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七章 破爛機甲

擊停止了.陣地上的硝煙.隨風.向四周緩緩彌

所有人都已經了陣地後面的隱蔽壕.

順著坑道看過去.滿目都是疲倦地坐在泥地里的查克納戰士.一些人閉著眼睛.靠在坑壁上.一些人大口大口地喝著水.還有一些人.在兩名匪軍醫護員的幫助下.包紮著傷口.他們的衣服.已經分不清原來的顏色了.滿身泥汙.

匪軍戰士們坐在陣地後的隱蔽里.一邊擺弄著剛剛拿到手的武器.一邊吹牛打屁.

除了馬克維奇和兩名匪軍戰士以外.其他的人.一看拿槍的姿勢就知道是菜鳥.接受過簡訓.者屬于戰斗單位的還好一點.那些擺弄電子儀器的文職機械師.拿了槍就把槍口沖著自己.左瞧瞧右瞧瞧.好像千辛萬苦趕到這里.就是了找這麼一把家伙爆掉自己的腦袋.

包括幾位瑪爾的名機士.也是一樣的德行.拿著槍的樣子.最多也就比兩名把槍拿的歪歪斜斜的女操控員要好上一些.

不過.開朗的匪軍兵們.倒幾個對自己不會用槍感到羞愧.

-來.在場的人里面.沒有幾個接受過這一類的訓練.況且胖子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機甲戰神以身犯險.按他的說法.大家最多也就在關鍵的時候開兩槍.只要不瞄准自己打就行了.跟了胖子長官這麼長時間.別的學不會.這沒心沒肺難道還學不會?

至于危險***這世界個地方危險?駕駛一艘武裝商船直接往傑彭人的太空封鎖線里闖難道不危險.大家不也過來了?

有胖長官在.就沒過不去的坎!

想起幾個小時之前的闖關斗.一群菜鳥嘰嘰喳喳口沫橫飛.

當時.傑彭的艦隊|叫一個多.滄浪星為中心密密麻麻的巡邏戰艦幾乎擴展到了條躍遷通道之外!別說一艘小小的武裝商船.恐怕就是把整個匪軍艦隊來.也闖不進去.

要知道.由三上悠人領率的映日.|'霆和風暴三大超級艦隊.每一支的規模都至少是支揚A級艦隊的總和.論戰力.堪稱傑彭的鎮國武力.

據說.這三支艦隊就連最低的勤雜人員都是從各大艦隊中精選出來的.而他們的戰艦也集中了傑帝國多年來最頂尖的軍事術.傑人甚至公開宣稱.這三支艦隊足以殲滅兩倍于自己的查克納艦隊.

而這一次.三大超級艦隊.就來了兩支.再加上八支蘇斯A級艦隊.可以說只要三上悠人願意.他甚至能讓整個滄星看不見太陽!

幸好.三上悠人艦隊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對雷峰星和長征星系跳躍點的防禦上.防禦的布置.也是針對可能出現的盟大規模艦隊.沒會想到.有一艘武裝商船為了滄浪星上幾乎已經是甕中之鱉的陸軍殘兵.冒險闖關.

這就給了擁有隱身技術的悍匪六一絲機會.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悍匪六號能夠一路沒阻攔地沖進滄浪星.要知道.然擁有隱形技術.可是悍匪六號在進行躍遷時.必然要啟動離子引擎這樣一來.隱形技術就會.

唯一的辦法.是以隱身狀態通過障礙區然後掐頭去尾.盡量在遠遷通道起點的地方進入躍遷.並在同樣遠離躍遷終點的地方結束躍遷重新進入隱身狀態.避開將躍通道兩端作為重點監控區域的西約巡邏艦艇.

從進入雷斯克的小型跳躍點出來飛船一路上遭遇了不下于五十次傑巡邏艦.這還不算傑人在|礙區里撒布的偵查衛星.

