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六章 陣地

軍士兵們,跟在六名查克納戰士的身後,在叢林中掣./首.發

槍聲和爆炸聲,隨著戰士們的奔跑,越來越近.在轉過山腰後,修築在山頭的陣地,已經隱約可見.

"轟!"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一團紅光在林地縫隙中驟然閃亮.

無數的泥土,在劇烈的爆炸中被拋向天空,打得茂密的樹林枝葉噼啪作響.硝煙塵灰向著四面八方彌散.一股股黑白煙霧,組成了籠罩地面的烏云,翻滾著,在空中變幻出奇形怪狀的模樣,順著風斜斜沖向天際.整個山體,都在連綿不絕的爆炸中顫抖.

胖子咬著牙,和六名查克納士兵一道跑在隊伍的最前面.

這樣的場面,他經很長時間沒有經曆過了.自打從新羅馬市帶著美朵和妮婭逃到加里帕蘭之後,他大部分的戰斗,都是在機甲中完成的.雖然同樣的危險,可是,機甲的能量罩和裝甲,總能給他帶來安全感.

胖子一直覺得,在所有的斗中,步兵的戰斗是最危險的.

用不著找的什麼理由來證明,只需要看看每場戰爭中步兵的陣亡數量和比例,就知道這些拿著槍,用一身的肉當裝甲的倒黴蛋,每天距離死亡有多麼近

想到自己剛剛看到的山如同潮水沖鋒的傑彭士兵,想自己居然要擋在他們前面,去堅守一個該死的陣地,胖子的臉就有些泛白.

堅守陣地,死戰不退!聽起來是多麼:壯烈,多麼地熱血,多麼地英勇無畏.勾引女人,那也是最牛的話題.

可是天爺.下來才算數!

陣地是死地.無論是城市周固若金湯地堡壘還是山頭地臨時戰壕.在敵人地天網系統里都不過是一個固定地坐標而已.堅守陣地地意思.和把自己放到人家地靶子前面一塊兒被掃得渾身哆嗦沒多大地區別.想要活命.就只能祈禱那些子彈炮彈都長了眼睛.繞著自己飛!

很顯然.這屬于白日做夢.

胖子一邊跑一邊在心里設想著各種各樣地可能性.並為此膽戰心驚.恐懼來自于未知.這話他媽地一點也沒錯!誰也不知道哪一發炮彈就把花兒般地胖子給摧殘了.

數十道身影.在叢林中縱躍奔跑.如同流星一般向著陣地撲去.

距離陣地還有幾十米.就能透過林間枝葉地縫隙看到籠罩在陣地上地光芒了.有聚變手雷爆炸地刺目紅光有便攜式能量炮地白光.也有能量機槍和步槍密集開火時.如同數萬響電光炮仗般地閃光.

而在這些閃光的後面,傑彭士兵的身影,已經隱隱約約出現在了陣地前沿!

"殺!"

查克納上尉納什一聲暴喝,挺著刺刀向沖進戰壕的一名傑彭士兵胸膛紮去.

剛剛踏上陣地的傑彭士兵孔飛速收縮,條件反射地橫槍側身,試圖將納什的刺刀給撥開.可是,隨著納什雙臂猛地一抖,槍口上的刺刀,依然精准無比地紮入了他的心髒.

鮮血著被拔出的刺刀,猛地噴灑出來.如同一個爆裂地水管.傑彭士兵睜著失神地眼睛,頭朝下,栽倒在泥濘的戰壕中.

納什順手一抹臉上的血汙,迎上了另一個沖進戰壕的傑彭士兵.

在他身旁已經多處負傷的機槍手還在向山坡下傾瀉著火力,其他的查克納戰士還在咬著牙頭也不抬地向陣地前一層層波浪般的散兵線射擊.盡管有至少五六個傑彭士兵突破火力封鎖,沖上了陣地可納什,卻只能吼上同等人數的戰士對手肉搏.其中,就包括他自己.

雖然還在拼命,可納什知道,這一仗,已經達到最後了.

全連滿編一百六十多人,現在只剩下了二三十個.包括文職人員,機修兵和各排的炊事班,都已經填到了第一線.

當傑彭人沖進陣地的時候,別說抽調更多的人來肉搏,就算這樣,陣地的火力也不夠封鎖敵人了.就在這眨眼之間,陣地前的敵人,又沖近了十來米.

納什手中的刺刀快如閃電,而對手的刺刀,也同樣地快.不到五秒鍾,兩人就已經各自刺出了十幾刀.在格擋中,交換了兩道雖不致命,卻猙獰恐怖的傷口.用力擋開對手的直刺,納什後退一步,手中的刺刀,以大幅度地抖動逼退了對手.

一秒鍾的對峙,納什拼命地喘息著.眼前的敵人高大而精壯.那灰色的傑彭制服,仿佛隨時都會被他虯結地肌肉給繃裂.只一交鋒,納什就知道,自己遇見了一個肉搏高手.

對方的力量極大,動作簡單有效,一看就知道是打老了仗的.他手里的那杆傑彭【馬賽】式m811步槍,每一次刺擊,角度都極其刁鑽.而每一次碰撞,納什都能感覺到對手刺刀上那種毫無預兆的振動.這種振動,讓他的雙手發麻.如果不是腳下移動的快,他幾次空門被撥開都差點送命.

