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八章 被包圍

動維修臂!

查克納戰士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投向了一個身材矮小的士兵.

士兵穿著一聲破破爛爛的軍服,大腿上,裹著髒兮兮的紗布.手中提著一支M23自動步槍.戰術頭盔下,是一張嚴肅而困惑的臉.

這個名叫沈明的下士,是機甲班的機修兵.在機甲班的所有機甲都被摧毀之後,他和另外三名機修兵,都拿槍頂上了陣地前沿.不過,現在還能剩下的,卻只有他一個了.

聽見了胖子的話,也看見了周圍的目光,可是,沈明卻沒有動.

自動維修臂不麼恐怖的武器,但對性格執拗,有些孤僻內向的沈明來說,簡直比命還要寶貴!他並不想把自己的寶貝交給一個不知來曆的胖子.

要知道,世界各國的機修之所以被列為比作戰單位更高級的兵種,就是因為機修兵因為工作的需要,掌握著許多軍事機密.而這些被嚴令保密的東西,就在維修臂的電腦里!

在沈明的:動維修臂電腦里,不但儲存著【太行】的機甲圖,還儲存著查克納軍方十二個型號的機甲圖.那些線路,數據,維修手冊都是B級機密.

沈明一個很認真,很自律也很有原則的人,他一直嚴格的執行著保密條例,從不違背.

從成為一名正式的機修兵開始,整整四年時間,他從來沒有讓自己的維修臂離開過一米遠.就連他的父母和女朋友,都從來沒聽他說過關于機甲的任何事情.

盡管他地等級並不高.盡管現在共和地九代機甲已經大規模列裝.十代機甲也列裝了不少王牌部隊.而他地維修臂里儲存地都是八代和八代一下地機甲圖.可是.對他來說.在沒有得到明令解密之前.維修臂里地機架圖就是秘密!是必須用生命保護地秘密!

別說一個不知道哪里來少將.就算是斐揚共和國地中將上將想讓他交出維修臂也不行!

"對不起!"沈明認真地看著眼前地胖子堅決地道:"按照保密條例.我地維修臂不能交給你."

胖子地目光.落在了沈明地右手臂彎處.那是一個銀白色地查克納【魯班】III型維修臂.

這種維修臂.胖子曾經在張鵬程地十二集團艦隊里見過.也使用過.這種維修臂雖然看起來很輕薄.可是功能卻很強大.它通體由超輕合金打造.看起來如同一個古代盔甲地圓錐體護臂.在它上半部分.有四支隱藏地伸縮式機械臂.下半部分.則有同樣地四支機械腿.

只要一打開控制開關這個護臂就會變形成一個張牙舞爪地家伙.它地機械腿能夠在地面形成以個強有力地支撐.也能交替移動.它那四根細如竹竿地機械臂.能夠輕而易舉地分別抓起重達五噸地部件.而臂端地機械手.不但能夠完成~接.緊卸螺帽等工作.還能在最精密地電子板上進行納米級地細微操作.

"把你的機械臂給我!"胖子沒時間多廢話,干脆地一伸手:"你可以刪除電腦里除開基礎程序的所有東西!"

"嗡"地一聲,陣地上一片嘩然.胖子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有些發懵.

這是一個機甲的時代無知的人也知道一些機甲的基本常識.機甲那些密如蛛網的線路,那些複雜精密的機械部件,都是靠維修臂的電腦根據圖紙進行精確計算和操作的.沒有了機甲圖,機械臂將無所適從.難道,這胖子還能靠一雙手完成機甲的修複?

"給他吧."納什神色複雜地看了胖子一樣,沖沈明點了點頭.

這一次,沈明沒有遲,他冷冷一笑,直接卸掉了儲存機甲圖的儲存器,將機械臂脫下來交給了胖子.

胖子也冷笑著了過來.

一會兒讓你們知道,馬王爺三只眼!

看見胖子接過沈明的維修臂場的查克納戰士們,都有些不以為然.

沈明是一個優秀的機修兵.連他都修不好的機甲,這胖子拿著一個沒有機甲圖的維修臂,又怎麼可能修好?況且,這輛【太行】實在太破了.

別說眼前這個看起來有些不著邊際的胖子算來個大師級的機械師,恐怕也只能吐口水畫圈圈巴巴看著一籌莫展.

"都傻了啊!"一名少尉撇了撇嘴,回頭一瞪眼:"圍在這里等炮彈來了一鍋端啊?散開就各位!"

"這胖子想干什麼?"一名查克納戰士嘟嘟囓囓地轉過身,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地另一名戰士:"連能量炮都毀了算修得能動彈,能起什麼作用?"

"誰知道?"另一名戰士聳了聳肩,壞笑道:"這世界上,總有些傻子.你以為個個都跟咱們一樣聰明?!"

