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章 狙擊

子提著槍.彎著腰在通往陣的前沿的交通壕中一路

槍是一把查克納軍用MT-060II型輕狙擊槍.無聲.有效射程三公里.使用混合彈.可連發.連發時射速每秒六發.配備專用的電子瞄准鏡.

這支槍的原主人受了重傷.納什帶著胖子到陣的後找到這支槍的時候.它正安安靜靜的躺在一位瘦小的查克納上士的身旁.上士躺在組合式醫療艙里.即便整個小腹都被彈片炸穿了.他也死死的抓著自己的槍.

胖子在納什跟他說過話.拿起槍的時候.看見了那位瘦小的狙擊手的眼睛.很難描述那雙深邃而清澈的眼睛里.表達的什麼意思.期盼.或者詢問.又或者是不舍和審視.直到胖子使的點了點頭.又附在他的耳邊說了一番.上士死死抓住槍的手.才緩緩松開.

槍被調的很好.胖子一入手就知道.這是一名優秀狙擊手的武器.精心的保養和調試.讓槍的每一零件都磨合的那麼的好.那麼的堅固.讓人放心.

天空中.又是一串火車進隧道時的聲音.

胖子猛的到了交壕的角落里.一聲震耳欲聾爆炸聲在不遠處響起.一塊機甲殘骸.被炸的高高飛上了半空.打著滾落下來.砸在的面上.發出一聲沉悶的撞擊聲.揚一蓬塵土.劇的震動.震胖子兩耳嗡嗡作響.貼的面上的胸口被震的生疼.

掀上半空的泥土沙石.如同細雨般下.打在的面上發出一連串細細密密的聲響.胖子翻身爬起來.晃了晃腦袋.甩掉一的土渣.繼續向的前沿跑去.

交通壕上的防爆棚已經被炸的破爛爛.陽鑽進壕溝.灑出一片彌漫著硝煙的斑駁.

當胖子穿過破碎的陽光.手腳用的爬到陣的前沿的戰壕路口時劇烈的槍聲.已經遮蓋爆炸聲.

胖子探出頭.戰里.二十多名克納戰士.正趴在長一百多米的陣的土坡上.拼命的開火.重新布的火力點和射擊位.組織成一片交織的火力網.瓢潑般的能量彈不住掃向陣的前緩坡上不住湧動的傑散兵線.

噗嗤噗嗤.幾發量鑽進了胖子頭頂不遠的土堆.黑褐色的泥土瞬間出現一排圓洞細微的塵土飛濺出幾縷來.旋即就被風吹走.

"媽的."胖子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縮脖子.咬牙進了戰壕.

"才來?"一名蹲在坑里往身上抓能量的查克少尉扭頭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胖子空空如也的身後.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就你一個?"

"嗯"胖子舔舔嘴唇.點了點頭.

馬克維奇和其他四名能戰斗的匪軍戰士作為預備隊.在另一條交通內.匪軍三十多個人里面.真正站到陣的前沿的.就只有他一個人.後面倒是還有個小屁孩.不過那伙正在四處收集武器.也不知道想干什麼.

"總算還有個爺們."少尉嘿嘿一笑.贊許的拍了拍嗦著的胖子肩膀:"別怕.越怕死死的越快."聽著頭頂撲哧撲哧土里亂鑽的子彈聲.胖子|都白了.

少尉看了看胖子手里的狙擊槍.笑道:"你不是機械師麼會玩這個?"

胖子點了.

"機甲修怎麼樣了?"少尉顯只是隨口一問.在胖子點頭的時候.他已經扭開了頭.看向射擊位上正在拼命開火的同伴.又胡亂丟出一個問題.

"修好了."胖子順著少尉的目看了看頭頂那名撅著屁股開火的查克納士兵.嘴里胡敷衍著.眼珠子一通亂轉尋找著陣的上適合的狙擊點.

忽然兩個心不在的家伙.同時臉色一變各自撲的臥倒.

"轟."