前面三道警戒線還算順利.畢竟還能等到傑巡邏艦的空隙.可後面兩道警戒線卻全是硬闖過的.當時.已經沒有人能操控飛船了.大家只能滿頭大汗地看著飛船在幽靈附體的動飛行狀態下.一路利用速度在敵的圍追堵截中亂躥.

那才叫危險.直到現在.大伙兒也沒弄明白.胖長官到底給飛船加裝了什麼系統.這麼厲害.大家只是對胖子長官的從容.由衷地感到欽佩.要知道.在飛船剛剛被艘蘇斯高速護-現的時候.胖子長官居然有心情打兒子.

硝煙散開.黑灰色的煙霧升上了天空.被風一吹.便仿佛一絲絲薄薄的烏云.陣地上.聚集到了一起的兩個互不相識的人群.終于無比清晰地看到了彼此.

剛剛結束了戰斗.就連長官都還來不及說話.士們只能互相打量著.對查克納戰士們來說.這群穿著藍色制服的雜牌.看起來尤為古怪.

|的出來.他們中幾個上過戰場.除了兩個醫兵在手忙腳亂地幫忙救治傷員.另外一個金發軍官也領著幾個人在熟悉陣地外.其他的大部分穿著藍色制服家伙.就這麼懶懶散散地坐著.絲毫也沒有身處戰場的緊張.

查克納戰士們都的有些不可思——這幫連槍都不會拿的菜鳥把這戰場當做他們的度假勝地了?!他們難道不道.這個陣地里所有人的生命.說不定只能維持到傑彭人的下一次沖鋒.或許再過幾分鍾就會有炮彈落到他們頭上.

查克納戰士們有些不屑.疲憊的身體.也讓他們`消了寒暄認識的念頭.

這事情還是交給長官吧.不管這菜鳥是從哪里來的.最重要的是.別讓他們在戰場上搗亂幫倒忙.不然.大家死了都窩囊.短暫的沉默中.戰士們看見自己的連長納什.正在跟孫平情緒激動地說著什麼.而二排的副排長.中士喬納森卻鐵青著臉向那個穿著少將制服的胖子走去.

胖子從戰壕泥地里站了起來.准-給自己找件順手的家伙.

米蘭的亂披風駁殼槍.威力雖然大.但是能量載量實在太小了.在遭遇少量敵人的時候.用來防身可以.在這樣的戰斗中可沒什麼用.剛剛那幾個傑士兵發瘋一般向己撲過來的樣胖子現在想起來.還心有余悸.

都他媽打老子.嫉妒老子這身美肉麼?!

胖子狠狠地在泥地吐了口唾沫.渾身哆嗦著東張西望.如同一只冷雨中的鹿.

說起來.他也算是身經百戰了.在米洛克在加林在瑪爾斯.遇見的危險數不勝-至被的跳崖.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再經曆過怎樣的磨礪.他這種一遭遇危險.就渾身嗦的毛病依然根深蒂固.

這不是一個可以改變的習慣.也是只需要下下決心多曆練就能根治的毛病.

這是他的生理特征.是從骨子里基因里生發出來的.

在遭遇危險的時候無論是心理的恐懼還是生理上大量分泌的腎上腺素讓他的身體生哆嗦的現象.想控制也控不住.而一旦因為過度的危險陷入破罐子破摔的化現象他嗦的頻率.簡直可以跳蛋相比.

每到這種時候子就會想如是在XXOO的情況下自己來這麼幾嗦.那活兒性能堪比打混凝土時振動棒!幾秒鍾震昏一個.一晚上高潮迭起.那是多麼強悍威風?!他盤算著總的找機會在干那事情的時候狠狠嚇自己一嚇!

幾支查克納制式步槍被胖丟到了一旁.他想|一支射程遠一點精准度高一點的槍.最好是和那個馮老四手中差不多的狙擊槍.要知道.在陣地戰中一名優秀的狙擊手.制造的心理,力和恐慌足美十支能量機槍或便式能量炮.