"傻?!"一名機槍手將擦完了槍的破布丟開,嗤笑一聲.一邊從能量箱里拿出標准能量塊填進彈藥匣,一邊沖一旁的匪軍士兵們一努嘴,冷笑道:"人家不知道多聰明呢!剩他媽二三十分鍾,找個修理機甲的工作,窩在五米深的機甲戰壕里,等著咱們在

命.這麼傻的人,你他媽再給我找幾個來?"

幾名查克納戰士回頭一看,正看見一幫雜牌兵歪提著槍,一臉風輕云淡的樣子,心里不禁來氣.各自冷哼一聲,轉身鑽過交通壕,向隱蔽壕跑去.仗已經打成這樣,誰都沒指望能活著回去.這些身穿藍色制服的雜牌,死到臨頭還動這些小心眼,死了都活該!

查克納士兵們散去了.沒有動的,是納什,孫平,馮老四,喬納森和沈明.

前四人,雖然滿腹懷,可在心頭卻隱隱約約期待著什麼.而沈明,則袖著手蹲在一旁,冷眼旁觀.他倒要看看,這胖子拿著一個沒有圖紙和數據的維修臂,想演場什麼戲.

胖子將維修臂扣合在右手小臂上,打開了開關.看見維修臂啟動的綠燈亮起,一旁見識過胖子操控技巧的三名匪軍機械師凝神屏息大氣都不敢出一口.一雙雙期待的眼睛,閃閃發亮.

胖子深吸了一氣,右手五指輕輕一動.

機械臂的活動蓋板"滋"地聲滑開,四條機械臂,頓時從機械臂上彈了出來.如同章魚的觸手一般,無比靈活地探向機甲身體的破洞

電花飛濺,沈明猛地站了起來!

胖子左手在機械臂電腦鍵盤上跳躍.一條條縱橫交錯的線條,一個個數據,出現在維修臂的小屏幕上.飛舞的機械臂變化出一道道幻影,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

看這一幕,納什等人仿佛看見了美杜莎的臉,全都被石化了.

"宗師級機械師"一個失魂落魄的聲音,他們的耳邊響起.眾人回過頭,卻發現,沈明早已經眼睛發直,一張臉漲得通紅,神經質一般的喃喃自語.

機甲小腹破洞里的傳動總成,被兩支機械臂打開外兩支機械臂輕巧地一摁,就將快要跳出來的齒輪組固定在原地.緊接著,機械臂前段的機械手,在輕巧地撥動,點擊,焊接,鉚固片刻之後,隨著最後一顆螺帽被擰緊,整個傳動器總成已經煥然一新.

接下來,胖子的機械臂又轉向了機甲胸口處的動能儲存器.同樣沒有絲毫的猶豫經快得只能見到幻影的機械臂,將一個個零件或一塊塊電板從破洞里取出來過整形修補~接之後,又一個個地安放進去.一根根雜亂無章地線路,也自靈活的機械手中,變得清晰有序.

在場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直勾勾地跟著胖子的手打轉.

沒有人能形容這些查克納人此刻的震驚和悸動.因為胖子那匪夷所思的操控因為沈明那干澀而無比震撼的一句"宗師級機械師"!

這個世界,能被成為大師級的機械師有上萬個.能被成為宗師級的機械師只有寥寥無幾的數百人.那都是各國的寶貝,是供在軍事學院密研究機構里的珍寶!誰也沒想到,在這片被炸彈炸得焦黑的機甲壕溝里蹲著一個!

沈明從不說謊.也從不輕易做出判斷.他對機械的癡迷和執著,他性格里根深蒂固的認真和執拗,都注定了他說的每一句話的份量!

這世界,再沒有誰,比納什他們更了解沈明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在沈明的字典里,永遠也沒有妥協!這是一名技術人員的秉性,早已經千錘百煉鐵打成鋼.

沈明如癡如醉地看著胖子手中的維修臂.這銀白色的伙計,他曾經是那麼的熟悉.可是現在,這副【魯班】III號,已經活了過來.是那個胖子,賜予了它生命.

在此之前,他曾經成百上千次的修理傳動總成和動能儲存器,也一直認為,自己的技術在機甲班乃至整個團的機修兵里,都是數一數二的.可是今天,作為一名機械師在專業上的自負,已經被眼前的一切,狠狠地打碎了!

如果說修理一個破損程度不算太厲害的傳動總成,胖子只用了不到三分時間,沈明還算能夠接受的話,那麼,原本就精密複雜到了極點的動能儲存器,在損傷了百分之四十的情況下,被胖子在五分鍾之內修複,就簡直就讓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更讓他無法相信的是,這一切,都是在維修臂沒有圖紙的情況下完成的.

沈明死死地攥著手中的儲存器,如同攥著一個滾燙的火炭!一股無敵之容的羞愧,混雜在激動的熱血中,直沖頭頂.

胖子專注地維修著機甲.

這不是他維修的第一輛機甲,也不是最好的一輛,但對他來說,這絕對是最重要的一輛!這個陣地上所有人的命,都維系在這輛機甲身上.在看見機甲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想要活命,就必須拿出全部本事來!