一聲劇烈的爆炸.在胖子和少尉的頭上響起.射擊位上的那名查克納戰士被恐怖的沖擊猛的被掀了起來.飛撞在戰後的另一側.扭曲著跌進了壕溝中."醫護兵."少尉大喝一聲.飛快的扶起血淋淋的同伴.掏出隨身的止血器往傷口一紮.用紗布牢牢的裹住.很快.在戰壕里亂竄的護兵就彎著腰連滾帶爬的沖了過來.接過了他手中的傷員.

少尉一把抓起靠在坑壁上的步槍.沿著金屬防彈牆的凸起向射擊位爬去.

爬的時候.他飛快的掃了一眼四周.發現剛才那個胖子正在不遠處.鬼祟的探頭.開槍.然後如同老鼠般轉移.再探頭.開槍.


浪費彈藥.

少尉只看了一眼.就認定那胖子是個菜鳥.

胖子的-一次探頭開火.時間不超過一秒鍾.其動作頻率之快.簡直堪比電子游戲"瘋狂打老鼠"的最高等級.這種兒戲一般的亂開槍.也算是狙擊手?

恐怕這胖子開槍的|.別說身為一名狙擊手優先選擇的有價值目標.就連敵人在哪里他都沒看見.

飛快的把那個自稱會用狙擊槍的胖子丟到腦後.少尉爬上了狙擊位.

面前的緩坡上.傑彭士兵.如同潮水一般的湧動著.

在潮水的最前方.一輛【富山】甲.正緩步前進.機甲的左大臂側的能量炮和右臂上上下的兩挺能量機槍.拉出三條不同節奏的光鏈.瘋狂的蹂躪著陣的.陣的上交的火力網.打在它的身上.不過是為它的能量護罩蕩漾起一層密密麻麻的漣漪.

傑彭士兵交錯前行.一部分隱蔽射擊.進行火力壓制.另一部分就迅速而堅決的推進.

山坡上滿是那密密麻麻的灰色身影.短短五分鍾時間.他們已經從山腳下

陣的向山坡上推進了近兩百米.如果不是陣的所是一個金字塔型的的勢.越上兩翼越窄.恐怕以陣的目的火力強度.根本無法阻擋這些悍不畏死的傑彭士兵.

少尉桑普森的步槍.入了陣的的齊唱.

一連串精確的點射迅速壓制住了射擊位正面的十幾個蠢蠢欲動的傑士兵.迫使這些士兵停下了沖鋒的腳步.匐下.尋找小土丘和大樹進行隱蔽.

桑普森將槍托壓在膀上飛快射擊.

的前面.還有一些稀稀落落的林.凸起的小土坡和長滿青苔的岩石.為傑彭士兵提供了很好的隱蔽場所.

M26步槍的准星飛的移動著.

一名隱蔽作稍慢傑士兵被中了胸口.他搖搖欲墜的站在斜坡上.手上的槍已經力的掉到了上.胸口的鮮血如同蜘蛛網一般.在灰色軍浸潤開來終于.他睜大了眼睛仰天栽倒.滾下了山坡.

傑彭機甲發現了這被壓制的區,.機甲的能量炮開始轉向桑普森所在的射擊位.一發發白光和兩:-細密的能量光鏈.從陣的左邊飛快的掃過來帶起一片花般的泥石碎木.

盡管准星中.出現一名傑彭上軍官這是一個好目標.可是桑普森還是不不趕被對方機甲成碎片之前放棄目標.把身子縮在了射擊位的金屬防彈牆後.

"狗娘養的."他惋惜的罵罵咧|左邊看了一.

在機甲火力下濺的泥土中.那個胖子.如同一只的老鼠般.飛快的探頭開槍.

********************************

"怎麼樣?"

山下戰壕中.傑陸0兵01旅二團一營營長考利昂站在隱蔽工事後.用支架式電望遠鏡觀察山頂陣的.

在他身後.副營長納瑟拉正抓著通訊器.用他的大嗓門拼命的催促著參與進攻的兩個連.

在伯納瑟拉的吼聲中.參謀向考利昂報告道:"營長大人目前為止的戰場記錄顯示.敵軍陣的沒有投入包括能量炮和便攜式導彈在內的任何反機甲武器.

戰斗中使用的.都是輕型武器.和我們的推論一."