家知道自家事匪軍那幫成天在太空里飛的非戰斗成員.是靠不住的.真正能對守衛陣地有用的加上自己在內滿打滿算也就那麼五六個.

五六個人.對這麼一個陣來說實在是杯水車.自己再不拿出本事來.下點狠手.恐怕連下一次擊都挺不過去.

不過他對武器的了解程度來看.面前的這些械里顯然有符合他要求的.

胖子一邊走.一邊翻翻揀揀.

時間正值中午天的太陽.同一個火紅的圓球.直直地烘烤著坡頂上周邊林木都已被炸光的陣地.彎彎曲曲的道里外一片焦黑.大大小小的彈坑.一個連著一.幾塊燒焦的機甲殘骸.數不清的破碎零件和扭曲的槍支武器散落四周.

整個陣地明顯已經炮火削了一截.原本應該打進地下的金屬防彈牆.都已經露出了十公分的邊.幾道交通.經被炸塌了.陣地下倒挖的防爆坑也塌了不少.

地前面的尸體血肉.堆積如山.殘肢斷臂滿地都是.血水順著地勢往坑道里流淌.血腥味混雜在焦糊位里刺鼻難聞.戰底部的泥土.永遠都是濕漉漉的.稀泥混-著破碎的樹葉.上一腳.就會發出吧唧一聲響.一抬腳就能吸出一灘水來.

隨便翻揀兩下.找不到需要的槍胖子抬起頭.決定先找到孫平.讓他抓緊時間找找這個陣地的最高指揮官.大家商量一下.

雖然說實話.對于樣一個沒有機甲的陣地.該如何撐下去.他心里一點底都沒有.不過.無論如何.兩群互不相識的人要同舟共濟.必須有一定的共識.

爬上戰邊緣.小'翼翼地探出頭.向山下望去.看著山下傑彭陣地上.|可見的一輛傑彭【富山】級八代制式機甲.

胖子臉上陰晴不

攻擊這個陣地的敵人.應該是一個.丟在陣地上前的機甲.大概有二十多輛.這意味著.敵人手里至少還有四五輛機.

一旦這些機甲投入攻.哪怕只來一輛.對這個陣地來說.都是一個嚴重的威脅.在陣地前沿走了一趟胖子不但沒看見機甲就連便攜式導彈和能量炮也因為沒了彈藥被丟棄在一邊.這一點.敵雖然看不到卻能從上一次攻擊時遭的火力強度推出來.

經驗豐富的敵軍指官.顯然已經准備在下一次攻擊中派一輛機甲上來.這既能對陣地形成威脅又是一種明目張膽的試探.如果陣地只能依靠聚變手雷的自式攻擊阻擋.那麼.再下一次.敵軍指揮官就會毫不猶豫地派出他所有的機甲.

***!胖子咬著牙盯著那輛甲.在心里盤算著.渾然不知道一名一臉鐵青的查克納中士.已經大步走到了自己身旁.

子.咬牙道:"我你欠我一個解釋!"

"解釋?"胖子一|茫然地回過頭指著自己的鼻子:"你是在說我?"

"幾分鍾之前"喬納森死死握住拳頭.極力控制著自己一拳把眼前這張白胖的臉揍個滿臉開花的沖動.怒道:"你用你的槍對我掃射.如果不是我運氣好我已經是一具渾身是洞的尸體了!怎麼你不想對此作出解釋麼?"

"幾分鍾之前?"胖子回憶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哦.我記起來了!當時那家伙的刺已經快捅進你的大腿了吧?"

"有動脈止血器是要不了命."胖子笑道:"過我終究是幫你解決了一個麻煩不是麼?"

"你的解決辦法.就是把我一塊兒打死?!"喬納森看著胖子若無其事的表情.憤怒到了點.作為一名在戰場上拼命的戰士.他最痛恨的就是這種不拿士兵的命當東西|的軍官.心頭的怒火再也按不住他揮拳就向胖子臉上打去.

