火焰在坑洞里橫沖直撞.大地在劇烈的顫抖著.即便堵住了耳朵,那狂暴的聲音也直往腦袋里鑽.所有人都張大了嘴,炙熱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不時有能量箱和彈藥的殉爆炸起,防爆坑的防爆棚,發出刺耳的聲響.被掀到空中的破爛鐵,混雜在泥土碎石中打落下來,如同一注豪雨.

轟.一個防爆洞被准確的擊中,幾名匪軍戰士和兩名查克納士兵,頓時化作漫天血肉.殘肢斷臂,被拋出了隱蔽壕,飛出數十米遠.

胖子知道,摸清了底細的敵人,這一次將肆無忌憚地浪費他們的炮彈.沒有炮火反制,這種打擊,會一直持續.直到他們的自己人進入炮火覆蓋范圍,或者打光所有炮彈能量.

幸虧,傑彭人的一個營只有二十輛自行火炮,而這種為了遠程打擊的長炮管而犧牲了移動性的苯家伙,攜帶的彈藥有限.

在之前的二十多次攻擊中,納什曾經呼叫過幾次炮火反制,讓傑彭人地自行火炮損失了不少,幾度啞火.要不然,不用步兵沖鋒,光是炮火覆蓋,就足夠把這個陣地給削平了.

胖子在心里計算著傑彭人可能擁有的機甲和兵力,眼睛越來越紅,臉色越來越猙獰.顫抖的身體,也在完全豁出去之後,奇跡般地恢複了平靜.

剩一百來號人,幾輛機甲,也敢跟老子拼命?!科茲莫和哈格羅夫,解決陣地兩側迂回的機甲,要不了三分鍾!!

媽勒個比,想殺老子,老子捏死你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