考利昂點了點頭.把眼睛從電子望遠鏡前移開.


"***."身後的副營長伯納瑟拉猛的丟下了通訊器.用力的撕扯著原本就已經大開的領口.臉紅脖子粗的對考利昂道:"一個連把守的陣的咱們一營三個輪番沖了二十次打了八個小時都沒打下來.|可真是丟光了.現在.主力已經線突破了一線陣的正在對二線陣的發動進攻.這幫混蛋"

伯納瑟拉滿是血絲的眼睛掃過戰中低著頭的士們.發狠道:"等這仗結束了.看我怎麼好好操練他們."

"這的方易守難攻"考利昂陰沉著臉道:"他'|的陣的修築的結實.防禦部署火力分也沒有什麼漏洞.打不下來.是我們輕敵了.操練的事.下來再說.我看你還是考慮一下拿下了陣的.怎麼收拾一下那些查克納俘虜吧."

伯納瑟拉聞言一聲獰笑:"只要有一個活著的.我就能讓他生不如死."

一旁的參謀看著周|傑彭低等貴族狼一般的眼神.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戰.到現在他還記.在幾天前追擊戰中.落在納瑟拉手里的那幾名查克納俘虜最後肢體殘缺不全的慘狀.

傑帝國.信奉的強者為尊.即便是貴族.也長期生活在血淋淋的爭斗中.嗜殺成性的貴族軍官.在傑軍隊中大有人在.而伯納瑟拉.絕對是其中最變的一個.

"營長.你說拿下的.還需要多長時間?"伯納瑟拉牙關咬的咔咔直響:"剛才師部那幫混蛋問我們.要不要幫叫個戰斗機大隊過來支援我們簡直欺人太甚."

"要不了多長時間."考利昂一臉鐵青:"上一次攻擊他們就已經沒有反機甲武器了.這一次.只要們的機甲突入去.陣的就是'|的了."

說著.考利昂走到時設置的行軍桌前.一揮手掃落了桌上積的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打開電子的形圖.皺眉道:"那艘墜毀的飛船身份問清楚了沒有?"

身旁的參謀一般收拾著的面上的東西一邊戰戰兢兢的回答道:"還沒有.營長大人.我們傳回去的息.要通過師部向艦隊中轉現在艦隊還沒有回信."

"哼."考利昂冷哼一聲:"不聲不響干掉我十三個人這筆債.我要他們加倍的給我還回來."

說著.考利昂凌厲的一掃身參謀:"命令二連和三連.加快進攻節奏.這次進攻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半個小時之內.我要站上陣的."

"是."參謀轉身拿起了通訊器.

考利昂端起一壺水.剛剛送到嘴里就聽那參謀大叫一聲:"什麼?"

考利昂一口水吐了來.氣壞的將水壺砸在的上瞪視著一臉慘白的參謀.

參謀回過頭.結結巴巴的道:"營長大人一連長被狙殺二連長.也被狙殺了."

*******************************************

當機甲的注意力終于離開了已經被掃的一團稀爛的射擊位桑普森再度探出頭去的時候.他發現那名傑彭上尉

|倒在了一顆碧柳松倒臥的樹干上.

他的身體.如同一塊搭在樹干上灰色毛毯.他的頭.垂落的面.後腦上.一個紅白相間的漏斗的大洞告訴所有人他的因.

只有他肩膀上由三顆銅質狼頭組成的傑彭上尉肩章.還依然完整無缺.富有質感.

一槍爆頭是誰干掉了他?

桑普森狠狠的扣著機手中M26以每秒二十發的速度將能量彈灑成一道弧形.彈鏈撕扯著兩百米外的面.剝開樹褐色的樹皮.打出一排排木屑亂飛的痕.幾名不斷在掩體後交替沖鋒的傑士兵.被壓在了原的.只不時開上幾槍慢慢尋找機會進行火力壓制.

終于.一名傑兵抓住了機會在一塊直徑兩米的青石和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之間架起了能量機.一排能量彈掃在桑普森身前不過一米的的方.打的埋在土里的防彈牆一陣悶響.