刷一直關注著這邊動靜的查克和匪軍戰士們全都齊刷刷地站起來.一臉驚駭.性急的已經呼啦一下跑了過來.

"住手!喬納森!"飛奔而來的納什怒道.

喬納森的拳頭.在距離胖子的臉還有二十公分的時候就停下了.讓他停下來的不是納什吼聲而是前頂住腦袋的一支駁殼槍.

"田行健少將是吧?"看見胖子的槍頂在喬納森的腦袋上.納什簡直火冒三丈.他暫時拋下對喬納森的喝斥扭頭看著渾身嗦地胖子鄙夷道:"作為一名軍.我

不應該用槍頂住戰士的腦袋!"

地里.靜悄悄的.

查克納士兵們滿面怒容.看著渾身面無人色只知道拿槍耍威風的胖子一臉鄙夷.

剛才.飛船墜毀方向傳來的槍聲.大家都聽到了.

當眼前的這群連1都沒有的菜鳥在孫平等人的身後來到陣地時.所有戰士都好不懷疑是孫平他們救了這些人.誰也不會認為那槍聲是在沒有傑人的況下打著玩的.也沒有誰會以為.這群菜才是戰斗的主體.

有了這種先入主的念頭可以想象戰士們|見被救回來的這幫人大分躲在後面的隱蔽里.像群來旅游的.而他們的指揮官更混蛋.不但沖自己人亂開槍現在竟然還用槍頂住喬納森的腦袋時.有多麼的憤怒!

幾名查克納士兵下意識地起了槍.原本身在絕的他們早已經將身死置之度外.連死都不怕.還怕一個不知道從里冒出來的少將?!

只要納什一聲令下這些在血火打滾的漢子.就能毫不猶豫地把這幫該死的藍色制服全突突了.他們才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

"我拿槍.不是想擊斃他."胖有些郁悶.他沒想到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亂披風槍法.不但沒人驚豔.居然還被質疑.這讓喜歡出風頭的虛榮胖爺.十分不爽.他隨口在地上吐了口唾沫.惡狠狠地道:"老子只不過沒時間跟你們解釋."

說著.子收臂抬槍.隨手一揮.十余發能量子撲撲撲打進了一具靠在坑道邊的傑彭士兵尸體旁的泥土里.

站遠的其他查克戰士.不明白.可站的近的納什和喬納森一看胖子手槍子彈打進地方頓時角猛地一跳!見坑壁上.子彈順著那倒斃的傑彭士兵尸體.轉了一圈打出個人體形狀來.沒有擦到尸體一分一毫.

納什猛地轉過頭看向孫平.半拉著眼睛的孫苦笑著在他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話

隨著孫平的講述納什的眼睛越越大.到最後.已經無法掩飾他的驚駭了.當孫平的敘述結束時納什第一反應就是狠狠踹了喬納森一腳罵道:"滾蛋

喬納森沒有動.眼睛還直勾勾地看著那具靠在牆角的尸體.

納什轉身沖胖子立敬禮.對胖子道:"將軍查克納航空陸隊第五十一全機械化步師1792|一營二連連長納什.求指示."

說著他變戲法似遞上一支皺巴巴的煙淡然道:"將軍您別跟這土鱉一般見識說實話別說他沒見過這樣的槍法就連我當時也嚇了一大跳.嘿嘿.咱們都是直子有對不住地方您大有大量多包涵."

胖子磨了磨牙在六師呆過.他早見識過這一類家伙翻臉的本事.對于這些行走于生死邊緣的戰士來說任何權威都是狗屁.他們只對絕對的實力拜服.從本質上來說胖子自己.也和這些家伙是一類人.這種骨子里的認同感.並不因為肩膀上的軍銜而降低多少.

"對不起!"回過神來的喬納森神情複雜地看著胖子一挺胸.干脆地道:"我欠一條命!"

胖子嘿嘿一笑覺心里很舒.