他的動作,是那麼的富有美感,宛若庖丁解牛,行云流水.機甲的破損部位,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

所有人的心跳,都在瘋狂地加速!

誰都知道個宗師級機械師,對這個陣地來說,意味著什麼——這很可能就是一線生機!至少,當下一次傑

那輛機甲沖上陣地的時候,大家或許有機會干掉它.機甲的通訊裝置,或許可以跟團部聯絡上.又或者,在下下次傑彭人發動攻擊之前,援軍已經到來!

機甲壕溝里,鴉雀無聲.胖子飛快地用密點螺旋式~接法修複了動能儲存器加速裝置的球閥掃了一眼機甲工具箱,抬起頭來:"缺零件!"

"零件?!"納什如夢方醒般地跳了起來:"要什麼零件?"

"半月型曲軸六號齒輪兩個防爆橡膠密封環一個三毫米墊片四個六點五能量閥一個,沒有的話用七點五的也行,我改管子四號歧管一根",胖子飛快報著零件名稱.

幾乎在第一時間,沈明就沖向了堆放備用零件的避彈坑.而幾名身穿藍色制服的匪軍機械師,則連滾帶爬地沖向了陣地四周散落的零件和殘骸.

"四號歧管有了!"名機械師發瘋般地在一塊機甲殘骸上連拖帶拽.

"半月形曲軸!"另一名機械直接抱來了一整塊零件.

"六號齒輪,封環,墊片!"沈明拼命地從坑洞里拖出一個儲備箱身子在泥地里蠕動著,兩腳在地上連蹬帶踹.

納什人,也加入了收集零件的行列.雖然許多東西他們都不認識,可這並不妨礙他們把視線以內的零件殘骸,都集中到機甲戰壕里.

隨修理工作的進行,胖子需要的材料也越來越古怪.那其中,不光有從其他【太行】殘骸上拆卸的零件,甚至還有從傑彭【富山】機甲殘骸上拆卸的零件.

沈明已經無法去東腦筋思考了,盡管已經是對他四年來奉若聖經的機甲維修手冊的徹底顛覆,他也沒想過一下為什麼!現在的他只拼命地忙著收集一切胖子需要的零件.然後,看著這些完全不同的標准零件這麼被眼前的胖子行云流水般地組合在了一起!

只有機械師才會知道,眼這個胖子的手法,意味著什麼——那已經脫離維修技巧的范疇,那是一門藝術!一門只屬于大師級的機械師,才可能擁有的藝術!

太行】胸口的破損修補好了,小腹的破損用外掛裝甲遮擋了起來.斷掉的機械臂,被加裝了一個簡單的用外掛裝甲~接的盾.而斷掉的機械腿交織的維修臂~接固中,越來越長終變成了一個古怪的,七拼八湊的機械腿.

二十分鍾後,胖子行云流水般的動作,停了下來.隨著他五指輕輕一扣,自動維修臂收回了手腳,重新變成了一個靜靜的護臂,無比溫順地在胖子的手臂上,仿佛什麼也沒發生過.

戰壕里靜悄悄的,所有人都在喘著氣,如此如醉地看著眼前這輛已經面目全非的機甲.

古怪的軀體,古怪的機械腿,打滿了補丁的外殼,甚至有一部分奇形怪狀的機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零件,而被胖子強行改造,移動到了機殼外.

誰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一個奇跡,還是一個鬧劇!

"胖子!"機甲座艙里,傳來了小屁孩的叫聲:"你來看!"

站在機甲上的胖子胖臉一哆嗦,如同土撥鼠一般飛快地鑽進了座艙.機甲外的納什等人忽視一眼,都只覺得心頭一涼.聽那小男孩的叫聲,顯然是出了什麼問題.眼見傑彭已經在山下集結完畢,進攻時間只用分秒來計算,這輛七拼八湊的古怪機甲,終究只是一個廢物玩笑.

"納什中尉,"機甲里傳來了胖子顫抖的聲音:"來一下!"

座艙里已經擠不進人了,納什只能爬上機甲,把頭伸進座艙.座艙里,一大一小兩個胖子,正一臉煞白地瞪著控制台屏幕.

納什轉過頭,一副實拍地形圖,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地形圖上,紅色的光點,在一片片地湧動.無數的數據,坐標,在屏幕的左側飛快地翻滾.一條條指令,不斷地出現在屏幕下方的長方形字幕屏中.

霎時間,納什仿佛被人猛地敲了一記悶棍,眼冒金星.

"傑彭的天網?!"他的聲音顫抖著,如同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雞,在用盡最後的力氣掙紮.眼前出現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兩個胖子,到底是什麼怪物?!

"廢話!"小屁孩勃然大怒:"不是讓你看這個,是讓你看圖示.我們被包圍了.***,我們被包圍了!逃不出去了.你們那個***什麼陣地,早就被放棄了!"

屁孩的話音剛落,只聽"轟!"地一聲巨響,整個陣地,都劇烈地顫抖起來.

泥土,如同水花一般被掀上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