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章 猜拳

空,在炮火中陰暗下來.z硝煙和塵土,擋住了所有

"隱蔽!"一聲聲淒厲的叫聲在陣地上空回蕩.頃刻間就淹沒在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

不需要指導,所有人都各自臥倒,翻身滾進了防爆坑中.

動作最快的,當然是胖子.

他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啟動了機甲,用機械手捂住掛在座艙口的納什,一翻身鑽進機甲防爆坑.

緊隨其後的是查克納戰士和十幾名匪軍士兵.他們全都沖進了胖子所在的防爆坑,對身旁其他的防爆坑連看都沒顧得上看一眼.如果不是防爆坑實在容納不下那麼多人,恐怕所有人都想擠進來.

劇烈地爆炸,覆蓋了整個地.

暴雨般的能彈,落在地面上,掀出一個個大坑.狂暴的沖擊波,在坑道中橫沖直撞.

防爆坑外,金屬防彈牆和放爆棚炸中發出刺耳的呻吟,防爆坑里的泥土,簌簌直落.被炸得四散飛射的槍支和零件碎片,噼里啪啦地打在坑壁上.滿天的泥土碎石,剛剛落下來又被掀起.白色的爆炸光芒橫掠大地,紅色的火光在風中舔卷飄搖,黑色的濃煙滾滾直上.

那是一副末世的景象,過,沒人在乎這一切.戰士們擠在寬大的機甲防爆坑中,激動的看著眼前的機甲,怎麼看也看不夠.

雖然這輛東拼西地家伙第一個動作是十分拿不上台面地懶驢打滾.可是.這個動作對于在場地所有人來說.這簡直是世界上最美妙地動作.比一輛最昂貴最優美最尖端地機甲.來上一個被稱為機甲操控皇冠上地明珠地八級技巧"小盤回旋".更美妙十萬倍.

這個乾淨利落地懶驢打滾以說這輛機甲現在有多麼地健康!

不過當納什等人看到機甲上.依然沒能修複地能量炮時睛都不由得一黯.

他們知道.在陣地下.一輛傑彭【富山】機甲.已經做好了沖擊陣地地准備.或許.在炮火覆蓋地時候輛機甲和數不清地傑彭士兵.已經躍出了戰壕.開始向陣地沖鋒了.

以現在地機步協同作戰方式來說陣地有機甲地情況下.攻擊方地機甲在攻擊開始地時候.主要任務是為沖鋒地步兵提供強大地火力支援.

設在陣地上地火力點.都是機甲地攻擊對象.因為需要掩護步兵以.機甲地位置.將始終位于傑彭步兵散兵線地前方.只有在最後地一百米距離內.機甲才會加速沖鋒.率先突入陣地後面地步兵打開缺口.

也是說,在敵人進入百米距離之內整個陣地,將飽受敵人的遠程攻擊.

單是這樣還算可以忍受,畢竟己方還占有地形的優勢有陣地可供掩護.可現在的問題是,陣地別說沒有機甲,就連便攜式能量炮和導彈發射器,也都沒有了.

唯一能夠對敵人的機甲造成威脅的,就只有聚變手雷!如果敵人在沖鋒的時候,通過對陣地火力的觀察,判斷出這一點,那麼,駕駛那輛機甲的機士只要不是傻子或瘋子,他就會選擇會在一個很安全的距離外,用火力為他們的步兵開路!

直到第一條散兵線全部突入陣地之後,這輛機甲,才會發動最後的沖鋒,在步兵的幫助和掩護下,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那樣的話,即便最後能夠擊殺對方的機甲,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在無數沖入陣地的傑彭步兵面前,陣地上僅剩的二三十名查克納戰士就算都是鐵打的,也會被撕成碎片.

這不是猜測,這是可以通過各國機步協同作戰共同的守則推算出來的現實!唯一的辦法,似乎就只有破釜沉舟,搶在敵人的步兵進入陣地之前,擊殺敵人的機甲!

可是,那也就意味著,駕駛這輛七拼八湊的機甲的機士必須沖出陣地,穿越上百米的距離,躲過敵人機甲的能量炮攻擊,用近身格斗干掉對方的機甲!

這可能嗎?!

胖子是一名宗師級的機械師沒錯.可這輛機甲是在太破了.如此倉促的修理,能讓這輛機甲恢複之前一半的性能就已經謝天謝地了.這樣的情況下,要擊殺對手一輛上好的【富山】,別說機師里的這些三四級的機甲戰士,就算是裝甲師里的那些六七級的機甲戰士,恐怕也難以勝任.

不定,還沒等跑到人家面前,這輛破爛機甲就自己散架或者被轟成一堆廢鐵了!

剛剛看到傑彭天網的興奮,已經在炮火中消散了.納什和孫平等人查互相看了一眼,心情都有些灰暗.

如果胖子能夠早來那麼幾個小時,該多好.