"將軍."看見胖子好說話.納什也放開了.這-三十的漢子呲牙一笑.髒兮兮的臉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齒:"最好還是把您這身軍服嘿嘿."

胖子一看自己的制服.頓時跳了起來.忙不迭地脫掉制服.

心想.難怪自己一現那些傑士兵就跟看見了仇人似的.

原來都是因為自己這身制服.在機甲里戰艦里呆多了.居然犯下這麼一個低級錯誤.要不是納什指出來.下一次戰斗.己還跟孔雀開屏似的傻乎乎等著別人來掙軍功!

互相示了好胖子納什看彼此都有些對眼了.一屁股在一個彈藥箱上坐下來.胖子點著了納什遞過來的煙.問道:"納什中尉是吧?按你的經驗傑那-種下一次發動進攻.會什麼時候?"

納什並膝坐在胖子面前.一雙大手還像模像樣地在滿是血跡和泥巴的褲子上搓了搓一副忠厚老實的模.

他看了看手腕上戰記錄儀的時間道:不一定.攻的猛的時候幾分'就能鼓動一波上來.不過.對那個營打了們八個小時.傷亡至少是我們的一倍.最近一段時間實了一點.半個小時才來一次.我估計.看見你們來了.他們還的多准備一下."

"他們沒援軍?"子隨手撿起一查克納M23式步槍.看了看.又放下.

"之前沒有.就他們和咱們較勁"

納什打開了戰斗記錄儀上儲存的地形圖.投射在一塊相對平整的防彈牆上.瞟了胖子一眼道:"這里是軍整個阻擊線的左翼.是個山彎.再過去就是一條大峽谷.想要穿越陣地的順著山腳出上千公里去.以傑人的性子.本來一個營打一個連.撞死在這里.他們也不好意思搬援軍.不過.你們的飛船墜在這里.後面麼樣可就難說了."

們已經和你們的團部失聯系了?"

"是的."納什點了點頭.

他下意識地看了看坑道另一頭已經疲憊到了極點的戰士們.一雙手緊緊的.臉上嬉皮笑臉的表情.已經徹底沒了.整整一個連.一百六十多人.到現在.就只剩下了這麼幾個.那種失去生死相交的朋友兄弟時.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通訊器沒了.咱們不派人去聯系?"胖子理解地沉默了一會兒.這才小聲問道.

"派了."納什咬牙道:"派了三次一個都沒能回來."

"你說"胖子臉的血色一下褪的一干二淨:"你派了三次.一個

來?!"

納什沒有抬眼睛只沉默地點著.

胖子的心一下子到了冰冷的谷底.他呆呆|著從納什的戰場記錄儀上投射出來的電子地圖腦子里一片空白

正如納什所說這是整個彎彎曲地防禦線的左翼前沿.

之所以在這個山彎角落上放這麼一個陣地是因為這個陣地所在的高地是整個1792|的側翼.如果敵人從前面的八字形山地向這邊回領這個高地就能順勢而進將整個1792|錯落的防線給切成兩半.因此這個連.放在了這里並被命令嚴防死守.

現在問題就出在個陣地位置上.

是一個L形山彎巍峨的山在把這陣地隔離開的時候也將其他陣地的情況給隔離開了.如果在通訊系統完備的情況下.這自然不是什麼問題可是偏偏陣地通訊器被炸個稀巴爛.也就是說.從那時候起這個陣地就同汪洋中的島被徹底隔|了!

從納什的表情來看.想必也明白連續派出的三個通訊兵都沒能回來意味著什麼.可是.敵人依舊連綿不絕的攻擊讓他沒工夫去考慮其他的.

在的團部的命令之前.他必須|只能繼續堅守這里.如果山彎另一邊的陣地沒有丟他放棄陣地就是犯罪.如果丟了他也沒指望還能帶著眼前這二三十個疲憊到了極點的戰士鑿穿無數倍于自己的敵人活著走出去!