疲倦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酸軟

,很難擋住對手的下一次攻擊.納什死死地盯著對他要把這毫無生命力的眼睛,作為自己人生的最後一個印象,帶進永恒的黑暗.

哪怕是死,也絕不逃避!

傑彭士兵動了.閃電般地一刀,如同毒蛇般,從下往上,挑向納什的胸膛.

撥!納什的槍,已經撞上了對手的刺刀.可是,除了一聲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外,對手的槍,沒被撥動分毫.依舊沿原路刺了過來.

就在納什已經完全絕望的時候,忽然,一團血花從傑彭士兵的腦袋上炸起.

紅色的血液混著白色的腦漿,從一塊被掀開的頭骨中噴出.這個傑彭士兵,腦袋猛地一偏,靠在戰壕的組合式防彈牆上,軟軟地滑倒在泥地里.

納什條件反射般地扭頭見陣地後的叢林中,數十個人猛地沖了出來.

跑在最前的是孫平,他一邊跑,一邊用行進間射擊姿勢槍穩穩地抵在肩頭快速地點射.在他身旁的馮老四,一出樹林就站住了.不斷地在折線橫移中,用他手中的狙擊槍射殺戰壕里的傑彭士兵,槍槍咬肉.在他們後面,另外四名查克納戰士,也一邊跑,一邊開火.

嚴格的訓練,讓這些戰士火力彙集在一起,迅速形成了對陣地的清掃並將剛剛冒出來的另一波傑彭士兵,給死死擋在了陣地前方.

而最吸引納什注意力的,不是自己幾名救星般的部下,而是跑在孫平旁邊的一個胖子!

那胖子手里有自動步槍,他提著的,只是一把駁殼槍.可是就是這把駁殼槍,簡直比一架P29能量機槍更恐怖.胖子的手只要那麼一揮,能量子彈就如同暴雨般灑向前面.只一眼,納什的冷汗就下來了.那胖子仿佛是想把整個陣地上的所有人全給滅了.

當他打死了一名傑彭士兵,納什發現,剛剛和那名士兵搏斗的部下經完全被籠罩著的能量彈給嚇傻了.當渾身是洞的傑彭士兵倒下時,這名呆呆的查克納戰士,回過神來的第一反應,就是查看自己的身體到底有幾個洞.結果是,他居然連一點油皮都沒被擦破.除了幸運和奇跡辦法解釋.

納什不知道那個胖子是從哪里來的.他只知道,他很想把這胖子揍上一頓!就在剛才差點就失去了自己的一名戰士.

而那個胖子,絕對是一個菜鳥!

他不但亂開槍居然穿著一身少將軍服.他肩頭的少將軍銜肩章,簡直讓他直接變成了黑夜中的一顆啟明星.光芒四射眼奪目,愚蠢透頂!

那些沖進陣地的傑彭人,根本就不需要動腦筋選擇.他一出現,立刻就成了圍攻的目標.

幸虧,這樣的情形沒有維持多長時間.

搖搖欲墜的防線,似乎又變得堅固起來.陣地上的查克納戰士,在看見神槍手馮老四和連里最厲害的偵察兵孫平回來,還帶回了三十多個身穿藍色制服的軍人後,頓時精神大振.已經幾乎撲到戰壕里的查克納士兵,竟然被他們硬生生地又趕了出去.

面對忽然凶猛起來的火力,傑彭人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尤其是那些跑在後面的傑彭士兵,在看見前面眼看就要踏上陣地的同伴,被凶猛地火力打得渾身篩糠般地顫抖時,個個都不由自主地放緩了沖鋒的腳步.而忽然冒出來的數十名援軍,更是讓這些已經紛紛臥倒隱蔽的傑彭士兵明白,這一波攻擊不可能拿下陣地了.

在通訊頻道中指揮官的命令下,傑彭人在陣地前丟下了至少五十具尸體後,很干脆地在後方的炮火掩護下縮了回去.

雖然有些狼狽,不過,在撤退的時候,傑彭人的散兵線依然保持得非常完整.雖然他們那種聞名宇宙的陸軍訓練和他們的民族性格,讓他們的每一個士兵都如同機器般僵硬刻板,不過,視戰斗紀律為生命的理念,至少能讓他們在撤退時有條不紊,不急不躁.

片刻之後,陣地前沿已經看不見一個傑彭人的身影了.整個陣地,在被敵人的炮火犁了一遍後,又恢複了平靜.

匪軍士兵們窩在陣地後面聊著天.

"***!"納什抓著孫平,面目扭曲:"那該死的胖子到底是誰?!這幫人怎麼連支槍都沒有,他們是來度假的?!"

"該死"孫平還來不及回答,納什就看見剛才那個險些被胖子打成蜂窩的戰士,沉著臉向那胖子走去!

看到對方來了援軍,已經是強弩之末的傑彭士兵頓時沒了氣勢,信心一動搖,仰面上攻的他們,傷亡頓時大了許多.不得已,只能一邊用火力壓制,一邊緩緩退去.