一名宗師級的機械師,加上他們能夠入侵傑彭天網的本事,可以讓整個部隊的戰斗力上一個台階.說不定,部隊就能在

奇河邊,死里逃生!

而在這麼一個破爛的陣地,靠剩下的這麼一點人,就算看到了傑彭人的部署和調動有能怎麼樣?!

手里的牌太小,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攤開牌跟你打!

幾名查克納戰士交換了一個眼神,又轉頭看了看一旁仿佛不知憂愁的雜牌兵,不禁深深地歎了口氣.看這些家伙拿槍的姿勢,就知道他們的戰斗力.即便能打死那麼幾個傑彭人,估計也是瞎貓撞上死耗子.指望他們,還不如指望老天爺忽然降個天雷陣,把傑彭人都轟死!

也知道躲在里面嘰里咕嚕商量了些什麼,終于,面色蒼白的胖子和小屁孩從機甲中鑽了出來.

胖子問道:"這輛甲,你們誰來?"

"媽的!"納什狠狠地一拳擂壁上.

胖子和小屁,同時被嚇得一哆嗦.一大一小兩胖子面面相覷,心里忐忑,關鍵時刻,這家伙犯什麼病了?

"老孫!"納什一咬牙對孫平道:"你去桑普森叫來.這里就只有他的機甲等級最高,成不成的,只有拼一把了!不然,大家都只能在這里等死!"

防爆坑里,一片死寂.洞的爆炸聲,似乎也遠離了所有人的耳朵.

馮老四狠狠地擦自己的狙擊槍頭也不抬.喬納森低著頭,額頭青筋畢露.沈明呆呆地看著機甲古怪的機械腿,眼眶泛紅.而孫平,則死死盯著納什,終于狠狠地一點頭,把槍往身上一背,轉身往洞外爬去.

"等等!"眼見孫平向往洞外鑽,胖子明了過來,神情古怪地道:"那位桑普森,是幾級機甲戰士?!"

"四級!"納什咬牙道:"機師里,最高的也就六級.本來我們機甲班有一個五級的,可"說著,納什的眼眶已經紅了.他知道,自己下達的這個命令,實際上是在讓連里的最後一名機甲戰士送死!少尉桑普森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可能性,不會超過百分之十!

"四級?!"匪軍戰士們的表情,全都變得異常古怪.

"別去叫!"眼看孫平轉身又要走,胖子趕緊大喝一聲:"炮火覆蓋還沒有結束,外面太危險了!不用叫了,我們這里有機甲戰士."

"你們有機甲戰士?"納什等人一時間不知道是驚喜還是困惑.

他們的眼光緩緩從一干穿著藍色制服的雜牌兵臉上掃過,納什澀聲問道:"幾級機甲戰士?"

"這你別管了."胖子擺手,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民用和軍事等級的不同,轉頭對巴茲等人道:"趕緊的,你們誰去?"

"猜拳!"巴茲將拳頭舉得老高,目光炯炯地盯著幾名同伴.

"石頭,剪子,布!"

只有科茲莫一個人出的是石頭,其他人全是剪子.防爆坑里,頓時如同菜市場抓住了小偷般,一片喧囂.

尤其是幾名戰神,更是破口大罵.

身材高大的哈格羅夫大聲嚷嚷著不算,滿臉絡腮胡一臉橫肉的瓦格斯塔夫大聲附和,就連一副中年學者模樣的破山流二級機甲戰神蒙遜,都搖頭耍賴.

"***!沒出息!"在納什等人目瞪口呆地注視下,胖子一把拉過一臉不好意思,又透著得意的科茲莫道:"就科茲莫去,你們猜拳決定下一輛."

坑洞中頓時又是一片猜拳的喧囂.

胖子交代科茲莫道:"記住了,破他後腰下方的防護裝甲,那是【富山】機甲的傳動總成,如果不方便,其他的地方也行.反正最好保留完整一點.抓住了趕緊回來.這次咱們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的了!"

"沒問題."科茲莫微微一笑,鑽進了機甲座艙.

洞外的爆炸聲,已經漸漸地稀疏了下來,傑彭的炮火准備,已經結束了.

"還有狙擊槍麼?"胖子問納什.

科茲莫的水准,足夠俘虜對方的一輛機甲了.胖子計算,陣地的火力不夠,自己拿一把狙擊槍盡量射殺敵人的軍官,才是此刻最經濟的戰斗力分配方式.

看著那名年紀不過二十多一點,眉清目秀,看起來像一名學生般的青年鑽進了機甲,又聽到胖子那匪夷所思的交代,納什不知道自己此刻心里到底是一種什麼滋味.

用一輛破爛機甲到陣地前面去攻擊一輛完好無損的【富山】,還要完整的俘虜回來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喂!"眼看一只肥肥的手在眼前直晃,納什終于回過了神來.

他一咬牙,轉身往洞外鑽去:"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