不知道傑彭人有沒有占領陣地.或許他們是覺的沒必要或許是沒時間或許是壓根兒沒發現主陣地旁邊的這個L行山彎反正.一直沒有敵人從主陣地左邊爬上上百米來攻擊這個地.在納什面前的就只有眼前這個從一開始就跟他卯上了的傑步兵營!

"還有機甲嗎?"胖子的聲音.有些抖.雖然明知道擁有機甲的可能性已經無限傾向于可他還抱萬一的希望.他幾乎可以確定另一側的主陣地已經被敵人占領了.想要活著從這里走出去沒有機甲連一點希望都沒!

"機甲"納什的一聲苦笑讓胖子的心瓦涼瓦涼的.不過後面一句.卻讓他的眼睛猛地亮了起來.

納什苦澀地道:"里的機甲班已經拼光了.十一輛機甲就只剩下一輛受損嚴重開不動的.其他全毀了."

"開不動的?"胖子一愣隨即呵呵呵呵地傻笑起來.

納什剛剛不明所以地抬起眼皮就被胖子一把給拉了起來.

"帶我去!"

在戰士們困惑地目光中.兩人彎著腰趟著泥水.飛快地向陣地後方偏右的機甲戰壕跑去.興奮的胖子直到親眼看見機甲才明納什口中的受損嚴重.到底嚴重到了一個什麼地步.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查克納【行】八代單兵機甲.一看到'一連串的數據就出現在胖子的腦海里.

【太行】身高七百二十厘米.自五十六噸.通體呈黑色.人型結構.裝載上下兩台馬洛公司的GH8軌循環離子發動機.電子平衡系統.雙連杆式往動.配備兩枚對'導彈和四枚對地導彈兩|5毫米能量機關炮和一門210米口徑能量炮.

這種機甲的特點是性能穩定.結構簡單維修方便各項技術指標非常均衡.因為其結構和懸掛系統都是一代的近戰設計.因此這輛機甲是查克納區別于第七代機甲的第一個近戰版本.059年服役以已經累計生產了六個列.

是查克納裝甲部隊的主力機甲.

從外形來開太|】顯的稍微有些笨拙.不過胖子.其這種機甲不光結.力量大也非常靈活.只要操控當.絕對是一個近戰殺手.至少.比起對面傑的那【富山】.要優秀的多!可是優秀歸優秀.眼前的這輛甲實在是太慘了.

整輛機甲.可以說面目全非.機的外掛裝甲上是一個個大洞胸口左側和右小腹的殼已經破裂露出了里面的線路和零件.頭部也缺了一個角視覺統只剩下了一只獨眼和胸口的一個觀察鏡頭.雷達和火控看樣子是想了.想了也沒用.機甲的能量炮一門都不剩就連導彈.都已經發射光了.如果說這些還算可以接受的.那麼齊肘斷掉的右手和齊,斷掉的左腿.就足以讓一對整輛機甲的憧憬幻想都化為泡影.

"媽的!"不死心的胖子飛快地爬上了機甲的座艙.

"屁屁!過"

"來了!"小屁孩屁顛屁顛地跑到機甲跟前.順著倒臥機甲的手臂.爬進了座艙.

那胖子叫那小孩干什麼.讓小孩藏在那里面?

查克納戰士們面面相覷.納什和子的一舉一動.現在都是整個陣地關注的焦點.休息了一會兒回過勁來的查克納戰士們.除了複雜在陣地前沿警戒的大分都跑到了機甲戰壕來看稀奇.在他們中間.匪軍一干菜鳥.也看的津津有味.

通訊器是壞的.電腦輔助系統也沒反應.

"看看通訊器.看有沒有辦法聯系上天網."胖子交代小屁孩.

胖.引擎是好的!"

了!"說著.他鑽出艙:"有沒有機械維修臂?"

機甲四周.查克納戰士們呆呆地仰頭看著胖子.

納什看了看表.又|了看破銅爛鐵般的機甲.臉上一抽抽.他確信這胖子是他媽一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