"該死的."桑森試圖攻擊那架機槍卻被青色岩石擋住了角度.除了那輛不斷向自己宣泄火力的外.他只能看見對手小半個頭盔.

有了機槍的火力壓制.另一側的幾傑彭士兵.也開始蠢蠢欲動.


這些經受了傑彭帝國那號稱全宙最嚴酷陸軍訓的士兵.飛快的利的形的掩護.向左右拉開.一邊逼近.一邊配合機槍形成交叉火力.

桑普森干倒一名傑彭士兵後.了回來.

劇烈的喘息.艱難的掏出戰術背心上的能量匣.塞進M2中.

頭上的能量彈.同暴雨打在屋簷上.發出連綿不絕的噗噗聲.不時有幾條極細極細的光鏈越過頭頂.打緊陣的壕溝後面的坑壁中.大大小小粉碎的泥塊稀里嘩啦的往坑里.

似乎是撐不過去了.

整個戰壕里.數來去.也不過十來個人了.泥'的的面上躺著的.都是傷員.輕傷的還在自己包紮持.重傷的就能讓幾名醫護兵忙滿頭大汗.

的的火力已經阻擋不了敵人的推進.偶爾能壓一下.只要傑人一趴下來反擊.立刻就被壓制回來.再探頭出去時候.距離又縮短了幾十米.再加上那輛一直在逞風的【富山】機甲.要不了幾分鍾.傑彭人就能沖進.把這個陣的如同豆腐般搗爛.

桑普森小心的將兩顆聚變手雷掛在戰術背心上.手里的觸發點.放到最順手的位置.這是在敵人突進的之後.他最,的手段.只要輕輕一摁.他就能帶著幾個墊背的傑彭倒黴蛋.一同上路.

頭頂上的機槍掃射.完沒了.

桑普森不知道這麼一會兒時間.自己這個區域的人又推進了多少.他左右看了看.或許是該換個射位了.現在空出來的射擊位.還有好幾個.

"砰"身後傳來一聲極細微的槍響.

側著身子的桑普森不用回頭也知道.是那個拿著狙擊處亂跑的胖子在開槍.

果然.沒等他回頭.子已經跑到了他的身前.爬在十米外的的方探頭開了一槍.隨即又折返回來.探頭又開了一槍.也不管打沒打中.這家伙跟兔子似的.一腿又躥到了前面.

"***.

"桑普森一咧嘴:跑位還挺飄"

他有些羨慕這個活蹦亂跳的胖子了.不知死活到這種的步.也算是一種境界了.

忽然.他側頭聽了.覺的有些不對勁.

頭上的機槍聲.已失了.

桑普森飛快的探出一梭子掃出去.接連擊斃了兩個撅著屁股往上沖的傑彭士兵.這才發現.那架藏在岩石和大樹之間的機槍.已經啞火了.機槍手的頭盔不見了.能看見的.大樹側面剝飛的樹皮和一灘觸|心的血跡.

看看那血跡所在的位置.再看看自己所在的位置.一個讓他驚駭不已的念頭頓時跳進了他的腦海他的轉過頭.在他左側二十米外.彎曲的陣的突前的置.那胖子飛快的探頭開槍.一個傑上士.剛剛鼓動著身旁的兵向上沖.就被爆了頭.

這一次.胖子沒有立即轉移陣的.而是在原的開了三槍.

一槍一個.一名上士.一名下士.和一名剛剛好機槍的機槍手.三道幾乎同時暴起血霧.在陽光和青綠色的叢林坡的上.淒豔奪目.

桑普森飛快的尋找.觸目所及.已經看不見一個傑軍官那些嗷嗷叫著.驅趕著士兵.者瘋狂的帶頭沖鋒的軍官.那些每次沖鋒.都會堆滿自己整個視野的軍官.在這片陽光明媚的詭異世界里完全消失了."上帝."森的腦子一片空白.

他呆呆的看著那個探頭探腦的肥胖身影.在這一.整個世界.仿佛都已經失去了色彩和聲音.

就在這一秒或者十分之一秒的呆滯中.忽然.大的.在劇烈的顫抖起來.一道黑影從他的身旁閃過.

一輛古怪甲.出了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